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98.第 98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在这个时候,家里人多而且男人多的家庭优势就体现了出来。因为男人能够挣到更多的工分, 分配到更多的钱和粮食。因此, 农村重男轻女也不是没有历史由来的。

    “哎,听见没有?今年的工分更不值钱了!十个工分才能换三分钱, 一个月才九块钱。这日子,怎么过下去啊!”精打细算的人已经开始唉声叹气起来。

    家里的油盐酱醋哪项不用花钱?分到手里的粮食肯定是不够吃的。

    也有那些只看眼前的村民,混不在意今年分的是不是比去年还少。他们只关心这个年有了这些钱和粮, 应该可以吃几天饱饭了。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被念出来,大家的工分和分到的东西都是有目共睹的。

    遇到少的家庭,少不得要议论两句。

    至于那些分得相对较多一点的家庭,自然是大家羡慕的对象。

    “赵旭东家,工分合计6400分,分得192元钱。下半年粮食一共分得200斤。”甄朝选刚刚念完,队伍里就喧腾起来了。这也太多了吧?

    据说刘艳的工分是迁走了的,也就是说赵旭东和罗淑芬两口子一年就挣了接近200元钱,还分了这么多粮食。这不算是最多的,可是架不住他们家人少啊!

    “有意见的可以上来查工分, 别在下面瞎议论。要不是赵旭东同志, 你们怎么分得到羊肉?”甄朝选拍了拍手,把大家的注意力吸引过来。

    “你别说,这倒也是, 村子里就没有几个女人比得上罗淑芬的。她可是一天七个工分。”

    除了赵家令人羡慕, 还有一家人也是大家羡慕的对象。

    吕继山的妻子虽然不事生产, 可是他们父子俩愣是凭借自己的劳动和打猎, 获得了不低于赵家的分配金额。原来,因为甄家湾离山不远,常常有黄鼠狼下来偷鸡或者野兔子偷吃地里的粮食。

    他们父子长期兼职着负责抓捕破坏庄稼的“四害”,为此分了不少的工分。

    赵旭东揣着192元钱,推着鸡公车,脸上难掩喜色。收获总是让人忍不住嘴角上扬。

    “淑芬,你看。”

    因为这是村子里最重要的事情,所以开会的都是每家每户的当家人。但是其他家属都在外面等着呢!等着看当家的带回来多少粮食和钱财。

    赵尉然已经高兴得跳了起来,有粮有肉,是不是可以不用天天吃红薯、土豆了?

    “走啊,还愣着干啥?回家!”罗淑芬也是一脸的笑容。

    由于赵旭东是村里的放羊倌,所以分到的是一块顶好的羊肉,还给他多送了一点羊肝子。

    房间里,罗淑芬将丈夫递过来的钱数了又数。这点钱,可是他们家明年一整年的花销。手里的钞票,让罗淑芬既感觉踏实,又有点担心。这些钱,可能熬不到明年年底。

    “别愁了,这不还有我吗?实在不行,我明年挖煤去。”赵旭东知道妻子的担心,伸手抚平了她紧皱的眉头。

    “可不许去!就在家里,别给我出去。”罗淑芬哪里舍得丈夫去吃那份苦!

    赵碧晨终于将放在实验室的古籍全部分门别类的放置妥当,而那些她组装起来还没有被利用的书柜,全都被装得满满当当的。

    手上拿着几本挑出来的古籍,赵碧晨打算抽时间将它们誊抄一遍。

    这些书全部都是将农学的,对于现在的生产也是有极大帮助的书籍。以她农学博士的眼光来看,古人的智慧真的不可小觑。好些农作物的种植,因为播种的顺序不同,产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纷纷扬扬的大雪将庄稼覆盖,村里的人无论男女老少,都猫在自己家里过冬。

    该修补农具的敲敲打打,该添衣置鞋的自然是穿针引线。

    除此之外,冬季这十多天的时间是大家难得的休息日。也有些人相约玩点不花钱的纸牌,充当乐趣。毕竟每家每户手头都紧张,谁有闲钱拿来赌博?

    而这期间,发生了一件震惊甄家湾的大事。因为家穷娶不起媳妇的李阿广竟然从外面带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回家。要知道因为最近不上工,李家的门槛都快被大家踏平了。

    村子里的人都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被各家媳妇骂做狐狸精。

    罗淑芬在村里也不乏有跟自己处得好的朋友,这不甄三嫂子拿了一个鞋底,跑到赵家的堂屋里一边做鞋一边说着自己的所见所闻。

    堂屋中,燃着一盆取暖的炭火。赵旭东在屋后疏通家里的水沟,打扫墙面上的扬尘。赵碧晨和赵尉然跟在身后打下手,待会儿赵旭东要顺便把家里屋顶松动的瓦片规整规整。

    跟甄三嫂子一样,罗淑芬手里也拿着一双鞋底。

    “哎,你听说了吗?阿广带回来的女人是个狐狸精。”甄三嫂子想起自己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眼睛都看直了。别说村子里的男人,连她身为女人都想摸上一把。

    “我就听你们说热闹去了,并没有见过那个女人。”罗淑芬不爱凑热闹,但是有人跟她说的话,她也是不拒绝听的。

    “我这么跟你说,那个女人的皮肤,比我家二蛋的都嫩。好像你伸手掐一把,都能掐出水似的。眉毛跟柳叶似的,小嘴跟樱桃似的。对了,眼睛水汪汪的,勾人得紧。”甄三嫂子放下鞋底,啧啧说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像个仙女了。”罗淑芬笑了笑,手上的功夫没停。给两个孩子做了新鞋,还得给丈夫做一双。时间不多,等雪化了,他们也要开始上工了。

    “对!就是仙女!你说他李阿广哪里降得住这样的女人,她铁定是过不惯咱们这里的日子。”甄三嫂子摇了摇头,继续手里的活儿。

    吕家,甄珠穿着厚厚的棉袄,手指如同舞蹈一般,转得非快。

    吕继山前几天趁着天冷,将积攒了一年的熟好的动物皮毛拿到供销社去买了。此时的他,倒了一碗小酒,守在自己的妻子面前,看着她忙碌。时不时的剥几个松子,喂到妻子口中。

    “嗯,好吃。我要给橙子拿点过去。”甄珠跟小孩子似的,声音带着轻快和飞扬。

    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吕向阳灵活的编着手中的菜篮子和筲箕。制好的竹篾片仿佛自己长了眼睛,吕向阳跟变魔法似的,将他们组合成一件件使用的家什。

    吕继山不好酒,但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太过劳累,这才四十岁出头,已经有了比较严重的风湿。他面前的是吕向阳特意给他泡制的药酒。方子是他用一张狐狸皮跟药房的老板换来的。

    “宝宝,你看这个漂亮吗?”甄珠终于完成了手上的活计,她得意的举起来给儿子看。

    “你给赵碧晨做了棉鞋?”吕向阳一看妈妈手上的秀了花的棉鞋,就知道这不是给他们家里的任何一个人做的。因为长度太短了,而且他和爸爸的鞋都不用绣花的。

    “嗯嗯,橙子脚冷,给她穿棉鞋。”甄珠来回欣赏着自己做好的棉鞋。

    吕向阳哭笑不得的看着妈妈手中的棉鞋,他和爸爸现在都排在了赵碧晨后面。凡是有好吃的,妈妈第一时间就会想到赵碧晨。

    吕继山从来不反对自己妻子做任何事情,赵碧晨对自家妻子是真的好。珠珠虽然智商不高,可是看人那是非常准的。毕竟,她跟小孩子一样天真烂漫。

    “去橙子家,送棉鞋,送松子。”甄珠麻溜儿的从椅子上跳下来,激动得喊道。

    “向阳,你陪着你妈妈一起去吧。下雪了,小心路滑。早去早回!”吕继山宠溺的给妻子围上围巾,透过窗户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赵家人恐怕此时正在做晚饭。

    关于之前村子里流传的谣言,吕继山也是知道的。

    他在这个村子里生活了十六年,虽然时间不长,可是每家每户什么性格,他心里还是有数的。

    赵家人勤快踏实,心地也不坏。如果自家儿子真能够娶到赵碧晨,倒是他占了便宜。赵碧晨这个孩子,他看很不错。

    看着儿子牵着妻子出门,吕继山抿了一口小酒。

    原本他觉得生活顶没意思,可是自从遇到了甄珠,日子过起来还是挺好的。

    吕向阳临出门的时候,抱了一罐家里的动物油脂。因为他和爸爸经常打猎的缘故,别家里稀罕的动物油脂他家就有好几罐。赵碧晨也太瘦了,应该多补补。

    “橙子,橙子,我来啦!”吕向阳为了减少误会,特意带着妈妈走的赵家后门。他们刚走近,发现赵碧晨正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赵碧晨有注意到,他的蓝布裤子的裤脚被荆棘划破了一条长长的口子。可见打猎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

    中午的午餐是两个玉米面馍馍,外加一人一个野鸡蛋,烤熟的山芋,以及吕向阳摘来的野果。

    野鸡蛋和野果赵碧晨专门找宽大的树叶包了一些起来,打算给吕家大婶带回去。她看到了一定会非常开心!

    吃过午饭,吕向阳带着赵家姐弟来到一处干草丛生的平地。

    吕向阳随手用砍刀砍下一把干草,分成两股递给赵家姐弟。

    “你们闻闻,这个味道是不是很好闻?”

    赵碧晨接过干草,放在自己鼻子下面一闻。竟然有一股奇异的香味!这是什么植物,她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身为农学博士,赵碧晨对于植物其实有一定的研究。

    “这是什么呀?向阳大哥,这个味道然然喜欢。”赵尉然问出了碧晨心中的疑惑。

    “我爸爸告诉我这是百香草。你们试一试,它们是不是很柔软,一点都不刺激皮肤?”吕向阳刚才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片草地。

    “它们有什么用途吗?”赵碧晨不解的看向吕向阳。他带他们过来,肯定是有目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