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102.第 102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我不同意!”赵旭东怎么可能放心弟弟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挣钱倒是其次, 尤其是现在赵启明的状态并不是特别好。

    刘艳的出轨对他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要是赵启明在外面出事了连个传递消息的人都没有。

    赵碧晨弯腰捡起地上的筷子, 拍了拍堂弟的肩膀, 示意他听小叔继续说下去。

    “大哥,你现在每天放羊也就才十个工分, 这已经是队里最高的工分了。大嫂也是极其能干的,一天能够拿到七个工分。但是, 你想过没有,你们加起来还挣不到三毛钱。年头不好的话,更少。”赵启明早就有想法,只是离婚这件事让他明白了很多东西。

    赵旭东闻言,皱紧了眉头。现在的光景的确不好,可是一家人能够在一起,难道不好吗?

    “如果可以,我希望碧晨继续上学。我希望尉然也能够多读点书。除了学费,我希望家里人能够吃饱、能够穿暖。大哥, 我要是去外地,工资会更高的。你放心, 我没事。赵家的男人,可不是没有担当的!”

    赵启明的话触动了赵旭东,现在的日子太艰难了。上次生产队分的布票,他主做让罗淑芬全部卖掉了。不然, 家里连玉米糊糊都吃不上。生产队分的粮食, 他们已经尽量挑粗粮, 这样可以多分一点。可惜,孩子们依然面黄肌瘦。

    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才十二岁,为了打猪草,把脚都扭伤了。赵旭东身为一家之主,怎么能够不明白弟弟话里的意思?

    “淑芬,把我的酒拿出来!我要跟启明喝一杯。”赵旭东虽然没有直接回答,赵启明已经明白了大哥的意思。

    酒在农村是极其珍贵的,毕竟连粮食都吃不饱,哪里来闲的粮食酿酒?这瓶酒还是当初表彰赵旭东功劳的时候,一个部队的领导带过来的。剩下了半瓶,他一直没舍得喝。

    第二天赵碧晨醒来的时候,没有在床上看到赵尉然,吃惊的坐了起来。

    “然然,然然?”赵碧晨裹好衣服,一蹦一蹦的跳了出来。

    在后门的门槛上,赵碧晨找到了堂弟。此时的他,在冬天的寒风中流着眼泪。

    “姐姐!”赵尉然一把抱住碧晨,伤伤心心的哭了起来。

    “妈妈,妈妈不要我了;爸爸,爸爸也不要我了。姐姐,我是没人要的孩子!”小小的赵尉然虽然不懂得离婚的含义,可是昨天从村里孩子的嘲笑声中,他知道妈妈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昨天晚上大人们在饭桌上的话他没听太懂,可是凌晨他起床撒尿的时候,看到爸爸在收拾行李。他藏在角落里,看着爸爸打包好自己的行李,从后门悄悄地离开了。

    孩子是这个世界上最单纯的人,赵尉然能够感受到姐姐对自己的关爱。可是,父母的相继离开,对他的打击非常大。他可怜巴巴的抽泣着,声音已经哭到沙哑。

    “然然,乖!你爸爸挣钱去了,为了给你买好吃的、买衣服,为你提供更好的生活。他不是不要你了,而是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你爸爸的苦心了。”

    赵碧晨宽慰着堂弟,对于小叔的不辞而别,她心里又何尝不难过。她知道小叔为什么选择天不见亮就走;她知道小叔心里的压力和郁闷。只希望小叔在外面能够平安、健康。

    赵启明离开了,赵碧晨的腿刚能下地的时候,她发现自家的柴房里的柴火竟然越用越多。

    只听说过田螺姑娘的故事,难不成还有田螺先生不成?

    其实,赵碧晨心里有一个猜想。

    这一天,赵碧晨去河边洗衣服的时候碰到了甄珠。她正坐在河边的石头上秀鞋垫。看到赵碧晨端着洗衣盆过来了,甄珠傻傻的笑了。

    “姐姐,嘿嘿嘿。”

    “吕家大婶,我不是姐姐,你叫我碧晨吧。”赵碧晨走近了才发现,甄珠的手工真好。这鞋垫上的花纹看起来非常好看。

    “橙子?我喜欢大橙子。”甄珠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想起儿子前几天带回家的橙子,真好吃。

    赵碧晨哭笑不得的看着甄珠,橙子就橙子吧!

    赵尉然跟着小伙伴们一起玩去了,今天来河边洗衣服的只有赵碧晨。自从赵启明离开家之后,碧晨让爸爸将尉然的小床暂时安置在了自己的房间。两间床都有蚊帐,倒也能够避嫌。

    虽然甄珠时不时对着赵碧晨傻笑,她倒也不介意。

    有一搭没一搭的跟甄珠说上两句,很快赵碧晨盆子里的衣服就洗完了。

    “吕家大婶,我衣服洗完了,就先走了昂。”

    谁知甄珠着急的站了起来。

    “不走,橙子不走。跟珠珠一起说话,好听。珠珠喜欢。”三十六岁的甄珠,长了一张圆圆的脸。可能因为丈夫和儿子的宠溺,皮肤白得如同珍珠一般。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中年妇女,倒像是个刚嫁人的少妇。

    甄珠拖着赵碧晨的手不让她走。

    赵碧晨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邻居家的成子大哥远远地冲她喊道;“碧晨,你家弟弟被人打了!快点回来!”

    王玉成是邻居王叔的儿子,今年才十三岁,只比赵碧晨大一岁。上次赵尉然癔症,就是他提前跑去通知的巫婆婆。跟赵家姐弟的关系还算是不错。

    赵碧晨直接将洗衣盆放下,大跑步冲了回去。然然这么乖,谁敢欺负他!

    刚跑到王玉成的身边,他就机关枪似的啪啪啪解释了起来。

    “然然他们跟几个同龄的小伙伴一起玩捉迷藏,他藏到了张家大门背后。被张大婶抓住说偷了她家的东西,她还给了然然两耳光。”

    赵碧晨一听,浑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上。她家然然绝对不可能偷东西,一定是张大婶为了报复刘艳,所以故意拿小孩子出气。一想到张大婶庞大的身躯和蒲扇一样的大手,赵碧晨无法想象她的两耳光扇在然然身上是什么样的。

    等她赶到的时候,已经围了好多人。张大婶的谩骂声,因为有了听众而更加有力。

    “都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赵尉然他妈妈偷人,他也就跟着学偷东西。这叫有种体种!呸!还说什么读书人家,出的都是些孬种!”

    “张大婶!主席说了,说话要讲证据。各位叔叔婶婶,请你们做一个鉴证。今天她张大婶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污蔑我们赵家的证据。你凭什么说我家弟弟偷你的东西?你凭什么打他?”赵碧晨看到脸颊红肿的赵尉然,几乎要咬碎自己的牙齿。

    “哟呵,小小年纪,牙尖嘴利。跟你那个前小婶子学的吧?这个倒没什么,有的事情可千万学不得。比如,偷人!”张大婶的声调抑扬顿挫,整个人生动得似乎自带光环。

    “张大婶,我敬你是长辈,跟你客客气气的说道理。空口说白话谁不会呀!你张大婶居然能够对一个五岁的孩子下手,你摸摸你自己的良心,它肯定是黑色的吧?你看看,你把我家然然打成什么模样的了?”

    赵碧晨心疼的看着赵尉然,将他护在了自己身边。有她在,谁也不可以欺负他!

    十二岁的赵碧晨在张大婶面前一点都不露怯,虽然她才一米四,对方足足有一米六五的个头。虽然她才不足六十斤,对方有一百多斤的体积。昂起头,赵碧晨要张大婶给个说法。

    “好,你要证据是不是?这就是证据,他把我家放在条桌上的蜂蜜偷吃了。”张大婶拿出了自家装蜂蜜的罐子,距离张家大门口十步远的地方,条桌上到像是真的有一个罐子放置留下的印记。

    “没有,我没有偷吃。我根本不知道条桌上有什么,我只是藏在大门背后,哪里都没有去。”平日里害羞内向的赵尉然虽然涨红着脸,倒是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把话说得有条不紊。

    “哟呵,你们看看。赵家人的嘴可都厉害着呢!小小年纪,就知道为自己狡辩。我不妨告诉大家,蜂蜜这么珍贵的东西,我一般是不放在外面的。这不,今天我要回娘家,早上特意从柜子里拿了出来。这件事,我家当家的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大家要是不相信,我马上让人把我家当家的喊回来。”

    张大婶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脸上的表情不像是作伪。

    围观的人看看张大婶,再看看赵尉然。审视的目光更多是放在赵尉然的身上,孩子嘛,难免嘴馋。张大婶这么大的年纪了,应该不会生出这样无中生有的是非来。

    “姐姐,我没有,我真的没有。”赵尉然虽然怯弱,可是这一次,即便是面对张大婶的威胁和殴打,面对这么多人怀疑的目光,他也没有哭。因为他记得,今天早上姐姐才跟他说过: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他要当真正的男子汉!

    “当家的,正好你回来了。你来说说,我今天是不是把蜂蜜从柜子里拿出来放在条桌上了?我不过是去砍了个猪草的功夫,蜂蜜就没有了。除了赵尉然来我家之外,我家没有外人来过!”

    张大婶眼尖看到自己的丈夫从地里回来了。看样子,他也是被人通知回来的。

    “你疯了吗?”

    刚才刘艳的架势,可是要打死人的。她丝毫没有顾及到,对面的人是自己的丈夫,旁边还有家人和孩子。

    一股尿骚味从赵尉然的身下传来,赵碧晨低头的时候看到堂弟已经被吓傻了。整个人瞪大眼睛,张着嘴巴,似乎连呼吸都忘记了。

    “然然,然然,回神!回神!你别吓姐姐!”赵碧晨的声音带着哭腔,堂弟的脸色白得吓人。

    下一秒,赵尉然晕倒在赵碧晨怀里。

    赵家堂屋里,刘艳摔打东西的声音传了好远。有好事者,已经从自己家里跑过来看好戏了。不用说,一定是赵家老幺的媳妇又出什么幺蛾子了。听说这个妇人可不老实。

    赵碧晨掐着赵尉然的人中,然而,堂弟一点反应都没有。刘艳还在折腾,赵启明和罗淑芬正在制止刘艳的破坏行为。

    “都给我停下!别闹了,你们想看着然然出事吗?”赵碧晨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喊了出来,她抱起堂弟往门外冲了出去。

    “成子,快去通知巫婆婆,就说有人晕倒了!”邻居王叔捅了捅自己身边的儿子,刚才赵尉然的脸色青白青白的,看样子这一关不好过呀!这赵家人也真是的,竟然忽略了孩子的状况。

    赵碧晨的声音惊醒了赵启明和罗淑芬,他们没命的跟着跑了过去,留下刘艳一个人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巫婆婆,救命!”赵碧晨跌跌撞撞的跑到巫婆婆的家门口,她的声音带着无限的恐惧和颤抖。不会的,堂弟上辈子都还好好的,一定会没事的。她的心怦怦直跳,就好似要跳出自己的胸口。

    被叫做成子的大男孩提前一步来到巫婆婆家,因此赵碧晨抱着赵尉然进来的时候,巫婆婆已经做好了准备。

    快速的翻看了赵尉然的眼睛,她从一个木盒子里拿出一盒银针,手脚麻利的对着赵尉然身上的穴位扎了下去。直到他整个脑袋都布满了银针,巫婆婆才收手。看都没看赵碧晨一眼,巫婆婆念念有词的走到自己供奉的神灵面前。

    一小嘬香灰,还有一碗清水组成的混合液体,被巫婆婆给赵尉然灌了下去。不出一分钟,赵尉然哇的一下子侧过身子,吐了起来。看样子,他已经清醒了过来。

    “然然,你怎么样了?”赵碧晨蹲在堂弟面前,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手。而她的背后,赵启明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罗淑芬见状倒是松了一口气,孩子没事就好。

    罗淑芬恭恭敬敬的走到巫婆婆面前,讨好的笑了笑。

    “巫婆婆,我们刚刚过来的着急,没带钱在身上。待会儿给您送过来。”

    巫婆婆是附近三个村子中唯一的一个巫医。谁不知道,巫婆婆的医术比镇上的医生还要好。虽然被称作巫医,但是她并不信奉封建迷信的方法。而是真真切切的会医治一些稀奇古怪的毛病。

    她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常见的小病不治;妇人的病不治;每次看病收取五毛钱的资费。

    巫婆婆闻言,挥了挥手,让他们把人带走。她喜欢安静,不喜人多。

    好些邻居一路从赵家跟到了巫婆婆家,听说赵尉然没事,有人甚至暗自念了一声佛。

    赵家人虽然势单力薄,没有其他的族人。但是,因其祖上是有名的私塾老师,教过好些村子里的老人习字念书,倒也积累了不少善缘。加之赵旭东、赵启明两兄弟为人慷慨大方,大家对于赵家的家风一致好评。

    “启明,你的婆娘跑了,你还不去追?”回去的路上,赵启明抱着赵尉然,他的身后跟着赵碧晨母女。邻居王叔好心提醒道。他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刘艳提了个包裹从后门走了。

    赵启明闻言,眉头皱得几乎可以夹死蚊子。长叹一口气,赵启明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他和刘艳的婚姻是村里的媒婆撮合的,加上那个时候父母身体不好,想要看到他成家。赵启明原以为这辈子就这么安稳的过下去,谁知道自己竟然娶了这样一个好吃懒做、牙尖嘴利的女人回来。

    罗淑芬一听说刘艳跑了,撇了撇嘴。

    不就是回娘家了吗?她们刘家的日子可比赵家艰难多了。

    回到家,罗淑芬安排赵碧晨烧火,搅了一锅玉米糊糊。没有办法,再去煮红薯已经来不及了。家里倒是还有一些米面,可是这都是为过冬和过年准备的。

    赵尉然醒过来之后,一直牵着爸爸的手不松开。他胆怯的模样,让赵启明看了眼眶一热。好好地一个男孩子,怎么变得比女孩还要害羞和内向?

    回到房间,赵启明四下看了看。刘艳收拾了几件衣服,别的她也没有什么可以带走的了。他的心里现在无比庆幸自己的工钱都给了大哥,不然以刘艳的性格,肯定会把家里的钱财一分不剩的全部拿走。

    “尉然,从今以后你就跟爸爸一起生活,好吗?”赵家人即便是身在农村,受家庭环境的影响,说话总是得体斯文。

    “妈妈呢?”赵尉然仰起头看着自己的爸爸。

    “她,大概是想要过不一样的生活。”赵启明从来没有此刻这么后悔娶了刘艳。此时的他,已经决定了要跟刘艳离婚。今天的事件只是一个□□,有那样的妻子,赵家注定会成为村民的谈资笑料。

    然而,事情的变化往往来的太过突然,让人措不及防。

    冬日里,天色黑得早。赵启明和罗淑芬从地里收工回家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碧晨,你爸爸还没有回来吗?”罗淑芬奇怪的看着只有两个小孩在家。往常这个时候,当家的已经把羊赶回了羊圈。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没有回家?莫不是出事了?

    罗淑芬心慌慌的,想要去大队的羊圈看看。

    赵家大门口,一个小男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

    “赵大婶,快去,快去河边的竹林看看,你家出大事了!”小男孩手脚慌乱的比划着,脸上还带着奔跑后的潮红。

    罗淑芬连忙大步跑了出去,赵启明交代赵碧晨看好赵尉然也跟着追了过去。

    赵碧晨看了一眼锅里的土豆烧豆角,确认已经做好。将柴火从灶膛里拿出来熄灭,牵着赵尉然锁好门也跟了过去。黑漆漆的天空,隐藏了许多污秽和不堪。

    还没有跑近,一阵撕扯打闹的声音已经传了出来。

    “你这个贱人,整天到处抛媚眼。看看你这对奶-zi,肯定是被男人揉大的吧!瞧你的双腿夹得这么紧,一看就是荡-货!”农村妇女骂人的话,哪里有这么多顾及。

    “啊!放开,你放开我。我的衣服,还给我。”这个声音赵碧晨很熟悉,是刘艳的。

    “咳咳,好了!张家的把人放了,好好说事儿。”甄朝选身为队长,此时不得不站出来主持局面。他也刚到不久,身边的村民早就七嘴八舌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通。

    原来,赵旭东赶羊回村子里的羊圈打算回家。路过河边的竹林,碰到一位熟人,非要拉着他说下午发生在赵家的事情。结果,话才说了一半,张家的媳妇就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她的目标是据说在林子里偷吃的丈夫。

    赵旭东原本打算回家问个究竟,谁知道被张家媳妇从竹林里拖出来的衣不蔽体的女人竟然是自家弟媳。赵旭东满脸涨得通红,他尴尬得无地自容。

    “队长,偷吃的不是你家婆娘,你倒是没事儿人似的。在以前,像这样的破鞋是要拉去沉塘的!”张家的本就长得牛高马大,一脚踹过去直接提在刘艳的脸上。

    “张家的,说什么浑话!”甄朝选脸一沉,村子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说出去他们甄家湾的人家还要不要脸了?以后村子里的年轻人的婚嫁都会受到影响。

    人群之外,赵碧晨已经猜到了始末。她捂住赵尉然的耳朵,“然然,他们在吵架,咱们不听。”

    赵旭东走到队长边上,低声说了几句。他担心的看了一眼双眼通红,握紧了拳头的弟弟。

    人群的中间,张富贵低着头,衣衫尚且完好;而刘艳在张家媳妇的撕扯下,连遮羞布都没有留一片,只能用自己的手捂着,同样低着头。

    队长听了赵旭东的话,停顿了一下,点点头。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赵启明站了出来。

    “哇,是只狗狗!”甄珠感叹道。每次跟赵碧晨在一起,总有好玩的事情发生。

    十分钟之后,因为外面下雪冷,躲进漏阴沟的小狗被赵旭东用铲子铲了出来。

    “好可爱!”赵碧晨、赵尉然、甄珠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连赵旭东和吕向阳都被这只萌萌的小狗崽给收服了,露出了柔软的眼神。不过,这个小家伙恐怕不是狗崽子。

    “向阳,带着你妈妈进来坐吧!”罗淑芬没有想到,吕家母子竟然在这个时候过来了。

    “碧晨妈妈,你们家来了只小狗狗。”甄珠这段时间智商真的比之前进步了好多,不仅有了逻辑,还有了简单叙事的能力。不过,可别指望她能够理解大人的世界,她的心理还是个孩子。

    “说起来,咱们村子里没有人养狗吧?这个小崽子是哪里来的?”罗淑芬好奇的看向女儿怀里的小狗,看样子没出生几天,身上的毛还嫩嫩的。最主要是村子里连人都吃不饱,更别说有粮食能够养活狗。

    “说不定是从山上跑下来的。”赵尉然的童言童语提醒了赵旭东,该不会是只狼崽子?

    “明天给送回山里去吧!”赵旭东叹了一口气,家里实在是养活不了小动物。虽然,这么小的崽子还不知道能不能够独自存活下去。

    “不,不要,不要送走。珠珠养!”甄珠立刻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这么可爱的动物,为什么要送走!

    “这?”赵旭东看了一眼吕向阳,这可不是狗崽子啊。

    “没关系,交给我们家来养吧。”吕向阳最像父亲的一点就是对于母亲的要求,几乎从来不说拒绝的话。他省出几口饭,总会养活这个小家伙的。吕向阳觉得这只小崽子跟他有缘。

    甄珠开心的抱着小家伙离开了赵家,临走的时候,罗淑芬为了感激她给女儿做的鞋子,特意将家里自己做的腌菜和萝卜干装了一大口袋让吕向阳带走。

    “姐姐,我以后可以去向阳哥哥家里看小狗吗?”赵尉然其实很喜欢这只小狗,可是他懂事的没有要求留下它。因为他知道家里没有多余的粮食。

    “然然,这双鞋给你穿,好不好?”赵碧晨摸了摸吕家大婶给她做的棉鞋,真的是既漂亮又暖和。堂弟的脚比自己的短不了多少。

    “不要,然然不穿绣花的鞋子。”赵尉然连忙摇头。小男子汉怎么能够穿绣花的鞋子。

    罗淑芬笑着从房间里拿出了一双给赵尉然做的棉鞋。

    “然然,大伯娘给你做了一双新鞋。你试试看合不合脚?晨儿,你看吕家大婶对你多好。平日里多看顾点她。我今年就不给你做鞋了。”罗淑芬心里挺过意不去的。

    鞋子的价值倒是不贵,可是一针一线全都是做鞋人的心意。

    “谢谢你,大伯娘。”赵尉然迫不及待的换上新鞋,笑得合不拢嘴。

    很难想象,他在赵碧晨重生回来之前,一直都是个闷葫芦。成天低着头,也不爱说话,更加不爱笑。

    现在的他,恢复了一个孩子该有的天真和快乐。不得不说,这可全?慷际钦员坛康墓汀U孕穸丛谘劾铮闹蟹浅P牢俊?

    “淑芬,明天村里杀猪,你去买两条猪肉回来吧。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孩子们也该改善一下伙食。”赵旭东看着家里的孩子和爱人,想起队长通知的消息。

    “妈,我们家的猪什么时候买的呀?”赵碧晨想起自己家里还有两头猪呢。

    “今年开春的时候就买了。看看,这大半年的,可能才涨了四十斤不到。哎,猪光吃草根本不长膘。”罗淑芬叹了一口气,小猪仔买回来的时候接近十斤,可不便宜。

    赵碧晨无语,这年头,一百斤的猪基本上很少能够见到。能够养到七、八十斤,已经是顶好的猪了。

    “再养一年吧!看看能不能长到一百斤。”赵旭东盘算着,去买点谷糠回来,这样猪才肯长膘。

    吕家,吕继山一眼就看出了妻子怀里的是个狼崽子。身为老猎人,他怎么可能分不清楚狗和狼。其实,吕向阳也猜测这是一只狼崽子。不过,他同意妈妈将其带回来,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

    “哪里捉来的小崽子?”吕继山一手提起了小狼崽颈窝后面的毛。跟领猫似的,将它提了起来。

    小家伙似乎饿了,四肢在空中滑动,嘴里还呜呜的叫着。

    “别,别欺负它。”甄珠立刻将小狼崽抢回了自己怀抱。

    “它不知道为什么跑到了赵家的漏阴沟里,妈妈喜欢,我们就把它带了回来。”吕向阳放下手里的腌菜和萝卜干,刚才路上他已经尝了一块萝卜干,似乎跟别人的做法不一样。麻麻辣辣的,味道很不错。

    “这倒也行,好好训练一下,正好它可以保护你妈妈。”吕继山同意了收养这只小家伙。他们家里还不至于养不起一个小崽子。

    “儿子,明天去割点肉给你外公家送去。”吕继山一直很感恩自己的岳父和岳母。他们不仅同意将甄珠嫁给了他,而且在他成家立业这个道路上,给予了很多帮助。

    何况,甄珠的哥哥们都待她极好的。他娶甄珠之前,两个哥哥甚至已经商量好了。妹妹要是嫁不出去,就由他们两家人共同承担起照顾她的责任。

    村子里的孩子们最喜欢的莫过于杀猪的日子,这意味着他们可以吃到好几个月都吃不上的猪肉。

    甚至有孩子看着生猪肉都会流口水,他们对于围观杀猪和卖猪肉这件事也非常感兴趣。

    再穷苦的人家,也会在过年之前买一点猪肉。除了包饺子,家里过年必定是要有一道红烧肉的。这意味着明年家里将会红红火火,经常吃到猪肉。

    “大伯娘,快点,快点。已经开始分猪肉了,别错过了大伯说的肥肉。”赵尉然飞奔着跑回来,传递着“前线”的最新讯息。

    赵旭东叮嘱自家婆娘,选肉的时候,一定要选择膘肥的,下手一定要快!

    农村人难得见油荤,自然是喜欢油滋滋的肥肉,吃起来满口都是油的感觉真的不要太好。尤其是那些好几个月没有吃肉的人家,看到肥肉几乎双眼冒绿光。

    “这块,我要这块。”

    “对,肥肉多一点。老李你的刀别下歪了!”

    “你们都别想分了,这一块是我的。”

    赵碧晨在买肉的队伍里一直排着队,周围全部都是大嗓门的大婶子们,她几乎快要受不了这里的喧哗的时候,妈妈终于赶来了。

    “老李,宝肋肉,给我来两条!”罗淑芬的声音,明显盖过了她身边的所有人。

    说来也巧了,刚好轮到她的时候,宝肋肉正是最肥的时候,排在她后面的人都羡慕不已。

    “两块肉一共四斤,满了四斤我们给送一个扇叶子骨头。来,提好了。”老李是村子里的杀猪匠,不过他现在只是业余的杀猪匠。因为根本没有那么多猪让他每天都可以杀。

    甄朝选笑眯眯的看着大家买肉的场景,真希望村子里每天都可以有这样的场景。

    “队长,你家不买肉吗?”有人跟甄朝选搭话。

    “不买啰,我外孙刚刚给我买了六斤肉。”言语中,全是自豪。谁家的女儿女婿会大条大条的肉往娘家送的?

    甄朝选其实最高兴的是,看着甄珠过上好日子。以前,因为甄珠的事情,他没有少被大家嘲笑。多少个夜里,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幸好,老天爷是公平的。

    买肉的队伍里没有几个人的时候,李阿广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哟,这不是我们的阿广来了吗?”最近,李阿广是大家话题的焦点。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带回来的小媳妇,美得让男人们神魂颠倒。

    “李叔,我买两斤肉。”李阿广笑了笑,算是跟大家打了个招呼。

    “阿广,你来晚了,肥肉都卖完了,只剩下瘦肉了。”卖猪肉的李大叔其实是李阿广的远方大伯。

    “没关系,瘦肉也给我来两斤。对了,叔,你把猪油给我称上,我一并买了。”

    李阿广刚说出口,周围还没有走的村民们就议论了起来。

    “阿广肯定是买个小媳妇吃的。”

    “可不是吗?以前可没见阿广这么大手笔过。”

    李阿广父母早逝,他自己住着破旧的老房子,日子在村里算是过得中等偏下。他还有个姐姐,因为嫁得比较远,来往非常少。当然,最大的原因是他姐姐家也穷。

    突然,他刚带回来没几天的小媳妇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远远地,大家看到了她略显凌乱的衣衫和头发,她的手还紧紧地攥着自己的领口。顿时,大家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热切起来。李阿广家的小媳妇出事了?

    “阿广,你家媳妇来了!”人群中,有人推了一把李阿广。

    他回头一看,顿时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头来。他不过是刚刚离开了半个小时,杨柳就被人欺负了吗?肉也不要了,他大步跑向杨柳。

    杨柳是他从城里带回来的女人,那天他突然从唱戏的地方路过,谁知道一大群肩膀上贴着袖标的人冲进唱戏的地方开始打砸。他好奇的跟了进去,正好看着两个老大妈拉扯着杨柳的头发。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他一把拉起地上的杨柳,抱着就往外跑。

    直到跑了很远,他才因为耗尽力气停了下来。

    后来得知杨柳是个孤儿,从小被卖到了戏班子唱戏。城里的气氛比农村紧张多了,唱戏的被看做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的人,是要被抓住关起来的。杨柳感激李阿广救了自己。

    是她请求李阿广带她回乡下的。因为,除了戏班子,她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去哪里。

    杨柳虽然在戏班子长大,但是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唱戏上面。做下这个决定,其实她为自己选择了一条出路。

    甄家湾这个地方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可是今天她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个山野村庄的可怕。

    “杨柳,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李阿广上下打量着杨柳,只见她因为恐惧和害怕浑身发抖。

    “阿,阿广。家里,家里突然闯进来一群陌生人。他,他们……”杨柳一见到李阿广,整个人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李阿广一见杨柳的模样,气得掉转头操起杀猪匠老李的杀猪刀,大步向着自己家的方向跑了过去。

    她有预感,爸爸借钱的人一定是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一定跟爸爸曾经有过瓜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