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剩女重生六零记 > 103.第 103 章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订阅超过50%的小仙女可以看到最新的章节。重复章节为防盗章节

    吕向阳看起来是个懂行的,伸手轻轻地捏了捏她的脚踝, 询问了赵碧晨的感受之后, 非常确定的说:“问题不大,只是把脚踝的韧带扭伤了。我跟我爸学了一套韧带扭伤的揉捏方法, 你要试一试吗?”

    因为他不确定赵碧晨会不会对自己心怀怨言,所以语气中带着小心翼翼。

    一听说是韧带扭伤,赵碧晨松了一口气。虽然不懂医, 她也知道韧带扭伤已经算是很轻的了, 最多一个星期她就可以完全康复。既然他说可以推拿,那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 赵碧晨目光中带着感激, 点了点头。

    吕向阳今年也才十五岁,可是这个少年的手指很明显已经有了薄茧。少年的手掌还不够宽厚, 但是给赵碧晨一种很可靠、踏实的感觉。

    歪着头想了想,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少年应该是甄珠和吕继山的儿子, 好像叫做吕向阳来着?

    时间太过久远, 等她回过神来,吕向阳已经抬起了头。

    “好了。不过, 你的右脚最好三天之内不要着地。来, 我帮你把猪草背回家。”少年眼中的坚毅让赵碧晨内心一颤。

    “这, 恐怕太麻烦你了。”

    “没关系, 我也是顺路回家。”吕向阳手脚麻利的将地上的猪草装进了背篓, 包括赵尉然扔下的那一抱猪草。他右手臂往上一提, 背篓已经背在了背上。

    赵碧晨正想让他回家的时候告诉一下自己的家人,她打算单脚跳着回去。谁知道吕向阳竟然走过来,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

    两辈子的第一个公主抱,让赵碧晨有点措不及防。因为害怕摔倒,她只得抓紧吕向阳的衣襟。

    他们身侧,赵尉然双眼放光的看着吕向阳。什么时候,他才可以长到向阳哥哥这么高大?可以帮姐姐背猪草,还可以抱起姐姐!此刻吕向阳的形象在赵尉然的眼中无比伟岸。

    “哎,这不好吧。我可以自己慢慢跳回去的。”赵碧晨忽然有点不敢直视这个少年的眼睛。

    “就几步路,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去了。”吕向阳甚至笑了笑,怀中女孩的份量太轻,她真的是太瘦了。

    阳光而坦荡的少年,如同他的名字一般。他的笑容,让赵碧晨眼睛闪了闪。

    吕向阳大步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小尾巴赵尉然。

    赵碧晨发现,吕向阳真的不是一般的贴心。他似乎特意挑选了人少的小路,二十分钟之后,他从赵家的后门将赵碧晨和一大背篓猪草放在了廊下。

    “有事的话,你可以找我帮忙。我先走了。”吕向阳并没有多做停留,甚至没有打量赵家的房子,看了一眼赵碧晨之后从后门离开了。

    路过赵家柴房的时候,他特意探了一下头。好像她们家的柴火也没有多少了,有空的话给她们大一背篓过来。

    吕向阳其实打心眼里感激昨天赵碧晨对母亲的帮助。因为妈妈智商的问题,他没有少被人说闲话,至少村子里面能够善待妈妈的人屈指可数。大部分人都用有色眼睛看着他们一家人。

    说起来,甄珠和吕继山的结合真的是缘分。

    队长甄朝选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家里人对最小的女儿宠爱有加。可惜,小时候的一场高烧烧坏了她的脑子。直到甄珠二十岁,还是没有人愿意娶她。

    正巧那一年发大水,村子里来了好些流浪的人。甄朝选在征求村民的同意之后,将大队后面的一排破旧的房子分给了他们住。也算是给了这些流离失所的人一个安家之所。

    这其中,就有吕继山。

    渐渐地,这些留下来的流浪者被村民所接受。吕继山一直是一个人,听说在发大水的时候家里人都不幸去世,只留下了他一人。便有村民笑他给他介绍一门媳妇。

    看到甄珠的第一眼,吕继山被她的笑容所打动。这个女孩给他孤寂的心带来了一丝温暖。于是,他同意了村民的提议,向甄朝选提亲,求娶他们家的女儿。

    甄家人是真的爱护甄珠,并没有因为有人求娶就迫不及待的把她嫁出去。在考验了吕继山的人品之后,甄朝选放心的把女儿交给了吕继山。日子虽然清贫一点,但是吕继山这个人真是没话说,勤劳质朴。

    因为这段姻缘,村子里说闲话的人可不少。

    哪怕是后来吕向阳的出生,也没有隔断村民八卦的热情。好些人甚至预测,吕向阳即便是不傻,智商肯定也不高。

    但是,时间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了村民不能门缝里看人。吕向阳不仅健康的长大了,而且比同龄男孩子都高大健壮,还跟父亲学了一套打猎的好手艺。

    整个甄家湾就只有一户姓吕的人家,吕家人一直秉持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的品格。吕继山这个糙汉子,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看到甄珠拼死拼活给自己生下吕向阳的那一刻,他发誓要对她好一辈子。

    都说家庭的影响力是潜移默化的,吕向阳对待赵碧晨的态度,足以证明吕家的家教非常好。

    大队办公室,干部们对于赵启明和刘艳的离婚事件专门召开了会议。

    “你们想得真是简单,这婚是你们想结就结,想离就离的吗?主席可是说过,现在是阶级斗争的关键阶段。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身为贫农,你们要有思想觉悟。”

    队里的干部竟然给他们上起了思想政治课。

    罗淑芬在心里撇了撇嘴,冠冕堂皇的话,谁不会说。吃得饱、穿得暖,家里一团和睦就是他们这些农民最大的期望了。什么觉悟不觉悟的,能够填饱肚子吗?

    跟着一起过来的甄朝选低下了头,他就知道这件事不好办。可是,赵旭东昨天专门拉着他说了一大堆好话,对于这个曾经给组织送过秘密情报的老同志,他的请求,队里还是要充分考虑的。

    原来,赵旭东打小就是放羊娃。

    起初,帮地主和富农放羊。小小年纪的他一直都是组织的秘密联络员,为组织做出了很多突出贡献。这不,后来解放了。组织本来想要给他一个民兵连长的职位的,被他推拒了。

    “我来自贫苦家庭,祖辈虽然是私塾老师,却教导了我们晚辈要踏踏实实的做自己。我没有那个能力,还是让我放羊去吧!”赵旭东本就是山野长大的孩子。大山教会了他许多生活的道理。

    于是,赵旭东就勤勤恳恳当起了村里的放羊倌。放弃民兵连长的待遇,却赢得了很多人的尊敬。

    甄朝选悄悄地将干部们拉到一边,说了几乎小话。

    不一会儿,干部们的态度就变了。

    “如果你们真的感情破裂,我可以给你们开证明。离婚手续需要去镇上办理,村里办不了这个手续。”听说是因为刘艳偷人,他还同情的看了一眼赵启明。

    这顶绿帽子,恐怕要带一段时间了。尤其是村里离婚的少之又少,在这样的情况下。赵启明和刘艳的离婚,势必成为大家八卦的焦点。

    刘艳倒是一改昨天的态度,今天的她竟然将自己最好的衣服穿在了身上,似乎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庆祝和赵启明的离婚。殊不知,她身上的这身衣服,还是为了结婚赵启明亲自带她去买的。

    刺眼的碎花小棉袄,往赵启明的心里再次插了一刀。

    直到傍晚,赵启明和罗淑芬才拖着疲惫的脚步从镇上走了回来。二十多公里的路程,花了接近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个时候,虽然有自行车,可是整个镇上都没有超过十辆。

    “办妥了?”赵旭东也刚回家没多久,罗淑芬眼尖的发现,丈夫居然抽了叶子烟。可见,他对这件事也是极度忧虑的。罗淑芬明白,丈夫担心弟弟因此一蹶不振。

    “嗯。”回来的路上,赵启明已经想通了。这辈子,他就跟尉然相依为命吧!

    赵碧晨握住身边堂弟的手,总觉得今天的小叔有点不一样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了呢?很快,她就知道答案了。

    “你说什么?你要去荆州新开的采石场上班?那里可是离家500多公里!”饭桌上,赵启明跟大哥说了自己的想法。赵尉然手上的筷子一下子就落到了地上。

    谁知道巫婆婆只是低头看了一眼赵碧晨,随即淡淡的说道:“她不在我医治的范围之内。”

    这个时候吕向阳才想起来,巫婆婆的规矩是:小毛病不看,妇人的病不看。

    但是,在吕向阳看来,赵碧晨发烧得厉害,这不算是小毛病吧?于是,他祈求的看向巫婆婆,希望她通融通融。

    “回去用酒擦拭手心和胸口,凉帕子冰敷额头。再盖两床被子发汗就好了。”要不是看在这个少年曾经给自己帮忙修整过房顶,依照巫婆婆的性格,她是不会这么说的。

    “谢谢,谢谢你巫婆婆。”吕向阳害怕耽搁赵碧晨的病,风一般的跑开了。

    安排赵尉然去地里把赵碧晨妈妈叫回来,吕向阳将赵碧晨放置在床上。从赵尉然的小床上抱起他的被子,一起搭在赵碧晨身上。然后他找来洗脸盆和洗脸帕给赵碧晨物理降温。

    罗淑芬听说女儿晕倒了,火急火燎的往家里跑。

    心里忍不住埋怨丈夫,一定是昨天晚上受到了惊吓!

    吕向阳将巫婆婆的话转告罗淑芬之后,拉着妈妈离开了。他们一直待在这里并不是很方便。

    “宝宝,橙子,橙子睡着了吗?”甄珠一步三回头。

    村子里的人都讥笑她,只有橙子跟她说话,橙子还给她吃好吃的。她喜欢橙子,不想让橙子睡觉,想要她起来跟自己玩。

    “嗯,她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所以这会儿补个觉。妈妈,你似乎很喜欢她?”吕向阳发现最近妈妈多了很多笑容,话里话外提到最多的就是她口中的橙子。

    “哦,那我明天来找她玩。宝宝,除了你和大山,我最喜欢橙子了。”

    罗淑芬拿出家里所剩不多的酒,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女儿的手心和胸口。直到热度下去,她才松了一口气。女儿脸色苍白,嘴唇干得起壳。罗淑芬连忙起身到了一点开水,晾凉了之后将女儿扶起来,少少的喂给她喝。

    或许因为发了汗的缘故,赵碧晨虽然人没有醒过来,但是能够主动吞咽温水。

    “大伯娘,姐姐好些了吗?”赵尉然一直守在旁边,眉头紧锁。姐姐看起来好虚弱。

    “然然,你伸手摸摸你姐姐的额头。是不是不烫了?”

    “嗯,是不烫了。”

    “这就对了,你姐姐不烧了就没事了。走吧,我们出去,别打扰她休息。”罗淑芬小声的对赵尉然说道。

    赵碧晨睁开眼睛,已经是傍晚时分。夕阳透过亮瓦照进房间,赵碧晨只觉得头晕晕的,而且全身无力。

    自己好像是晕倒在河边了?赵碧晨伸手摸了摸自己额头,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感冒发烧了。昨天晚上先出了一身热汗,后来又出了一身冷汗。会感冒也很正常。

    重生之后,家里的伙食一直不太好。每天虽然没有什么太重的体力活,可是总有做不完的事情。自身体抗力下降,感冒病毒自然乘虚而入。

    也不知道是谁把自己带回来了,妈妈肯定担心坏了。

    刚想起妈妈,罗淑芬就推开门走了进来。

    “晨儿,你可把妈妈吓坏了。现在感觉怎么样?”罗淑芬的手里还端着一碗荷包蛋,里面放了很少的红糖。她原本计划即便是女儿没有醒,她也要把她叫醒。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这怎么能行?

    “妈妈,我没事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晕倒了。”赵碧晨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罗淑芬连忙放下手中的荷包蛋,帮助女儿把枕头竖起来。让她能够舒舒服服的靠在床头。女儿大小既聪明又懂事,给她帮了很多忙。要不是女儿,她忙完外面还要忙家里。

    “姐姐,你没事就好。”赵尉然今天一直没有出门玩,刚刚把萝卜干收回家,他听到姐姐的声音,连忙跑了进来。

    “然然,姐姐已经好了。”赵碧晨欣慰的看着堂弟,这才十多天,他跟自己刚刚重生回来的时候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

    “来,晨儿,把这碗汤水鸡蛋吃了。”说起来,这两个鸡蛋还是罗淑芬跟邻居王阿婆借的。不然,他们家里又没有养鸡,哪里来的鸡蛋。

    “妈妈,这,不用了。我已经好了。”

    “听话,把它们吃掉。”罗淑芬心疼的看着女儿,她已经十二岁了,还瘦瘦小小的。

    “然然,你过来帮姐姐吃一个鸡蛋。”赵碧晨看着被塞进自己手里的碗,向赵尉然看了过去。

    “然然不吃,姐姐吃。姐姐吃了鸡蛋就有力气了。”赵尉然说完就跑开了,厨房中,赵尉然深吸了一口气。鸡蛋的香味真好闻,空气中还有甜甜的红糖的味道。

    咽了咽口水,赵尉然告诉自己:以后一定要多赚钱,让姐姐每天都可以吃鸡蛋红糖。

    晚上,赵旭东回家听说女儿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吓病了更加自责。心里暗自发誓,一定不再管卢晓曦的事情。至于借出去的那些钱,她有钱就还,没钱就算了。

    这一次生病,赵家人才发现,原来赵碧晨用她小小的肩膀,担起了家里很多的事情。

    她才12岁,却已经像个小大人一般,把家里的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

    晚上,罗淑芬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生碧晨的时候伤了身子,这辈子很难再有小孩了。虽然在这个多子多福的时代有点遗憾,可是碧晨的懂事早早的填满了她的心。

    “淑芬,你还在想碧晨的事吗?”赵旭东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和讨好。

    “哼。”罗淑芬不愿意搭理丈夫。家里现在一分钱都拿不出来,丈夫有想过如果碧晨病得严重的话,他们连给她看病的钱都没有吗?人穷倒是不可怕,可怕的是家里有人生病。

    “淑芬,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向你保证,我一点歪心杂念都没有。我只是看她可怜,她也是走投无路了。”赵旭东口中的她就是卢晓曦。

    “好,你既然要提起这件事,那我问你。是她来找你借钱的吗?”罗淑芬索性坐起身来,一副打算长谈的模样。

    赵旭东也坐起身来,紧紧地靠在妻子身边。

    “不是,她没有来找我。我是听王卫民跟我说的。我去看了,她们家连一把玉米面都没有吃的,孩子饿得直哭。”王卫民是赵旭东穿开裆裤就玩在一起的好伙伴。虽然现在各自成家,小时候的情谊还在。

    “她家里有困难,她还有婆家、还有娘家,再不济还有公社和大队。哪里用得到你逞能?如果你有出息,能够让家里人吃饱穿暖,你把多余的闲钱拿给她我是不会说什么的。你扪心问问你自己!”

    罗淑芬说到这里,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可是不能不顾孩子啊!她才多大,你看看她的手!你看看她的同龄人!我家碧晨都十二岁了,还跟八、九岁的小姑娘似的。家里还有个老幺,尉然也是明显的营养不良。你倒好,一下子把家里的钱全部拿出去了。你……”

    “我错了,淑芬你别气。我真的错了。我保证,没有下一次。”罗淑芬的数落一点点都敲在他的心上。的确,他不是一个好父亲,妻子的生气不无道理。

    赵旭东揽着妻子,许下承诺。

    第二天早上,赵碧晨起床的时候发现家里的一切事情都处理妥当了。连中午要用到的猪草也被切了出来。

    “晨儿,你这身体才好,可不许累着自己了。家里的事情你别管,我和你妈妈会做的。”赵旭东从猪圈里走了出来,关爱的看着女儿。他宁愿自己少睡一个小时,也舍不得女儿这么辛苦。

    “哦,我知道了。其实,家里的事情都不累。我感冒发烧只是一个意外。”赵碧晨明显感到了爸爸的变化,不过看到他和妈妈的关系恢复如常,她也算是放心了。

    惯例大人们吃了饭就出去上工,赵碧晨的确还有点虚,也就没有出门。在大门口摆了张小桌子,正好可以教然然认字。

    “橙子,橙子。我来啦!”甄珠双手捧着一个东西,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

    野鸡蛋和野果赵碧晨专门找宽大的树叶包了一些起来,打算给吕家大婶带回去。她看到了一定会非常开心!

    吃过午饭,吕向阳带着赵家姐弟来到一处干草丛生的平地。

    吕向阳随手用砍刀砍下一把干草,分成两股递给赵家姐弟。

    “你们闻闻,这个味道是不是很好闻?”

    赵碧晨接过干草,放在自己鼻子下面一闻。竟然有一股奇异的香味!这是什么植物,她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身为农学博士,赵碧晨对于植物其实有一定的研究。

    “这是什么呀?向阳大哥,这个味道然然喜欢。”赵尉然问出了碧晨心中的疑惑。

    “我爸爸告诉我这是百香草。你们试一试,它们是不是很柔软,一点都不刺激皮肤?”吕向阳刚才从山上下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这片草地。

    “它们有什么用途吗?”赵碧晨不解的看向吕向阳。他带他们过来,肯定是有目的的。

    “我们家的枕头和垫床都是用的百香草,味道好闻、用起来很舒服的。你们也可以试试。”六十年代的农村,棉花是最珍贵的东西。因为它可以帮助大家在冬天御寒。

    一般农村家庭的棉被都是祖辈留下来的,而且数量非常有限。

    夏天倒是可以睡凉席,冬天不行。

    于是,大家想办法将谷草整理干净,经过阳光的暴晒之后,垫在床单下面。这样一来,冬天就不是那么难熬了。包括家里的枕头也是这样,极其少数的家庭可以用破旧不堪的衣服填充枕头。一般都是用的谷草。

    谷草有个最大的缺点,它不够柔软,味道也不是很好闻。

    找不到更好的替代,农村人家几乎每家每户都是睡的谷草铺的床,枕头巾里面填充的也是硬硬的谷草。

    “真的吗?向阳大哥,你们真是太聪明了!”说起来,赵碧晨最近浅眠还有一个原因。家里的谷草床垫和枕头她睡不习惯。

    接下来的时间,三人行动起来,很快就将这片百香草地割完了。

    赵碧晨也终于知道,百香草在这片山脉都是为数不多的植物。吕继山之所以认识百香草,也源于他之前的生活经历。

    这一次他们可谓是满载而归。吕向阳背了一大背篓柴火,四只猎物挂在腰间。赵碧晨背了半背篓的板栗,还有半背篓的百香草。连赵尉然肩膀上都捆了一捆百香草。

    回家的中途,赵碧晨遇到了因为不放心她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前来接她回家的妈妈。

    “晨儿、然然,把东西都给我,我来背。”罗淑芬看着自家孩子肩膀都被压弯了,心疼得厉害。

    往常收工之后,她都要在家里忙里忙外。但是,今天因为不放心碧晨。她一收工就向着上山的路走去,希望能够早一点看到孩子。

    吕向阳倒也不傻,下山之后就将猎物藏在了柴火之中。因此,大家只看到罗淑芬去接几个孩子回来。

    到了赵家,吕向阳将一半的柴火倒进了赵家的柴圈。

    “向阳大哥,够了。别倒了。”赵碧晨过意不去。连忙将自己背篓里的板栗到了一半出来,分给吕向阳。他知道板栗的吃法,倒也不用赵碧晨多费口舌。

    罗淑芬看着吕向阳留下来的猎物,心中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原本刚听说流言的她还打算少让晨儿跟吕向阳来往。可是,这个少年今天的表现让她在心中竖起了一个大拇指。有担当、为人踏实诚恳,待自家孩子真的挺不错的。她没有理由因为一些流言蜚语就干涉孩子们之间的往来。

    现在孩子都还小,好些事都还没有开窍呢!

    罗淑芬听说了百香草的用途,脸上露出了喜色。抓起一把百香草一闻,果然比谷草好闻多了,而且更加柔软细腻。当即安排两个孩子去把家里的枕头都换了。剩下的给姐弟两人的床铺垫上百香草就可以了。

    她还要切猪草,煮饭,煮猪食,自然忙得不可开交。

    赵旭东赶羊回村子的时候,被卢晓曦堵在了半路上。

    “旭哥,我……”卢晓曦看着对面曾经的恋人,怎么也开不了口。

    “咳咳,卢晓曦同志,请叫我赵旭东。你有事吗?”赵旭东虽然是个性格柔软的男人,但是发生在女儿身上的事情给他敲响了一次警钟。他自己的心意已经尽到,余下的事情,不该他来操心。

    卢晓曦咬了咬嘴唇,面露苦笑。

    她以为他跟别人不一样,直到这一刻,她才明白。他跟别人没有不同,一切都是她自以为是。

    “我走了,再见!”卢晓曦留下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了。

    赵旭东的确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他只是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卢晓曦事件让他更加确定自己拥有一个非常好的妻子,以及一个聪慧可人的女儿和侄儿。

    以至于后来的日子听说卢晓曦抛下家中重病的丈夫和孩子跑了,他唏嘘不已。苦难最是考验一个人的人品。

    做晚饭的时候,罗淑芬心里一横。将兔子肉清理干净,用盐腌制起来,放着过年吃。而那只野鸡,被她放血拔毛破腹处理干净之后,直接放进锅里炖汤。

    因为害怕香味飘走,罗淑芬甚至都舍不得解开锅盖,就这么一直让它炖着。

    赵碧晨知道妈妈要炖鸡,连忙收拾出了一盆板栗。

    板栗炖鸡可是她的最爱!这道汤品不用添加多余的调料,只用撒上少量的盐,就可以享用的香甜糯香的板栗和鲜美的鸡肉。再喝一口清香中带着淡淡甜味的鸡汤,简直是舌尖上的美味。

    赵旭东一回家,鼻子嗅了嗅,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

    “淑芬,今天是什么好日子?这是哪里来的鸡?”好久不见荤腥,赵旭东也馋得厉害。他连忙顺手将大门合上。这么香的味道,飘出去别家闻到岂不嫉妒?

    农村人可别指望有多好的素质,向来愿你过得比他差,见不得你的日子过得比他要好。

    “看把你们给馋的!”罗淑芬一边烧火,一边看向走过来的丈夫。两个孩子忙完事情一直守在灶台边上,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大伯,这只野鸡是向阳哥哥从山上打猎捉到的。还有一只兔子,大伯娘说等过年再吃。”赵尉然靠着罗淑芬坐在灶台面前,这里非常暖和。

    今天晚上,赵家的晚饭吃得格外晚。大家虽然饥肠辘辘,为了美食倒也都还稳得住。

    幸好赵家的厨房正对着竹林。而且因为他们家修建在村落最里面,所以飘到邻居家的香味并不太多。邻居们只是隐隐约约闻到了哪家人在炖肉,可是味道并不明显。

    “慢点吃,锅里还有呢!”赵碧晨喝完一口汤,看着堂弟狼吞虎咽的样子。心里不由得酸涩不已。

    赵家饭桌上,唯一一个还算是有形象的人就数赵碧晨了。赵旭东和罗淑芬都被这样的美味所征服,虽然没有赵尉然的吃相狼狈,可到底显得有点迫不及待。

    但是,赵旭东和罗淑芬吃完一大碗板栗炖鸡之后,都停下了碗筷。

    “爸爸,妈妈,我去帮你们盛,锅里还有。”赵碧晨放下筷子,打算端起妈妈的碗。

    “不用了,晨儿。妈妈吃饱了。剩下的你和然然吃吧。”罗淑芬挪开碗,示意赵碧晨继续吃。自家孩子吃东西的样子真好看,一点都不像她这样粗鲁。这才是女孩子应该有的样子。罗淑芬对于自家女儿是越看越爱。

    “爸爸也吃饱了,你们快吃,别凉了。”赵旭东也看好了自己面前的碗筷,不然赵碧晨拿走。

    突然,赵碧晨因为抬手想要端碗露出来的木质珠串,吸引了赵旭东的目光。这个东西,好生熟悉。

    赵碧晨因为爸妈的行为鼻头一酸,这一顿晚餐,大概是她童年记忆中最好的一顿饭了。不行,既然重生回来了,她一定要让家里人都过上好日子。至少能够吃饱穿暖,再说吃好穿好的事情。

    吃过晚饭,赵旭东将女儿叫到了自己面前。

    “晨儿,你手腕上的珠串是哪里来的?”

    “你的想法我都知道。但是,碧晨,狗咬你,难不成你还要咬回去?这么浅显的道理,你应该是懂得的。第二,你不该让队长组织全员会议。事情说清楚就好,你把你的证据说出来,在场的人都是你的证人。”

    这一次,又要欠甄朝选一个人情了。

    “可是,如果不在大家的面前说清楚。尉然的名声肯定是要被败坏的!我不想他从小就受到太多的歧视,他的心理已经有了创伤。”村里八卦的人可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什么。

    三人成虎,谁还管他事实的本质?但是,在大家面前说清楚的话,性质就不一样了。没人会拿着半截就开跑,而且堂弟的心理也受到了极大的安慰。

    “哎!”赵旭东站起身来,从书柜中找了一本书。拉起女儿的同时,将书递给了她。

    “碧晨,不怪你,都是爸爸没用!爸爸对不起你们。来,抽时间看看这本书。它会告诉你答案。”如果他在家,这些事情全有他处理,女儿也不用这么锋芒毕露。赵旭东表面上责怪女儿,其实他知道女儿的用心。

    无论哪个时代,世人对女人的要求总是更加严苛。他希望自己的宝贝女儿能够成为一名睿智的女人,能够充实内涵,用自己的聪慧去解决问题。

    赵碧晨接过书,点了点头。虽然父亲罚她跪下,可是她心里没有怨言。

    在她心中,父亲是最聪明的男人。

    回到卧室,赵尉然一直守在门口。

    “姐姐,大伯是不是骂你了?”小小的赵尉然内心极其敏感,他知道,大伯肯定是因为今天的事情责怪了姐姐。

    “没有,然然你猜错了。你看,这是爸爸拿给我看的书。他表扬我今天保护了你。然然,从明天开始,姐姐教你念书吧!”赵碧晨心里暖暖的,上辈子堂弟一直对她关心有佳。

    可以说上辈子父母离开她之后,她唯一的温暖都是来自小叔和堂弟。

    赵碧晨的脚踝已经恢复了正常,果然如同爸爸所说,发生了偷蜂蜜的冤枉事件之后,大家看她的目光都不一样了。甚至好些孩子在看到她和然然的时候,特意转身跑开,似乎他们身上有什么病毒。

    “姐姐,他们为什么躲着我们?”赵尉然还太小,并不懂得别人眼中的含义。

    “然然,你可能看错了,他们不是躲着我们。我们今天去山上捡柴火,顺便看看有没有什么野果好不好?”赵碧晨特意说去山上的事情转移了赵尉然的注意力。

    大人们可不敢耽误挣工分的时间去砍柴火和收拾猪草。一般来说,这样的活计都派给了家里的孩子。即便是像赵尉然这样五、六岁大的孩子,也是可以帮忙做事的。

    赵碧晨背了一个比砍猪草小的背篓,这一次她一定要量力而行。

    至于赵尉然背了一个已经洗得发白的军绿色的小跨包,里面装着昨天赵旭东给的书和一本赵碧晨一年级读书的课本。

    因为能够背这个军绿色的小挎包,赵尉然脸上的笑容一直没有停过。

    时不时的摸一摸红色的五角星,连脚上的步伐都轻快了不少。

    赵尉然的表现,赵碧晨看在眼里。这个时代的人,对于军绿色有一种特别的情谊。要是哪户人家能够有一件军绿色的衣服或者棉衣,会成为整个村子羡慕的对象。

    甄家湾距离山脚下足足有3公里的路程,比上次砍猪草更远一些。

    花了接近一个五十分钟的时间,他们姐弟两人来到了山脚下。这座位于甄家湾背后的大山,约莫有六百米之高。而且,连绵起伏的山脉从左右分别延伸开来,就像是一条长长的卧龙。

  http://www.9xds.com/book/3230/85962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