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染指成婚:陆少轻点宠 > 第271章 关于饭菜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这女人就不知道怀孕期间应该要尽量避免这些辐射产品吗?

    陆子阳有些不悦的,放下手中的笔记本,走向床上的沈佳瑜,随意的瞥了一眼手机画面。

    见到是一些无聊的小游戏,眉头皱的更紧了。

    她是宁愿玩真心些小游戏,你也不肯让自己陪她说说话,聊聊天吗?

    佳瑜,你对我真的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

    就像当初车祸醒来的我那样,对待我吗?

    沈佳瑜玩得有些投入,等到他注意得禄之羊的时候。

    陆子阳已经不悦的一把将她手中的手机夺了过去,随手扔在了桌子上。

    沈佳瑜还没来得及心疼她的手机,便听到陆子阳不悦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现在是孕妇,不知道吗?”

    女人怀孕,心情本来就变化无常。沈佳瑜听到一向对自己温言以对的陆子阳,突然间用不悦的声音跟她说话,瞬间火了起来。

    “我当然知道,不需要你提醒。”

    然后将头转向窗户边,表示自己的不满。

    生气了?

    陆子阳瞬间意识到自己的不对,他不应该对着一个孕妇这样说话,何况他面前的还是佳瑜。

    想也没想到陆子阳就软了下来,从床尾绕到另一边,又蹲下身子,声音极其温柔的说道:“佳瑜,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刚才是有些心急了。”

    沈佳瑜还是带着些娇气,见陆子阳软下声音向她道歉,心里的不悦也消下了一些,但还是不说话。

    “孕妇不能长时间对着有辐射的东西,我是想提醒你这个。”陆子阳继续温言道歉。

    沈佳瑜被他说得没了脾气,小小声的嗯了一声,算是原谅了他。

    陆子阳开始尝试着跟沈佳瑜聊一些关于服装设计的事来转移她的注意力,以至于不那么无聊。

    沈佳瑜成功的被他带入话题,心情很不错的,跟陆子阳聊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过后,程镜终于是提着大袋小袋的打包盒回到了病房。

    非常不服气的打断了聊得正欢的两人,将病床上的小桌子支了起来,将沈佳瑜想吃的东西一样一样的摆在她的面前。

    只不过从他放东西的力度上,完全可以听得出来,他的心里是多么的不服气。

    沈佳瑜也不气恼,等他摆完了餐盒,还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

    程镜瞬间没了脾气,拿着自己的盒饭默默的吃去了。

    只是当他看到陆子阳拿着他打包来的盒饭,吃得津津有味,连一句谢谢都没有。

    瞬间又将刚才的不服气转移到了陆子阳的身上,用着一种愤愤的表情看着陆子阳,知道陆子阳被叮的,实在无视不了的时候,回头瞪了他一眼。

    看什么看,不就吃了一顿饭吗?大不了我给你跑路费就是了。

    沈佳瑜看着他们之间的一举一动,很是开心的边看边吃着自己的盒饭。

    又连着三天过去,与她刚住院时一样。

    陆子阳完全是将病房当成了他的卧室和办公室,不仅吃喝睡,都在病房,还将他的助理潘燕送来的所有文件都在病房里批阅。

    就连潘燕打来电话让他主持一个谈判会议,他都拒绝了,直接让潘燕将会议推后。

    沈佳瑜对此倒是无所谓,反正她都已经劝过了人家不听她有什么办法?

    病房里多了一个能够跟自己聊天的人,她又何乐而不为?

    程镜自然不可能是做到陆子阳这样了,不过他每一天都能做到,在陆子阳订餐之前就提着自家厨师做的饭菜,跑到病房来。

    这一度让沈佳瑜怀疑,是不是他让自家厨师做好了饭菜,给他送到楼下,他又刚好从楼下提不到病房的。

    这不能怪她,一日三餐,他次次都能赶在陆子阳之前,有时候陆子阳都怀疑他是不是收购了楼下的一家餐厅。

    不然怎么可能此次都准时送来饭菜?

    然而,当沈佳瑜问程镜这个问题的时候,程镜却是给了她一个更加雷人的答案。

    程镜耸耸肩膀,很是随意的说道:“因为我把我家的餐厅搬到了医院的餐厅,所以可以随时吃到好吃的饭菜。”这样我就不用开着车,满城的跑买你想吃的东西了。

    程镜默默的加上了这一句,开着车,满城的跑,尤其是饭点儿的时候,还不得堵死在路上?

    瞧他这个方法多好?直接让厨师来餐厅,顺便把自家做饭所用到的食材都一起搬过来,想吃什么大厨现做。

    陆子阳鄙视的看了他一眼,你能把你家厨师叫来餐厅我就不信你每次都能丢下公司里的事情跑过来?

    很显然程镜知道陆子阳心里想的是什么,又一次很是随意的回答了他。

    “我在医院对面的酒店,开了一间房,在那里办公,而且是总统套房,不像某人睡沙发。”

    说完还挑衅似的看向陆子阳。

    “你厉害,至少我可以陪着她,你不可以。睡沙发也是一种享受,舒服。”陆子阳也学着程镜的样子,很随意的回答他。

    小样,没有总统套房又怎么样?可他至少有心爱的女人在一旁。

    陆子阳不说这个还好,一说沈佳瑜就头疼。

    有些不怀好意的看向陆子阳,那眼神中传达的意思是:刚才谁跟我说睡沙发不舒服,让人在加一张床的?

    陆子洋有些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子,眼中带笑的看向沈佳瑜。

    那意思很明显,反正他又不知道,无所谓。

    沈佳瑜无言以对,默默的收回自己的视线,跟程镜聊起了工作室的事情。

    这几天她住在医院,陆子阳又不让她接触手机,他已经好几天没有管过工作室的事情了,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希望一切都好,工作是可以照常工作,办理业务。

    谁知程镜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告诉她,“别担心,知道你不方便接触电子产品,所以这几天我都有去工作室那边帮你盯着的,目前没出什么问题,你找的那些人都很能干。”

    “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