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染指成婚:陆少轻点宠 > 第288章 咖啡厅的谈谈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我……子阳,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没有。”齐琪委屈的眼眸中渐渐的盛满了泪水。

    想让陆子阳能够心软一些,可他不知道的是,陆子阳越看越是心烦,对她也就越不客气了。

    “齐医生,对于称呼这个问题,我似乎在很久以前就已经纠正过你了,没想到齐医生记性这么不好?”

    该死的,竟然已经当隔了十五分钟了,看来今天中午是不能回去陪佳瑜吃饭了。

    既然如此,那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好好解决一下算了,省得以后麻烦事积累的多了,反倒不好解决。

    “对不起,是我的错路先生,不过希望能跟你谈一谈,有些事情我需要跟你说清楚。”

    跟他说清楚,还有什么事情是他调查不出来的,还需要她说?

    “好,既然齐医生这么说了。没问题。”陆子阳双手插在口袋里,对着齐琪努了努嘴。

    齐琪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是对面的一家咖啡厅,齐琪明白了陆子阳的意思,抬脚就往那边走去。

    看着齐齐离开,陆子阳这才转身淡淡的对着潘燕吩咐,“潘燕让司机带你去看一下医生,这边没有你的事了。记得今天中午,五的午餐,定时送过去,并且给她解释一下。”

    陆子阳并没有准确的说出她指的是谁,但潘艳自然是秒懂。

    现在也只有沈小姐能够让总裁这样细心周到的照顾着了。

    “好的。”

    陆子阳来到咖啡厅的时候,齐琪刚好点了两杯相同的蓝山咖啡。

    “我就不必了。”

    一句话让齐琪当场难看了起来。

    陆子阳落座,随意的靠在身后的椅背上,没有理会齐琪难看的脸色。

    这种女人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没有必要给面子。

    “我的时间有限,还请齐医生长话短说。咖啡什么的就不需要了。”

    同时陆子阳挥手让服务生离开。

    陆子阳都这么说了,齐琪自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只不过心里有些不太舒服而已,以前对她爱护有加的陆子阳,现在居然可以用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对着她说话,而且还是对待陌生人一样的口吻。

    就让她情何以堪?

    “子阳,我们之间一定要这样子吗?难道不能做朋友?”

    朋友?做我陆子阳的朋友,你还不配!

    陆子阳冷笑着看着面前的齐琪,“不好意思,难道之前我们就是朋友吗?齐医生,有些事情做了就是做了,这个世上没有如果。”

    陆子阳说的话有些明了,齐琪自然也是听了一个明白。

    从陆子阳的话中不难知道,他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只不过是这件事情的多与少而已。

    “子阳,不管你怎么认为,怎样看我,在那段时间我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可我做的事情也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苦衷。”

    苦衷?陆子阳有些想笑。

    他不否认,一开始齐琪确实是见到了一个医生的职责,尽心尽力的为他的病情付出心血。但是他在美国的那段时间,所做的一切都让他觉得憎恨。

    甚至是在想起来全部之后,他有着一股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为什么一个女人做这件事情就可以这样心安理得?延缓他的病情,联合医生对他的检查结果进行修改,并且还能一副温柔的表情,在他的面前劝着他,不要去回想以前的记忆。

    他陆子阳一向是秉着你可以算计我,但是最好不要欺骗我,尤其是我对你真心以待的时候。

    可惜这一切你齐琪都做完了。

    “齐医生,别的不多说。若是你想要告诉我的,只是这些,那么不好意思,我不奉陪。”

    陆子阳眼中的厌恶齐琪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跟在陆正阳身边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两个月,但他至少知道陆子阳的一些脾气。

    从她回国第一次出现在陆子阳面前的时候,他对她的那一种态度,就让她看了出来,陆子阳对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之所以没有出手对付他,也不过是因为念在之前她一心一意的为了他的病情。

    齐琪想清楚这些后,索性摊开了来说,“我知道你的记忆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很多事情联想起来也想得到其中的端倪。我这次回来主要是想跟你谈谈。”

    “齐医生,你的这个谈谈已经说了很多次,似乎还没有进入正题。”

    齐琪深呼吸了一口气,手指有些发颤,拿起汤匙搅拌着杯中的咖啡。

    “嗯,我知道陆氏集团的情况。一开始也是陆子期找上我的。这些我想你应该都调查得到。而我想说的是,希望你可以对陆子期手下留情,放过他这一次。”

    说到陆子期的齐琪,目光中不难看得出来,带着一些爱恋。

    而陆子阳是什么样的人?齐琪的这些变化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只不过他明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反而是带着一些讽刺的看向她,“齐医生,你又是用什么身份?什么资格来要求我做这些?”

    齐琪也知道她貌美的,跟陆子阳说这些话可能会打乱陆子期的很多事情,让陆子阳提前有个准备,只是他真的不想让陆子期走上绝路。

    “我知道,我没有资格。只是陆子期也是你身边不多的亲人了。不管他之前做过什么,都请你看在他是你亲人的份儿上,放过他这一次。”

    齐琪,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来说三道四。

    “齐医生,你也觉得你没有资格,那就看你能够给我多少价值了。”

    齐琪一惊,她不是不明白陆子阳的意思,反而是非常明白。

    跟在陆子期身边这么久,若是连话中的意思都想不明白的话,陆子期也不会让她轻易接触陆子阳了。

    她不知道她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但是她做不到眼看着自己暗恋许久的人,因为一份对权力的执着,而被自己的对手逼到绝路。

    她也知道,一旦她今天这么做了,陆子期那边,他也不会放过她的。

    但她还是想要赌一次,为了她暗恋许久的人,能够不再执迷不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