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染指成婚:陆少轻点宠 > 第296章 陆子阳,你不相信我?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算了,索性也不说了,反正到了晚上,两人也会见面,到时候就算陆子阳不愿意让她去,也没有办法强行让她回家的。

    想到这,沈佳瑜也没有再多想。反正这也不过是自己的一时起兴,看在他给自己做了这几天饭菜的份上,算是给他的一个回报好了。

    若是表现的好的话,嗯,一周的观察期也是可以延长的。沈佳瑜在心里默默的想。

    陆子阳即使是参加晚宴,也是秉着按时下班回去做饭,再去晚宴的。

    所以沈佳瑜在看到回来公寓的陆子阳时,有着一瞬间的担心。

    “你怎么回来了?还是在这个点?”沈佳瑜有些担心潘燕会在陆子阳在家里的这段时间过来接她。带时候就白准备这些了。

    陆子阳对她的询问,虽然有些不解,感觉有些不对劲,也没有多想,“嗯,我平常不都是差不多这个点回来吗?有什么问题吗?若是你觉得晚了的话,我以后尽量提前回来。”

    随即陆子阳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回过头来询问,“佳瑜,是不是等我回来做饭,感觉饿了?下午给你准备的那些点心不喜欢吗?那我以后在学着做一些点心给你好了。”

    沈佳瑜摇头,他怎么会这样想?

    “没有,你让人送来的点心都很好吃,我吃了不少的。只是意外你会回来,中午潘燕过来送点心的时候,我看到她拿着的礼服,就顺口问了一句,知道你要去应酬。”

    陆子阳点头,进入厨房,找了一些食谱,开始做沈佳瑜的晚饭。

    看着跟进来的沈佳瑜,陆子阳一边动作,一边给她说话,“佳瑜,我简单做一些给你,你先吃着,今晚我就不陪你了,时间上可能来不及。”

    “嗯。”沈佳瑜没有犹豫的就答应了。

    其实她为了能够陪他出席晚宴,赶在他回来之前就自己简单的弄了一些填饱肚子了。

    现在他又回来了,只能等他离开,自己后脚跟着离开了。

    就是不知道潘燕会不会想到这些了,希望潘燕不要过来,不然要是两人撞上了,都解释不清了。

    不一会,门铃响起,沈佳瑜暗叹不妙。

    这个时间点来敲门的就只能是潘燕了。

    “佳瑜,是谁啊?”

    “额,没有,敲错门的。”沈佳瑜搪塞过去。小声地跟站在门口的潘燕嘀咕,“你先离开,等到陆子阳离开后,我们在赶过去。”

    潘燕点头,转身去准备了。

    沈佳瑜回过头,就见到已经端着盘子出来的陆子阳,正要开口叫她,“过来吃饭了。”

    刚坐到餐桌,就听到陆子阳的声音,“佳瑜,时间赶不及了,我今晚很晚才能回来,你吃完饭,自己先休息。”

    “嗯,你去忙吧。”

    陆子阳眼看时间就要到了,也没有跟她多说,起自己的外套便向玄关处走去。

    沈佳瑜听到关门声,立刻放下筷子,跑回楼上换上礼服,边给潘燕打电话,让她过来接自己。

    往往意外总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刚走到车前的陆子阳钥匙忘记拿了,只好再拐回来一趟。

    然而刚出电梯就碰到了从楼梯间拐出来的潘燕,两人撞了一个对面。

    攀岩不是跟自己请了假,说是今天提前回去有事吗?怎么会来这里?

    “潘燕,怎么会来这里?不是说有事提前回家的吗?”

    潘燕心知事情不好解决,而且他现在是有理说不清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了。

    只好吞吞吐吐的回答,“总裁,我……我来是……”

    陆子阳虽然对这样的潘燕有些不满,但是他没有多少时间了,想也没想的便打断了她,“行了,我还有事,你先去忙吧。”

    忙?我是在等里面的那一位啊,去那里忙啊?

    陆子阳快步来到门前正打算敲门,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动静。

    咔,公寓的门毫无预兆的打开。

    顿时陆子阳便看直了眼,只见沈佳瑜一袭黑色抹胸晚礼服出现在门口。

    里面的人看到外面的人一脸的惊讶,疑惑。外面的人看到里面的人,脸上除了惊讶还是惊讶。

    “佳瑜,你……”

    “陆子阳,你……”

    两人同时开口,说出相同的话,可都没有说完。

    这下完了,怎么今天就出现这么多的不顺呢?现在好了,还没出门呢,就被撞了个正着,尴尬!

    佳瑜,你这是打算瞒着我出去那里吗?穿成这样,是要出席什么场合吗?今天陆式集团的周年庆,我请你出席宴会,你百般拒绝,那我便不再提起。可是就在宴会开始前,你穿着一身晚礼服出现在我面前,是要告诉我,你拒绝陪同我出席,是要跟另外一个男人一起出席吗?

    难怪了,刚才他做饭的时候,有人来敲门,怕是潘燕来接她的吧?可惜自己最终还是相信了她的敲错门的解释。

    两人各怀鬼胎,都看着对方,揣测着对方的用意。

    沈佳瑜看着脸色越来越黑,拳头越握越紧的陆子阳,心里很是不舒服。陆子阳,你这幅表情,是在告诉我什么?

    让我明白,你这是不信任我吗?

    不,不可以,他不可以在不问清楚就误会她了,他好不容易才跟她相处到这样的,不能再让她离自己而去,那样的代价,他付不起。

    最终,陆子阳还是忍下了自己的怒气,重重的呼出一口气,眼睛直视着沈佳瑜,“佳瑜,你告诉我,你这是要做什么?不要让我乱想好吗?”

    语气中带着一丝的哀求,沈佳瑜心惊,什么时候他陆子阳也能这样对着她说话了?语气中会带着那么一丝的哀求?

    “陆子阳,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怀疑我?不相信我?那我也就不用让潘燕载我去金盛酒楼找你了,你就一个人出席晚宴吧。”

    沈佳瑜有些气恼,这都说的什么话?告诉你就告诉你吧,什么叫‘不要让我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