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染指成婚:陆少轻点宠 > 第307章 被打了堕胎药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该死的,沈佳瑜你嘴角的讽刺还真是碍眼。

    她不知道又怎么样?

    现在知道了也不晚,她不说她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大的肚子显然不是这段时间怀上的,那就只能说明,孩子早就怀上了。

    陆子阳啊陆子阳,没想到有一天你也会给别人养孩子,一向骄傲如你,若是知道真相的话,会是怎样的表情?我很是期待呢。

    “你不说我还真没想到这一点呢,沈佳瑜,没看出来你的本事挺大的嘛,能让那般骄傲的陆子阳当个便宜爹,还能当众宣布只爱你一个,他孩子的母亲只有你一个人,他还不知道你怀的不是他的骨肉吧?”

    沈佳瑜嘴角的笑容不减,听到苏烟依的话,也没有回答。

    若是这个孩子不是他陆子阳的,恐怕在他得知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把他打掉了,怎么可能还会留到现在?

    要知道当初陈心蕊亲还在的时候,得知了她怀孕,在那么危险的关头下,他依然选择打掉孩子不是吗?

    现在的苏烟依怕是已经失去了理智了,还真的可怕。

    “你可以试试看。”

    沈佳瑜这样的做法无疑是惹到了处在暴怒且愤恨中的苏烟依,凭什么?沈佳瑜这个贱女人可以再陆子阳的身边,受到他的百般呵宠,而自己就要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不公平!

    沈佳瑜她也不会让她好过。若是没有了这个孩子……

    “沈佳瑜,陆子阳一定是因为这个孩子,才会抛弃我的,现在只要你没有了这个孩子,陆子阳也一定会抛弃你的。”

    苏烟依恶狠狠地盯着沈佳瑜的肚子,让沈佳瑜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下意识地想要护住自己的肚子。

    然而自己的胳膊被两个大男人架着,根本就动弹不得。

    沈佳瑜眼看着苏烟依从一旁跟着的人手中接过一只针筒,惊恐出声,“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我肚子中的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沈佳瑜现在唯一的感觉只有害怕,苏烟依手中的针筒里是什么药,不用想也知道,应该是堕胎药一类的。

    他刚才说了那么多,就是想要拖住她,让她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不要打孩子的主意,谁知道她还是注意到了。

    这个孩子跟着自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终究还是保不住吗?她要在体会一次失去孩子的痛苦吗?

    不,绝对不可以,她一定要保住这个孩子。

    “苏烟依,你不可以这么做,你会后悔的。”沈佳瑜不停地摇着头,身子恐惧的向后缩着。

    苏烟依已经拿着针筒站在了她的身边,看到她一脸难受的表情,苏烟依却是笑了起来,“沈佳瑜,你也会害怕吗?虽然我的技术不怎么样,但是好歹我也扎不死你。”

    眼看着苏烟依一点一点的接近她的肚子,沈佳瑜几乎是本能的将肚子往后缩,然而被人架住的她,再怎么缩也是有限的。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沈佳瑜几乎快哭出了声,苏烟依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下。

    沈佳瑜的样子看在苏烟依的眼里,反而是增加了她的恨意,也让她想起了,当初她是怎样哀求陆子阳不要离开她的。

    “不要……不要……求求你。”

    “啊!”

    不管沈佳瑜怎么哀求,怎么晃动她的身体,苏烟依手中的针筒还是一阵扎在了她的胳膊上。

    沈佳瑜感受着针筒里的药物一点点的流进她的身体,绝望也随之一点点的爬上她的脸庞。

    她的孩子,又要离她而去了。

    是她没有本事保护好它。

    宝宝,对不起,曾经的你是那样顽强地待在我的身体里成长,现在我却又一次的没有保护好你,让你没有看到这个世界的机会。

    架着她的两个人猛然的松开了手,沈佳瑜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双手紧紧地搂住自己的腹部,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孩子,孩子……不要走……不要。”仿佛这样她就可以保护著她的孩子一样。

    苏烟依冷笑着看着沈佳瑜,嘲讽的道:“沈佳瑜,这个孩子你终究是保不住了,刚才那可是强力堕胎药,很快你就可以感觉到了。”

    沈佳瑜,现在的你是不是感到很绝望呢?没有一丝的希望,陆子阳看到你这副样子,还会继续留在你身边吗?沈佳瑜这些都是你应该得的。

    沈佳瑜依旧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苏烟依的话,她跟本就没有听进去。

    “孩子……不……”

    沈佳瑜忽的感觉到两腿之间似乎有什么流了出来的感觉,伴随着微微的刺痛感,沈佳瑜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便是,流产,孩子已经没了。

    缓缓的低下头,入目的便是自己两腿之间不停地流动着的红色血液,沈佳瑜呆呆的看着这一切,忘记了疼痛,忘记了求救,忘记了周遭的一切。

    “怎么样,看着这个孩子一点点的从你的身体里流走,这种感觉你应该是第一次体会吧?就你这幅样子,陆子阳还会要你吗?”苏烟依居高临下的看着失神的沈佳瑜,眼中的得意任谁都看得出来。

    转身向着门外走去,还不忘吩咐手下,“把她带走,陆子阳也应该知道了她不见了。”

    “是。”

    立即有人将沈佳瑜架了起来,拖着往外走。

    “嘭!”

    酒店房间的门,被从外面撞开,身穿蓝色制服的警察举枪涌了进来。

    “不许动,放开人质。”

    陆子阳的身影随之冲了进来,森冷的眼神再看到沈佳瑜有气无力的被两个人架着,下身还流了很多的血,还来不及多想是怎么回事,便几步冲到沈佳瑜面前,双手颤抖地将她抱进怀里。

    “佳瑜?佳瑜…….对不起,我来晚了。”陆子阳伸出颤抖的手,抚上沈佳瑜苍白的脸庞,心中的疼痛蔓延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