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大魏能臣 > 第1496章 刘备入川(三)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萧逸不但能征善战,这调教弟子的本领,天下间也是无人可及,如此悍勇的小将军,要是能收为已用就好了!”

    “大纛传令:各部人马围追堵截,一定要保护好粮草,再生擒这个郝昭,切记、生擒!”

    “诺!”

    一般人身陷重围中,肯定是拼死突围的,故而孔明布阵之时、把重兵放在了外围,还设置好了口袋阵,等着这股马贼一头扎进去!

    万没想到的,郝昭竟悍勇如斯,根本不顾自己的死活,带领数千玄甲军直冲粮草仓库,而那里防御最为薄弱了,这让孔明颇为担心,急忙调动人马支援。

    还不忘告诫将士们,务必要生擒了郝昭,不能伤了他的性命,萧逸不但能征善战,更是出了名的‘护犊子’,真把他的嫡传弟子伤了,只怕会引起疯狂报复,甚至是不择手段的报复,那样可就麻烦大了。

    另外吗,孔明有爱才之心,想先把郝昭生擒活捉,再慢慢的软化劝说,没准真能收为己用呢,那就相当于狠狠一巴掌、抽在了萧逸小黑脸上--解气!

    “挡我者死,杀呀……快快放火,把粮草全烧光了!”

    “快仍瓶子,全部烧光!”

    …………

    郝昭真是拼命了,坐下白蹄乌奔驰如飞,手中长钺戟上下飞舞,一连斩杀数十名刘备军,浑身浴血、战袍尽赤,就像一头发疯的猛虎下山了。

    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意,数千玄甲军也是奋勇冲杀,凭借着快马弯刀的力量,仅仅一个集团冲锋、就突破了粮草库外围防线,把敌人杀的血流成河……

    有些士兵掏出个小瓷瓶子,一尺长短、手臂粗细,拔掉封口的木塞子,扔向了周围的粮草堆,瞬间化成了一团团火焰,有的还发出了爆炸声,当然也有毫无反应,在地上来回乱滚的瓶子……

    粮草本是自燃之物,瞬间就被点燃了几百处,浓烟滚滚,火蛇乱窜,吞噬了一座座的粮草仓库……

    幸亏孔明有些防备,修筑粮草仓库之时,彼此之间相距较远,不会一个着火了,进而引燃一大片,否则夷陵城外囤积的粮草,恐怕就要付之一炬了!

    原来玄甲军扔出的小瓶子,乃是争鸣学府-墨家的新发明,里面分为两层:内部填装烈酒、硫磺、木炭、硝石……等混合物,外部则是一层白磷粉末,盖好了木塞子,再用蜡油、松脂双层封闭!

    使用的时候,只要拔掉木塞子,用力扔出去就行了,白磷的燃点极低,遇到空气就会起火了,进而引燃里面的烈酒、硫磺……最后化成一大团烈焰,温度高的出奇呢!

    这种瓷瓶子-体积小、易携带、威力大,深受曹军将士的喜爱,都称之为‘霹雳瓶’,或者‘萧郎瓶’,因为这种武器研制过程之中,最关键的几个难题,都是萧逸出手解决的。

    不过吗,霹雳瓶也有几个缺点,首先是制作工艺太难了,就算墨家子弟们全力以赴,一人一天只能做四五个,期间常发生事故,死伤之事接连不断,还引起过大型火灾,差一点把墨家学区给烧了。

    其次,失败率太高了,起码三成以上,也就是说扔出十个瓶子,至少三个不燃烧的,只能用来砸人玩,气的人直想骂娘!

    最后,内部太不稳定了,就算不拔开木塞子,有时也会自己燃烧的,尤其来回晃动下,自燃的几率更高了,很容易伤到携带者。

    即便如此,‘霹雳瓶’仍是曹军的宝贝,被视为军事机密之一,只有玄甲铁骑、虎豹骑、陷阵营少数部队才配备,数量也少的可怜。

    这次带队骚扰荆州南部,郝昭又是献殷勤,又是耍无赖,才从师傅手中要来五百只,由精锐老兵们负责保存,平时一直舍不得用,这次突击夷陵才拿出来!

    “那个姓郝的混账小子,安敢烧我军粮草,气死你家张三爷了--哇哇呀!”

    “救火,速速救火--哇哇呀!”

    …………

    一片混乱之际,张飞带人马杀到了,看着到处冒烟的粮草堆,气的是怪叫不断,恨不得一蛇矛挑了郝昭,才能出胸中一口恶气。

    可眼前这种局势,如果全力追杀玄甲军,大火势必蔓延开来,囤积的粮草可就全毁了,到时候人缺食、马缺料的,大哥如何进取益州呢?

    张三爷性格急躁,却也知道大局为重,因此强压怒气,指挥部下全力灭火,好在距离长江很近,士卒们取水比较容易。

    “哈哈,敌军阵势已经乱了,不待此时杀出,我等更待何时--杀呀!”

    “呜!--呜!呜!”

    …………

    “不动如山,挡住敌人……杀!”

    眼看张飞急于救火,郝昭连忙聚集人马,全力向北方突围过去,只要进了丘陵地带,有密林遮挡行踪,就有把握平安脱险了。

    可刘备军的主力部队,早就在此严阵以待了,前排长矛如林、后排弓箭如雨,还有拒马、木刺、大盾牌……摆放的密密麻麻,形成了好几道防线。

    玄甲铁骑固然勇猛,可遇到这样坚固的防线,也不禁碰的头破血流,人马一片片的倒下,冲锋速度也随之锐减……

    趁此机会,赵云领一队白马骑兵,竟然发起了反冲峰,纵横驰骋、大砍大杀,硬把玄甲军逼退回去了,牢牢地控制住了局势。

    “玄甲铁骑,天下无敌!”

    “玄甲铁骑,天下无敌!”

    “冲出去,一定要冲出去,为了我们不败的荣耀--杀!”

    ………………

    玄甲军训练有素、意志顽强,虽然第一次突围失败了,人马也死伤的惨重,可余部重新集结起来,高呼战斗口号,再次发起了冲锋!

    用刀砍、用枪刺、用马撞……数千玄甲军就像洪水一样,不断冲击北侧的防线,每次都是血肉横飞、残尸遍体,其状惨不忍睹……

    就连负伤落马、无力起身的伤兵们,也在地上爬行着,用兵刃砍敌人的腿脚,或者拼一个同归于尽,表现出的疯狂战意,任谁也要为之胆寒了!

    而赵云在阻挡的同时,还要分出一部分兵力,去帮助张飞扑灭大火,否则粮草就保不住了,防线自然就变得单薄了。

    结果反复冲击三次,人马伤亡大半之后,郝昭终于带残部突围了,而后化整为零,四散奔逃,消失在密林之中……

    赵云岂肯善罢甘休,领一支人马紧紧追赶,自己更是盯紧着郝昭,非抓住这个放火的小子。

    …………………………………………………………

    “敌将休走,可敢与我决一死战?”

    “不敢,小子打不过您,再不跑就是傻瓜了!”

    “既不敢决战,那就速速下马归降,本将军可免你一死!”

    “师父只教过逃跑保命,没教过下马归降,师伯父何必苦苦相逼,以大欺小是不对滴!”

    …………

    “哒!--哒!哒!”

    山间小道上,郝昭趴在马背上、正在玩了命的狂奔,赵云手持亮银枪,在后面紧紧追赶着,两人坐下都是宝马良驹,脚力也相差无几,结果就是:一个跑不掉,一个追不上!

    而在追赶之间,二人还互相喊话,郝昭深的师父真传,腹黑心、,脸皮超厚,言辞之间油滑无比,还不时回头做几个鬼脸。

    赵云乃正直之人,被气的哭笑不得,于是弯弓搭箭、瞄准了郝昭的后心,又转移到肩膀、大腿、臀部……却迟迟没有射出去。

    以赵云的精妙箭术,纵然在颠簸的马背上,一百五十步内也能百发百中,说射郝昭的大腿,就绝不会伤到屁股,之所以迟迟不松弓弦,乃是另有原因的:

    不管怎么说,这个放火的坏小子,都是萧逸的嫡传弟子,以往对阵沙场之时,萧逸处处手下留情,黄河岸边、巨鹿战场、长坂坡中……可谓兄弟情深了!

    自己若伤了其弟子,岂不是恩将仇报吗,良心上过意不去,日后也无颜再见萧逸了,何况郝昭一口一个‘师伯父’,让赵云也不好下手呢!

    可是郝昭带人来袭,烧了不少的粮草淄重,若是放他离去了,刘皇叔、诸葛军师面前不好交代?

    赵云的人生信念,是做一个忠义双全、无愧于天地良心之人,如今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又该如何选择呢?

    “师伯父……师伯父……刷!刷!”

    左右为难之际,郝昭突然扭转身形,双手抱拳作揖不止,又挥动手中长钺戟,比划出了一记枪招:‘丹凤展翅!’

    这是百鸟朝凤枪法招数之一,乃是郝昭费尽心思、从六师娘-赵雨处学来的,因为戟、枪形状相似,一些招数也是互通的。

    “义弟、妹夫、妹妹、外甥……也罢了!”

    在亲情的力量下,心中的天平倾斜了,赵云再次架起弓箭,稳稳瞄准了郝昭的后脑,而后抬高了三寸……“嗖!”

    …………

    “多谢师伯父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