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7.007 单手穿衣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浴室里,温度慢慢升温,镜面上满是雾气。

    唐以梦泡在浴缸里,面膜纸上的精华液顺着下巴滴落,滑入水中。

    握着手机,犹豫片刻,还是将短信发了出去。

    把手机放在香薰台上,深吸一口气,不知道他会回自己什么。

    半分钟、一分钟、两分钟……没有回复。

    可能在忙?也可能睡了?

    唐以梦已经开始帮他找理由了。

    铃声响起,唐以梦吓了一跳,猛地坐直身子,水花四溅,手机屏幕上也溅上了两三滴。

    唐以梦急忙拿起手机,扯过旁边浴巾的一角擦着手机屏幕,却一不小心按中了接听键。

    没有按免提,但他的声音还是从手机听筒里跑了出来。

    “车补过漆了。”

    唐以梦把手机放到耳边,脸上敷着面膜不方便说话,干脆撕掉面膜纸,应道:“哦那就好……”

    说完两人不禁有些沉默。

    “你有事找我?”姜炎先开了口。

    唐以梦下意识的说着没有,但又忍不住问他:“你…那天回去没事吧?”

    姜炎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她是在说相亲那天的事。

    “有事,想见你。”

    唐以梦的脸刷地一下就红了,紧接着听姜炎补充道:“我家里人很想见你这个‘女朋友’。”

    姜炎说的不假,这几天家里出现次数最频繁的三个字就是——唐以梦。

    唐以梦另一只手在水里轻拨两下,小声说着:“我这边也是……感觉快圆不下去了。”

    说完这句话,两人又陷入了一阵静默中。

    唐以梦实在是开不了口,决定拖到后天直接告诉她老爸老妈,她压根就没有男朋友。

    就在唐以梦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姜炎在电话那头低声问道:“你刚才说,你那边也是?也是什么?”

    唐以梦轻舔下唇,咬咬牙,还是说了出来。

    “我爸妈以为我真的有男朋友了,催着我带男朋友回家吃饭……”

    唐以梦说完就抿着嘴角,大气不敢喘一声,静等着他说话。

    几秒过后,姜炎接过话,语气略显轻松的问:“是你做饭吗?”

    唐以梦差点儿没反应过来:“你、你答应了?!”

    姜炎站在家里的后院,仰头看着一轮圆月,不自觉的勾起了嘴角:“昨天不是说要请我吃饭吗?我等着呢。”

    唐以梦以为自己暗示的很隐晦,也没把握他会答应自己,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浴室里的空气不流通,感觉呼吸都不顺畅了。

    “……那个、你等一下!”

    唐以梦从浴缸里起身,单手扯过浴巾披裹在身上,踩着拖鞋走出浴室,坐在床上,冷静下来才开口问:“你这是答应再演一次我男朋友吗?”

    她需要很确定才行。

    “一开始就是我提议的,没道理让你自己面对,而且这属于互帮互助,说不定哪天你也得再帮我一次。”姜炎分析得头头是道,唐以梦拿着手机频频点头。

    总之他答应了就万事好说。

    接着唐以梦把她老妈定的时间告诉了姜炎,可他后天下午有事,于是改成了明天晚上。

    时间敲定好了,唐以梦不由得担心两人会不会穿帮?

    于是唐以梦主动给他做起了自我介绍。

    “我现在在南风卫视做新闻主播,上班时间比较早,下午没工作的话,可以早退……”

    “我有乳糖不耐,所以不能喝牛奶,喝咖啡会心悸,所以也不喝……”

    唐以梦把自己的工作到兴趣爱好基本说了个遍,说到自己都困了。

    “你还在听吗?”唐以梦侧躺在床上,打着哈欠问。

    姜炎坐在院内的藤椅上,抿嘴笑着应声:“在听。”

    唐以梦听到了他声音里的笑意,咳嗽一声掩饰尴尬:“应该就是吃个饭,吃完我就带你走。”

    “好,明天下午五点我去接你?”姜炎主动问着。

    “不用,我开车……”

    姜炎出声打断她:“带男朋友回家,分开回去的话容易被怀疑。”

    唐以梦想了一下,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就答应了。

    挂电话前,姜炎叫住她问:“你刚才在做什么?”

    被他这么一提醒,唐以梦这才想起来浴缸里的水还没放掉,裹着浴巾下床,边朝浴室走边说:“刚才在泡澡。”

    唐以梦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直到走出浴室,才听他闷声问道:“所以…你可以单手穿衣服?”

    唐以梦下意识的摇头说:“单手?有点难吧。”

    姜炎那边停顿了几秒,随后说道:“早点睡,明天见。”

    唐以梦挂掉电话,拿起放在床边的睡裙,突然愣住了。

    啊!——她都说了些什么!

    ***

    第二天,唐以梦想到犯愁了好几天的事终于要解决了,心情莫名的好,工作效率也高了。下午四点钟就把所有稿件处理好了,该配音的配音,需要审核的也上传了。

    走到茶水间,从橱柜里拿出自己的杯子,取了个茶包,倒上热水,等待茶香散发。

    转身靠着流理台,拿出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发个短信。

    高跟鞋踢跶的声音愈行愈近,唐以梦大致猜到是谁走过来了,收起手机,转身提了提茶包。

    “以梦,你还没走啊?”肖芸端着杯子进来,见唐以梦还没走,不禁有些惊讶。

    唐以梦抬头看了她一眼,淡声说:“嗯,一会儿就走。”

    “今天晚上新闻部聚餐,你真的不来吗?”肖荟把杯子刷洗干净,放在一旁的架子上。

    唐以梦端起茶杯,摇头说道:“今天约了人,先不去了。”

    他们新闻部是台里最喜欢聚餐的一个部门,三天两头一聚,唐以梦一开始不好意思拒绝,跟着去了几次,发现着实没意思。

    喝酒她不行,唱歌伤嗓子,侃大山也说不过他们,就算当他们的司机技术也不达标。

    时间长了,唐以梦十次有八次都不去,有时候用第二天一早要上镜当理由直接推掉,也算落得一清静。

    “真不去?”

    “真去不了,你快去吧,玩得开心点儿。”唐以梦扯着笑目送肖芸离开茶水间。

    她和肖芸是同期进的南风卫视,起初两人关系不错,后来她被选进晚间新闻当主播,足足比肖芸早了五个月。

    那五个月,两人的关系就渐渐疏远了,再加上肖芸性格外向,能说会道,唐以梦在新闻室播报的时候,肖芸在外面和前辈同事们早已打成一片。

    后来两人的工作时间一直难以重叠,顶多在茶水间遇上,遇上了也只是简单聊几句,没有再多的交流了。

    唐以梦对同事和朋友这一块,看得并不重,觉得感情强求不来,聊不来处不到一起,不如就顺其自然。

    捧着杯子,小口喝着茶,兜里的手机铃声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

    “喂?”

    “我到了。”

    唐以梦下意识的拿着手机朝楼下望去,其实什么都看不到。

    “我马上就出来,等我一下。”

    挂断电话,唐以梦赶忙回到自己的座位收拾东西,拎着包快步走到电梯口。

    进了电梯,唐以梦望着不断下降的楼层数字,竟然有点儿紧张。

    ‘叮——’

    电梯门打开了,唐以梦先其他人一步走出电梯,看了眼手表,用时三分半。

    走到大厅,透过落地玻璃窗,唐以梦毫不费力,一眼就看到他了。

    姜炎今天没有穿训练服,反倒是穿的比相亲那天还要正式。

    见他背靠着车子,微微仰着头向上望,这个时间正是下班的高峰期,经过他身边的人都会不自觉的多看两眼。

    当然也包括唐以梦。

    “在看什么?”唐以梦学着他向上看,故意在他身边问道。

    “看你。”姜炎低头对上她的眼眸,嘴角的笑意毫不掩饰。

    其实在唐以梦走出电梯的那一刻,他就看见她了。

    唐以梦不着痕迹的躲开他的视线,站在副驾驶的车门旁,提醒道:“堵车严重的话,可能要开四十多分钟才能到。”

    言下之意,他们该出发了。

    姜炎很绅士的拉开车门,单手搭在车门上,挑眉笑道:“走吧,头一次见‘家长’,还是不要迟到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