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10.010 目标是她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唐以梦把手从他的掌中抽走,转身向后走了一步,扶着书柜,有些磕绊的说道:“那你、你坐下……休息会儿吧。”

    背着身子,听到他在椅子上坐下,唐以梦不自然的挪着步子,假装找书。

    房间里静悄悄的,唐以梦随手抽了本书,低头走到床边坐下,装作认真看书的样子,用余光偷看着坐在对面的他。

    姜炎坐在椅子上,穿着西裤的长腿像是无处安放似的,来回变换着姿势。

    后背靠着书桌,稍微低下头,抬眼看着唐以梦,五分钟过去了,她手里的书还没翻页。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两人的尴尬气氛。

    唐以梦举高手里的书,半遮挡着脸,看见他拿出手机接听。

    “爸,我在外面……嗯,吃过了。”姜炎低声对电话里的人说着。

    唐以梦抿着嘴角,侧身朝另一边坐,表情像是在说——她什么也没听到。

    不知道电话里的人说了些什么,唐以梦用余光看见姜炎抬起了头,紧接着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很灼热的一道目光。

    “来见家长,顺便吃饭。”姜炎声音带笑,像是特意说给她听的。

    唐以梦下意识的低下了头,书上的内容她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他的存在感太强。她没办法忽视他的存在。

    不行,她还是出去吧。

    唐以梦随手把书放到一旁,站起身就要朝外走。

    手刚握上门把,就听见他开口叫住了自己。

    “你去哪儿?”姜炎一脸好奇的问着。

    唐以梦愣了一下,随即快速转动脑筋,拿着手机对他说:“我去外面给代驾的打电话。”

    说完就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姜炎看着她慌忙离去的背影,不禁笑出声来。

    姜军在电话那头的听得一清二楚,忍不住问道:“刚才说话的就是以梦吗?怎么声音听着有点耳熟呢?你哪天带她来家里啊?”

    姜炎听着他老爸的姜式三连问,无奈的轻叹一声。

    接着从椅子上站起身,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整理着衬衣,说:“爸,你见过她的。”

    姜军一听,连忙否认道:“胡说,我哪见过人家?!”

    姜炎看了眼时间,走到卧室门口,提醒他老爸:“今天早上,你还说她长得好看、有气质。”

    姜军刚想反驳,就想起早上确实说过类似的话。

    不过那是在看早间新闻的时候……

    “我那是说人家播新闻的姑娘……”姜军突然愣住了,顿了一下接着说道,“那姑娘就是你这个以梦啊!”

    姜炎应声说是,还没来及说别的,就听到姜军在电话里开启了长篇演讲模式。

    “爸,晚点儿回家再说吧。”姜炎说着就打算挂断电话。

    “等等”,姜军出声叫住他,一本正经的问:“你喝酒了?”

    姜炎以为他是担心自己开车的问题,于是主动说道:“一会儿找代驾开车,放心吧……”

    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的姜军就把话接了过来:“你小子一点儿都不会把握机会,要是打仗上阵的话,你早完蛋了!”

    姜炎抬手拨了拨头发,微红着脸说:“知道了。”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谈恋爱和上战场,这两者差着十万八千里,但不得不承认,这两者之间确实有相似之处。

    比如,需要讲究策略,讲究天时地利人和,讲究进攻与防守。

    或许是酒精在作祟,姜炎拧开门把手,走出房间的那一刻,竟有种上战场的感觉。

    目标是她。

    ***

    快九点的时候,代驾司机终于来了。

    唐兴海和刘婉芬送两人出门,唐以梦手上拿着他的外套,顺势扶着他的胳膊。

    她总感觉姜炎脚下的步子有点飘,如果不扶着他,担心他随时可能会摔倒。

    “小炎的酒量还得再练练啊。”唐兴海也有些微醺,笑着拍了拍姜炎的肩膀。

    “快上车吧,到家给我来个电话。”刘婉芬示意唐以梦赶紧扶姜炎上车。

    两人坐进车后座,唐以梦伸手关上车门,车子启动前,姜炎倾过身子降下车窗,对站在车外的两人说:“今天麻烦伯父伯母了……”

    刘婉芬笑着摆了摆手,说:“不麻烦!你过几天要是工作不忙的话,再过来吃饭!”

    唐兴海也附和着说:“今天时间仓促了点儿,下次咱们一起下棋喝酒……”

    唐以梦适时的打断,结束一番告别语,车子才开上主路。

    两人坐在车后座上,唐以梦也分不清他到底醉没醉。

    车内很安静,代驾的司机也很专业,见两人没说话,自然也保持着沉默,专心开车。

    唐以梦头靠在车窗上,迷迷糊糊的打起盹来。

    昨晚没睡好,导致现在一坐在车上就犯困。

    姜炎今晚喝的不多,但心里燥得很,坐在车上,始终目视正前方,尽力调整着呼吸。

    突然,他注意到唐以梦的身子正小幅度的向前倾斜着,眼看她的额头就要撞上前座的椅背了。

    姜炎赶忙伸手挡在她额头和椅背的中间。

    唐以梦只觉得额头抵在了一个温热的物体上,皱了皱眉头,然后‘安心’的睡去了。

    姜炎没办法只能轻揽着她的肩向后靠,等她靠稳之后,刚想收回手。唐以梦就侧身靠进了他的怀里。

    姜炎下意识的将双手举高,这一刻,他有种被人‘碰瓷’的感觉。

    但这感觉,还不错。

    唐以梦睡得香,浑然不知自己靠着的枕头是何人何物,只知道寻找一个最为舒适的姿势。于是蹭了两下,最后才抿了抿嘴角,没再乱动。

    为了方便她倚靠,姜炎不自觉的放低了身子,放下手臂,轻搭在她的腰上,时刻注意着司机是否转弯或者急刹车。

    她几乎是一点儿力气都没用,整个人软绵绵的靠在他怀里,没有丝毫的戒备。

    姜炎很想看她现在的模样,但又不敢乱动,怕会弄醒她。

    抬起头,正巧看到中间的后视镜,镜子刚好照着她的小脸。

    姜炎望着后视镜里的她,她红润的唇瓣离他的下巴只有十几公分,双唇微张,呼吸声不大不小,很平稳。

    此时,他的心跳声,只快不慢。

    到了唐以梦的公寓楼楼下,代驾司机回头看了眼,见唐以梦还没醒,只好悄声问着姜炎:“先生,转账还是现金?”

    姜炎愣了一下说:“我不住这。”

    接着轻拍两下唐以梦的肩膀,轻声叫道:“以梦……”

    唐以梦眯着眼睛醒过来,从他怀里抬起头,迷糊地问:“到了吗?”

    问完又转头看了看车窗外,像是自言自语的说:“哦…到了。”

    过了两三秒,唐以梦才彻底清醒过来,从他怀里坐直身子,然后手忙脚乱的推门下车。

    姜炎打算下车送她上楼,却被她挡住了。

    “不、不用了,太晚了,你快回去吧。”唐以梦边说边把车门关上。

    姜炎降下车窗,还没来及开口说话,就看到唐以梦小跑着进了公寓楼。

    “先生,接下来送你去哪里?”代驾司机转头问着姜炎。

    姜炎仰着头向上望,过了一会儿,看到某扇窗内亮了灯,刚想收回视线,忽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窗边。

    紧接着就收到一条短信。

    【安全到家了,晚安。】

    唐以梦拿着手机,躲在窗帘后面,看到他的车子驶出小区大门,她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刚把窗帘拉上,就收到了他的短信。

    【下周六见,晚安。】

    唐以梦轻抿下唇,下周六正是庄晓蕾和韩川婚礼那天。

    所以说,距离下次见到他,还有七天。

    ***

    这七天唐以梦没有休息,连续上播七天,这样才从主任那里拿到两天的假期。

    婚礼的前一晚,庄晓蕾原本计划着,可以和唐以梦来个姐妹淘夜谈会,谁知道光是筹备第二天婚礼的事宜就累个半死。

    以至于第二天唐以梦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哈欠连天。

    唐以梦一边帮她整理着头纱,一边提醒道:“一会儿走红毯可不能打哈欠啊!”

    庄晓蕾伸手捂着嘴又是个哈欠,眼妆差点儿花了。

    “知道了——”庄晓蕾拿纸巾擦着眼角应声说着。

    庄晓蕾和韩川的恋爱长跑,已经跑了七年。

    按照庄晓蕾的话就是,七年之痒就要来了,得结个婚挠挠痒才行。

    加上唐以梦,一共有三个伴娘,剩余两个是庄晓蕾的表姐和表妹,纯属长辈安排,充人数而已。毕竟庄晓蕾是全职专栏作家,平时没什么社交,就算有也都是已婚的,当不了伴娘。

    身为庄晓蕾的闺蜜,唐以梦一大早就来帮忙了,这会儿穿着高跟鞋的脚已经开始痛了。

    唐以梦刚在沙发上坐下,手机就震动了一下。

    【你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