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生姜红糖 > 17.017 找上门了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唐以梦愣在原地,他这句话,很醒酒。

    “你、你在说什么啊?”唐以梦偏过头干笑两声,试图掩饰她的不知所措。

    “你听到了。”姜炎直视着她,意思很明确。

    唐以梦低下头,两只手背在身后,握得很紧。

    隔间里的女人又一次吐了起来,硬生生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尴尬。

    唐以梦转移着话题说:“我去找人开门。”

    刚转过身,还没走出两步,就被他拉住了。

    显然,姜炎没打算再给她逃跑的机会。

    “回答我,就现在。”

    唐以梦心里很乱,犹豫了一下便抬头问他:“为什么?”

    姜炎牵着她的手,向她走近一步,轻声说道:“因为现在没时间谈恋爱,所以节奏要快一点儿。”

    这句话,唐以梦消化了一整晚。

    ***

    唐以梦躺在床上,长吐一口气,手压在胸口上,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发生的所有事情。

    从两人的号码牌、每一关的游戏、各式各样的调酒,还有那个所谓‘为了游戏而发生的’吻,都在她脑海里一遍遍的回放着。

    唐以梦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那个吻,来的如此突然。

    设想过无数次,却没想到是这样发生。

    闭上眼,细琢磨着他说的那句话。

    他说,没有时间谈恋爱,所以他才想和她结婚?

    他是指工作太忙,年龄到了,正巧遇上她,觉得她还不错,所以想一步到位?

    唐以梦抱着被子翻了个身,心里有些别扭,埋头在被子里,闷哼一声。

    标准答案不应该是‘因为我喜欢你’吗?

    但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她已经答应了。

    唐以梦用被子盖住脸,双脚在被子里一阵乱蹬,懊恼自己不够矜持,至少应该说‘先考虑一下’。

    算了,现在说什么都是后话了。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又看了一遍昨晚收到的短信。

    【我是认真的。】

    唐以梦抱着手机,抿着嘴角用力的点头。

    的确,他很认真,他不是在开玩笑。

    唐以梦就这样抱着手机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

    今天不用上班,唐以梦连床都不想起了。

    躺在床上,不停的刷新着收件箱。

    犹豫着要不要给他发个早安,拿着手机犹豫了好久,最后还差两分钟到十二点的时候,发了出去。

    发送完成,唐以梦像是扔烫手山芋似的,把手机放的老远。

    等了三分钟,手机还是安静的不像话。

    唐以梦起身把手机拿过来,检查着网络信号、声音和震动,确定无误,又重新把手机放在一旁。

    唐以梦赖了一小时床,就等了一小时,可最后还是没等到。

    “一定是在忙。”

    唐以梦为他找着借口,这样心里才稍微舒服一些。

    把手机放在衣兜里,随身带着,就连做饭也揣兜里。

    煮了点儿清粥,炒了盘芥蓝,又煎了个鸡蛋,以往不上班的时候她总是悠闲的,而今天却心事重重。

    拿着小勺舀起少许清粥,然后又放下,反复几次。

    放在一边的手机,还是一声不响。

    是不是她发的消息太无聊了?一个‘早’字,好像也没什么可回复的。

    夹起煎蛋,咬了一大口,像是在和自己赌气。应该多发几个字的。

    一顿早饭磨蹭了半个多小时才吃完,收拾碗筷的时候,故意忽视桌边的手机。

    一定是她太在乎了,这才多久啊,没看到短信也很正常。

    “放松——放松——”唐以梦自我调节着,端着碗筷进了厨房。

    洗碗的时候,唐以梦还是忍不住把水流开到最小,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

    看着手上的泡沫,唐以梦不禁去想,或许是他后悔了?

    昨晚两人都喝了酒,在微醺的状态下,又是在那样的环境里,一时冲动说出的话,是不是不作数?

    不对,她到家之后,还收到了他的短信,他说他是认真的。

    唐以梦甩了甩头,告诉自己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如果他真的后悔了,那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吧。

    心情莫名的低落,将洗净的碗筷放在晾架上,擦干手上的水珠,转身离开厨房。

    经过餐桌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唐以梦一秒破功,赶忙拿起手机,却发现不是他打来的。

    轻叹一声,垂着肩膀按下接听键:“喂……”

    电话那头的贺珊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调侃道:“你怎么有气无力的?”

    “昨天去参加晓蕾的婚礼了,有点儿累。”唐以梦在沙发上坐下,避重就轻地说着。

    “昨天举行的婚礼啊?我以为是下周呢。”

    贺珊和庄晓蕾认识也是因为唐以梦,但贺珊毕竟属于公众人物,最近又备受媒体瞩目,所以早在收到请帖的时候,就事先和庄晓蕾说好了,她没办法到场,不过红包肯定不会少的。

    “怎么了你,是不是在婚礼现场被闪到了?想结婚了?我就说嘛,咱们这个年纪千万别贸然参加婚礼,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感动了……”

    贺珊碎碎念着,说到最后,忽然听到唐以梦叹气的声音,这才停下来问:“你……想结婚了?”

    唐以梦抱着膝盖窝在沙发上,迟疑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我现在整个人很乱。”

    “谁?是谁?”贺珊坐直身子,脱口问道。

    按照她对唐以梦的了解,以前问这类的问题,一般都是肯定的否认,今天竟然说不知道?

    肯定有问题!

    唐以梦拿着手机倒在沙发上,纠结过后,小声说:“有个人,出现了。”

    “干嘛的?叫什么?怎么认识的?在一起多久了?发展到什么阶段了?”

    贺珊像个小钢炮似的,甩出一连串的问题,比她老妈还关心。

    唐以梦支支吾吾的说起她和姜炎的认识经过,最后说到昨晚的事,涨红着脸问:“你说,他喜欢我吗?”

    贺珊捂着肚子大笑:“唐以梦,他要和你结婚诶!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喜欢了吧?”

    唐以梦抿着嘴角,嘀咕道:“可是算上今天,我们才认识十七天。”

    一切都太快了。

    “十七天怎么了?感觉对了,上午认识,下午就能去领证。”贺珊用过来人的语气说着。

    她可谓是情场老手,谈过跨国恋,也为了爱情尝试过私奔,地下情、姐弟恋,当然也有过一见钟情。

    在贺珊看来,能让唐以梦有感觉,甚至心神不定,且有想结婚冲动的男人,一定不会差的。

    “可是已经快三个小时了,他还是没有回我。”

    问题又一次绕回了原点。

    贺珊摇头叹气,问:“昨晚你收到他发的短信,当时为什么不回复?”

    唐以梦抱着抱枕,磕绊的说道:“我、我不知道应该回复什么……”

    “或许,他现在也是这么想的。”贺珊开导着钻进死胡同的唐以梦。

    唐以梦埋头在抱枕上,哼唧了两声。

    贺珊咂巴着嘴,说她:“唐以梦啊,你完蛋了,你陷进去了。”

    唐以梦猛地抬起头,想要反驳,却说不出什么。

    伸手按着太阳穴,向贺珊讨教:“那我现在该怎么做?就这么等下去吗?”

    “记住,谈恋爱的大忌就是太过主动,尤其是女人,你得矜持点,约隐约现的才行。”

    “如果他也不主动呢?”唐以梦像个学生似的,举手提问。

    “如果仅仅是隔了一晚他就后悔了,那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挂断电话之后,唐以梦在沙发上坐了很久,一整天都昏昏沉沉的。

    第二天上班,七点四十分从新闻室走出来,第一时间打开手机,还是没有他的短信。

    “以梦——”

    唐以梦抬头望过去,看见前辈吴丽琪正朝她走过来,收起手机,迎上去打着招呼:“丽琪姐。”

    “现在有时间吗?帮我配个音?”吴丽琪递给她一份新闻稿,摊手指了指自己脸上的妆发,“临时要上播,没办法就来找你了。”

    唐以梦接过新闻稿,翻看了一下,说:“好,两个小时可以吗?”

    “十一点之前都行,谢了。”吴丽琪点了点头,说完就走远了。

    唐以梦抱着手里的一沓新闻稿,长呼一口气,工作是个好东西,可以用来麻痹自己。

    ***

    又等了三天,还是没有等到任何回复。

    唐以梦站在阳台上,靠着扶手,眺望远方的夜景,风吹起她的发丝,越吹越清醒。

    她以为随着时间的冲刷,她会渐渐忘记那晚的事,可事实证明,时间在累积,每天醒来睡去,都是在刷新这件事在她心里的痕迹。

    越来越深刻,甩不掉,挥不去。

    拿出手机,按下那个早已背熟的号码,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他。

    愣了很久,最后拨了出去。

    “嘟——”

    是通的!

    唐以梦下意识的想挂断,刚把手机从耳边拿下,突然看到屏幕上显示电话被接通了。

    唐以梦感觉自己的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似的,发不出声音。

    把手机重新放到耳边,仔细听着,他那边很安静,安静到快要听不见他的呼吸声。

    唐以梦深呼吸几次,握紧手机,嘴硬的说道:“我按错了。”

    话音刚落,就听到他在电话里笑了。

    “好,那我挂断了。”他的声音有些低哑。

    就在姜炎准备挂断的时候,唐以梦闭着眼叫道:“等、等一下。”

    “嗯?”姜炎勾着嘴角,等她说。

    唐以梦站在阳台,来回的踱步,她不知道该怎么问,也不知道他会说什么。

    姜炎感觉的出来,她在犹豫。

    “这几天过的好吗?”姜炎淡声问着。

    “不好。”唐以梦带着小情绪回答。

    姜炎抬头望着树梢,没有问为什么,只是问:“和我有关吗?”

    唐以梦拢紧身上的外套,低头应声:“嗯。”

    “明天上班吗?”

    唐以梦不禁挑眉,话题跳这么快?

    “不上。”

    明天周四,原本她是需要上播的,但周末档的同事找她调换了,所以明天她不用上班。

    姜炎看了眼快要没电的手机,轻声说:“明天见,早点睡。”

    唐以梦下意识的说好,紧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明天见?他这是什么意思?

    而另一边,姜炎从梯子上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对扶着梯子的余辉说道:“带手机充电器了吗?”

    余辉摇头说:“姜队你不是说山里没信号嘛,我们就都没带手机。”

    姜炎轻咳一声,说:“平时没见你们这么服从命令。”

    余辉挠了挠头,收起梯子,抗在肩上跟在姜炎身后,说:“姜队,大伙儿说好不容易训练完了,想一起聚聚……”

    “你们聚吧,我有事不去了。”姜炎打断他说道。

    余辉‘哦’了一声,没再跟上去。姜炎从来不参与聚餐,拒绝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姜炎走远几步,又停下脚步转身说:“通知所有人,早上五点半集合回训练场。”

    余辉在原地愣了,扬声问:“姜队——不是说八点回吗?”

    “改了,五点半。”姜炎说完便抬脚离开了。

    回到帐篷,在手机自动关机前,看到了她几天前发的短信。

    心里像是被某个柔软的物体击中。

    那晚没有等到她的信息,他彻夜未眠。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告知需要带队进山做集训。

    到了山里,没有信号,她的短信就那样被隔绝了。

    直到四天的训练结束,姜炎才有时间爬着梯子找信号,刚找到一格信号,她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刻,他很想、很想见到她。

    ***

    这一晚,唐以梦很煎熬。

    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梦里一直在寻找,在追赶,醒来的时候背后满是汗水。

    坐起身,刚想伸手拿过手机看时间,突然听到门铃声响起。

    是他吗?

    唐以梦急忙翻身下床,不小心把被子扯掉了,被角垂在地板上,顾不上那么多了,赤着脚跑出卧室。

    看了眼客厅墙上的时钟,七点半。

    快步走向门口,中途脚背踢到茶几,来不及的喊疼,蹦到门口,深呼吸几下,踮脚透过猫眼看门外。

    没人?

    唐以梦皱着眉头,迟疑的推开门,探身出去,向左看了看,怎么没人?

    “早。”

    熟悉的声音在右边响起,唐以梦赶忙转过身。

    两人视线相对,他眼里有红血丝,但嘴角的笑扬得老高。

    “……早。”唐以梦下意识抓紧了睡裙的下摆。

    他靠在墙上,上身穿着黑色的短袖训练服,迷彩的长裤,裤脚被一双带着泥土的军靴包裹,脚边放着一个军绿色的行李袋。

    姜炎见她穿着吊带睡裙,视线没有往下看,弯腰拎起行李袋,问:“不介意我借用一下浴室吧?”

    唐以梦眨着眼睛,摇了摇头,反应很快的侧过身子,让他进去。

    姜炎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勾着嘴角说:“过会儿谈一谈。”

    说完便熟门熟路的在鞋柜找出唐爸的拖鞋换上。

    走进浴室之前,对还在愣神的唐以梦说:“别跑。”

  http://www.9xds.com/book/3693/98328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