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18.018 温柔惩罚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唐以梦傻站在客厅,看他从行李袋里拿出换洗的T恤和长裤走进浴室。

    他……专门跑来洗澡的?

    唐以梦拍了拍自己的脸,清醒点!唐以梦在客厅踱着步子,消化着他刚才说的话。

    他说要和她谈一谈。

    唐以梦一时之间竟想不到他会说什么。

    脚背上传来丝丝的痛感,下意识的低头,发现脚背上一片红。

    刚才跑太急了,唐以梦忍不住在心里说自己没出息。

    翘着稍显红肿的右脚,扶着家具蹦跶进卧室,她得换身衣服。

    从衣柜里选了半天,最后换上一件套头的灰色卫衣裙,在镜子前照了照,自我认可的点头,这身很居家。

    关上衣柜门,转身瞥到床头柜上的捧花。

    这几天,每当她看到这束捧花总会想起他。

    卧室外传来浴室里的水声,唐以梦收回视线,不自觉的抿起嘴角。

    刚要走出卧室,脚上的刺痛感再次让她止住了脚步。找出冬天穿的长袜,小心翼翼的套上,将袜口拉至脚踝上方三寸。

    照过镜子,确定没有违和感这才走出卧室。

    浴室的水声没有停止,唐以梦故意没朝浴室方向看,伸手摸了摸不知何时红了的耳垂。

    走到落地窗前,将窗帘拉开。一瞬间,清晨的阳光照满整个屋子。

    唐以梦打开阳台的门,一阵清风吹来,吹散她脸上少许的红晕,突然听见嗡嗡地声音。

    唐以梦愣了一下,随即转身朝客厅望,是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在震动。

    唐以梦朝浴室看了一眼,他还没洗完。

    手机还震动个不停,唐以梦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走了过去,兴许是什么急事呢。

    低头看了眼,是韩川打来的。

    “姜、姜炎——”唐以梦下意识开口叫还在洗澡的姜炎。

    水声停了,紧接着就听他问道:“怎么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电话那头的韩川也挂断了。

    唐以梦直起身子,赶忙回答说:“韩川给你打电话……不过刚刚挂断了。”

    姜炎应了一声说没事,话音刚落,水声又响起了。

    唐以梦耸了耸肩膀,考虑到一会儿他洗完澡出来容易着凉,于是又把阳台的门关上了。

    刚走到沙发旁,茶几上的手机又连续震动了几下。

    唐以梦以为韩川又来电话了,下意识的低头看,发现是韩川发来的短信。

    【韩川:炎哥,你还没说吗?这种事得趁早!晚了就不好办了!】

    【韩川:晓蕾说以梦心理承受能力比较弱,很有可能会哭!说的时候还是要讲究方式方法!】

    【韩川:实在谈不拢的话,最好还是好聚好散吧,别耽误了对方。】

    唐以梦原本不该看的,可那信息一条接一条的出现,还有她的名字。

    一共三条短信,唐以梦全都看到了。

    显然韩川说的事情和她有关。而且是一件在她心理承受能力之外的事?

    唐以梦在沙发上坐下,不由得紧抿双唇。

    好聚好散?她可能会哭?

    心头涌上复杂的情绪,他这一大早的来,就是为了和她好聚好散吗?

    低眉垂眼,看着自己的手,睫毛微颤,嘴角扬起一个牵强的笑。

    其实,他不必兜这么一大圈的。

    他们也不过是牵过手,外加一个因游戏才发生的亲吻。

    什么‘结婚吧’,只不过是他醉后说的胡话,她怎么可以当真呢?

    浴室里的姜炎,并不知道此刻唐以梦的心情有多糟糕。

    姜炎换上衣服,看着浴室里挂着的粉色的浴巾、粉色的牙刷和粉色地巾,不禁笑了。

    甩甩发梢的水珠,推门走出去,发现客厅是亮堂的,才注意到她把窗帘拉开了。

    走到客厅,见她背身坐在沙发上,电视也没有开,看背影像是在想事情。

    “想什么呢?”

    说着便迈步走过去,弯腰将手搭在她倚靠的沙发靠背上。

    唐以梦听到他的声音,回过神来,从沙发上站起身,扯开话题,淡声问:“我还没吃早饭,你要吃吗?”

    说完转身绕过沙发,径直走进了厨房。

    她不敢看他。

    姜炎见她有意闪躲,和刚进门时的态度明显不一样。

    跟在她身后进了厨房,观察她的一举一动,他需要知道她怎么了。

    唐以梦打开冰箱,余光瞥到他走进来,只好假装在冰箱里找东西,利用冰箱门挡住自己。

    “家里只有面条,”唐以梦深呼吸几次,从冰箱拿出仅剩的三颗鸡蛋,关上冰箱门,背过身说,“还有几颗鸡蛋。”

    姜炎在她身后一米的距离,点头说好。

    凉水进锅,打开炉灶,等水沸腾。

    厨房里的很安静。

    唐以梦能感受到身后那道炙热的目光紧跟着她,是准备说了吗?他会怎么说?

    “韩川来电话说什么?”姜炎试探性的轻声问道。

    唐以梦愣了一下,随即回说:“我没接。”

    姜炎看她始终背着身,像是不愿和他对话似的,直觉告诉他,她态度的转变和他有直接关系。

    “唐以梦。”

    “你吃多少面条?”唐以梦脱口而出道,“这么多够吗?”

    姜炎走近一步,抬起的手还没碰到她,就被她躲开了。

    唐以梦再一次转身:“你先出去吧。”

    姜炎没有再靠近,而已向后退了一步,没有离开,也没有再说话。

    两人就这样静默着,锅中的温度渐渐升高,锅底冒出一个个小气泡,水面逐渐不再平静。

    唐以梦不禁红了眼眶,这一刻她讨厌自己的退缩,讨厌自己不够勇敢。

    讨厌自己,就这么爱上了他。

    韩川和晓蕾说的没错,她确实没办法承受。

    承受不了听他说之前的一切都只是玩笑,甚至承受不了他的抱歉。

    水开了,眼前也模糊了,眼泪一不小心流了下来,唐以梦咬着下唇,不愿被他听见自己的哭声。

    姜炎看到她微颤的肩膀,眉头紧皱,走上前强行将她正身面向自己。

    “唐以梦,抬头看着我。”姜炎强压着自己的情绪说。

    话音刚落,唐以梦头更低了。

    抬手挣开他的手,深吸一口气说:“你不是说、要谈一谈吗?现在就说吧。”

    她决定不再煎熬了,多一秒都不要。

    姜炎看着她脸颊上的泪水,心里一揪,这时候他不敢多说一句,就怕说错一句,她的眼泪会变得更多。

    唐以梦见他欲言又止,于是主动开口说:“我看见……韩川发给你的短信了。”

    姜炎不解,转身去客厅拿手机,看到那几条短信,顿时明白唐以梦为什么会这样了。

    唐以梦擦干眼泪,走到客厅,和他隔着几米的距离,直对上他的双眼。

    “其实,你在电话里说就可以,不用特意跑来。”唐以梦挺着腰板,强装着无所谓。

    姜炎放下手机,抿着薄唇,走到她面前,没着急开口解释。

    这样的唐以梦,是他没见过的。

    “其实,你这几天没有回我信息,我就应该猜到……我还给你打电话……”说到这,唐以梦不由得低下头自嘲的笑了,她太天真了。

    姜炎抑制着自己想要拥她进怀的冲动,听她继续说下去。

    唐以梦长呼一口气,再次抬头看着他说:“我们也没开始过,我不会纠缠,也不会寻死觅活,你完全可以直说的……”

    姜炎打断她,反问:“没开始过?那什么样才算开始?”

    唐以梦怔然,眼神不经意的闪躲,绕过他走到另一边,脑海里闪过那晚的亲吻,不知不觉间眼眶再次湿润了。

    “那只是游戏,不清醒时候发生的亲吻,不作数的……况且,我又不会拿着一个吻缠着你,”唐以梦不着痕迹的抬手拭去眼底滑过的泪珠,转身扯出一抹笑,“而且结婚这种事,关系一辈子的,找个合适的更重要。”

    姜炎望着她泛红的双眼,手掌不自觉的握紧了,走近一步,缓声说道:“对,我是找到那个合适的人了。”

    唐以梦心里漏了一拍,原来是真的。

    “那很好啊……”

    唐以梦没发现,她的声音是发颤的。

    “是很好,我第一次见她,她穿着礼服从会场走出来,着急的上车,我生怕她踩到裙摆会摔跤。”

    唐以梦愣住了,抬头看他。

    “第二次见她,咖啡馆里我坐前桌,她坐后桌,我从没那么担心过,担心她会跟相亲对象挽手离开。”

    唐以梦下意识的摇头,泪水顺着眼尾滑落,最后消失不见。

    姜炎牵起她的手,拭去她脸颊上的泪水,说:“第三次在婚纱店,她从更衣室走出来,我好像明白什么叫做一见钟情了。”

    随着话音的落下,姜炎伸手拥她入怀,额头相抵,沉声说着最后一句:“她叫唐以梦,有点儿笨,分不清求婚和分手的区别。”

    “她现在哭得我很心疼。”

    听到这句,唐以梦主动伸手环住了他的腰,终于不再压制自己了,埋头在他怀里,带着哭腔说:“我以为、你要和我、好聚好散……我不想,可是我不知道……”

    闻声,姜炎将她搂得更紧了,待她呼吸稍稍平稳后,低头问她:“现在足够清醒吗?”

    唐以梦还没在这次的乌龙里回过神来,下意识的抬头看他,一脸的疑惑:“……什么?”

    姜炎勾着嘴角,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准确的吻上她微张的双唇,温柔中略带惩罚的轻咬几下。

    “这次,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