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23.023 早间新闻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从南风卫视开车回家的这一小会儿,唐以梦困得靠在车窗上睡着了。

    姜炎把车子停好,熄火。

    看她睡得香甜,不忍心叫醒她。于是拿过后座上的毯子盖在她身上,考虑到车窗玻璃是凉的,又伸手将她揽了过来。

    两人中间隔着一个置物格,所以这个姿势对姜炎来说并不算舒服。

    但唐以梦睡得沉,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甚至在感受到他身上的温热之后又用头蹭了蹭他的脖颈,寻找到一个相对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姜炎将后座车窗降下十几公分,疏通着车内的空气。

    窗外的树叶被风吹得飒飒作响,车内安静的可以听见她浅浅的呼吸声。

    突然一阵铃声响起,打破了车内的静。

    唐以梦皱着眉醒来,发觉自己靠在他的肩上,愣了愣回过神来才坐正身子,下意识摸了摸嘴角,确定没有流口水,这才从包里拿出响个不停的手机。

    是她老妈。

    唐以梦捋顺头发,悄悄看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接听。

    “妈……”

    刘婉芬听唐以梦说话的声音不大,试探的问道:“小炎在旁边呢?”

    唐以梦侧过身望向车窗外,说:“嗯。”

    她刚才就那么靠着他的肩膀睡,睡相一定很难看。

    “我和小炎的父母通过电话了,下周两家一起吃个饭……”

    刘婉芬坐在床上,边说边翻看手上的黄历。

    “……知道了。”

    聊了几句,好不容易挂掉电话,唐以梦握着手机转身看他,略显‘客套’的问:“那个、你要上去坐坐吗?”

    姜炎低头看仪表盘上的时间,已经快九点了。

    “上去我就不走了。”

    唐以梦听到他这句话,瞬间醒神了:“咳、咳……那我先上去了。”

    说着就手忙脚乱的解开安全带,刚推开车门下车,就看到姜炎也下了车。

    走上台阶,正要走进公寓楼,突然想起他的户口本还在她包里,赶忙翻找出来,转身递给他:“给。”

    姜炎走近一步,伸手接过来,又重新放进她包里,接着顺势将她搂在怀里,轻声说:“过几天我就搬过来了。”

    言下之意就是,先放在她这儿,也算是减少行李了。

    唐以梦双手挡在胸前,他身上有她家沐浴露的味道,和之前闻到的不同,却也有他独特的味道,很容易记住的味道。

    姜炎微微弯腰把下巴搭在她的肩上,用力吸了吸,接着站直身子,低头看她,却发现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不自觉的笑出声,抬手轻拍她的头顶。

    “上去吧。”

    唐以梦闻声怔了一下,随即伸手捂住脸,她刚才以为他要亲她!

    “再见!”

    唐以梦逃出他的怀抱,快步走进公寓楼。

    姜炎站在车旁,看她直接走进了楼梯间,不禁挑眉,她是打算走到21楼吗?

    隔了半分钟,就看她从楼梯间跑出来,然后跑出了公寓楼,最后站到他面前。

    “怎么了?电梯坏了?”姜炎一脸不解的问。

    唐以梦微喘着摇头说:“电梯没坏……”

    “那又为什么跑这么急?”姜炎边问边拍着她的后背,帮她顺着气。

    “楼梯间太黑……”唐以梦下意识的说道,“不是,我是想说……晚安!”

    唐以梦涨红着脸说完,刚想转身跑走,却被他拉住了手腕,下一秒整个人就被他抱在了怀中。

    他鼻间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一个吻不轻不重的落在她的唇瓣上,接着听他说:“到家给我发短信,晚安。”

    说完便松开了手。

    此时唐以梦的脸早已滚烫,含糊的应了声,就转身进了公寓楼,直到走进电梯,都没回头看他。

    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乐出声来。

    姜炎靠着车门,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然后低头笑了。

    今晚他不敢送她上去,因为……他怕自己会想留下。

    唐以梦一进家,就给他发去短信,而他也回复的很快。

    把两人的户口本和结婚证放进保险柜,好好保管。

    躺在床上,抱着枕头翻了个身,闭上眼久久不能入睡。

    她结婚了,和他结婚了。

    ***

    第二天早上,唐以梦被闹钟叫醒,迷糊的走进浴室洗漱。

    放在一旁的手机发出‘叮’地一声,唐以梦手上全是洗面奶,弯腰眯着眼睛看了一眼。

    【姜炎:早。】

    唐以梦下意识的想要拿起手机回复,可手上又有泡沫,只能赶紧洗脸。

    洗完脸用毛巾擦去脸上的水珠,拿起手机回复。

    【唐以梦:早,七点见。】

    姜炎坐在饭桌旁,看着她的回复,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早上七点钟,只要打开南风卫视新闻台,就可以看到她。

    “和谁发短信呢?”姜念凑过来想偷看。

    姜炎把手机反扣,啧声说:“八卦。”

    姜念翻了个白眼,嘟囔地说:“又说我八卦……肯定是和以梦嫂子谈情说爱,证都领了,也不带回来见见……”

    姜炎放下手机,端着碗喝粥,好似不经意的问道:“想见?”

    姜念一听,眼都放光了,赶忙放下油条,拍了拍手说:“终于能见了?!”

    姜炎把粥喝光,点头说:“可以考虑考虑。”

    话音刚落,蒋致珩就端着杯热牛奶走了过来,放在姜念面前,问两人:“考虑什么?”

    姜念咬着肉包说:“我哥要带嫂子回来了!”

    “行了,我上班去了。”姜炎起身走到玄关处换鞋。

    姜念临近预产期,全家人都不放心她,于是安排她和蒋致珩住在姜宅,直到做完月子。

    这两天姜爸姜妈去和老战友叙旧,姜炎为了给他们俩留出两人世界,决定早点儿去训练场。

    ***

    早上六点半,唐以梦已经穿好了上播的套装,还没走进化妆间,就听到化妆间里传来一阵说笑声。

    唐以梦忍不住皱眉,真是冤家路窄。

    走进化妆间,笑声随即戛然而止,肖芸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笑着看她走进来。

    “以梦,来了。”兰姐从沙发上站起身,和唐以梦打着招呼。

    唐以梦摊手笑着说:“昨晚睡得晚,又有黑眼圈了,要费功夫遮一遮了。”

    说完就走到化妆桌旁坐下。

    兰姐拿出遮瑕膏,帮她遮着眼下的黑眼圈,问道:“最近怎么老是熬夜?不是号称养生达人吗?”

    唐以梦耸了耸肩膀,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失眠这种事,她控制不了。

    肖芸端着咖啡走过来,像是很抱歉似的说:“听说你昨晚加班到很晚才走,不好意思哦……我昨天家里有事,赶不回来帮忙,辛苦你了。”

    可以说是很虚伪了。

    唐以梦闭上眼,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兰姐帮她涂着粉底,没注意到两人的别扭。

    肖芸见唐以梦不接茬,自己也不想跳独角戏,也就没再说话。

    坐在沙发上,随手翻看着杂志。

    兰姐一边给唐以梦画着眉,一边说:“以梦,我听说昨天下午有帅哥给你送饭哦!什么情况啊?”

    唐以梦看着镜子,想起昨天他拎着粥站在大厅等她的样子,不禁笑了。

    “真有情况啊?说来听听。”兰姐也是出了名的八卦。

    唐以梦暂时还不想说,尤其是肖芸还在化妆间里。

    有些事情,分享与否也要看心情。

    “他们说没见过那么帅的外卖小哥,现在都在猜是不是你男朋友呢……”

    外卖小哥?

    唐以梦低头笑着摇头,回答很模糊:“我也没见过那么帅的外卖小哥。”

    肖芸从沙发上站起身,把杂志扔到一旁:“兰姐,我先上楼了。”

    唐以梦看着肖芸离开,没心情理会她。

    化好妆,六点五十分的时候,唐以梦走进新闻室准备。

    ***

    训练场的食堂内,一群刚跑完五公里的学员,边盛饭边议论。

    “今天什么日子?姜队怎么来这么早?”

    “不知道啊!难不成姜队又想搞什么突击训练?”

    “不要啊——我想吃饭——”

    “嘘!没看见姜队站在食堂门口不进来吗?估计是来监督咱们的!”

    “那别聊了!抓紧吃!”

    王睿拿着水杯,走到食堂门口,伸手在姜炎面前挥了挥:“看什么呢?!”

    边问边向四周瞅了瞅,没发现有什么异常的。

    姜炎抬手打掉他的手,笑着说:“看新闻呢。”

    王睿愣了一下,转过身看向高挂在食堂正中央,正对着两人的电视。

    看了一会儿,没看到有什么特别的新闻,不禁好奇的问道:“怎么你看个新闻,还能看笑了?”

    姜炎两只手插在裤兜,扬了扬下巴,勾着嘴角说:“那个、我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