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24.024 夜路很黑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王睿先是一愣,然后盯着电视上正播新闻的唐以梦,问:“你说……这是你老婆?”

    姜炎点头。

    王睿笑了一声,抬手想要探他的额头,可手还没碰到他,就被他打掉了。

    “你早上起猛了吧?”王睿回头又看了看电视屏幕,“还能这么认老婆?厉害啊!”

    姜炎没解释,只是站在那静静的看穿着一身套装的唐以梦播新闻。

    路还长,他不着急。

    ***

    南风卫视,新闻室。

    “感谢您的收看,明天见——”

    面带职业微笑,讲完最后一句,三台摄影机全部灭了灯,耳机听到导播说:“辛苦了,收工。”

    摘下耳机,将桌上的新闻稿收起来,长呼一口气,今天也是顺利下播。

    唐以梦从没在镜头前出过差错。

    “又没吃早饭吧?”摄影师赵哥一边检查着设备,一边问唐以梦。

    唐以梦笑着摇了摇头。

    “今天食堂早饭不错,快去吃吧!”

    “好,这就去!”

    唐以梦收拾好东西站起身,习惯性拿出手机看,发现一分钟前收到了姜炎发来的短信。

    【姜炎:好看。】

    唐以梦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咬着下唇,抿了抿嘴角,弯着笑眼回复道。

    【唐以梦:你是说新闻好看?】

    按下发送键,重新读了一遍,差点儿笑出声来,把手机揣进衣兜,快步走出新闻室。

    昨晚没睡好,原本以为今天状态会很糟糕,没想到这会儿竟然毫无困意。

    刚走出去没几步,衣兜里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掏出手机,发现是他打来的。

    唐以梦下意识停下脚步,握紧手里的新闻稿,轻咳两声,然后才接听。

    两人都没说话,像是都在等对方先开口似的。

    姜炎站在操场边,听筒里传来她的鼻息声,她在等他说话。

    嘴角上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低头看着脚下的石子,轻踢一脚,扬起一阵尘土。

    “我说的是你。”

    唐以梦眯着眼睛笑了,点着头说:“哦……”

    他的意思是,她比新闻好看。

    姜炎并不擅长说这种话,摸了摸鼻子,转移话题问:“吃饭了吗?”

    “正准备去吃,”唐以梦走到电梯门口,按了上楼键,“你呢?”

    “吃过了。”

    唐以梦刚应了一声,电梯门突然打开了,电梯里站了四五个人,门一打开,视线都落在了唐以梦的身上。

    唐以梦刚要迈步走进去,想起还在和他通电话,又把腿收了回来。

    电梯里的人一脸疑惑的看着她,直到电梯关上,唐以梦才拿着手机走到窗边,继续和他聊着。

    “你在电梯里?”姜炎轻声问着。

    他刚才听到电梯的声响了。

    唐以梦伸手轻点在玻璃窗上,回说:“没,我没进去。”

    电梯里没有信号,而她还不想挂断。

    姜炎自然明白她的心思,不觉的笑了。

    “周一晚上我搬过去?”

    唐以梦听他这么说,不免有点儿紧张,磕绊的说:“可、可以,需要帮忙吗?”

    “不用,我直接开车去,没多少东西。”

    姜炎的话音刚落,唐以梦的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下意识的回头。

    “Surprise!”

    唐以梦眨着眼睛,转身看着穿着花色衬衫的钟文康,结巴的问:“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钟文康很做作的摸了把满是发胶的头发,冲唐以梦抛了个媚眼,说:“刚从机场过来,行李都没拿回家,第一时间来找你,想我了没?”

    说着就张开双臂,很浮夸的要扑上来拥抱。

    “停——”唐以梦拿着新闻稿挡在胸前,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不是说回来给我打电话吗?怎么这么突然?”

    钟文康举高双手,笑着说:“我不可敢让刚拿驾照三个月的人接机……”

    这个理由,唐以梦无力反驳。

    “而且……”钟文康放下手,瞄了眼她手里还正在通话的手机,“我刚才去办公室没逮到你,给你打电话还占线。”

    占线?

    “啊!”唐以梦这才想起来姜炎还没挂断电话。

    背过身,对电话那头问道:“喂……你还在吗?”

    “嗯。”

    唐以梦瞥了眼身后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钟文康,捂着嘴小声说:“那个、我遇到朋友了,晚点儿再和你聊。”

    姜炎没有马上应声,而是顿了几秒之后,问:“你明天晚上在家吗?”

    “在家啊,怎么了?”唐以梦轻声反问着。

    平时不加班的话,她都是在家的。

    “明晚我就搬过去吧。”

    唐以梦愣了一下,然后点头说好。

    挂断电话,唐以梦拿着手机,不解的思考着。

    刚才不是说周一吗?怎么突然这么着急?

    “唐以梦!你有情况啊!还不快交代!”钟文康偷听之后,用男人的第n感,确定唐以梦一定有问题!

    唐以梦赶忙转身拍了他一下,压低声音说:“你小点儿声!”

    这一层都是新闻室和导播间,要保证绝对的安静。

    拉着他到楼梯间,唐以梦轻手轻脚的关上楼梯间的门,这才松了一口气。

    “钟文康,你想害我被罚奖金是吧?”

    被点名的钟文康耸了耸肩,小声说:“我八个月没回来了,理解理解嘛!”

    唐以梦才没心情和他抬杠,拿着新闻稿边朝楼上走,边问:“你还知道你走了八个月?我以为你为爱情私奔了呢。”

    “啊呸!”钟文康跟在她身后,为自己辩解着,“我那是出国深造!”

    唐以梦转头看了他一眼,故意啧声说:“造完了?分手了?”

    钟文康垂下肩膀,闷声说:“行,这回是你对,我就不该去。”

    唐以梦停下脚步,站在台阶上,叹气说:“告诉你个事。”

    “你要嫁给我?”钟文康一秒恢复,扬着笑脸调侃道。

    唐以梦毫不给面子的,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他脑门上。

    “我结婚了,”唐以梦嘴角带笑的分享着这个小秘密,在钟文康尖叫出声之前,补充道,“就在刚才,你打断了我和他的通话。”

    钟文康一脸懵神,试探的问着:“所以就是,你结婚了……然后刚才和你讲电话的男人,是你老公?!”

    唐以梦装作思考状,点头说:“你的阅读理解还不错。”

    虽然她,暂时还叫不出‘老公’。

    “WTF!唐以梦,咱们俩不是商量到了四十岁,要是你未嫁我未娶,咱俩就凑合过吗?!”

    唐以梦拿着新闻稿就朝他身上拍,嘴上不留情的拆穿:“我那是看你被那个D□□id伤的太深,我怕你寻短见,不得已才骗你的!你能不能不要一直提这事?!”

    钟文康一边躲着一边扯着脖子喊:“他叫Steven!说了多少次了啊!是Steven!”

    两人打打闹闹到了楼上,站在楼梯间门口,唐以梦率先走出去,隔了几分钟,钟文康才骚气十足的从里面走出来。

    唐以梦坐在椅子上,把新闻稿收起来,抻了抻胳膊,忍不住摇头笑了起来。

    钟文康可以说是她在南风卫视关系最亲近的人了,只不过他是栏目制片。他在幕后,她在幕前。

    唐以梦在实习的时候,误打误撞认识了他,刚进南风什么都不懂,做事谨小慎微,认真的过分。

    那时候钟文康拉到一个大赞助,从制片助理升为某个栏目的制片人,从几个实习生中,钟文康选中了唐以梦。

    起初是伯乐,后来两人熟了,私下关系也就更近了,近到两人最后成了邻居。从同事,到无话不说的死党损友,两人私下关系很好,可从不在单位里张扬。

    就算是这样,两人的关系也仅限于是好朋友。因为钟文康是个基佬,很‘基’的那种。

    唐以梦拿着饭卡去食堂吃了个早餐,回到办公室,看时间还早,打算喝杯茶,然后整理一下明天要用的材料。

    走进茶水间,刚拿出茶包,就收到了钟文康的短信。

    【钟文康:晚上一起吃饭?】

    唐以梦把茶包放进杯子里,拿起手机回道。

    【唐以梦:我要收拾家里,下午就在食堂简单吃一点。】

    明天晚上姜炎就要搬过来了,她得把家里收拾干净才行。

    【钟文康:好吧,我找Kelvin一起吃。】

    唐以梦无奈的摇头,得,又多一个名字要记。

    ***

    唐以梦不知道,钟文康的突然出现,隔着十几公里也照样打翻了某人的醋坛子。

    姜炎挂断电话之后,站在操场上陷入了沉思。

    电话里那个男人是谁?……嗯,这是个复杂的问题。

    学员们站在操场上做着热身,全都在偷看姜炎。

    “你看见了吗?姜队刚才笑了!”

    “看见了!那笑容跟刚才在食堂的时候,一模一样!”

    “姜队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不能吧?姜队比咱们还忙,哪有时间谈恋爱啊?”

    姜炎收起手机,迈着步子走到众人面前,抬起手腕看时间。

    “十五分钟后,开始攀爬训练。”

    话一出口,哀嚎声一片。

    姜炎挑眉看向他们,继而声音戛然而止。

    ***

    晚上,唐以梦回到家,把厨房收拾了一通,犄角旮旯都擦得锃亮。

    刷完浴缸,感觉自己腰都要断了,揉着腰回了卧室,躺在床上,闭着眼琢磨哪里还需要擦擦洗洗。

    翻身侧躺在床上,睁开眼,不经意的看到床头柜上已经枯萎了的捧花。

    这束极具意义的捧花,已经彻底枯萎了。

    唐以梦坐起身,伸手轻轻一碰,叶子便掉落了一片。

    拿过捧花,竟然有些舍不得扔掉它。

    将捧花重新放下,唐以梦环视屋内,好像家里缺少点儿绿植。

    说买就买,唐以梦随手抓过一个外套穿上,在九点半的时候出了家门。

    她家附近有个超市,里面有卖花花草草的,大概十一点才关门,现在去应该来的急。

    唐以梦没开车,揣着手机和钱包,遛弯似的来到超市,在鲜花和盆栽的区域逛了很久,最后挑了一束花,和一个‘多肉盆栽’。

    刚结完账,手机就响了。

    是姜炎。

    唐以梦赶忙把花抱在怀里,单手端着盆栽,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姜炎听见电话接通了,接着就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甚至还有汽车经过的声音。

    “你还在外面?”姜炎疑惑的问。

    唐以梦拿好手机,微喘着回答:“我出来买盆栽……”

    “没开车?”

    唐以梦小心翼翼的拿着盆栽,走在人行道的内侧,说:“没开,这个超市离家近,走着就过来了。”

    “买完了吗?”姜炎边问边看了眼时间,马上十一点了。

    唐以梦下意识的点头说:“刚买完,在回家的路上了,十五分钟就能到家。”

    两人就这样一问一答的聊了一会儿,唐以梦才想起来问他:“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给你发短信,你没回。”姜炎解释道。

    唐以梦不好意思的‘哦’了一声,她刚才太专注挑花了,没注意到手机短信。

    “什么短信?”唐以梦现在不方便找出来看,只能直接问他了。

    “没什么。”姜炎很少这样欲言又止。

    唐以梦没追问,他现在不想说,那一会儿她自己看就好了。

    两人都保持着静默,没有再开口说话。电话里只剩下两人的呼吸声,一沉一浅。

    唐以梦走到最后一个路口,犹豫了一下,出声说道:“我快到了。”

    “嗯,别挂断。”

    唐以梦愣了愣,迟疑的问:“……为、什么?”

    姜炎的声音很轻:“你不是怕黑吗?”

    原来,他记得她说怕黑。

    原来,他知道这条路很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