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25.025 今晚有约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放在往常,这条小路唐以梦肯定要哼着歌,前后左右提防着才能顺利到家。

    可今天,一路上有他的‘陪伴’,竟在不知不觉中忘记了这条路有多黑。

    走进公寓楼,站在电梯前,唐以梦犹豫了一下,轻声说:“我要进电梯了。”

    进去就没信号了。

    “到家给我来个短信。”姜炎不放心的说着。

    唐以梦低头看着手上的多肉盆栽,抿着嘴角应声说好。

    电梯门开了,唐以梦这才挂断电话。

    站在电梯里,唐以梦看着那缓慢上升的数字,第一次这么着急。

    进了家门,鞋都没换,先把花和盆栽放在进门的柜子上,腾出手来才翻看短信收件箱。

    四十五分钟之前,他发了一条信息给她。

    【姜炎:睡了吗?】

    唐以梦一边脱着鞋子,一边回复。

    【唐以梦:进家门了。】

    刚换上拖鞋,就收到了他的短信。

    【姜炎:明晚六点见,早点睡。】

    唐以梦踩着拖鞋,抱着花和盆栽走到客厅,回他晚安,这才把手机放下。

    姜炎看着两人的短信记录,心里一阵郁闷,放下手机,扒了扒头发,忍不住轻叹一声。

    他想问她,有没有想他?早上电话里那个男人是谁?是想他更多,还是想那个人更多?

    ‘叩叩——’

    卧室的门被人敲响,姜炎站起身,打开门。

    “有时间吗?聊一聊?”蒋致珩站在门口,手上拿了两罐啤酒。

    姜炎耸着肩膀笑了,接过一瓶啤酒,侧身让他进去。

    蒋致珩走进去,不忘提醒他:“关上门,小念刚睡着。”

    姜炎顺手将门关上,调侃他:“什么事还得趁小念睡了才来找我?”

    ‘嘶——’

    蒋致珩拉开易拉罐的拉环,喝了一口,才抿着嘴角说:“还有不到一个月了。”

    快到预产期了,虽然各项指标都正常,但作为准爸爸,多少也是有些迷茫的。

    网上有人说,男人永远只有见到孩子,甚至是抱在手上,才能真正意识到自己已经当爸爸了。

    姜炎抬手拍了拍蒋致珩的肩膀,说:“别太紧张。”

    蒋致珩来找他也只是想喝杯酒,男人嘛,不用说太多。

    蒋致珩在椅子上坐下,不经意的瞥了一眼,看到衣柜旁半敞着的旅行袋,不禁笑着问道:“明天搬过去?”

    姜炎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点头说:“嗯。”

    “动作够快的,”蒋致珩说着就把啤酒放在桌上,难得八卦的问,“说实话,谈了多久?”

    自姜念怀孕后,他一门心思都在姜念身上,基本没时间找姜炎聊天,但是根据观察,姜炎这半年一年的工作也很忙,从退伍再到进训练场。

    蒋致珩不认为姜炎有时间谈恋爱。

    姜炎靠着桌边,拉开拉环,略显得意的说:“刚开始。”

    说完仰头喝了一大口冰啤酒。

    “你是打算结婚后再谈恋爱?”蒋致珩挑眉看着他问。

    姜炎点了点头,手指轻敲易拉罐,反问道:“传授点儿经验给我?”

    蒋致珩笑了,从椅子上站起身,摇头说:“别,我和小念是正常步骤,不会你这套。”

    说完用手里的啤酒罐碰了碰姜炎的。

    “保持住这速度,争取明年也生一个。”蒋致珩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是幸灾乐祸的语气。

    姜炎看着他开门离开,不禁低头望着手里的啤酒罐,正常步骤?那不适合他。

    将手中的啤酒一饮而尽,正准备扔进的垃圾桶,突然看到右手掌心里的拉环。

    他就说还少点儿什么,原来是这个。

    ***

    唐以梦把买来的花分成四五份,分别插在花瓶里,摆在家里各个角落,茶几上、饭桌上、阳台上……

    睡着的时候差不多一点钟了,第二天又是顶着黑眼圈起床。

    匆匆忙忙的洗漱换衣,锁门的时候看了眼时间,今天有点儿晚。

    锁好门,把钥匙拿在手里,脚下不自觉的加快了些。

    一旁的门忽然打开一道缝,钟文康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探头出来叫住她:“你还在早间新闻啊?”

    唐以梦吓了一跳,捂着心口,问道:“你走吗?”

    钟文康摇头向后缩了缩说:“我下周才开工。”

    唐以梦听他这么说,于是不再多停留,继续朝电梯口走:“回头再细说,走了。”

    钟文康见她走得急,忍不住出声喊道:“中午找你吃饭啊?”

    唐以梦走进电梯,按着一楼,回他:“再说吧——”

    钟文康探出半个身子,看着电梯门已经关上了,无奈的叹气道:“怎么约个饭这么难!”

    刚要进屋,突然看到隔壁的门打开了。

    一个头发花白,拄着拐杖的老人从门内走出来,中气十足的说道:“你这小子!一回来就大声嚷嚷!没礼貌!”

    钟文康眯着笑眼和他打招呼:“曹伯,早啊!”

    曹伯用鼻子哼了一声,抬起拐杖就朝他挥了挥:“你也知道早!早还不小点儿声!”

    钟文康识趣的闭了嘴,溜回家继续睡美容觉了。

    这个曹伯有一儿一女,都算是事业小有成就的上流人士,自从曹伯的老伴去世过后,两个子女就把曹伯安排到这居住。

    按理说,老人都喜欢住矮层,可曹伯偏偏喜欢静,喜欢住高层。

    平时只要不吵到他,万事好商量,一旦吵到他,肯定是黑脸凶人。也算是个有意思的人。

    ***

    一上午唐以梦都在工作中度过,中午钟文康死缠烂打的想要一起吃个饭,她也义正言辞的拒绝了。

    在食堂简单吃了点儿,又回办公室继续整理新稿件了。其实她完全可以不用做这些,但为了每天上播时不出差错,前期工作还是要认真一些。

    ‘稿件’到手,全是没有逻辑甚至断断续续的采访或者笔记,她需要用通俗的话把这些串起来,简单明了,直击新闻想要表达的点。

    早上六七点到台里,按照八小时制的话,她每天都是超时的。像他们新闻部是没有考勤的,因为随时都可能出去采访,早出晚归是常态,没办法考勤。

    今天唐以梦特地把工作都堆在前面,下午三点多就完成了,和主任说家里有点儿事,确定没什么事,就先走了。

    姜炎六点就搬过来了,她得在家等他。

    孟主任记得她前天休着假还回来帮忙,也就让她早退了。

    毕竟一个早间新闻的主播,上班时间是整体前调的,可以理解。

    唐以梦回到公寓,进家门前,想起钟文康中午在电话里的抱怨,于是走到他家门口敲了敲门。

    没人?

    唐以梦耸了耸肩膀,猜他肯定又去找什么ABCDEFrank了。

    进家,从鞋柜里找出上次他买的拖鞋,板板正正的摆在玄关口。

    看着比自己拖鞋大了好几圈的男士拖鞋,不禁有些好奇,悄悄穿上他的拖鞋,原地转了个圈。

    个子高的鞋码都这么大吗?

    收起玩心,重新把拖鞋摆好。

    换上之前的套头卫衣裙,唐以梦在屋子里转悠着,确定每一处都干净,这才在沙发上坐下。

    抬头看时间,还有不到两个小时。

    困意说来就来,原本白天都要眯个十几二十分钟的,今天急着回来,一刻也没敢停歇,现在一静下来瞌睡虫全来了。

    唐以梦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捂着嘴提醒自己,这会儿还是别睡了,要是睡过了就不好了。

    拿起手机,有些无聊的刷着微博。

    好巧不巧的,发现微博头条上有她熟悉的名字。

    【#贺珊褚修平疑似交往#】

    唐以梦对褚修平这个人不陌生,经常在荧幕上见到他,一直走糙汉男人的戏路,前阵子有部《明月计》,他是主演之一。

    对于这个微博头条,唐以梦是不信的,但关系到贺珊,她还是多关注了一下。

    给贺珊拨去电话,‘嘟’声响了一会儿才被接起来。

    “珊啊,你看到微博了吗?”唐以梦抱着抱枕,盘腿坐在沙发上问她。

    贺珊轻叹一声,应声说:“怎么会看不到,公司正在压呢。”

    唐以梦没听出她语气里的不对劲,开着玩笑说:“这可打破你的零绯闻记录了!爆料人哪来的风啊?这也能胡扯……”

    贺珊握着手机,打断她:“这次还真不是绯闻。”

    唐以梦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打开免提,重新看着那头条。

    “你、你真的在和褚修平交往?”唐以梦难掩惊讶的问道。

    贺珊靠在椅背上,闷声说:“以梦,我栽了……这回是真载了。”

    唐以梦捋着思绪,好奇的问:“之前不是说,绝不谈圈内人吗?”

    “我也不知道,”贺珊抬手扶着额头,“……总之就是在一起了。”

    唐以梦听得出贺珊这会儿情绪不好,只能安慰道:“圈内人也没什么嘛,人好就够了啊!”

    贺珊之前一直很抗拒和圈内人交往,一是考虑同行业会有很多麻烦;二是,她总觉得圈内没什么好男人,就算有也早就成了家。

    过了一会儿,贺珊突然开口说:“对不起以梦,我没第一时间告诉你……”

    闻声,唐以梦也心虚的自招道:“说到这个……我也有件事还没告诉你呢。”

    “你领证了?”贺珊几乎没多想,脱口就问了。

    唐以梦差点儿被自己口水呛到,拍着胸口,磕绊的问:“你、你怎么知道?!”

    贺珊笑了,坐直身子,说:“那天你给我打电话,我就知道你被吃定了,你家那位又是实打实的行动派,婚都求了,可不就得先扯证吗?”

    唐以梦埋头在抱枕上,不自觉的红了脸,嘟囔着回她:“那咱们俩算扯平了……对了,晓蕾知道吗?”

    “我也没告诉她,她不是去度蜜月了吗?估计一会儿看到微博也得找我。”贺珊和唐以梦聊起来,心情也转好了。

    唐以梦没谈过恋爱,所以没办法给她提什么有用的建议,只能陪她聊聊天。

    两人聊了好久,直到唐以梦接到钟文康的电话,才和贺珊说下次再聊。

    “唐以梦,我怎么就逮不着你呢?!”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钟文康气呼呼的嚷嚷着。

    唐以梦听的一头雾水,不明白的问:“你逮我干嘛?”

    “我就找你吃个饭,一天都抓不着你人影!你现在在哪?”钟文康从新闻部走出来,心情可谓是郁闷至极。

    唐以梦下意识看了眼时间,五点半了。

    “我在家呢,不过晚上我有事,还是不能和你吃饭。”唐以梦提前把话说在前面。

    钟文康站在走廊,忍不住怪叫道:“What?你在家还有什么事?”

    唐以梦想起姜炎,不禁笑出声:“你不懂,反正我今天晚上有约了……明天吧,明天我给你接风。”

    “大姐,我就走了八个月而已,不用这么对我吧?接风诶!你有点儿态度好吗?”

    “今天不行。”唐以梦一本正经的拒绝。

    这下彻底勾起了钟文康的好奇心,决定打破砂锅问到底。

    经过几个回合的死缠烂打,唐以梦最后还是告诉他了。

    “他一会儿搬过来。”

    “那一起吃啊!”钟文康建议道。

    唐以梦果断拒绝:“不要。”

    钟文康嘴不把门,到时候要是把她之前的糗事说出来,那……还是不要。

    挂断电话,钟文康抬手看了眼腕表,越是不让他见,他就越是想见!

    ***

    姜炎从训练场直接开车去唐以梦的公寓,特意错开下班高峰期,提前十五分钟出发,赶到的时候正好五点五十分。

    停好车,给唐以梦发了个短信,确定她在家,这才拎着昨晚简单收拾好的行李袋走下车。

    正在大厅和何经理聊天的钟文康,瞥见一个身材不错的男人走进公寓楼,不免多留意了一下。

    “姜先生。”何经理笑着和姜炎打了个招呼。

    姜炎点头示意了一下,然后就走到了电梯门口。

    钟文康注意到他手上拎的是行李袋,虽然自己八个月没在这住了,但这楼上基本都是户主住,没有租户。

    这男人看着脸生,而且手里还带着行李袋,瞬间就联想到唐以梦说的‘他一会儿搬过来’。

    偏头悄声问何经理:“他来找谁的?”

    何经理眯着眼睛,笑着说:“钟先生,这是住户**,我不方便说。”

    钟文康摆了摆手,表示理解。

    ‘叮——’

    电梯来了。

    钟文康赶忙和何经理说:“下次再聊,先回了。”

    在电梯门快关上的那一刻,钟文康硬是挤了进去。

    看见他按下的楼层正是21楼,心里一喜,转头看了他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