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生姜红糖 > 26.026 要叫老公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电梯门关上,钟文康和他并排站着,顿时玩心大增。

    向后退了一步,靠在一旁,拿出手机,观察着前面男人的,不禁勾起嘴角笑着说:“以梦,我马上就到了……”

    果然,男人一听到唐以梦的名字,身子明显愣了一下。

    这时候就是展现演技的时候了。

    “没事,你不用打扮,你怎么样我都喜欢……”

    姜炎下意识的挑眉,这个声音,有点儿像昨天电话里的那个。

    姜炎有些不确定,没转头看他,只是眯了眯眼,静声听身后的人说着。

    钟文康瞥了眼电梯里的数字,快到了。

    “行了,我知道你想我,见了再说……”话还没说完,电梯门就打开了,“我到了,就这样。”

    钟文康假模假样的挂断电话,跟在男人身后走出电梯,心里一阵得意。

    姜炎走出电梯,见身后的人跟着他走,忍不住回头看了他一眼。

    钟文康正窃喜呢,见他突然停下来,吓了一跳,抬头望着他,还没开口就听他出声问道。

    “你用的什么手机?”姜炎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搞不清这个问题背后的意思。

    钟文康拿着手机给他看,迟疑地问道:“……怎么了?”

    姜炎看都没看,只是抿了下嘴角,说:“头一次见信号这么好的手机。”

    说完便转身继续朝前走了。

    钟文康愣在原地,着实为自己的智商丢人,咳嗽两声掩饰尴尬,迈大步追上他,先他一步按响门铃。

    唐以梦听到门铃声,赶忙走到门口,深呼吸几次,整理好裙摆,打开门。

    “嗨——”

    唐以梦握着门把,看并排站在门口的两人,脸上的笑都怔住了。

    “你、你们怎么……”唐以梦磕绊的问着。

    钟文康对她一通挤眉弄眼,走上前揽着她的肩,故意说:“你啊你,有朋友来也不告诉我,多失礼啊!”

    说完又正过身子对姜炎说道:“别在意,以梦就是这样,我都习惯了。”

    唐以梦一脸不解的看着钟文康,用手肘猛捣他的腰,低声问:“你在说什么?!!”

    钟文康装作没听见似的,欠揍的看着姜炎。

    唐以梦不懂钟文康在搞什么名堂,下意识的抬头看姜炎,对上他的眼,清楚的看到他挑眉,视线瞄着她肩上的那只手。

    唐以梦猛咳一声,顺势挣开了钟文康的‘爪子’。

    钟文康也不傻,明显感觉到那男人醋意大发,憋着笑,转头问唐以梦:“怎么了?害羞了?没事……”

    “没你个大头鬼!”唐以梦低吼一声,警告他,“……你别再闹了啊!”

    说完这句,就跳开一步,不自觉的握上了姜炎的手臂,认真说:“不用理他。”

    姜炎低头看她搭在自己手臂上的手,顺势牵着她,绕过钟文康走了进去。

    唐以梦趁姜炎弯腰换鞋的时候,瞪了钟文康一眼。

    “这是钟文康……”唐以梦站在姜炎身旁,轻声介绍道。

    钟文康赶忙打断她说:“…我是唐以梦的男朋友。”

    唐以梦就知道他会胡说,想都没想,一脚踢在钟文康的小腿上,怒叫道:“钟文康!”

    转过身看着姜炎,不自觉的握紧他的手,急声解释给他听:“不是的,别听他瞎说——”

    姜炎回握她的手,低头看她着急的模样,心里一阵暖。

    钟文康见唐以梦有些恼火了,自然也就收敛了些,主动解释道:“是男性朋友。”

    说完便伸出右手,对姜炎说:“钟文康。”

    姜炎握上他的手,说:“姜炎,以梦的老公。”

    钟文康嘴角微扯,这男人醋劲儿还不小。

    唐以梦知道钟文康的性格,以前在台里,稍有男同事对她献殷勤,钟文康必然是挺身而出,用工作的名义替她隔绝。

    但姜炎对她来说,意义非同。

    她现在没时间给钟文康解释两人的事,就怕他一个不小心把今天搞砸了。

    “那个……”

    钟文康拨开唐以梦的手,越过她走进去,边打量边说:“好久没来了,你这还是那样,什么都没变。”

    钟文康在客厅绕了一圈,最后站在卧室门口,朝里探了探头,转头笑着调侃:“唐以梦,怎么还是这张床啊?”

    唐以梦双手环胸,走上前没好气的问:“有问题吗?”

    钟文康摆明了不想走!

    钟文康瞄了眼姜炎,清了清嗓子,故意扬声说:“你老公那么大块头,不得换个大床?”

    唐以梦愣了一下,接着小脸涨得通红。她光想着姜炎要搬过来,却忘了考虑他来了之后要睡在哪里。

    被钟文康这么一说,这才意识到,家里只有一张床,而且还不算大。

    姜炎走过来,搂上唐以梦的腰,看了眼摆在卧室正中间的床,顿声说:“抱着睡,大小刚刚好。”

    话一出口,钟文康忍不住搓了搓胳膊,忒肉麻了。

    唐以梦红着耳根,推着钟文康说:“你不是约了Frank吗?快走吧——”

    这家伙儿绝对不能留下!

    姜炎站在卧室门口,看唐以梦急忙忙的赶人,不由得笑了。

    钟文康被唐以梦推到门口,故意把着门框,纠正道:“是Kelvin!而且我中午已经和他吃过了。”

    唐以梦推着门,挤着声说:“Go away!Now!”

    钟文康站在门外,透着十公分的门缝,悄声对她说:“眼光不错。”

    “不知道你说什么……”唐以梦低着头,装作听不懂。

    “会吃醋,说明很在乎你,”钟文康摸着下巴,一副过来人的模样,点头说:“我准了。”

    唐以梦抿着嘴角趴在门缝上,糗他:“能让您老人家说准了,真是不容易……”

    钟文康凑着头看站在屋里的姜炎,不禁缩了缩脖子,小声问唐以梦:“你老公做什么的?”

    钟文康有182,但还是比他矮了半头。

    唐以梦听到‘老公’二字,感觉很不真实,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垂,说:“退伍军人,现在是特教。”

    钟文康愣了一下,随即转身,拿出钥匙打开自家的门:“我先回了,你们慢慢聊。”

    唐以梦耸了耸肩膀,正准备关门,钟文康又探出头来问了一句:“你、你老公不打人吧?”

    唐以梦‘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故意吓他:“反正不打我,是你的话……就不好说了。”

    ‘砰——’

    钟文康很迅速的把门关上了。

    唐以梦关上门,偷笑着转身,却撞进了他的怀里。

    “我饿了。”

    头顶传来他低沉的嗓音,酥酥麻麻的。

    “吃、火锅,行吗?”唐以梦低头盯着他搭在自己腰上的手,轻声建议着。

    “好。”

    上次两人买的冰冻食材还在冰箱里,今天正好可以拿出来吃。

    唐以梦找出电磁炉,放在餐桌上摆好,姜炎接过电源插头,问:“有插排吗?”

    “有,在那边储物柜的第二格里。”唐以梦转身指着客厅的储物柜说。

    看着姜炎走过去找插排的背影,唐以梦不禁愣了愣,家里突然多一个人,好像还不错。

    为了快点儿吃上火锅,两人分工行事。

    唐以梦从冰箱里把可以涮煮的食材都找了出来,姜炎负责清洗,她负责调蘸料。

    餐桌上,锅里放入了菌汤锅底,中等火力,静等开锅。

    听着外面电磁炉‘滋滋’地声响,唐以梦掉好蘸料,走到他身旁,帮他把娃娃菜的菜叶一片片剥下,用余光偷瞥他。

    “他住在你对面?”姜炎没抬头,冷不丁的出声问着。

    唐以梦反应过来他问的是钟文康,这才想起来给他解释。

    “他这人就爱闹,你别理他……”唐以梦小心翼翼的看着他,“我们是同事也是朋友,他除了嘴巴欠一点儿,其他没什么的。”

    姜炎点了点头,把她手里剥了一半的娃娃菜接过去,动作麻利的剥好,冲洗了一遍。

    唐以梦见他没说话,只好低头整理平菇,顺着纹理撕成条,突然眼前多了一双手。

    “他喜欢你吗?”

    “怎么会!”唐以梦脱口而出。

    姜炎抬头看着她,等她说。

    唐以梦放下手里的平菇,一本正经的解释给他听:“你别听他乱说,他男朋友不知道换了多少个,怎么会喜欢我?……喜欢你还差不多……”

    姜炎不自觉的挑眉,怪不得总觉得怪怪的。

    唐以梦见他明白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低头拿起平菇,小声嘟囔着:“这个钟文康真是……”

    “那你呢?”

    姜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语气听起来很随意,但又带着几分认真。

    唐以梦咬着下唇,抬头对上他的眼,红着脸转身,胡乱‘嗯’了一声,然后快步走出了厨房。

    姜炎看着她逃也似的背影,不禁勾起了嘴角。

    她还是他的。

    唐以梦躲到浴室,脸涨得通红,背过身不敢看镜子,又有些兴奋,弯着腰无声的尖叫。

    等心情稍稍平静之后,看着手上还拿着一颗平菇,忍不住笑了。

    洗了把脸,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回到厨房。

    “差不多了,去外面等我吧。”姜炎说着就把两碗蘸料递给她,示意她先去餐桌旁坐。

    唐以梦坐的板板正正的,这是两人领证后的第一顿饭,要一起开动才行。

    姜炎入座之后,两人才正式开吃,但是吃火锅最重要的就是氛围。

    氛围哪里来呢?从话题来!

    唐以梦拿筷子搅拌着蘸料,轻声问他:“你明天上班吗?”

    “明天周日,没有特别训练,可以不用过去。你呢?”姜炎夹了点儿涮好的羊肉到她碗里。

    唐以梦夹起羊肉,边嚼边说:“我平时是不需要的,但这周和同事对调了,明天早上要照常上班。”

    算起来,周四那天被肖芸糊弄去台里帮忙,这周相当于一天都没歇。

    “你想我晚上睡哪里?”姜炎抬眼看她,淡声问道。

    唐以梦下意识的望向他,这个问题还是来了。

    火锅的热气半遮半掩的,唐以梦脸上的红晕静悄悄的爬了上来。

    两人虽然闪婚了,但感情只能算是摸索阶段。

    这时候突然睡在一张床上,怎么都是有点儿别扭的。

    姜炎只是问问,他也不敢贸然加快速度,毕竟来日方长。

    “我先睡沙发吧。”姜炎主动说道。

    他不想看她纠结的小脸皱在一起,他喜欢看她笑。

    “嗯……”唐以梦低着头应了一声。

    唐以梦莫名的感觉自己在欺负他,明明是合法夫妻,却还要他睡沙发。

    为了表达自己内心的‘愧疚’,唐以梦夹了个鱼丸给他。

    吃完火锅,已经八点半了。两人一起收拾,效率很快。

    唐以梦擦干手,拉上阳台落地窗的窗帘,看到茶几旁姜炎带来的行李袋。

    他让了她一步,答应先不同床。那衣柜总要分他一半吧?

    姜炎正巧走过来,唐以梦赶忙开口问道:“那个、需要我帮你把衣服放到衣柜吗?”

    “好。”

    唐以梦把衣柜腾出一半,一边帮他挂着衣服,一边说:“那个、家里有熨斗,在这底下的抽屉里,虽然我不太会用,但是多熨一会儿也能平……”

    踮着脚尖把衣架挂上,突然被他握住了手,唐以梦心里漏了一拍,下意识偏头看向他。

    却看见他深邃的眼里有她的倒影,手背上感受着他掌心的温热,竟莫名的有些口干舌燥。

    “从今天起,要叫老公。”

    唐以梦心里扑通扑通的,看着他,一时之间忘了回答。或者说,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姜炎拉下她的手,按在胸口上,低头看着她,柔声说:“不然,就一起睡。”

    嗯,他在威胁她。

  http://www.9xds.com/book/3693/98329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