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生姜红糖 > 27.027 靠过来点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掌心感受着他的心跳,一下一下,又一下。

    唐以梦慌乱的移开视线,盯着他的胸膛,磕绊的说:“……知、知道了。”

    余光瞥见椅子上的睡裙,把手收回,顺势拿起睡裙,背着身说:“我先去洗澡。”

    没敢看他的表情,转身就小跑着溜出了卧室。

    姜炎站在衣柜旁看她逃走,不禁勾着嘴角笑了。

    弯腰拿起地上的行李袋,折好放进衣柜,不经意间看见床头柜上已经枯萎的捧花。

    走过去,蹲下身,视线与捧花平行,停顿许久,才起身离开。

    浴室里,唐以梦站在花洒下,水顺着脸颊流过肩颈,最后滑至腰间,沿着身线直到脚踝。

    闭着眼轻拍脸颊,婚后同居的第一天,唐以梦啊!千万别搞砸了啊!

    很迅速的洗完,拉过浴巾擦干身上,然后包上头发,站在镜子前穿上睡裙。

    伸手抚去镜子上的水汽,看着自己红扑扑的双颊,心跳加快。

    赶忙用冷水给脸降温,再抬起头,眉眼上滴答着水珠,不能在浴室躲一整晚,还是正面‘刚’吧!

    抬手抹去脸上的水珠,走到浴室门口,按下门把手像是赶赴战场一般,开门走了出去。

    姜炎已经从柜子里找出了毛毯,正弯腰把毛毯铺在沙发上,见唐以梦出来,直起身问道:“明天早上想吃什么?”

    唐以梦愣了一下,以前住在家里的时候,她老妈每天都会问她这个问题,已经很久没听到了。

    “我早上要上播,不能吃饭,不然会打嗝。”唐以梦有些抱歉的说着。

    姜炎扬了扬下巴,记住了。

    “那我去睡了……”唐以梦说完就朝卧室走,关门之前,不忘说:“晚安。”

    姜炎拿着T恤和睡裤看她,挑眉提醒道:“嗯?”

    唐以梦刚洗完澡,脑子格外清醒,瞬间明白他的意思,握紧门把手,小声说:“晚安……老、公。”

    说完最后一个字,就赶快把门关上了。

    背贴着门板,不停的拍着胸口,有点儿出息啊!合法夫妻诶!你臊的什么劲儿啊?!

    客厅里,姜炎嘴角的笑久久未能散去。

    好听。

    走进浴室,熟悉的味道将他包围。

    唐以梦坐在床边,用吹风机吹着头发,吹好一边,又侧头吹另一边,突然看到那束枯掉的捧花上多了个东西。

    凑近了看,是一张拍立得的相纸。背面冲她。

    【Fall_In_Love】

    唐以梦惊喜的拿起来,翻到正面,是那次在婚纱店拍的那张。

    她穿着伴娘礼服,姜炎穿着正装西服。他的手搭在了她的腰侧,而她的肩膀也自然的抵在他胸前,就连两人脸上的笑都很合拍。

    还记得他说,就是那天,他对她一见钟情了。

    把相纸重新插在捧花里,正面朝外,一边看着相纸,一边吹头发。

    吹风机的呼噜声在耳边,但唐以梦没觉得吵,反而傻笑了起来。

    吹干头发,关上卧室的灯,侧躺在床上,借着月光望床头柜上的相纸,心情异常的好。

    拉高被子,闭上双眼,强迫自己睡觉。

    可一闭上眼,听力就变得出奇的好,浴室的水声像是落在她心上似的,清楚的很。

    突然间,水声停止了,接着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唐以梦躺在床上,将被子盖过头顶,脸逐渐变得发烫。

    虽然没看到他在干嘛,但光是听声音,她大致可以脑补出他的动作和表情。

    ‘啪嗒——’

    唐以梦下意识的从被子里探头出去,看门缝没有光了,知道他把灯关了,他也准备睡了。

    长呼一口气,平躺在床上,双手交叠,试图放松全身,从肩颈到脚趾……

    过了不知道多久,唐以梦在床上翻来覆去小十个来回,挣扎着坐起身揉乱头发,她失眠了。

    伸手将另一个枕头抱在怀里,甩了甩头,现在她清醒的不像话,完全没有睡意。

    忍不住望向卧室的门,手指搓了搓枕头角,不知道他睡了吗?

    摸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十一点半了。

    应该睡了吧?唐以梦猜测着,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现在想喝水怎么办……

    刚才进来的太匆忙,忘了端杯水进来。

    七分闲,三分渴。

    唐以梦掀开被子,把手机的手电筒模式打开,悄悄的将门打开,伸长脖子朝沙发上望了望。

    正巧月光洒在他的身上,他那大块头窝在三人座沙发上,略显拥挤。

    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他没动,所以应该是睡着了?

    唐以梦不太确定,只能尽可能的把脚步放轻,把拖鞋脱下,放在卧室门口,踮着脚尖朝厨房走。

    双手捂着手电筒的光,担心会不小心照到他,会把他弄醒。

    在经过茶几的时候,一个不留神,脚背又一次踢到茶几腿,赶忙捂着嘴,没叫出声。

    “怎么了?”姜炎的声音响起。

    但还是把他吵醒了。

    “……没事。”唐以梦站直身子,小声回道。

    话音还没落下,就看到他坐起身,大步走到一旁,下一秒客厅的灯亮了。

    姜炎走近,弯腰看着她的脚,语气有些急:“碰到哪了?”

    原来他听见了……

    唐以梦也不再忍了,这一下碰得确实重,很疼。

    扶着沙发,曲着膝盖,指着右脚吃痛地说:“脚背。”

    姜炎扶她在沙发上坐下,蹲下身看她脚背上磕掉了一小块皮,又气又想笑:“它是挺背的。”

    说着就转身去找药箱,因为上次找过,所以这次轻车熟路的找到了。

    唐以梦抱着膝盖,低头看自己那屡屡受伤的脚背,轻叹一声,象征性的吹了两下。

    姜炎转身走过来,刚要蹲下身,突然停住了,轻咳一声,弯腰拿起毛毯盖在她腿上。

    唐以梦怔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赶忙把脚放下,两只手紧按着腿上的毛毯。

    她走光了!!!

    “我、我回屋了……”唐以梦涨红了脸,完全不敢抬头看他,说着就要站起身。

    她没脸坐在这里,好丢人啊!

    姜炎按着她的肩膀,蹲下身子,轻抬起她的右脚,放在自己大腿上,一边吹着一边给她抹碘伏,毕竟渗出血来了,还是要杀杀菌。

    唐以梦这会儿没时间喊疼,满脑子都是刚才他转身看自己的眼神,他肯定看到了!

    想到这,脸上的红晕只增不减。

    姜炎动作轻柔的给她贴上创可贴,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勾着笑说:“我是你老公,又不是别人,不知道你在怕什么。”

    唐以梦坐在沙发上,臊的不得了,用毛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嘟囔的说道:“我没怕……”

    姜炎忍不住想逗她,站起身说:“那你再给我看一次。”

    唐以梦马上偏过头,低声说:“你、流.氓。”

    殊不知,红彤彤的耳根把她给暴.露了。

    “我流.氓?那我就不用睡沙发了,”姜炎揉乱她的发,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怎么不睡觉?”

    唐以梦舔着下唇低头,喃声说:“就……有点儿渴。”

    绝对不能承认是失眠了。

    姜炎走到厨房,帮她到了杯温水,递到她手里之后,顺势在她身旁坐下了。

    唐以梦两只手捧着水杯,小口喝着,沙发过于松软,她的身子不自觉的朝他靠,盯着杯里的水,轻声问:“你怎么也没睡?”

    “失眠,睡不着。”姜炎很直白的说。

    唐以梦没敢问为什么,如果他说是因为睡沙发才睡不着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还是乖乖闭嘴。

    姜炎看她只喝了两口水,自然也明白她这么晚还没睡的原因。

    “一起看个电影?”

    唐以梦下意识的转头看他,这个建议不错。

    “好。”唐以梦很爽快的答应。

    正好唐以梦有买光盘,都是些老片,百看不厌。两人秉着助眠的初衷,选了部文艺片。

    姜炎将光盘推进去,把灯关掉,又重新坐到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按下播放键,电影开始。

    唐以梦窝在沙发的一角,想找个舒适的姿势,于是倾过身子想把水杯放到茶几上,手刚伸出去,就被他接住了。

    “不喝了?”姜炎轻声问。

    唐以梦摇头,晚上不敢多喝水,怕第二天早上上镜显水肿。

    原以为他是帮自己放杯子,没成想他把杯子放到嘴边,将剩下的水全喝了。

    是她的杯子啊……她喝过的水啊……

    姜炎把杯子放在茶几上,向后倚在沙发靠背上,注意到她的目光,故意不去看她,嘴角的笑尽力克制着。

    唐以梦揪着腿上的毛毯角,收回视线,心里扑通扑通的跳,亲都亲过了,间接接吻算什么嘛……没关系的!

    电影进行了五分钟,唐以梦什么也没看进去。

    姜炎注意到她动了一下,趁机开口问道:“有点儿冷,你感觉到了吗?”

    唐以梦盖着毛毯,自然是没觉得,以为他冷,于是把身上的毛毯扯给他一半,帮他盖在腿上。

    “靠过来点。”姜炎淡声说着。

    唐以梦愣了一下,但还是照做了。

    朝他那边挪了挪,分给他更多毛毯,两人中间隔着五公分的距离,唐以梦不敢再靠近了,轻声问:“这样还冷吗?”

    姜炎抬起手臂,将她整个揽在怀里,勾着嘴角说:“这样好一点儿。”

    唐以梦蜷缩着膝盖,双手拉着毛毯边,大气不敢出。但不得不说,他怀里是暖和一点儿。

    “紧张?”姜炎柔声问她,揽着她肩膀的手缓缓抬起,轻拨她的发,撩得她心里痒痒的。

    唐以梦没出声,只是摇头。她怕一张口,就露了馅。

    “放松点儿,不然胳得慌。”姜炎轻揉两下她的小脑袋,语气低沉又柔和,使得唐以梦不知不觉的放软了身子。

    靠在他怀里,没看见他得逞的坏笑。

  http://www.9xds.com/book/3693/983295.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