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31.031 请你自重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姜炎单手握着方向盘,时不时偏头看她一眼, 见她脸上写满了顾虑, 忍不住开口逗她。

    “你好像比我还紧张?”

    唐以梦闻声转头看他,他表情很淡定, 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紧张。

    “我爸妈挺‘难搞’的, 尤其是我妈, 一旦被他们拆穿……”唐以梦有些无奈的说着。

    姜炎打断她, 反问道:“如果被拆穿了, 你打算怎么办?”

    “我肯定是打死不承认!不然真的要‘挨打’了!”唐以梦越想越丧气,干脆甩了甩头发,决定往好的一面去想。

    刚想了一会儿就忍不住问他:“进门第一句话, 你想好说什么了吗?”

    车子正巧停在红灯下,姜炎踩住刹车, 单手摸了摸下巴,装作思考状说:“爸、妈?”

    唐以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靠在车窗上, 笑红了脸说:“你好像一点儿也不紧张。”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 露馅了我又没损失,‘挨打’的也不会是我。”姜炎故意调侃她。

    唐以梦知道他在逗她,于是很给面子的笑了两声。

    红灯变绿,车子继续向前行驶。

    姜炎见她还是有些不安, 只好帮她想着法子。

    “你现在就把我当成真的男朋友, 二十分钟的时间, 足够你适应了。”

    话说的简单, 但唐以梦从来没有恋爱经历,对‘男朋友’的认识,是很模糊的。

    唐以梦就是典型的,小时候家里不让早恋,一直约束到上大学,毕业之后,家里人又天天催着找男朋友,恨不得赶紧生个孩子,一步到位。

    大学的时候,专业课把时间占得满当当的,还经常被老师推荐去接商演活动,大四直接进到南风卫视实习,一毕业就转正,压根没时间谈恋爱。

    从学生时期到正式工作,唐以梦身边的追求者也不少。

    但她一直没有特别喜欢的,也不想耽误别人,所以每次都是直白的拒绝,导致很多人以为她心有所属,甚至有点儿高冷。

    唐以梦陷入日常的自我反省中,突然面前出现一只手掌。

    “从牵手开始吧。”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刚好落在她心上。

    唐以梦迟疑了一下,偏过头望向车窗外,伸出手和他相握。

    他手掌上有不同程度的茧子,有点儿硬,但握着很有安全感。

    唐以梦忍不住想要观察他手上的茧,悄悄低下头,双手捧握着他的手,修长的手指,指关节分明。

    “只是牵手,需要这么认真研究吗?”姜炎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还是任她仔细研究。

    唐以梦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他,问:“我貌似还不知道你的事?”

    “你想知道什么?”姜炎收回右手,打了个转向灯,又重新握上她的手,动作很流畅。

    唐以梦想了想说:“比如你的家庭成员有哪些,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我现在和父母一起住,有个妹妹是演员,已经结婚了,不常在家里住……”

    唐以梦没等他说完,一脸明白了的表情说:“怪不得你家里人催你相亲,你妹妹都结婚了啊!”

    唐以梦突然庆幸自己是独生子女了。

    姜炎偏头望了她一眼,唐以梦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脸颊:“怎么了?”

    姜炎目视前方,看着车前的道路,勾着嘴角说:“你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听我讲完却没问我妹妹是谁的人。”

    唐以梦听他说完,马上接话道:“那…你妹妹是谁?”

    姜炎笑了,开口说出了姜念的名字。

    唐以梦拍了下额头,姜炎…姜念,听着就像一家人。她怎么没想到呢。

    “我看那过她那部电影,这一届金枝奖的最佳女主角就是她,演得特别好!”唐以梦由衷的说道。

    “还有她和蒋大拍的那部《定此一尊》,真的看不出来是第一部作品……”

    车子在唐以梦家门口停下。

    姜炎适时地打断她:“温馨提示,今天我是你男朋友,多关注我,好吗?”

    男朋友,唐以梦听到他说这个词就有些脸红,或许是因为撒谎?唐以梦无解。

    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姜炎跟着下了车,绕到后面,从后备箱里拿出礼品包装的两袋东西。

    唐以梦反应过来这是‘见面礼’,赶忙走过去摆手说:“不用不用——”

    姜炎单手拎着礼盒袋,腾出一只手牵她:“做戏要做全套,不然就穿帮了。”

    说完不给唐以梦说不的机会,牵着她的手指了指其中一家,问:“是这家吗?”

    巧了,姜炎指的这家,就是她家。

    带他走到院门口,反手打开前院栅栏上的锁闩,领他进到院内,一脸认真的说道:“等一会儿我把钱给你。”

    “嘘——”

    姜炎示意她小声点儿,接着按下门铃。

    这是第一次,唐以梦带着异性朋友回家,虽然是假扮情侣,但多少还是有些小尴尬。

    姜炎轻拉一下她的手掌,使得她抬头望着他,冲她扬了扬眉,说:“笑一个。”

    唐以梦手心都出汗了,很诚实的回答说:“笑不出来……紧张。”

    “理解,”姜炎又按了下门铃,弯下腰凑近了些,“有这么帅的男朋友,确实应该紧张。”

    随即站直身子,嘴角的笑意渐浓。

    唐以梦抿着嘴角笑了,还没来及说话,门被打开了。

    刘婉芬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高个头的帅气男人正侧着头对她女儿笑,视线顺着向下,两人的手也是牵在一起的。

    “伯母您好。”姜炎微微弯腰欠身,礼貌点头问好。

    刘婉芬看清了他的正脸,心里打得分更高了。

    “你好你好,姜炎是吧?快进来。”刘婉芬说着不忘冲唐以梦使眼色。

    唐以梦没看明白,以为只是让她赶紧请人进来,谁知这一进门,考验就来了。

    关上门,三人站在玄关处,大眼瞪小眼。

    姜炎把见面礼放在了一旁,轻声问唐以梦:“需要换鞋吗?”

    “不用,直接进来……”

    “等等。”

    唐以梦正准备带他去客厅坐呢,刘婉芬突然开口叫住了两人。

    两人停步,转身看着她,唐以梦心里七上八下的。

    刘婉芬眯着笑眼,‘啧’了一声,说:“以梦啊,你给小炎找双拖鞋,穿着皮鞋多不舒服啊,进了家门就得舒舒服服的……”

    唐以梦吓了一跳,以为有什么事呢,原来只是找拖鞋。

    弯腰打开鞋柜,看着好多双男士拖鞋,愣住了。

    她根本不知道他穿多大的码!!

    唐以梦强装着淡定,站起身背对她老妈,拉了拉姜炎的手,低头看了眼他脚上的皮鞋,假笑的问:“你…想穿哪个颜色的?”

    趁她老妈没注意,唐以梦又是挤眉弄眼又是对口型,就怕姜炎看不懂。

    “唐以梦,你找个拖鞋都这么费劲,是不是不知道小炎穿几码啊?”

    刘婉芬说着就弯腰从鞋柜里拿出几双大小不一的拖鞋,明摆着是必须选一双,且尺码必须对。

    老妈啊!亲爱的刘婉芬女士啊!

    我不是王子,姜炎也不是灰姑娘,不用这么玩吧!

    就在唐以梦准备随便蒙一双的时候,姜炎说话了。

    “以梦确实不知道我穿多大码,”姜炎弯腰随手从拖鞋里选了一双,“每次去她那,都是直接穿伯父的拖鞋,她也没问过我这个。”

    唐以梦强忍着笑,连连点头说是。

    第一关,侥幸过关。

    刚走到客厅坐下,唐以梦就忍不住好奇的问:“妈,我爸不在家吗?”

    “家里没酱油了,你爸去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刘婉芬说完就把唐以梦支去泡茶了。

    唐以梦故意没关厨房的门,一边捏着茶叶,一边竖着耳朵偷听外面的动静。

    “你说你,来家里吃饭还带什么东西啊!家里什么都有……对对对,南方那边做的丝绸都很精致,这个颜色也好看……”

    唐以梦伸长脖子向外望着,只看见她老妈手上拿着条墨蓝色的丝巾,表情像十八岁的小姑娘。

    转身拿起水壶,滚烫的热水浇在干茶叶上,用第一泡的茶水来回的冲洗着小茶杯。

    突然再次听到她老妈的声音。

    “小炎,你和以梦在一起多久了?”

    唐以梦听到这,赶忙端起茶盘,扬声叫道:“妈!你看这茶颜色怎么这么浅啊……”

    把茶盘放到茶几上,唐以梦故意坐在两人中间,防止她老妈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刘婉芬伸手拿起茶壶盖,刚想说这茶没问题,突然……

    “唐以梦!这是白茶!”

    唐以梦始终陪着她,刚才好不容易歇一歇,去洗手间的时候经过礼堂,也没看到姜炎的身影。

    如果没接到他的短信,唐以梦都以为他有事不来了呢。

    拿着手机,莫名其妙的扬起了嘴角,心情不错的回复道。

    【在化妆间。】

    点完发送,想了想,又赶忙再补发了一条。

    【一会儿我出去找你。】

    因为他是韩川那边的伴郎,而新郎那边的人是不准进化妆间的。

    到了所谓的良辰,婚礼策划暗示可以准备进场了。

    一行人从化妆间走出来,站在大门紧闭的礼堂前,静等着礼堂内的司仪说‘暗号’。

    庄父在一旁站立,仰首挺胸,庄晓蕾右手挽上庄父的臂弯,两人不禁湿润了眼眶。

    身后有两个穿着礼服的花童,手上挎着花篮,好奇的看着花篮里的花瓣,两个小家伙痴痴的笑着。

    唐以梦帮她整理好裙摆,站直身子,拿纸巾拭去庄晓蕾眼角的泪花,她自己也没逃过,有些哽咽的调侃说:“你哭得一点儿都不好看……别哭了啊。”

    庄晓蕾握着她的手,收起眼泪,轻点了点头:“你进去吧,记得把我拍美点。”

    唐以梦冲一旁的庄父点头示意了一下,这才从侧门走进礼堂。

    轻手轻脚的关上侧门,弯着腰朝前面走。

    第一排是给双方家长坐的,第二排是给三对伴娘伴郎的。

    唐以梦眯着眼,还没走到第二排,就看到姜炎了。

    他比周围的人高出半个头,想不注意他都难。

    他身旁有一个空位,看样子像是专门给她留的。

    唐以梦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侧头对上他的视线,刚想说话,肩膀就被人从后拍了两下。

    转头看到一个男人半蹲着身子,递给她一条淡粉色的丝带,接过丝带,男人随即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