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生姜红糖 > 36.036 不相上下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请盗文者熟知#侵权责任法#,若执意盗文,后果自负

    “……突然很饿, 走吧。”唐以梦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迈着步子朝前走。

    姜炎低头望着两人牵在一起的手, 不禁勾起了嘴角。

    御用女友?貌似不够。

    两人走到他所在的那桌, 这桌人不多,七八个男人侃大山,氛围还不错。

    姜炎伸手拉过一把空椅子,示意唐以梦坐下。

    唐以梦乖乖坐下。

    “炎哥, 这位是?”一个留着胡子的男人率先开口问道。

    话一出口, 几个人的视线全都落在了唐以梦的身上。

    “诶!我认识!”离唐以梦最近的眼镜男拍了一下大腿, 难免激动的说着,“你不是那个新闻主播吗?早上老看见你……”

    唐以梦习惯性的自我介绍道:“你们好, 我叫唐以梦。”

    眼镜男笑得灿烂,放下筷子摸了摸头,像是有点儿害羞似的,冲她伸出手, 说:“唐、唐以梦,你好你好, 我叫钱昊。”

    唐以梦下意识抬起右手, 手还没伸出去, 就被身旁的姜炎按住了。

    姜炎按下她的手, 毫不留情的拍掉钱昊的手:“握什么握, 叫嫂子。”

    “嫂子?!”

    钱昊惊讶的叫出声来,桌上的人都听到了,甚至邻桌的人都探头望了过来。

    唐以梦没说话,这时候还是听他说比较好。

    突然想起上次相亲的时候,他也是让自己点头外加附和他说的话。

    “炎哥,什么时候的事啊?”胡子男饶有兴致的看着两人,八卦的问。

    姜炎一边伸手帮她摆好餐具,一边随意的回答道:“有阵子了。”

    唐以梦低头抿嘴笑,确实有一阵子了,数一数也有16天了。

    显然这个回答不是胡子男想听到的,夹了一筷子菜,隔着眼镜男,起身夹给唐以梦。

    “嫂子,我叫胡铭,你和炎哥怎么认识的啊?”

    唐以梦看着面前盘子里的菜,下意识的抬头看姜炎,她该怎么说?

    姜炎侧过身,把她盘子里的菜夹给钱昊,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他们没健康证,咱不吃他们夹的。”

    说完就夹了点儿菜到唐以梦的盘子里。

    桌旁的几个人瞬间炸了毛,但敢怒不敢言,互相酸歪着。

    胡铭装作很生气的样子,放下筷子,坐在椅子上沉叹一声:“昊子啊,闻到了没?这扑面而来的,是恋爱的酸臭味。”

    几个男人拍手叫好,卖力附和着。俨然一副单身狗拒绝狗粮的既视感。

    姜炎勾着嘴角,脸上尽是得意,继续夹菜给她:“不用管他们。”

    唐以梦微抬着头,看着他的侧脸,笑着问:“那…你有吗?”

    姜炎望着她扬起的笑脸,脸上还有两个浅浅的小酒窝,一时之间竟挪不开视线。

    伸手搭在她的椅背上,姿势像是将她半环在胸前,然后又靠近一点儿。

    唐以梦看着他根根分明的眼睫,忘记向后闪躲,愣在那,一动不敢动。

    “你觉得呢?”

    姜炎声音有些闷沉,像是在克制些什么。

    唐以梦早已红了耳根,低下头快速将他夹的菜吃掉,用行动证明,她相信他有健康证。

    直到婚宴结束,唐以梦才发现自己被骗了!

    根本就没人劝他喝酒,她完全就是埋头猛吃了一小时,准备好的台词也被他一句‘叫嫂子’代替了。

    婚宴结束了,新郎带着三个伴郎在门口送宾客,伴娘则是分散行事。

    唐以梦陪庄晓蕾去酒店楼上的总统套,昨晚没来及说的姐妹悄悄话,现在补上。

    两人踢掉高跟鞋,赤脚踩在地毯上,迫不及待的准备着薯片和红酒。

    庄晓蕾穿着红色的鱼尾式礼服,从柜子拿出两个高脚杯,给两人各倒一点儿红酒。

    庄晓蕾说,有情调才能营造气氛。

    走到落地玻璃窗前,两人席地而坐,拉过小毯子盖在腿上,碰杯。

    庄晓蕾长呼一口气,看着窗外的高楼大厦,轻声说:“我现在感觉,既踏实又慌张。”

    说着转头看着唐以梦,手压心口:“这里感觉一整天都没停下过。”

    唐以梦笑了,把酒杯放在一旁,问:“你和韩川都七年了,难不成这痒挠到你心里了?”

    唐以梦和庄晓蕾是一进大学校门就认识了,那时候她和韩川正处在热恋期,两人你侬我侬的,唐以梦足足吃了小四年的狗粮。

    可以说,她见证了庄晓蕾和韩川的恋爱长跑,从校园到步入婚姻殿堂。

    庄晓蕾伸手点了点唐以梦的肩膀,一副过来人的模样说:“你怎么样,还不想谈?”

    唐以梦蜷着双腿,抱着膝盖摇头叹气:“我也想啊。”

    “对了,你和炎哥进行到哪一步了?”庄晓蕾一脸八卦的问。

    唐以梦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了两声:“什么啊,我们什么也没有……”

    庄晓蕾拉着长音‘哦’了一声,显然,她是不信的。

    “以梦,我和韩川七年的恋爱长跑,真的很累。可能在别人眼里,我们谈了七年,感情肯定很好,甚至觉得跑七年很浪漫。”

    庄晓蕾转头看着唐以梦,继续说道:“最近我悟出一个道理。”

    唐以梦把下巴抵在膝盖上,望着她问:“什么道理?”

    庄晓蕾干脆和她面对面盘腿坐着,眼神很坚定的说:“我和韩川当时就是顾虑太多,这七年我们小吵小闹,也都经过了,一直纠结两人到底适不适合拿那张纸。”

    伸手拉过唐以梦的手,一字一句的说着:“但是人和人之间原本就是需要不断的磨合,这个磨合期永远不可能用时间衡量,它会存在一辈子的。”

    唐以梦似懂非懂点头,说:“那些离婚的夫妻,都是不愿意再‘磨合’了,不愿为对方让步,所以才会产生各式各样的问题,从而导致离婚。”

    庄晓蕾抓着她的手,激动的说:“对!以梦,你一定要把握住最好的时机!”

    “时机?”唐以梦有些懵了。

    “当你见到他,你的心会扑通扑通地,你的脑子经常会一片空白,没办法正常表达自己的想法,很怕被他看到糗样,有时候希望他不要出现,但却老是不知不觉的想他。”

    “这就是时机,可以为之冲动一把的时机……”

    最后庄晓蕾总结道:“其实我和韩川早就认定了对方,我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要拖这七年。”

    唐以梦晃着酒杯,看着楼下马路上的街景,她何曾不想找个依靠,就那样慢慢到老。

    莫名的,她脑海里又闪过了姜炎的身影。

    仿佛还听见了他的声音。

    声音愈行愈近,接着听到‘嘀’地一声,房门被人从外打开了。

    两人赶忙起身,整理好裙摆走出卧室。

    唐以梦跟在庄晓蕾身后走出来,看见姜炎和韩川正站在房间聊天。

    “正好以梦你也在这,晚上ZL有派对活动,帮个忙去捧个场吧!”韩川说着就拿出一张卡片递给了唐以梦。

    【ZL酒吧,单身Party,晚上七点。】

    原来是邀请函。

    唐以梦拿着邀请函,故意说道:“韩川,你这刚结婚就搞单身派对,欺负我们晓蕾是不?”

    “别乱说啊,这是酒吧新策划的活动,我不去,”韩川边说边搂紧庄晓蕾,“新婚之夜,我得跟老婆在一起。”

    唐以梦鸡皮疙瘩都要掉了,下意识的看了眼姜炎,发现他正看着她。

    “走吧。”

    姜炎走近一步,伸手牵她向门口走去。

    “……诶?七点才开始呢,你们去哪啊?”韩川迟疑的叫住他们。

    “狗粮难吃,我选择自给自足。”

    “我去下洗手间。”唐以梦握着手机站起身,离开前不忘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

    也许是洗手间没有纸了?正巧姜炎有她的手机号,所以找她帮忙?

    唐以梦是这么猜测的。

    快步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经过那个女人的身边,见她正拿着粉饼补妆,来不及打量她的模样,唐以梦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突然,手腕被一个温热的手掌握住,稍稍用力,唐以梦被拉到了墙角后。

    姜炎靠在墙上,对上她的眼神,这才松开手。

    唐以梦怔然,低下头把手里的纸巾递给他:“给。”

    姜炎愣了一下,接过纸巾,低笑着说:“谢谢。”

    唐以梦轻抿嘴角说不用客气,刚准备迈步离开,就又被他叫住了。

    “你也在相亲?”

    唐以梦停下脚步,挂断电话,双手放进衣兜,轻点了点头。

    姜炎把玩着外包装是碎花的纸巾,继续问道:“顺利吗?”

    他的语气让人听了很舒服,尽管问题有些私人,但唐以梦还是耸了耸肩,摇头回答着:“并不理想。”

    说完忍不住调侃式的反问他:“你呢?看得出来,你那位很‘主动’。”

    两人互看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

    洗手间门口的位置不算宽裕,有两个女生并排从唐以梦身后挤过去,唐以梦来不及向一旁迈步,只能朝姜炎的方向走近一步。

    脚尖踩地,一个没站稳距离没有把握好,两人的距离只剩一公分。

    鼻间满是他身上的味道,他没有喷香水。味道有点像沐浴露,清爽型的。

    姜炎松开扶住她肩膀的手,见她耳根泛红,轻咳一声,站直身子说:“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互帮互助,你说呢?”

    唐以梦揣在衣兜里的手紧握,抬头望着他,不太确定的问道:“你是说……我们?”

    唐以梦伸手指向墙角后的大厅,见姜炎肯定的表情,又收回手指了指两人。

    姜炎按下她的手,点头说:“假扮一下,至少能顶过这一次。”

    唐以梦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找个人冒充她的男朋友,这事唐以梦不是没有想过。

    不过一毕业就工作,圈子里只有同学和同事。想找个单身,并且愿意帮她角色扮演的男性朋友,可以说是‘查无此人’。

    唐以梦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确认自己并不排斥他这个人,简单考虑了一下,还是有些犹豫的说:“可是我们互相不了解,会露馅的。”

    姜炎没听到她说拒绝的话,整理着袖口,轻声说道:“一会儿你只需要点头附和我,那样就够了。”

    唐以梦见他蓄势待发的准备走过去,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臂说:“你确定这样行的通?”

    唐以梦觉得这太奇怪了,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假扮情侣,她有点儿懵。

    姜炎低头看着她的手,轻声问道:“你信我吗?”

    “不是很信……”唐以梦很诚实的说。

    姜炎笑了,顺势拉过她的手,挽上自己的臂弯,没有刻意的靠近,但两人的姿势看上去像那么回事了。

    “嗯,我也不信。”

    说完便带她走了出去。

    唐以梦挽着他,感觉到他的步伐有意放慢,目视前方悄声问道:“你打算怎么说?”

  http://www.9xds.com/book/3693/98330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