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生姜红糖 > 42.042 蚊子咬的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请盗文者熟知#侵权责任法#, 若执意盗文,后果自负  唐兴海把手里的酱油瓶递给她, 一边换鞋一边调侃道:“我跟你妈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你都能上街打酱油了。”

    唐以梦抱着酱油瓶,无奈的撇了撇嘴, 真是什么话题都能绕到这上面。

    姜炎跟过来,站在唐以梦身旁对唐兴海叫道:“伯父。”

    唐兴海见到姜炎立马就变了脸,脸上堆着笑,冲他点了点头, 表情甚是满意,还开起了玩笑。

    “嚯,这老高的个。”说着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一同进了客厅。

    唐以梦把酱油放到厨房,刚想走出去, 就看到刘婉芬进了厨房。

    “在这给我打下手。”刘婉芬抖了抖围裙, 系在腰上。

    唐以梦只好一边洗菜一边偷瞄坐在客厅的两人,试图听到点什么。

    刘婉芬站在旁边, 用手肘碰了碰唐以梦,悄声问:“你给妈说实话, 小炎现在的工作有危险吗?”

    唐以梦对他的工作不太了解, 只记得庄晓蕾说他退役之后去了训练场做特教, 教官的话危险性应该…不高?

    刘婉芬见她没回答, 又接着说道:“不危险就行, 以后你们在一起我和你爸也放心。”

    刘婉芬正说着眼眶里就泛起了泪花,唐以梦赶忙说:“打住打住!这才哪到哪……你别想那么多。”

    唐以梦有些语无伦次,索性将话题转移到晚饭上。

    忙活了四十多分钟,厨房里两个炉灶同时炖煮,唐以梦看了眼时间,顺手将火转小,拍了拍手,等收收汤汁就差不多可以上桌了。

    走出厨房,正在摆碗筷的刘婉芬抬头说:“叫你爸和小炎过来吃饭吧。”

    唐以梦应声走了出去,最后在前院找到了两人。

    “这种花叫七里香,中医里面叫千里香,花香浓郁,而且有一定的药用价值……需要阳光充足,土层深厚肥沃的土壤才好,耐旱不耐寒……”

    唐兴海背着手,给姜炎讲解着两人面前的花。

    姜炎站在一旁听得认真,看得仔细。

    唐以梦放轻脚步,悄悄走过去,刚走近两步,便听到她老爸再次开口说道:“以梦就跟这七里香似的,远看也许并不惊艳打眼,但近看,细细研究你会发现,她是很特别的……”

    唐以梦躲在后面听得都不好意思了,急忙才走出来打断他:“爸,我妈叫你去吃饭呢。”

    唐兴海抿嘴笑了,对姜炎扬了扬下巴,进屋前不忘提醒的说:“你们也快点儿过来啊。”

    “知道了——”

    唐以梦故意挡在姜炎身前,等她老爸进了屋,这才转身对姜炎说道:“你别听我爸乱说,他就是喜欢养花。”

    姜炎看着一旁成簇的花,不禁俯下身子,用力闻了闻,停顿几秒,最后站直身子,对唐以梦伸出了手。

    唐以梦怔然,学着他也摊开了手掌,不解的问:“怎么了吗?”

    “饿了,”姜炎一边说,一边反手牵着她的手向里走,“听伯父说,你做的鱼不错。”

    唐以梦微红着脸颊,任他牵着手,一起进了屋。

    嗯,做戏做全套。

    饭菜陆续端上桌,唐以梦坐在姜炎的右手边,对面的刘婉芬和唐兴海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唐以梦注意到了,也意识到‘第二关’来了。

    唐兴海开了瓶红酒,正准备给姜炎倒上,就被唐以梦叫住了:“爸,他开车来的。”

    唐兴海愣了一下,想想也是,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不能忘。

    刘婉芬一把拿过红酒瓶,对唐以梦说:“不是还有你嘛,今天小炎说什么都得喝一点儿。”

    刘婉芬说着就给姜炎倒了半杯。

    姜炎双手接过酒杯,附和着说:“伯父,我明天还得上班,今天先陪您喝这些。”

    唐以梦见他应下了,有些担心的扯了扯他的衣角,压低声音说道:“我可能开不了你那车……”

    她连小轿车都事故不断,更别说驾驶他那辆全尺寸的越野车了。

    姜炎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没关系。

    唐以梦做好了找代驾的打算,也就不担心了,埋头吃饭,希望尽早带他离开。

    唐以梦的筷子刚夹起一块排骨,就听见她老妈开口问道:“以梦,小炎喜欢吃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你给他夹点儿喜欢吃的……这边够不着的……”

    排骨应声滑落,重新掉回盘中。

    唐以梦轻舔下唇,偏头看着他,昨晚说了那么多,把她自己的兴趣爱好,吃饭口味说了个遍,偏偏忽略了他的喜好。

    姜炎放下酒杯,抬头对上她有些慌神的目光,轻声说:“只要是以梦夹的,我都喜欢。”

    唐以梦不好意思的挪开视线,随手夹了块鱼肉到他碗里,小声说了句:“……小心刺。”

    姜炎低下头,专心致志的挑着鱼刺。

    桌上一片静默,刘婉芬放下筷子,手在桌子下碰了碰唐兴海的腿,脸上是藏不住的笑。

    唐以梦头低低的,涨红了耳根,不敢抬头。

    突然,她的碗里多了块鱼肉。

    “吃吧,没刺了。”

    ***

    在唐以梦看来,这顿饭吃的太煎熬了。心跳只快不慢,红晕久久未散。

    端着碗碟进厨房,正准备洗刷,却被刘婉芬和唐兴海给赶了出来。

    “去,带小炎去你卧室参观参观。”

    她老妈下了命令,唐以梦不敢不从,只能带着姜炎进卧室。

    关上卧室的门,唐以梦终于松了一口气。

    “房间有点小,你随便坐吧。”唐以梦走到床边,顺手整理了下床单。

    不到二十平的小房间,有张她睡了很多年的单人床,也有陪她度过了学生年代的老书柜,外加一张书桌,一个入墙式的衣柜。

    她自己一个人都嫌小,更别说进来一个块头不小的姜炎了。

    姜炎在床边坐下,这样空间显得不那么拥挤。

    视线落在书柜上的一排相框上,唐以梦正巧靠着书柜,顺手拿起一个相框,说:“虽然我不经常回来住,但我妈三天两头的进来帮我打扫,这么多年我就没见过相框上有灰尘。”

    说完自己都笑了,指着照片上的自己说:“这是我六岁那年,我爸托人搞了个唱歌机,一首儿歌我能唱一个多小时呢。”

    姜炎伸手接过相框,看着照片上的她,额头上画着红点,穿着红色的毛衣,手拿话筒表情丰富,很可爱。

    唐以梦很久没好好看过这些照片了,不由得多看了几个。

    “这个是我第一次当升旗手的时候拍的,我还记得手要这么握。一上一下……像这样。”

    唐以梦站得笔直,手上假装有东西,模拟着当年升旗时的动作。

    “……最后还要敬礼呢。”唐以梦踢踏着拖鞋原地向右转,然后微扬着下巴,正儿八经的敬了个礼。

    姜炎不禁笑了,站起身,握上她的手,纠正着她的动作。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距离近了。

    唐以梦愣愣地望着他的领口,鼻间有淡淡的酒味,指尖是他手掌的温度,很熟悉。

    只见他喉结动了一下。

    “我有点儿醉了。”

    拿着手机,莫名其妙的扬起了嘴角,心情不错的回复道。

    【在化妆间。】

    点完发送,想了想,又赶忙再补发了一条。

    【一会儿我出去找你。】

    因为他是韩川那边的伴郎,而新郎那边的人是不准进化妆间的。

    到了所谓的良辰,婚礼策划暗示可以准备进场了。

    一行人从化妆间走出来,站在大门紧闭的礼堂前,静等着礼堂内的司仪说‘暗号’。

    庄父在一旁站立,仰首挺胸,庄晓蕾右手挽上庄父的臂弯,两人不禁湿润了眼眶。

    身后有两个穿着礼服的花童,手上挎着花篮,好奇的看着花篮里的花瓣,两个小家伙痴痴的笑着。

    唐以梦帮她整理好裙摆,站直身子,拿纸巾拭去庄晓蕾眼角的泪花,她自己也没逃过,有些哽咽的调侃说:“你哭得一点儿都不好看……别哭了啊。”

    庄晓蕾握着她的手,收起眼泪,轻点了点头:“你进去吧,记得把我拍美点。”

    唐以梦冲一旁的庄父点头示意了一下,这才从侧门走进礼堂。

    轻手轻脚的关上侧门,弯着腰朝前面走。

  http://www.9xds.com/book/3693/98331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