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生姜红糖 > 52.052 老婆不乖(捉虫)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请盗文者熟知#侵权责任法#,若执意盗文,后果自负

    拿着手机, 莫名其妙的扬起了嘴角,心情不错的回复道。

    【在化妆间。】

    点完发送,想了想,又赶忙再补发了一条。

    【一会儿我出去找你。】

    因为他是韩川那边的伴郎,而新郎那边的人是不准进化妆间的。

    到了所谓的良辰,婚礼策划暗示可以准备进场了。

    一行人从化妆间走出来, 站在大门紧闭的礼堂前,静等着礼堂内的司仪说‘暗号’。

    庄父在一旁站立,仰首挺胸,庄晓蕾右手挽上庄父的臂弯,两人不禁湿润了眼眶。

    身后有两个穿着礼服的花童,手上挎着花篮, 好奇的看着花篮里的花瓣, 两个小家伙痴痴的笑着。

    唐以梦帮她整理好裙摆,站直身子,拿纸巾拭去庄晓蕾眼角的泪花, 她自己也没逃过, 有些哽咽的调侃说:“你哭得一点儿都不好看……别哭了啊。”

    庄晓蕾握着她的手, 收起眼泪, 轻点了点头:“你进去吧, 记得把我拍美点。”

    唐以梦冲一旁的庄父点头示意了一下, 这才从侧门走进礼堂。

    轻手轻脚的关上侧门,弯着腰朝前面走。

    第一排是给双方家长坐的,第二排是给三对伴娘伴郎的。

    唐以梦眯着眼,还没走到第二排,就看到姜炎了。

    他比周围的人高出半个头,想不注意他都难。

    他身旁有一个空位,看样子像是专门给她留的。

    唐以梦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侧头对上他的视线,刚想说话,肩膀就被人从后拍了两下。

    转头看到一个男人半蹲着身子,递给她一条淡粉色的丝带,接过丝带,男人随即转身离开了。

    这丝带相当于今天的入场认证,从礼堂到婚宴,再到晚上的party,有了这丝带就证明了身份,可随意进出。

    唐以梦低头系着丝带,可单手不好系,动作有些笨拙,而且还系不上。

    一双熟悉的手进入视线,紧接着丝带就系在了她的手腕上,甚至腕上还有他指尖残留的温度。

    视线跟着他的手,发现他腕上的丝带颜色和自己的相同。

    突然音乐响起,司仪站在台上,说着欢迎新娘进场的话。

    唐以梦收起有些乱的思绪,转身朝门外望着。

    礼堂的双开门被人推开,伴随着音乐的节点,庄晓蕾挽着庄父缓缓走了进来。

    跟在后面的两个花童,卖力的撒着花瓣,可小家伙的身高有限,花瓣被抛起,紧接着就落在了他们自己的身上,模样看上去十分逗趣。

    在场的人们都拿出手机,纷纷纪录下这十几米红毯上的画面。

    唐以梦也拍了好多张,庄晓蕾走到她附近的时候,还不忘冲镜头甜笑了一下。

    庄父表情严肃的把庄晓蕾交到韩川的手里,叮嘱了几句,这才在第一排就坐。

    在双方说完各自愿意陪伴对方终老之后,到了新郎新娘讲话的环节了。

    庄晓蕾说了很多,但说到最后,望着同样红了眼圈的唐以梦说:“我最好的朋友,唐以梦。我希望她可以快点、再快一点……找到那个对的人。”

    唐以梦笑了,仰着头,她不想让眼泪掉下来。

    走心的煽情环节过后,司仪继续走着流程——抛捧花。

    在一片哄闹声中,在场的所有未婚男女都站了起来,走到新娘庄晓蕾身后五米的位置站定。

    看样子,个个都蓄势待发,像是志在必得似的。

    唐以梦站在最边上,看了眼姜炎,他好像不怎么感兴趣?

    “大家注意安全,来……3、2、1!”

    随着主持人的话音,庄晓蕾背着身将手中的捧花向后抛去。

    捧花在空中翻了两下,形成一个好看弧线,大家高举着双手想要去接,唐以梦也不例外。

    传说,接到新娘捧花的人,就是下一个步入婚姻殿堂的幸运儿。

    而今天这个传递‘幸运’的捧花,最后被一个手掌从空中拦下了。

    唐以梦顺着望过去,是他抢到的。

    众人鼓掌欢呼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恭喜这位伴郎!来,你有什么话对新郎新娘说吗?”司仪拿着话筒走上前问着。

    姜炎没有伸手接话筒,而是举着捧花,低头对着话筒说:“新婚快乐,谢了。”

    说完便抬步走回到座位上。

    唐以梦坐在椅子上,看了眼他手里的捧花,悄声笑着说:“手长就是好啊——”

    姜炎低头看着手里的捧花,装作很随意似的,递到唐以梦的面前。

    唐以梦愣了,还没整理好语言,手上已经拿着捧花了。

    “不、不是……我……”唐以梦傻眼了,结巴了。

    姜炎挑高眉尾,故意问道:“你不想要?”

    边说边朝她伸出了手。

    唐以梦下意识抱紧手里的捧花,回答说:“要!当然要!……为什么不要……”

    拿到捧花,应该离结婚不远了。唐以梦自我安慰着。

    姜炎见她低头,声音越说越小,不禁抿起嘴角笑了,看着她问:“要谁?”

    “什、什么?”唐以梦怔然,怀疑自己没听清。

    几秒过后,听明白了。

    唐以梦的脸蹭地一下红了,不是问题尴尬。

    而是那一刻,她的脑海里竟然……只有他。

    ***

    在礼堂举行完仪式,踩着中午婚宴的饭点,从礼堂结束的人们又匆匆驾车赶往酒店。

    别的车都坐满了,姜炎和唐以梦只能坐在最后那辆车上,开车的人据说是韩川的表舅。

    车上只有他们三个人,气氛难免有些尴尬。

    男人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打量着唐以梦手里的捧花。

    “二位好事相近啊!我看你们就有夫妻相!”

    两人下意识的互相看了眼,然后唐以梦轻抿着嘴角躲开了。

    开车的男人没注意到后座上两人的不对劲,自顾自的继续说着:“前年我参加一个婚礼,有个女的接了捧花,隔了两三个月就结婚了,去年孩子都生了。”

    说完还不忘冲两人扬了扬下巴,说:“真人真事!”

    唐以梦望着车窗外不停倒退的街景,附和的点了点头。

    还好礼堂离酒店很近,两人下了车,跟着众人走进酒店。

    旋转门转过一扇,两人赶忙走进去,由于旋转门很小,一个空只能站三四个人,而后面进来的人又一个劲儿的向前挤,导致空间变得更拥挤了。

    唐以梦感觉到她的后背贴上了他的胸膛,隔着衣料,感觉不到他身上的温度。

    后面的人越是挤,旋转门转得就越慢,唐以梦小心翼翼的拎着裙摆,恐怕卷进去。

    再抬起头的时候,发现他已经环起了双臂,将她整个罩在了他的身前。

    从旋转门里走出来,唐以梦弯着腰,低头整理着刚才拎皱的裙摆,突然听到他咳嗽的声音。

    抬头看着他,下意识的问道:“你怎么了?”

    姜炎向她走近一步,伸手扶着她的肩膀,待她站直之后,收回手,望着四周,低声说:“别弯腰。”

    唐以梦闻声转头看他,他表情很淡定,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紧张。

    “我爸妈挺‘难搞’的,尤其是我妈,一旦被他们拆穿……”唐以梦有些无奈的说着。

    姜炎打断她,反问道:“如果被拆穿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肯定是打死不承认!不然真的要‘挨打’了!”唐以梦越想越丧气,干脆甩了甩头发,决定往好的一面去想。

    刚想了一会儿就忍不住问他:“进门第一句话,你想好说什么了吗?”

    车子正巧停在红灯下,姜炎踩住刹车,单手摸了摸下巴,装作思考状说:“爸、妈?”

    唐以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靠在车窗上,笑红了脸说:“你好像一点儿也不紧张。”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露馅了我又没损失,‘挨打’的也不会是我。”姜炎故意调侃她。

    唐以梦知道他在逗她,于是很给面子的笑了两声。

    红灯变绿,车子继续向前行驶。

    姜炎见她还是有些不安,只好帮她想着法子。

    “你现在就把我当成真的男朋友,二十分钟的时间,足够你适应了。”

    话说的简单,但唐以梦从来没有恋爱经历,对‘男朋友’的认识,是很模糊的。

    唐以梦就是典型的,小时候家里不让早恋,一直约束到上大学,毕业之后,家里人又天天催着找男朋友,恨不得赶紧生个孩子,一步到位。

  http://www.9xds.com/book/3693/98332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