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56.056 庆祝方式(捉虫)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请盗文者熟知#侵权责任法#, 若执意盗文,后果自负  下巴被他抬起,嘴里的酒缓缓滑进喉咙, 来不及感叹酒的甘洌, 已经被他撬开了防线, 他径直的闯入,毫不费力的找到那丁香般的小舌,动作极其轻柔的与它纠缠。

    姜炎的右手稍稍用力,拉近两人的距离,贴上她的身线,手掌隔着衣料向上探索,感受到她的僵硬,只好放慢节奏, 轻揉着她的后背。

    直到发觉她渐渐放松,身体变软, 才停下动作。

    两人额头相抵, 拉开两厘米的距离, 睁眼看她, 只见她唇瓣红润, 眼神有些失神。

    唐以梦对上他的视线, 意识渐渐回笼, 耳鸣消失, 周围人们的起哄声伴随着音乐声再次跑进耳朵。

    回过神来, 匆忙低下头,摸了摸发烫的耳根,转身面对吧台,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

    她可以推开他的,可是她没有。

    调酒师适时的开口:“有答案了吗?”

    姜炎手肘撑在吧台上,对调酒师点头示意,然后偏头看了眼还不肯抬头的唐以梦,不由得握紧了拳头。

    他好像太快了。

    “是朗姆酒吗?”姜炎轻声说出心中那个不太确定的答案。

    调酒师愣了一下,接着低头看刚才的五杯酒,红色那杯真的是朗姆酒!

    “炎哥,你怎么做到的啊?”调酒师惊喜不已,将遮挡板拿走。

    姜炎这才注意到,唐以梦选择的是红色那杯。

    “刚才红色那杯主要就是朗姆酒打底,在添加了另外两种果酒之外,还加入了红石榴的糖浆,所以颜色比较鲜艳。”

    唐以梦听见调酒师这么说,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刚才浅尝的时候会觉得甜了。

    调酒师宣布两人顺利过关之后,对两人说:“可以选一杯喜欢的拿着慢慢喝。”

    唐以梦正觉得口干舌燥,于是端了杯看起来度数最低的。

    姜炎见她还打算继续喝,于是也端了一杯。

    在两人转身去下一个吧台前,调酒师特意介绍了一下他们选中的酒。

    姜炎选中的是浅绿色那杯,这杯主要是用琴酒作为基酒,只加入了柠檬切片在里面。

    而唐以梦选择了淡黄色那杯,龙舌兰和君度酒的混合,掺杂少许的柠檬汁,外加少量糖浆,杯沿还沾了一圈细盐。

    来到第三关,显然顺利通过前两关的人并不多。

    这个吧台没有人在排队,和另外两个吧台形成了鲜明对比。

    “本关游戏规则很简单,选出酒精度数最低的那杯即可通关。”

    又是五杯酒。

    唐以梦双手搭在吧台上,看着五个盛满‘不明液体’的透明玻璃杯,忍不住感叹——这游戏真复杂啊!

    姜炎可以确定她有点儿醉了,于是抬手让调酒师先去忙,一会儿再说游戏的事。

    唐以梦趴在吧台上,看着刚才端来的那杯特调酒,无意识的顺手端起,抿着杯沿,喝了一小口,酒混合着细腻的盐粒滑过舌尖,让人暂时忽视了它是杯烈酒。

    姜炎见她刚咽下第一口,又要喝第二口,赶忙伸手把酒拿走。

    唐以梦下意识的望向他,可视线却落在他的薄唇上,刚才那突然的亲吻还在脑海里挥散不去,她完全不敢看他。

    略显慌乱的移开视线,抬头看着舞池中央上方的宣传牌。

    【老板结婚了,你还单着呢?】

    接着转身扫视着场内的人们,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或是勾肩,或是牵手,显然大家进展都不错。

    静默了片刻,唐以梦突然偏头问姜炎:“你说,这样的单身Party,有用吗?”

    姜炎没有着急回答。

    “来这里的人,是奔着谈恋爱来的,还是奔着结婚来的?”唐以梦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说完停顿了一秒,然后笑了:“我自己都不知道……”

    姜炎招手叫来调酒师,点了杯鲜榨橙汁。

    她需要醒醒酒。

    在等橙汁的时候,唐以梦一直小声碎碎念,时不时的抬头问一句,接着又趴在吧台上,反复几次。

    姜炎明白了,有的人喝醉喜欢惹事,有的喜欢哭诉生活不易,有的会笑起来没个完……

    而唐以梦,她是醉后变话痨。

    “你怎么不喝啊?”唐以梦眼神有些迷离,指着他面前的酒,口条还算清楚的问,“我们还有第三关,我们能赢!一定能赢!”

    姜炎笑了,无奈的摇头,抬手按下她不老实的双手,伸出一条腿踩在她所坐的高脚椅下面,防止她一个不小心朝后倒下去。

    唐以梦被他按住了双手,突然像没了气的气球,垂下肩膀,说:“还是不喝了,不好玩。”

    姜炎点头说好。

    唐以梦机械式的点着头,顺势把下巴放在吧台沿上,没一会儿就揪起眉头,嘴唇也不如方才的红润了。

    姜炎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凑近了问:“怎么了?想吐吗?”

    唐以梦摇头,有气无力的说:“胃有点儿疼。”

    这时调酒师端着一杯鲜榨橙汁过来,姜炎接过橙汁,说:“端杯热水来,加点盐。”

    刚才喝的酒都加了冰块,喝的急,又是啤酒和烈酒掺着喝,她很少喝酒,这冷不丁地一喝,胃肯定受不了。

    唐以梦趴在吧台上,酒精渐渐起了作用,她的思绪东飞西飞,心跳也乱了。

    直到手里捧着热水,连喝几口,胃痛缓解了几分,才稍稍回过神来。

    “你……”唐以梦偏头看着他,“你为什么还不结婚?”

    唐以梦只是很好奇,尤其是和姜爸爸‘交流’之后,她对他的了解,多了一点儿,于是更加疑惑了。

    他军校毕业,在部队里拿下了不少勋章和嘉奖。而且形象好,曾经多次参加军事节目的录制。

    仿佛在他身上看不到缺点。

    唐以梦直起身,表情略显认真,她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他还不结婚?

    姜炎看着她,手指轻轻敲打着杯壁,反问道:“你呢?”

    唐以梦下意识的说:“没遇到喜欢的,自然就没有结婚的冲动。”

    她一直认为,结婚这件事,只有在‘冲动’的情况下才会去做。

    姜炎调整坐姿,和她面对面,继续问着:“你喜欢什么样的?”

    唐以梦没发现自己的主导权已经交了出去。

    “我?”唐以梦伸手指着自己,不禁愣了愣。

    很认真的想了一会儿,唐以梦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她到底喜欢什么样子的。

    唐以梦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刚想说话,话到嘴边却止住了。

    她好像,知道了。

    两人对视,时间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两人就那样静默着,谁都没有选择开口说话。

    后面一对男女走过来,问两人:“请问你们第三关过了吗?”

    姜炎率先回过神来,迟疑了一下,说:“还在等。”

    “等?等什么?”那对男女互相看了看,没听懂姜炎说的话。

    姜炎的目光始终没挪开,终于决定不再等了。

    “我们——”

    “等一下……”唐以梦莫名的有些慌了,急忙打断他,放下杯子,站起身说:“我、我去洗手间。”

    说完不等姜炎说话,就快步朝洗手间走去了。

    姜炎看着她逃也似的离开,紧抿着双唇,气自己刚才过分犹豫,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

    唐以梦走过拐角才放慢脚步,扶着走廊的墙,推开洗手间的门走进去。

    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满脸通红,就连眼睛也有点儿红了。

    打开水龙头,用凉水打湿脸颊,强迫自己清醒。

    看来她真的不能喝酒。

    弯着腰,胃里一阵翻腾,唐以梦赶忙捂着嘴,转身推开其中一个隔间。

    ***

    姜炎坐在吧台旁,自我反省了一遍又一遍,十几分钟过去了,还没见唐以梦回来。

    姜炎又看了一次时间,拿出手机想给她打电话,刚要拨出去,突然听到身后有议论声。

    “洗手间里有个女生吐得不成样,也不知道和她一组的男人在哪……”

    姜炎闻声,赶忙站起身,大步朝洗手间走去。

    走到洗手间门口,两个女生从女厕走出来,嘴里也说着:“快走快走,一会儿撒酒疯讹上咱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