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生姜红糖 > 60.060 是好老公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请盗文者熟知#侵权责任法#,若执意盗文,后果自负

    姜炎单手握着方向盘,时不时偏头看她一眼,见她脸上写满了顾虑,忍不住开口逗她。

    “你好像比我还紧张?”

    唐以梦闻声转头看他,他表情很淡定,看不出有一丝一毫的紧张。

    “我爸妈挺‘难搞’的,尤其是我妈,一旦被他们拆穿……”唐以梦有些无奈的说着。

    姜炎打断她,反问道:“如果被拆穿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肯定是打死不承认!不然真的要‘挨打’了!”唐以梦越想越丧气,干脆甩了甩头发,决定往好的一面去想。

    刚想了一会儿就忍不住问他:“进门第一句话,你想好说什么了吗?”

    车子正巧停在红灯下,姜炎踩住刹车,单手摸了摸下巴,装作思考状说:“爸、妈?”

    唐以梦‘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靠在车窗上,笑红了脸说:“你好像一点儿也不紧张。”

    “我有什么好紧张的,露馅了我又没损失,‘挨打’的也不会是我。”姜炎故意调侃她。

    唐以梦知道他在逗她,于是很给面子的笑了两声。

    红灯变绿,车子继续向前行驶。

    姜炎见她还是有些不安,只好帮她想着法子。

    “你现在就把我当成真的男朋友,二十分钟的时间,足够你适应了。”

    话说的简单,但唐以梦从来没有恋爱经历,对‘男朋友’的认识,是很模糊的。

    唐以梦就是典型的,小时候家里不让早恋,一直约束到上大学,毕业之后,家里人又天天催着找男朋友,恨不得赶紧生个孩子,一步到位。

    大学的时候,专业课把时间占得满当当的,还经常被老师推荐去接商演活动,大四直接进到南风卫视实习,一毕业就转正,压根没时间谈恋爱。

    从学生时期到正式工作,唐以梦身边的追求者也不少。

    但她一直没有特别喜欢的,也不想耽误别人,所以每次都是直白的拒绝,导致很多人以为她心有所属,甚至有点儿高冷。

    唐以梦陷入日常的自我反省中,突然面前出现一只手掌。

    “从牵手开始吧。”

    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刚好落在她心上。

    唐以梦迟疑了一下,偏过头望向车窗外,伸出手和他相握。

    他手掌上有不同程度的茧子,有点儿硬,但握着很有安全感。

    唐以梦忍不住想要观察他手上的茧,悄悄低下头,双手捧握着他的手,修长的手指,指关节分明。

    “只是牵手,需要这么认真研究吗?”姜炎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还是任她仔细研究。

    唐以梦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抬头看着他,问:“我貌似还不知道你的事?”

    “你想知道什么?”姜炎收回右手,打了个转向灯,又重新握上她的手,动作很流畅。

    唐以梦想了想说:“比如你的家庭成员有哪些,你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喜欢吃什么、不喜欢吃什么……”

    “我现在和父母一起住,有个妹妹是演员,已经结婚了,不常在家里住……”

    唐以梦没等他说完,一脸明白了的表情说:“怪不得你家里人催你相亲,你妹妹都结婚了啊!”

    唐以梦突然庆幸自己是独生子女了。

    姜炎偏头望了她一眼,唐以梦以为自己脸上有东西,下意识伸手摸了摸脸颊:“怎么了?”

    姜炎目视前方,看着车前的道路,勾着嘴角说:“你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听我讲完却没问我妹妹是谁的人。”

    唐以梦听他说完,马上接话道:“那…你妹妹是谁?”

    姜炎笑了,开口说出了姜念的名字。

    唐以梦拍了下额头,姜炎…姜念,听着就像一家人。她怎么没想到呢。

    “我看那过她那部电影,这一届金枝奖的最佳女主角就是她,演得特别好!”唐以梦由衷的说道。

    “还有她和蒋大拍的那部《定此一尊》,真的看不出来是第一部作品……”

    车子在唐以梦家门口停下。

    姜炎适时地打断她:“温馨提示,今天我是你男朋友,多关注我,好吗?”

    男朋友,唐以梦听到他说这个词就有些脸红,或许是因为撒谎?唐以梦无解。

    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下车,姜炎跟着下了车,绕到后面,从后备箱里拿出礼品包装的两袋东西。

    唐以梦反应过来这是‘见面礼’,赶忙走过去摆手说:“不用不用——”

    姜炎单手拎着礼盒袋,腾出一只手牵她:“做戏要做全套,不然就穿帮了。”

    说完不给唐以梦说不的机会,牵着她的手指了指其中一家,问:“是这家吗?”

    巧了,姜炎指的这家,就是她家。

    带他走到院门口,反手打开前院栅栏上的锁闩,领他进到院内,一脸认真的说道:“等一会儿我把钱给你。”

    “嘘——”

    姜炎示意她小声点儿,接着按下门铃。

    这是第一次,唐以梦带着异性朋友回家,虽然是假扮情侣,但多少还是有些小尴尬。

    姜炎轻拉一下她的手掌,使得她抬头望着他,冲她扬了扬眉,说:“笑一个。”

    唐以梦手心都出汗了,很诚实的回答说:“笑不出来……紧张。”

    “理解,”姜炎又按了下门铃,弯下腰凑近了些,“有这么帅的男朋友,确实应该紧张。”

    随即站直身子,嘴角的笑意渐浓。

    唐以梦抿着嘴角笑了,还没来及说话,门被打开了。

    刘婉芬一打开门,就看到一个高个头的帅气男人正侧着头对她女儿笑,视线顺着向下,两人的手也是牵在一起的。

    “伯母您好。”姜炎微微弯腰欠身,礼貌点头问好。

    刘婉芬看清了他的正脸,心里打得分更高了。

    “你好你好,姜炎是吧?快进来。”刘婉芬说着不忘冲唐以梦使眼色。

    唐以梦没看明白,以为只是让她赶紧请人进来,谁知这一进门,考验就来了。

    关上门,三人站在玄关处,大眼瞪小眼。

    姜炎把见面礼放在了一旁,轻声问唐以梦:“需要换鞋吗?”

    “不用,直接进来……”

    “等等。”

    唐以梦正准备带他去客厅坐呢,刘婉芬突然开口叫住了两人。

    两人停步,转身看着她,唐以梦心里七上八下的。

    刘婉芬眯着笑眼,‘啧’了一声,说:“以梦啊,你给小炎找双拖鞋,穿着皮鞋多不舒服啊,进了家门就得舒舒服服的……”

    唐以梦吓了一跳,以为有什么事呢,原来只是找拖鞋。

    弯腰打开鞋柜,看着好多双男士拖鞋,愣住了。

    她根本不知道他穿多大的码!!

    唐以梦强装着淡定,站起身背对她老妈,拉了拉姜炎的手,低头看了眼他脚上的皮鞋,假笑的问:“你…想穿哪个颜色的?”

    趁她老妈没注意,唐以梦又是挤眉弄眼又是对口型,就怕姜炎看不懂。

    “唐以梦,你找个拖鞋都这么费劲,是不是不知道小炎穿几码啊?”

    刘婉芬说着就弯腰从鞋柜里拿出几双大小不一的拖鞋,明摆着是必须选一双,且尺码必须对。

    老妈啊!亲爱的刘婉芬女士啊!

    我不是王子,姜炎也不是灰姑娘,不用这么玩吧!

    就在唐以梦准备随便蒙一双的时候,姜炎说话了。

    “以梦确实不知道我穿多大码,”姜炎弯腰随手从拖鞋里选了一双,“每次去她那,都是直接穿伯父的拖鞋,她也没问过我这个。”

    唐以梦强忍着笑,连连点头说是。

    第一关,侥幸过关。

    刚走到客厅坐下,唐以梦就忍不住好奇的问:“妈,我爸不在家吗?”

    “家里没酱油了,你爸去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呢。”

    刘婉芬说完就把唐以梦支去泡茶了。

    唐以梦故意没关厨房的门,一边捏着茶叶,一边竖着耳朵偷听外面的动静。

    “你说你,来家里吃饭还带什么东西啊!家里什么都有……对对对,南方那边做的丝绸都很精致,这个颜色也好看……”

    唐以梦伸长脖子向外望着,只看见她老妈手上拿着条墨蓝色的丝巾,表情像十八岁的小姑娘。

    转身拿起水壶,滚烫的热水浇在干茶叶上,用第一泡的茶水来回的冲洗着小茶杯。

    突然再次听到她老妈的声音。

    “小炎,你和以梦在一起多久了?”

    唐以梦听到这,赶忙端起茶盘,扬声叫道:“妈!你看这茶颜色怎么这么浅啊……”

    把茶盘放到茶几上,唐以梦故意坐在两人中间,防止她老妈问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

    刘婉芬伸手拿起茶壶盖,刚想说这茶没问题,突然……

    “唐以梦!这是白茶!”

    听到她老妈这么要求,唐以梦深感此地不宜久留,中午饭也不吃了,拿工作当借口,拎着包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刘婉芬重复的说道:“你别不当回事啊!你这个男朋友必须带回来让我们过过眼。”

    唐以梦穿上鞋,含糊的说:“行行行,改天带回来。”

    说完不给刘婉芬唠叨的机会,将门带上,逃也似的开车离开了。

    唐兴海背着手在客厅踱步,有些怀疑的问刘婉芬:“你真信丫头交男朋友了?我怎么觉得有点儿奇怪呢。”

    “信不信的,等她带回来不就知道了嘛,带不回来的话……”

    刘婉芬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也打起了鼓。

    ***

    唐以梦这边用姜炎挡了一次,姜炎那边也不例外。

    整个姜家都知道姜炎‘谈恋爱’了。

    姜念了解她老哥,见他说话时眼神不太对劲,心里起疑。

    晚上吃过饭,姜念跟着姜炎进了房间,摸着下巴,俨然一副毛利小念郎的模样。

    “坦白从宽!快说,从哪冒出来的嫂子?假的吧!”

    姜炎关上房门,略带威胁的指着姜念的鼻子说:“小点声!”

    姜念才不怕他,挺着孕肚,一脸不屑的打掉他的手,扬着下巴说:“你不告诉我的话,我就叫爸妈进来!”

    姜炎这次换了战术,走到一边拉过凳子让姜念坐下。

    姜念得意的笑了,坐在凳子上,说:“真是假的?”

    “是真的。”

    姜炎决定打死不承认是假的。

    姜念挑高眉头,像是审问一般:“叫什么?多大了?做什么的?”

    姜炎屈膝靠在桌子边,故意表现不耐烦:“八卦。”

    姜念扶着腰站起身,点头说:“是,我八卦……我问问爸妈他们知道不。”

    姜炎无奈扶额,走上前一步,一本正经的说:“你保证不说出去。”

    姜念见激将法管用了,赶忙点头如捣蒜:“绝对不说!”

    为了防止姜念一个劲儿的烦他,姜炎只好放出点儿消息。

    “她叫唐以梦,比你大几岁。”

    “做什么工作的?”姜念追问道。

    “无可奉告。”

    姜炎自己都不知道,只能装神秘了。

    姜念又缠了半天,实在套不出话来,只好先带着有效消息离开了。

    送姜念出卧室,姜炎刚把房门关上,就听到姜念在客厅叫喊道。

    “爸!是真的,嫂子叫唐以梦!”

    姜炎像是早料到一样,说个名字,可以换来一两个月的清静,不错。

    ***

    转眼三天过去了。

    昨晚唐以梦熬了个通宵,撑到播完早间新闻才回家。

    到家了,插入钥匙,刚拧了半圈门就被打开了。

    不对,她明明反锁了家门,按照常理,至少要拧一圈半才能打开。

    唐以梦愣了一下,接着困意全无,四下望了望,然后从包里拿出防狼喷雾,把包挡在身前,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站在门口朝内探着头。

    门口有脚印!落地窗没关!

    拿出手机准备报警,刚按下1,突然听到浴室传来声响。

    唐以梦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看到一个人的衣角,刚想按下防狼喷雾,突然觉得那个背影有些熟悉。

    “怎么没有啊?”

    这么熟悉的声音!

    “妈?!”

    唐以梦惊呼一声,吓了刘婉芬一跳。

    刘婉芬转过身,没好气的瞪了唐以梦一眼,放下手里的洗漱杯,问:“吃饭了吗?”

    唐以梦松了一口气,把手机和防狼喷雾放回包里,点头说:“四点多的时候吃了盒泡面。”

    “又吃泡面,你那胃又不疼了是吧?”刘婉芬语气里带着责怪。

    唐以梦无奈的耸肩,昨晚有个突发新闻早上要播,部门人手不够,她只能自剪自足,剪完四点多,七点要播,干脆在台里简单吃了。

    “你在这找什么呢?”唐以梦拿起自己的洗漱杯看了看,没发现什么端倪。

    刘婉芬轻咳两声,说没什么,就拉着她走出了浴室。

    刘婉芬顺手将阳台的落地窗门关上,提醒的说道:“中午阳光好,我把你备用的被子拿出去晒了,下午记得收。”

    唐以梦打着哈欠说知道了。

    通宵剪片,外加早上播完半小时的新闻,唐以梦这会儿只想洗洗睡。

    刘婉芬跟着她进了卧室,见她哈欠接连不断,只能长话短说了。

    “你那个男朋友,什么时候带回来?”

    唐以梦背着身从衣柜里拿出睡衣,闻声不禁怔了一下,随即强装淡定:“他啊……他最近忙,过阵子再说吧。”

    “别过阵子了,就这周末吧,你就给他说,是我的意思。”刘婉芬不容拒绝的说着。

    唐以梦拿着睡衣走进浴室,嘟囔的说道:“妈,感情都是要呵护的,我们……还不到见家长的程度。”

    通宵过后,脑筋都转不快了。

    刘婉芬站在浴室门口,不满意的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就这个星期天,不准再拖了!”

    刘婉芬说完就把浴室的门用力关上了。

    唐以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把自己给绕进去了,她上哪变个男朋友出来啊!

    洗完澡,唐以梦带着对自我的反省,沉沉的睡去了。

    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她老妈已经回家了。

    摸着发出抗议声的肚子,唐以梦来到厨房觅食,拉开冰箱,看到裹着保鲜膜的饭菜,不禁笑了。

    她这个老妈,永远是刀子嘴豆腐心。

    吃过饭,唐以梦把被子收回来,给自己泡了杯花茶。

    原本她负责的是晚间新闻,为了不在直播的时候出现打嗝情况,唐以梦的晚饭时间一直都是晚上下班之后,接近十点才能吃上。

    不能按时吃饭,导致她那段时间胃病反复的犯,不得已才退到了早间新闻的岗位上。

    如果没有外采的工作,唐以梦上播的时间主要在早上七点到七点半之间。相对来说算轻松的,不过需要早起去准备化妆。

    唐以梦一天当中最悠闲的时刻,差不多就是现在了。

    晚上六七点,窝在沙发上,看喜欢的书,喝养生的茶。

  http://www.9xds.com/book/3693/98332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