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生姜红糖 > 61.061 是故意的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请盗文者熟知#侵权责任法#, 若执意盗文, 后果自负

    两人对视, 心照不宣的点头,异口同声的说道:“有戏!”

    ***

    姜炎牵着唐以梦进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们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就连呼吸都变得格外小心。

    姜炎不着痕迹的松开她的手, 抬手扒拉两下头发,低头轻咳一声:“我没开车,你开了吗?”

    唐以梦两只手交缠在一起, 尽量掩饰着内心的小情绪,闷声说:“没。”

    因为考虑到今天会喝酒,所以她早上是坐庄晓蕾安排的车来的。

    姜炎看着她身上的伴娘服, 出声提醒着:“还有三个小时, 你要回家换衣服吗?”

    唐以梦下意识的说好,说完抬头问他:“你呢?”

    “我陪你回去。”

    “……”

    唐以梦偏过头, 一抹红晕爬上了她的双颊。

    她好像没说要他陪啊……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突然电梯门开了,推着清洁车的酒店服务员站在电梯门口, 看到两人站在电梯里,不禁吓了一跳。

    “您两位下去吗?”服务员将推车向后拉了一下, 不确定的问着两人。

    唐以梦看了眼电梯内的楼层数字, 他们俩刚才竟然一直没按键!

    “下、下去, 不好意思。”唐以梦说着就伸手按下酒店大厅那层的按键。

    电梯门重新关上,两人没再说话,电梯内的气氛稍显奇怪。

    ‘叮——’

    电梯门应声打开,唐以梦率先迈步走出去,再不出去她的脸就要熟透了!

    走到旋转门那,唐以梦下意识的放慢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没跟过来,而是在酒店前台那说着些什么。

    唐以梦刚想过去,就看见前台的工作人员从柜台里面拿出一个捧花。

    是那个捧花!

    唐以梦愣在原地,直到姜炎拿着捧花走到她面前,她才稍稍回过神来。

    “你找回来的?!”唐以梦很惊喜,从他手上接过捧花,这种感觉像是失而复得似的。

    姜炎只是点头,然后抬手示意她进旋转门。

    唐以梦拿着捧花,走在他身旁,视线落在他推门的手掌上。

    两人走出酒店,站在路边等车,这会儿不是上下班高峰期,马路上车辆并不多,酒店位置也不属于市中心,出租车也不是随便能遇到,还是要等一下。

    唐以梦穿着伴娘服,手里还拿着捧花,这样站在马路边很扎眼。

    一阵微风吹过,裙摆随风飘动,唐以梦伸手按住裙摆,还得捂着领口,整个人手忙脚乱的。

    突然肩上多了件西装外套。

    唐以梦抬头望向他,只见他把外套披在自己肩上,然后低头挽着衬衫的袖口,说:“我有点儿热。”

    唐以梦拉着西装外套的衣领,转头望向另一边,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车来了,两人上车,车子缓缓地朝她家开去。

    到了公寓楼楼下,两人下车,司机师傅不忘调侃一句:“我今天也算是沾喜气了啊!”

    唐以梦伸手挠了挠耳朵,转身朝公寓楼大厅走。

    姜炎跟在她身后进了公寓楼。

    物业何经理从电梯里出来,冲唐以梦点了点头,打着招呼:“唐主播,今天没上班吗?”

    唐以梦单手拎着裙摆,走进电梯,笑着说:“没呢,今天去参加朋友婚礼了。”

    说着便晃了晃手里的捧花。

    何经理站在电梯外,看见姜炎跟着唐以梦走进电梯,洞察力极强的何经理快速捕捉到了两人不寻常的关系。

    “男朋友?”

    唐以梦怔了一下,刚想说不是,就听到姜炎的声音。

    “你好。”

    唐以梦就这么看着两人握手,接着互相寒暄了几句,最后电梯门关上了。

    “何经理肯定误会了……”唐以梦小声说着。

    “误会什么?”姜炎故意装作不懂。

    唐以梦搓着裙摆的布料,脱口而出:“误会你是我男朋友啊!何经理这人兜不住事的。”

    “哦,那就误会吧。”姜炎双手插兜,语气淡定的像是并不在意似的。

    电梯匀速上升,唐以梦想想也是,他又不住这,下次再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误会就误会吧。

    电梯到了二十一层,唐以梦轻踩着高跟鞋走出电梯。

    姜炎疑惑的看着她。

    唐以梦指了指他腕上的表,悄声说道:“这家有个老人,对声音特别敏感,之前因为我穿高跟鞋走路太吵,专门找过我……”

    所以从那以后,唐以梦只要是路过他们家门口,她一定是小心加小心。

    她家是2109,在这层的最尽头,景色最好,而且隔音相对要好一些,当初千挑万选才买的这套。

    开门进去,唐以梦鞋柜里找出她老爸的拖鞋,摆在姜炎面前,抿嘴笑着说:“上次你不是说‘来我这都是穿我爸的拖鞋’吗?喏,给你圆梦了。”

    姜炎笑了,穿上明显小两号的拖鞋,模样很滑稽。

    “你如果不嫌地板脏的话,我不介意你不穿鞋的,”唐以梦换上自己的拖鞋,跟在他身后走到客厅,“不过,地板三四天没拖了。”

    姜炎耸肩,他怎么样都行。

    唐以梦很有主人模样的端了杯水给他,指着屋子说:“洗手间在那边,这儿是阳台……你先坐这,我去把衣服换了。”

    说完就拿着捧花进了卧室。

    姜炎很‘乖’的在沙发上坐着,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打量起这个两室一厅的公寓。

    整洁的厨房,有使用的痕迹,但收拾的井井有条很干净。

    茶几上除了遥控器和几本书,还有几个水晶摆饰,和她的形象很搭。

    最后,视线落在玄关处摆放的鞋子上,除去唐以梦刚才穿回来的高跟鞋,摆在外面的基本都是平底鞋和球鞋居多。

    姜炎不禁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这时,唐以梦从卧室走了出来,穿了件平口的吊带连衣裙,裸粉色衬的肤色白皙,长度到膝盖上方,既得体又大方,很显气质。

    唐以梦手里拿了条细腰带,一边低头系着,一边说:“韩川也没说是什么风格的派对,不知道穿这样行不行……”

    因为工作的原因,唐以梦基本没时间去韩川的酒吧,只知道白天是静吧,晚上虽不算是夜店风格,但也挺闹的。

    庄晓蕾过生日的时候,她去过一次,可是刚到一会儿,就被台里叫回去加班了。

    唐以梦对这次的单身派对完全不了解,今天是被庄晓蕾结婚的仪式感渲染了,她也想尝试一下,突破一下!

    姜炎坐在沙发上,双肘撑在腿上,摸了摸下巴,轻声说:“很好看。”

    唐以梦第一次听他夸自己,愣了一下,随即‘哦’了一声,又转身从卧室把他的西装外套拿出来。

    时间还早,两人坐在沙发上,难免有些小尴尬。

    唐以梦打开电视,猜测他可能不喜欢看综艺节目,于是就挑了个新闻看。

    财经新闻,有些枯燥。

    唐以梦坐在单人沙发上,悄悄抬头看墙上的时间,试图找着话题。

    “咱们几点过去?”

    姜炎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回答说:“六点二十差不多。”

    “你明天也不上班吗?”

    “周末。”

    唐以梦摸了摸胳膊,干笑两声:“哦对……明天是周末。”

    唐以梦实在找不到话题,但作为主人家,秉着不能让客人坐着干瞪眼的精神……她决定搞点儿水果,至少像样一点儿。

    家里只有她老妈上次带来的苹果,唐以梦挑了几个,刚准备削皮,又怕他喜欢吃带皮的,走到客厅想问问他,却发现他正在打电话,于是又躲回厨房,打算先削两个再说。

    姜炎看她拿着水果刀进了厨房,猜想着她可能要切什么东西,电话里姜军还在问着:“你现在在哪?”

    “在外面。”

    姜军挑着眉仔细听了一下,说:“不可能,你那边很安静,你在室内!”

    “是,我在室内。”姜炎忍不住扶额,他老爸退休这么久了,这年轻时候的职业病怎么还没戒掉。

    “你和谁在一起?”

    姜炎还没想好怎么说,突然听到厨房传来她惊呼了一声。

    条件反射的从沙发站起身,快步走进厨房,看见掉在地上的水果刀和苹果,急声问:“怎么了?切到手了吗?”

    唐以梦摆手说:“没事没事,手太滑没拿住刀……”

    低头看着姜炎脚边的苹果,“就是苹果掉地上了。”

    姜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关心的不是苹果。

    “我看看。”

    姜炎伸手拉过了她的手,看见她左手拇指内侧划破了一道,伤口不深,但也渗出血了。

    脸色沉了沉,问:“创可贴在哪?”

    唐以梦轻咬着下唇,伸手指了指客厅,小声说:“电视柜右边第一个抽屉里。”

    姜炎转身去了客厅,唐以梦站在原地莫名的有些紧张。

    这是她第一次见他生气,等等……他、他在生气?

    唐以梦有点儿懵,有点儿想不明白他干嘛生气,明明是她的手指破了啊?!

    弯腰准备捡起地上的水果刀和苹果,刚碰到水果刀,就被他叫住了。

    “放那,一会儿我捡。”

    唐以梦下意识的站直身子,原地立正不敢乱动。

    “手给我。”

    唐以梦乖乖把大拇指伸出来,看他拿了根棉棒,沾了些碘伏,轻轻涂抹在伤口上。

    唐以梦不自觉的发出‘嘶’声,姜炎停下手上的动作,抬头看着她问:“很疼?”

    唐以梦把头摆的像个拨浪鼓似的,她只是下意识的倒吸气,碘伏涂在上面有一点儿凉,很轻微的刺痛感,算不上疼。

    简单的消毒过后,姜炎仔细的给她包上创可贴,然后弯腰捡起水果刀和苹果,忽然听到有人咳嗽的声音。

    唐以梦以为自己听错了,于是问姜炎:“是你咳嗽吗?”

    姜炎愣了一下,刚要说不是,突然想起什么,拿起刚才顺手放在一旁的手机,看见屏幕上显示还在通话中。

    “怎么了?”唐以梦看他表情不太对,踮着脚凑近了点儿,想一探究竟。

    “跟我爸打个招呼吧。”

    姜炎说着就把手机放到了她的耳边。

    唐以梦脑子一片空白,迟疑的问他:“你、你……爸?”

    “诶!儿媳妇!是我。”

    电话那头的姜军笑得合不拢嘴,答应的特别干脆。

    “我去下洗手间。”唐以梦握着手机站起身,离开前不忘从包里拿出一包纸巾。

    也许是洗手间没有纸了?正巧姜炎有她的手机号,所以找她帮忙?

    唐以梦是这么猜测的。

    快步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经过那个女人的身边,见她正拿着粉饼补妆,来不及打量她的模样,唐以梦已经走到了走廊的尽头。

    突然,手腕被一个温热的手掌握住,稍稍用力,唐以梦被拉到了墙角后。

    姜炎靠在墙上,对上她的眼神,这才松开手。

    唐以梦怔然,低下头把手里的纸巾递给他:“给。”

    姜炎愣了一下,接过纸巾,低笑着说:“谢谢。”

    唐以梦轻抿嘴角说不用客气,刚准备迈步离开,就又被他叫住了。

    “你也在相亲?”

    唐以梦停下脚步,挂断电话,双手放进衣兜,轻点了点头。

    姜炎把玩着外包装是碎花的纸巾,继续问道:“顺利吗?”

    他的语气让人听了很舒服,尽管问题有些私人,但唐以梦还是耸了耸肩,摇头回答着:“并不理想。”

    说完忍不住调侃式的反问他:“你呢?看得出来,你那位很‘主动’。”

    两人互看一眼,心照不宣的笑了。

    洗手间门口的位置不算宽裕,有两个女生并排从唐以梦身后挤过去,唐以梦来不及向一旁迈步,只能朝姜炎的方向走近一步。

    脚尖踩地,一个没站稳距离没有把握好,两人的距离只剩一公分。

    鼻间满是他身上的味道,他没有喷香水。味道有点像沐浴露,清爽型的。

    姜炎松开扶住她肩膀的手,见她耳根泛红,轻咳一声,站直身子说:“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互帮互助,你说呢?”

    唐以梦揣在衣兜里的手紧握,抬头望着他,不太确定的问道:“你是说……我们?”

    唐以梦伸手指向墙角后的大厅,见姜炎肯定的表情,又收回手指了指两人。

    姜炎按下她的手,点头说:“假扮一下,至少能顶过这一次。”

    唐以梦当然明白他的意思。

    找个人冒充她的男朋友,这事唐以梦不是没有想过。

    不过一毕业就工作,圈子里只有同学和同事。想找个单身,并且愿意帮她角色扮演的男性朋友,可以说是‘查无此人’。

    唐以梦小心翼翼的打量着他,确认自己并不排斥他这个人,简单考虑了一下,还是有些犹豫的说:“可是我们互相不了解,会露馅的。”

    姜炎没听到她说拒绝的话,整理着袖口,轻声说道:“一会儿你只需要点头附和我,那样就够了。”

    唐以梦见他蓄势待发的准备走过去,下意识抓住他的手臂说:“你确定这样行的通?”

    唐以梦觉得这太奇怪了,和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假扮情侣,她有点儿懵。

    姜炎低头看着她的手,轻声问道:“你信我吗?”

    “不是很信……”唐以梦很诚实的说。

    姜炎笑了,顺势拉过她的手,挽上自己的臂弯,没有刻意的靠近,但两人的姿势看上去像那么回事了。

    “嗯,我也不信。”

    说完便带她走了出去。

    唐以梦挽着他,感觉到他的步伐有意放慢,目视前方悄声问道:“你打算怎么说?”

    姜炎侧脸看向她,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

    唐以梦整个人还处于懵神状态,只知道跟着他向前走。

    他的身上仿佛有种特殊的磁场吸引着自己。

    两人走到大厅,方才还在补妆的女人老远就看到姿势暧昧的两人。

    “她是谁?”女人站起身,来不及抚平裙子上的褶皱,快步迎上去质问道。

    唐以梦走在姜炎的左侧,以为他会停下脚步,谁知他侧过身子,改为拥着自己,掠过了那个气得涨红了脸的女人。

    “姜炎!”女人见姜炎不理睬,只好叫着他的名字,伸手想要去拉两人。

    唐以梦用余光向后望了一眼,看见那女人扑了个空。还好姜炎护着她,不然那一抓肯定要落在她肩上。

    姜炎虽然是拥着她,但上身还是保持着几公分的距离。

    曹宏胜闻声也转过头来,看见两人站在自己面前,满脸疑惑的问:“以、以梦,这是谁啊?!”

    曹宏胜边问边打量着眼前这个比自己高一头的男人,视线落在男人搭在唐以梦肩上的手,眼睛都红了。

    “你谁啊你,把你的手松开!”曹宏胜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板,指着姜炎叫嚣。

    姜炎确实松开了手,只不过是走到另一边拿起唐以梦的包,接着又牵起她的手。

    对跟过来的女人和气红眼的男人说道:“抱歉二位,今天的相亲到此结束。我先带女朋友回家了。”

    唐以梦的注意力全都在那个和她相握的手掌上,听到女人的说话声这才回过神来。

    “女朋友?我姑妈可说了,你是单身!哪来的什么女朋友?”女人拦在两人面前,这会儿的强势态度和刚才的娇滴滴形成鲜明对比。

    唐以梦下意识望向姜炎,却收到他让自己放心的眼神。

    “唐以梦,你什么意思啊?!有男朋友还来相亲?脚踩两只船?”曹宏胜也跟着附和,难看的嘴脸暴露无遗。

    “我……”

    姜炎轻扯一下她的手,挑眉对曹宏胜说道:“如果以梦想脚踩两只船,想必也还轮不到你。”

    唐以梦适时的点头,表示赞同。

    “你们俩在这演呢吧?”站在一旁的女人双手抱胸,走到两人面前打量着。

    唐以梦心里‘啪嗒’一声,这么快就被识破了吗?

    女人的话点醒了曹宏胜,随即两人站到同一战线上说:“肯定是假的,不然干嘛有另一半还出来相亲呢!行啊你唐以梦,上个洗手间还能勾搭个男人回来?”

    唐以梦听到这,气不打一处来,指着曹宏胜想要反驳。

    但姜炎抢她一步,挡在了她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曹宏胜,冷声警告道:“嘴巴放干净点儿。”

    曹宏胜撇了撇嘴,憋着气没再说话。

    站在一边的女人翻了个白眼,推开曹宏胜,再次发出质疑:“可是你们——”

    姜炎眯了眯眼睛,牵着唐以梦的手,一脸淡定的打断道:“没什么可是,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倆要选择同样的相亲地点。”

    乍一听,他们两人好像真是对‘苦命鸳鸯’,为了让长辈开心,硬着头皮相亲,并且还选择了相同的地点……

    姜炎觉得说的差不多了,再待下去怕是会被拆穿,毕竟这个理由经不起推敲。

    牵着唐以梦准备离开,可那女人还是不肯让步。

    “想让我们相信也行,有本事现在亲一个。”女人说完从鼻子里冷哼一声,像是早就看穿了似的。

    姜炎明显感觉到了唐以梦的慌张,松开手改为搂上她的腰,对提出质疑的女人说道:“于小姐是吧?我和以梦都不是你这样开放的人,抱歉恕不奉陪了。”

    接着从桌上拿起唐以梦带来的那本书,冷笑一声,对两人说道:“我看你倆挺般配的。”

    说完两人头也没回的走出了咖啡馆。

    走出十几米,确定身后没有人跟出来,两人这才停下脚步。

    唐以梦脸上挂着一抹不易察觉的红晕,接过他手里的包和书,小声说道:“刚才…谢谢你。”

    姜炎动作自然的拉开两人的距离,轻咳一声说着:“别谢这么早,回去还得解释半天。”

    唐以梦抿着嘴角用力点了点头,两人突然静默了。

    “需要送你回去吗?”姜炎指了指不远处停放着的吉普车,礼貌的问着。

    “不、不用了,我有开车来,”唐以梦朝反方向示意了一下,“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不等姜炎开口,就一溜烟儿跑远了。

    姜炎站在原地,看着她脚下穿着白色球鞋,不禁笑出声来。

    收回视线,手插兜掏车钥匙,却摸到一包纸巾。

    拿着纸巾,再一次抬头望向她离开的方向,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这算是意外收获吗?

    回到车上的唐以梦,趴在方向盘上,同样思考着这个问题。

    视线落在一旁的书封上,《沉默是种美德》。

    脑海里竟回荡起他的声音。

    【你信我吗?】

    两人默契的对看一眼,然后就去各自的桌坐下了。

    唐以梦这桌是她和庄晓蕾上大学时关系比较好的几个,有同寝室的,也有隔壁寝室的,都是传媒学院的。

    “以梦!大美女,好久不见啊!”

    说话的是桌上唯一的男生,当年的班长朱征,典型的捧场王外加有点儿话痨。

    “刚才抢捧花的时候,你不是也在嘛……”唐以梦不给面子的说着。

  http://www.9xds.com/book/3693/98332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