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65.065 独占头条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请盗文者熟知#侵权责任法#, 若执意盗文, 后果自负  “以梦啊, 你快回家来……妈妈心脏不舒服,一抽一抽地疼……”电话那头的刘婉芬有气无力的说着。

    “怎么会心脏疼呢?没按时吃药吗?”唐以梦来不及多想,嘴上问着,脚下已经加快了步伐朝停车场走。

    刘婉芬在电话里说的很含糊, 唐以梦用肩膀夹着手机, 低头从包里翻找出车钥匙,拉开车门上车。

    “我爸呢?疼的厉害吗?我叫救护车吧……”唐以梦启动车子,语气不免有些着急了。

    “不、不用, 你先回来再说。”刘婉芬急忙打断她。

    唐以梦不自觉的挑眉, 察觉到她老妈的不对劲,试探的问:“妈,一抽一抽是怎么个疼法?”

    “就……诶呀,这个很难形容的!你担心你妈的话, 就赶紧回来!”

    唐以梦大致猜到了, 这又是狼来了的故事。

    轻踩油门,向左打着方向盘,无奈的说:“妈,我既不是医生,也不是灵丹妙药, 你要是真疼, 等我赶回去就晚了……”

    ‘呲——’

    话还没说完, 就听见一道刺耳的声音,唐以梦下意识的踩住刹车。

    慌神了两秒,唐以梦还没来及熄火下车,就看见停放在前面的越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精壮的男人,车灯照在他的身上,唐以梦看不清楚他的五官表情。

    但根据他弯腰俯看车身的动作可以推测出……她刮了他的车!

    “……妈,先这样,我马上就回来了。”唐以梦挂断电话,匆忙下车查看。

    那道小一米长的划痕,就是她的杰作。

    唐以梦拿到驾驶证仅三个月,但此类事故已经是第三次了。

    男人身穿深绿色短袖上衣,下身着一条迷彩色的军裤,脚上踏着一双黑色的军靴,留着干练的短发,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

    唐以梦从车里拿出钱包,走近两步,深吸一口气,问道:“多少钱?我赔你。”

    唐以梦在处理刮蹭事故上,显然是经验十足的。

    姜炎闻声转过身,挑眉望向这个穿着修身礼服,踩着细高跟的女人。

    身材好,长相佳,声音也清脆好听,只是这车技,让人不敢恭维。

    看着她一脸的严肃,姜炎忍不住想要逗逗她,走到她面前,站直身子,足足比她高出了一头。

    “你想怎么赔?”

    唐以梦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抬手看了眼手表,一本正经的说:“责任在我,我赔你修车费。”

    说着便从钱包里拿出下午刚领的年中奖金。

    姜炎双手环胸,看她低头数着钱。

    “一千五够吗?”唐以梦数了数,钱包里总共两千块,自留五张,抽出十五张递到男人面前。

    男人摸着下巴,没伸手去接。

    唐以梦以为他不满意这个赔偿,于是开口说道:“应该是够的。”

    唐以梦一脸懂行的表情,因为上一次她划了一辆和这车类似的全尺寸越野车,情况差不多,她赔了人家一千三。

    姜炎低头看着她手里的钱,划痕不算严重,这修车钱肯定是够的。

    唐以梦着急回家,没等男人开口说话,拉过他的手臂,直接把钱塞给他,又返回车里撕了张便签,写下自己的手机号。

    递给这个没有故意刁难她的男人,欠着身子说:“对不起,我还有急事,如果修车费不够的话,你再联系我。”

    说完便上了车,关上车门,刚启动车子准备向后倒车,车窗就被人敲了两下。

    唐以梦踩着刹车,赶忙降下车窗,急声说:“不好意思,我真的有急事,电话是真的……”

    “穿高跟鞋开车是违规的。”姜炎打断她的话,轻声说着。

    唐以梦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点头连声道谢。

    挂上P档,拉上手刹,弯腰脱掉脚上的高跟鞋,从后座上拿过跑外景采访时穿的平底鞋。

    换好鞋子,抬头再次说道:“谢谢。”

    说完便换档,手刚握到方向盘,只听见男人开口叫道。

    “停!”

    唐以梦确实停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男人倾身探进车窗,伸长手臂将手刹放下。

    姜炎摇头质问道:“你是持证上路吗?”

    “……有证的。”唐以梦莫名的红了脸,摸着已经放下来的手刹,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了。

    姜炎看了眼她的车,轻声提醒说:“别抢道,慢慢开。”

    唐以梦这会儿只能点头如捣蒜,待他转身离开,这才启动车子缓缓开上主路。

    姜炎回到车里,看着手里的便签。

    【唐,150xxxx1795】

    她有点眼熟,但一时之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罢了,看她穿着礼服从会场走出来,可能是哪个明星艺人吧。

    随手收起便签,一旁的手机恰巧响起,接听。

    “爸……没呢,小念这边估计还得半个多小时……”

    ***

    唐以梦停好车,刚走进她家的小院,就接到了贺珊的电话。

    “以梦,你在哪呢?”

    “抱歉抱歉,我老妈紧急call我回家,没办法参加你的庆功宴了,改天补上!”唐以梦不好意思的说着,抬步走到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今天是贺珊转型后拿的第一个奖项,最佳编剧奖。

    说好一定到场庆祝的,现在只能下次补过了。

    挂断电话,门被由内打开,唐兴海站在门口,冲唐以梦笑着说:“来了。”

    唐以梦看她老爸一脸的笑模样,确定自己又被‘骗’了。

    耷拉着脑袋进了家门,换拖鞋的时候,小声抱怨道:“狼来了的故事听过没?你们就不怕这招用俗套了……”

    唐兴海眯着笑眼说:“我姑娘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嘛,快去找你妈,等你半天了。”

    唐以柔轻叹一声,尽管被这招骗了好几次,但每一次她都不敢掉以轻心。

    “刘婉芬女士——”

    唐以柔拉着长音,走到客厅看她老妈半躺在沙发上,随手将车钥匙放到茶几上,扑过去,故意叫喊道:“妈,你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到!”

    刘婉芬白了她一眼,坐起身,拉着她一脸严肃的说:“坐那儿边去,有正事和你谈。”

    唐以梦耸了耸肩膀,得嘞,又来了。

    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静等‘训导’。

    刘婉芬挺直腰板,刚要开口,看见唐以梦身上的礼服,不禁好奇的问道:“你干嘛去了?”

    “我去观礼了,”唐以梦从桌子上拿过橘子,边吃边说,“妈,小珊得了最佳编剧呢……”

    唐以梦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婉芬摆手打断了:“这个回头再说。”

    “叫你回来就是想正式通知你,明天上午九点半,佰遇咖啡馆,去的时候带本书。”刘婉芬正襟危坐的下着通知。

    唐以梦避开她的视线,把最后一瓣橘子放进嘴里,含糊的说着:“明天要上班,没时间。”

    “你前天还说明天不上班。”唐兴海端着茶幽幽地从前面走过。

    唐以梦低下头,闭了闭眼睛,是她疏忽了!

    “妈,我好歹是个新闻主播,一周六天电视上都有我,我能不去嘛……”

    唐以梦一想到相亲就头疼,可她老妈这两年乐此不疲地帮她找相亲对象,可以说是从未停歇!永不止步!

    “新闻主播不是人?有规定不能相亲?别废话了,明天我送你过去。”刘婉芬站起身,摸过茶几上的车钥匙,转身就朝卧室走。

    唐以梦看着代步工具就这么被没收了,干脆不反抗了,努力说服着自己。

    兴许明天的相亲对象很不错?算了,唐以梦放弃了幻想。

    这两年平均两三个月相亲一次,高矮胖瘦都见识过了,没一个对眼的。

    真不是她要求高,看不顺眼聊不来,想想两人要过一辈子,唐以梦就发怵。

    看样子她老妈是不打算让她回家了,唐以梦拿着包走进她的那间小卧室。

    趴在床上,沉叹一声,原本计划今晚为贺珊庆功,然后喝她个不醉不归,想着宿醉过后第二天没办法上班,为此还特意请了一天假。

    想到这,唐以梦没好气的将头发拨乱,心情郁闷的在小床上来回地翻滚着。

    ***

    姜宅。

    “爸,我刚到训练营还没稳定呢,相亲的事先放一放吧,我不着急……”姜炎坐在沙发上,边说边冲一旁的蒋姜夫妇递眼神。

    姜念轻抚肚子,装作没看到姜炎的暗示,仰头问姜军:“爸,小玖什么时候能有舅妈啊?”

    话音刚落,姜炎就接收到了姜军的眼神,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等姜军开口,主动说道:“明天九点半,一定准时到!”

    姜炎说这话的时候就差敬军礼了。

    唐以梦坐在沙发上,竖起耳朵细听着前台方向的声音。

    “您是姜炎,姜先生吗?”前台对照着记录表询问。

    “是。”

    听到这,唐以梦下意识的抬起头,望向站在前台旁的男人。

    “您和那位女士是一起的吗?”前台店员示意姜炎朝后看。

    姜炎转过身,看见唐以梦正望着自己,不禁有些惊讶,这么巧?

    姜炎走过去,轻声问:“你是庄晓蕾说的伴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