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生姜红糖 > 67.067 永远不分开(大结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请盗文者熟知#侵权责任法#, 若执意盗文,后果自负  刚把茶叶腾到功夫茶的茶碗里,唐兴海就回来了。

    唐以梦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 像是受了惊的兔子, 赶忙迎过去先陪着笑脸:“爸, 怎么买个酱油都去了这么久……”

    唐兴海把手里的酱油瓶递给她,一边换鞋一边调侃道:“我跟你妈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 你都能上街打酱油了。”

    唐以梦抱着酱油瓶,无奈的撇了撇嘴,真是什么话题都能绕到这上面。

    姜炎跟过来, 站在唐以梦身旁对唐兴海叫道:“伯父。”

    唐兴海见到姜炎立马就变了脸, 脸上堆着笑, 冲他点了点头,表情甚是满意, 还开起了玩笑。

    “嚯, 这老高的个。”说着就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人一同进了客厅。

    唐以梦把酱油放到厨房, 刚想走出去,就看到刘婉芬进了厨房。

    “在这给我打下手。”刘婉芬抖了抖围裙, 系在腰上。

    唐以梦只好一边洗菜一边偷瞄坐在客厅的两人, 试图听到点什么。

    刘婉芬站在旁边, 用手肘碰了碰唐以梦, 悄声问:“你给妈说实话, 小炎现在的工作有危险吗?”

    唐以梦对他的工作不太了解,只记得庄晓蕾说他退役之后去了训练场做特教,教官的话危险性应该…不高?

    刘婉芬见她没回答,又接着说道:“不危险就行,以后你们在一起我和你爸也放心。”

    刘婉芬正说着眼眶里就泛起了泪花,唐以梦赶忙说:“打住打住!这才哪到哪……你别想那么多。”

    唐以梦有些语无伦次,索性将话题转移到晚饭上。

    忙活了四十多分钟,厨房里两个炉灶同时炖煮,唐以梦看了眼时间,顺手将火转小,拍了拍手,等收收汤汁就差不多可以上桌了。

    走出厨房,正在摆碗筷的刘婉芬抬头说:“叫你爸和小炎过来吃饭吧。”

    唐以梦应声走了出去,最后在前院找到了两人。

    “这种花叫七里香,中医里面叫千里香,花香浓郁,而且有一定的药用价值……需要阳光充足,土层深厚肥沃的土壤才好,耐旱不耐寒……”

    唐兴海背着手,给姜炎讲解着两人面前的花。

    姜炎站在一旁听得认真,看得仔细。

    唐以梦放轻脚步,悄悄走过去,刚走近两步,便听到她老爸再次开口说道:“以梦就跟这七里香似的,远看也许并不惊艳打眼,但近看,细细研究你会发现,她是很特别的……”

    唐以梦躲在后面听得都不好意思了,急忙才走出来打断他:“爸,我妈叫你去吃饭呢。”

    唐兴海抿嘴笑了,对姜炎扬了扬下巴,进屋前不忘提醒的说:“你们也快点儿过来啊。”

    “知道了——”

    唐以梦故意挡在姜炎身前,等她老爸进了屋,这才转身对姜炎说道:“你别听我爸乱说,他就是喜欢养花。”

    姜炎看着一旁成簇的花,不禁俯下身子,用力闻了闻,停顿几秒,最后站直身子,对唐以梦伸出了手。

    唐以梦怔然,学着他也摊开了手掌,不解的问:“怎么了吗?”

    “饿了,”姜炎一边说,一边反手牵着她的手向里走,“听伯父说,你做的鱼不错。”

    唐以梦微红着脸颊,任他牵着手,一起进了屋。

    嗯,做戏做全套。

    饭菜陆续端上桌,唐以梦坐在姜炎的右手边,对面的刘婉芬和唐兴海互相交换了个眼神。

    唐以梦注意到了,也意识到‘第二关’来了。

    唐兴海开了瓶红酒,正准备给姜炎倒上,就被唐以梦叫住了:“爸,他开车来的。”

    唐兴海愣了一下,想想也是,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这不能忘。

    刘婉芬一把拿过红酒瓶,对唐以梦说:“不是还有你嘛,今天小炎说什么都得喝一点儿。”

    刘婉芬说着就给姜炎倒了半杯。

    姜炎双手接过酒杯,附和着说:“伯父,我明天还得上班,今天先陪您喝这些。”

    唐以梦见他应下了,有些担心的扯了扯他的衣角,压低声音说道:“我可能开不了你那车……”

    她连小轿车都事故不断,更别说驾驶他那辆全尺寸的越野车了。

    姜炎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没关系。

    唐以梦做好了找代驾的打算,也就不担心了,埋头吃饭,希望尽早带他离开。

    唐以梦的筷子刚夹起一块排骨,就听见她老妈开口问道:“以梦,小炎喜欢吃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你给他夹点儿喜欢吃的……这边够不着的……”

    排骨应声滑落,重新掉回盘中。

    唐以梦轻舔下唇,偏头看着他,昨晚说了那么多,把她自己的兴趣爱好,吃饭口味说了个遍,偏偏忽略了他的喜好。

    姜炎放下酒杯,抬头对上她有些慌神的目光,轻声说:“只要是以梦夹的,我都喜欢。”

    唐以梦不好意思的挪开视线,随手夹了块鱼肉到他碗里,小声说了句:“……小心刺。”

    姜炎低下头,专心致志的挑着鱼刺。

    桌上一片静默,刘婉芬放下筷子,手在桌子下碰了碰唐兴海的腿,脸上是藏不住的笑。

    唐以梦头低低的,涨红了耳根,不敢抬头。

    突然,她的碗里多了块鱼肉。

    “吃吧,没刺了。”

    ***

    在唐以梦看来,这顿饭吃的太煎熬了。心跳只快不慢,红晕久久未散。

    端着碗碟进厨房,正准备洗刷,却被刘婉芬和唐兴海给赶了出来。

    “去,带小炎去你卧室参观参观。”

    她老妈下了命令,唐以梦不敢不从,只能带着姜炎进卧室。

    关上卧室的门,唐以梦终于松了一口气。

    “房间有点小,你随便坐吧。”唐以梦走到床边,顺手整理了下床单。

    不到二十平的小房间,有张她睡了很多年的单人床,也有陪她度过了学生年代的老书柜,外加一张书桌,一个入墙式的衣柜。

    她自己一个人都嫌小,更别说进来一个块头不小的姜炎了。

    姜炎在床边坐下,这样空间显得不那么拥挤。

    视线落在书柜上的一排相框上,唐以梦正巧靠着书柜,顺手拿起一个相框,说:“虽然我不经常回来住,但我妈三天两头的进来帮我打扫,这么多年我就没见过相框上有灰尘。”

    说完自己都笑了,指着照片上的自己说:“这是我六岁那年,我爸托人搞了个唱歌机,一首儿歌我能唱一个多小时呢。”

    姜炎伸手接过相框,看着照片上的她,额头上画着红点,穿着红色的毛衣,手拿话筒表情丰富,很可爱。

    唐以梦很久没好好看过这些照片了,不由得多看了几个。

    “这个是我第一次当升旗手的时候拍的,我还记得手要这么握。一上一下……像这样。”

    唐以梦站得笔直,手上假装有东西,模拟着当年升旗时的动作。

    “……最后还要敬礼呢。”唐以梦踢踏着拖鞋原地向右转,然后微扬着下巴,正儿八经的敬了个礼。

    姜炎不禁笑了,站起身,握上她的手,纠正着她的动作。

    不知不觉间,两人的距离近了。

    唐以梦愣愣地望着他的领口,鼻间有淡淡的酒味,指尖是他手掌的温度,很熟悉。

    只见他喉结动了一下。

    “我有点儿醉了。”

    “怎么会心脏疼呢?没按时吃药吗?”唐以梦来不及多想,嘴上问着,脚下已经加快了步伐朝停车场走。

    刘婉芬在电话里说的很含糊,唐以梦用肩膀夹着手机,低头从包里翻找出车钥匙,拉开车门上车。

    “我爸呢?疼的厉害吗?我叫救护车吧……”唐以梦启动车子,语气不免有些着急了。

    “不、不用,你先回来再说。”刘婉芬急忙打断她。

    唐以梦不自觉的挑眉,察觉到她老妈的不对劲,试探的问:“妈,一抽一抽是怎么个疼法?”

    “就……诶呀,这个很难形容的!你担心你妈的话,就赶紧回来!”

    唐以梦大致猜到了,这又是狼来了的故事。

    轻踩油门,向左打着方向盘,无奈的说:“妈,我既不是医生,也不是灵丹妙药,你要是真疼,等我赶回去就晚了……”

    ‘呲——’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道刺耳的声音,唐以梦下意识的踩住刹车。

    慌神了两秒,唐以梦还没来及熄火下车,就看见停放在前面的越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精壮的男人,车灯照在他的身上,唐以梦看不清楚他的五官表情。

    但根据他弯腰俯看车身的动作可以推测出……她刮了他的车!

    “……妈,先这样,我马上就回来了。”唐以梦挂断电话,匆忙下车查看。

    那道小一米长的划痕,就是她的杰作。

    唐以梦拿到驾驶证仅三个月,但此类事故已经是第三次了。

    男人身穿深绿色短袖上衣,下身着一条迷彩色的军裤,脚上踏着一双黑色的军靴,留着干练的短发,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

    唐以梦从车里拿出钱包,走近两步,深吸一口气,问道:“多少钱?我赔你。”

    唐以梦在处理刮蹭事故上,显然是经验十足的。

    姜炎闻声转过身,挑眉望向这个穿着修身礼服,踩着细高跟的女人。

    身材好,长相佳,声音也清脆好听,只是这车技,让人不敢恭维。

    看着她一脸的严肃,姜炎忍不住想要逗逗她,走到她面前,站直身子,足足比她高出了一头。

    “你想怎么赔?”

    唐以梦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抬手看了眼手表,一本正经的说:“责任在我,我赔你修车费。”

    说着便从钱包里拿出下午刚领的年中奖金。

    姜炎双手环胸,看她低头数着钱。

    “一千五够吗?”唐以梦数了数,钱包里总共两千块,自留五张,抽出十五张递到男人面前。

    男人摸着下巴,没伸手去接。

    唐以梦以为他不满意这个赔偿,于是开口说道:“应该是够的。”

    唐以梦一脸懂行的表情,因为上一次她划了一辆和这车类似的全尺寸越野车,情况差不多,她赔了人家一千三。

    姜炎低头看着她手里的钱,划痕不算严重,这修车钱肯定是够的。

    唐以梦着急回家,没等男人开口说话,拉过他的手臂,直接把钱塞给他,又返回车里撕了张便签,写下自己的手机号。

    递给这个没有故意刁难她的男人,欠着身子说:“对不起,我还有急事,如果修车费不够的话,你再联系我。”

    说完便上了车,关上车门,刚启动车子准备向后倒车,车窗就被人敲了两下。

    唐以梦踩着刹车,赶忙降下车窗,急声说:“不好意思,我真的有急事,电话是真的……”

    “穿高跟鞋开车是违规的。”姜炎打断她的话,轻声说着。

    唐以梦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点头连声道谢。

    挂上P档,拉上手刹,弯腰脱掉脚上的高跟鞋,从后座上拿过跑外景采访时穿的平底鞋。

    换好鞋子,抬头再次说道:“谢谢。”

    说完便换档,手刚握到方向盘,只听见男人开口叫道。

    “停!”

    唐以梦确实停住了,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男人倾身探进车窗,伸长手臂将手刹放下。

    姜炎摇头质问道:“你是持证上路吗?”

    “……有证的。”唐以梦莫名的红了脸,摸着已经放下来的手刹,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了。

    姜炎看了眼她的车,轻声提醒说:“别抢道,慢慢开。”

    唐以梦这会儿只能点头如捣蒜,待他转身离开,这才启动车子缓缓开上主路。

    姜炎回到车里,看着手里的便签。

    【唐,150xxxx1795】

    她有点眼熟,但一时之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罢了,看她穿着礼服从会场走出来,可能是哪个明星艺人吧。

    随手收起便签,一旁的手机恰巧响起,接听。

    “爸……没呢,小念这边估计还得半个多小时……”

    ***

    唐以梦停好车,刚走进她家的小院,就接到了贺珊的电话。

    “以梦,你在哪呢?”

    “抱歉抱歉,我老妈紧急call我回家,没办法参加你的庆功宴了,改天补上!”唐以梦不好意思的说着,抬步走到家门口,按响了门铃。

    今天是贺珊转型后拿的第一个奖项,最佳编剧奖。

    说好一定到场庆祝的,现在只能下次补过了。

    挂断电话,门被由内打开,唐兴海站在门口,冲唐以梦笑着说:“来了。”

    唐以梦看她老爸一脸的笑模样,确定自己又被‘骗’了。

    耷拉着脑袋进了家门,换拖鞋的时候,小声抱怨道:“狼来了的故事听过没?你们就不怕这招用俗套了……”

    唐兴海眯着笑眼说:“我姑娘什么样我还不知道嘛,快去找你妈,等你半天了。”

    唐以柔轻叹一声,尽管被这招骗了好几次,但每一次她都不敢掉以轻心。

    “刘婉芬女士——”

    唐以柔拉着长音,走到客厅看她老妈半躺在沙发上,随手将车钥匙放到茶几上,扑过去,故意叫喊道:“妈,你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到!”

    刘婉芬白了她一眼,坐起身,拉着她一脸严肃的说:“坐那儿边去,有正事和你谈。”

    唐以梦耸了耸肩膀,得嘞,又来了。

    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静等‘训导’。

    刘婉芬挺直腰板,刚要开口,看见唐以梦身上的礼服,不禁好奇的问道:“你干嘛去了?”

    “我去观礼了,”唐以梦从桌子上拿过橘子,边吃边说,“妈,小珊得了最佳编剧呢……”

    唐以梦话还没说完,就被刘婉芬摆手打断了:“这个回头再说。”

    “叫你回来就是想正式通知你,明天上午九点半,佰遇咖啡馆,去的时候带本书。”刘婉芬正襟危坐的下着通知。

    唐以梦避开她的视线,把最后一瓣橘子放进嘴里,含糊的说着:“明天要上班,没时间。”

    “你前天还说明天不上班。”唐兴海端着茶幽幽地从前面走过。

    唐以梦低下头,闭了闭眼睛,是她疏忽了!

    “妈,我好歹是个新闻主播,一周六天电视上都有我,我能不去嘛……”

    唐以梦一想到相亲就头疼,可她老妈这两年乐此不疲地帮她找相亲对象,可以说是从未停歇!永不止步!

    “新闻主播不是人?有规定不能相亲?别废话了,明天我送你过去。”刘婉芬站起身,摸过茶几上的车钥匙,转身就朝卧室走。

    唐以梦看着代步工具就这么被没收了,干脆不反抗了,努力说服着自己。

    兴许明天的相亲对象很不错?算了,唐以梦放弃了幻想。

    这两年平均两三个月相亲一次,高矮胖瘦都见识过了,没一个对眼的。

    真不是她要求高,看不顺眼聊不来,想想两人要过一辈子,唐以梦就发怵。

    看样子她老妈是不打算让她回家了,唐以梦拿着包走进她的那间小卧室。

    趴在床上,沉叹一声,原本计划今晚为贺珊庆功,然后喝她个不醉不归,想着宿醉过后第二天没办法上班,为此还特意请了一天假。

    想到这,唐以梦没好气的将头发拨乱,心情郁闷的在小床上来回地翻滚着。

    ***

    姜宅。

    “爸,我刚到训练营还没稳定呢,相亲的事先放一放吧,我不着急……”姜炎坐在沙发上,边说边冲一旁的蒋姜夫妇递眼神。

    姜念轻抚肚子,装作没看到姜炎的暗示,仰头问姜军:“爸,小玖什么时候能有舅妈啊?”

    话音刚落,姜炎就接收到了姜军的眼神,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不等姜军开口,主动说道:“明天九点半,一定准时到!”

    姜炎说这话的时候就差敬军礼了。

    姜炎牵着唐以梦进了电梯,电梯里只有他们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就连呼吸都变得格外小心。

    姜炎不着痕迹的松开她的手,抬手扒拉两下头发,低头轻咳一声:“我没开车,你开了吗?”

    唐以梦两只手交缠在一起,尽量掩饰着内心的小情绪,闷声说:“没。”

    因为考虑到今天会喝酒,所以她早上是坐庄晓蕾安排的车来的。

    姜炎看着她身上的伴娘服,出声提醒着:“还有三个小时,你要回家换衣服吗?”

    唐以梦下意识的说好,说完抬头问他:“你呢?”

    “我陪你回去。”

    “……”

    唐以梦偏过头,一抹红晕爬上了她的双颊。

    她好像没说要他陪啊……

    两人静默了一会儿,突然电梯门开了,推着清洁车的酒店服务员站在电梯门口,看到两人站在电梯里,不禁吓了一跳。

    “您两位下去吗?”服务员将推车向后拉了一下,不确定的问着两人。

    唐以梦看了眼电梯内的楼层数字,他们俩刚才竟然一直没按键!

    “下、下去,不好意思。”唐以梦说着就伸手按下酒店大厅那层的按键。

    电梯门重新关上,两人没再说话,电梯内的气氛稍显奇怪。

    ‘叮——’

    电梯门应声打开,唐以梦率先迈步走出去,再不出去她的脸就要熟透了!

    走到旋转门那,唐以梦下意识的放慢脚步,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他没跟过来,而是在酒店前台那说着些什么。

    唐以梦刚想过去,就看见前台的工作人员从柜台里面拿出一个捧花。

    是那个捧花!

    唐以梦愣在原地,直到姜炎拿着捧花走到她面前,她才稍稍回过神来。

    “你找回来的?!”唐以梦很惊喜,从他手上接过捧花,这种感觉像是失而复得似的。

    姜炎只是点头,然后抬手示意她进旋转门。

    唐以梦拿着捧花,走在他身旁,视线落在他推门的手掌上。

    两人走出酒店,站在路边等车,这会儿不是上下班高峰期,马路上车辆并不多,酒店位置也不属于市中心,出租车也不是随便能遇到,还是要等一下。

    唐以梦穿着伴娘服,手里还拿着捧花,这样站在马路边很扎眼。

    一阵微风吹过,裙摆随风飘动,唐以梦伸手按住裙摆,还得捂着领口,整个人手忙脚乱的。

    突然肩上多了件西装外套。

    唐以梦抬头望向他,只见他把外套披在自己肩上,然后低头挽着衬衫的袖口,说:“我有点儿热。”

    唐以梦拉着西装外套的衣领,转头望向另一边,不自觉的扬起嘴角。

    车来了,两人上车,车子缓缓地朝她家开去。

    到了公寓楼楼下,两人下车,司机师傅不忘调侃一句:“我今天也算是沾喜气了啊!”

    唐以梦伸手挠了挠耳朵,转身朝公寓楼大厅走。

    姜炎跟在她身后进了公寓楼。

    物业何经理从电梯里出来,冲唐以梦点了点头,打着招呼:“唐主播,今天没上班吗?”

    唐以梦单手拎着裙摆,走进电梯,笑着说:“没呢,今天去参加朋友婚礼了。”

    说着便晃了晃手里的捧花。

    何经理站在电梯外,看见姜炎跟着唐以梦走进电梯,洞察力极强的何经理快速捕捉到了两人不寻常的关系。

    “男朋友?”

    唐以梦怔了一下,刚想说不是,就听到姜炎的声音。

    “你好。”

    唐以梦就这么看着两人握手,接着互相寒暄了几句,最后电梯门关上了。

    “何经理肯定误会了……”唐以梦小声说着。

    “误会什么?”姜炎故意装作不懂。

    唐以梦搓着裙摆的布料,脱口而出:“误会你是我男朋友啊!何经理这人兜不住事的。”

    “哦,那就误会吧。”姜炎双手插兜,语气淡定的像是并不在意似的。

    电梯匀速上升,唐以梦想想也是,他又不住这,下次再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误会就误会吧。

    电梯到了二十一层,唐以梦轻踩着高跟鞋走出电梯。

    姜炎疑惑的看着她。

    唐以梦指了指他腕上的表,悄声说道:“这家有个老人,对声音特别敏感,之前因为我穿高跟鞋走路太吵,专门找过我……”

    所以从那以后,唐以梦只要是路过他们家门口,她一定是小心加小心。

    她家是2109,在这层的最尽头,景色最好,而且隔音相对要好一些,当初千挑万选才买的这套。

    开门进去,唐以梦鞋柜里找出她老爸的拖鞋,摆在姜炎面前,抿嘴笑着说:“上次你不是说‘来我这都是穿我爸的拖鞋’吗?喏,给你圆梦了。”

    姜炎笑了,穿上明显小两号的拖鞋,模样很滑稽。

    “你如果不嫌地板脏的话,我不介意你不穿鞋的,”唐以梦换上自己的拖鞋,跟在他身后走到客厅,“不过,地板三四天没拖了。”

    姜炎耸肩,他怎么样都行。

    唐以梦很有主人模样的端了杯水给他,指着屋子说:“洗手间在那边,这儿是阳台……你先坐这,我去把衣服换了。”

    说完就拿着捧花进了卧室。

    姜炎很‘乖’的在沙发上坐着,端起玻璃杯,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打量起这个两室一厅的公寓。

    整洁的厨房,有使用的痕迹,但收拾的井井有条很干净。

    茶几上除了遥控器和几本书,还有几个水晶摆饰,和她的形象很搭。

    最后,视线落在玄关处摆放的鞋子上,除去唐以梦刚才穿回来的高跟鞋,摆在外面的基本都是平底鞋和球鞋居多。

    姜炎不禁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这时,唐以梦从卧室走了出来,穿了件平口的吊带连衣裙,裸粉色衬的肤色白皙,长度到膝盖上方,既得体又大方,很显气质。

    唐以梦手里拿了条细腰带,一边低头系着,一边说:“韩川也没说是什么风格的派对,不知道穿这样行不行……”

    因为工作的原因,唐以梦基本没时间去韩川的酒吧,只知道白天是静吧,晚上虽不算是夜店风格,但也挺闹的。

    庄晓蕾过生日的时候,她去过一次,可是刚到一会儿,就被台里叫回去加班了。

    唐以梦对这次的单身派对完全不了解,今天是被庄晓蕾结婚的仪式感渲染了,她也想尝试一下,突破一下!

    姜炎坐在沙发上,双肘撑在腿上,摸了摸下巴,轻声说:“很好看。”

    唐以梦第一次听他夸自己,愣了一下,随即‘哦’了一声,又转身从卧室把他的西装外套拿出来。

    时间还早,两人坐在沙发上,难免有些小尴尬。

    唐以梦打开电视,猜测他可能不喜欢看综艺节目,于是就挑了个新闻看。

    财经新闻,有些枯燥。

    唐以梦坐在单人沙发上,悄悄抬头看墙上的时间,试图找着话题。

    “咱们几点过去?”

    姜炎坐在另一边的沙发上,回答说:“六点二十差不多。”

    “你明天也不上班吗?”

    “周末。”

    唐以梦摸了摸胳膊,干笑两声:“哦对……明天是周末。”

    唐以梦实在找不到话题,但作为主人家,秉着不能让客人坐着干瞪眼的精神……她决定搞点儿水果,至少像样一点儿。

    家里只有她老妈上次带来的苹果,唐以梦挑了几个,刚准备削皮,又怕他喜欢吃带皮的,走到客厅想问问他,却发现他正在打电话,于是又躲回厨房,打算先削两个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