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21.驸马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暖暖心仪之人,恐怕是神武大将军闫默。”

    寝宫里安静了一会儿,皇帝觉得可能是自己幻听了,于是道:“曼曼方才说什么?”

    皇后叹了口气,“我说正经的呢,没和陛下开玩笑。”

    皇帝一言不发,沉默着起身,披上外袍就要走。

    皇后忙喊住他:“陛下去哪儿?”

    “去把那个野男人揪出来。”皇帝面沉似水,说得咬牙切齿,像一头被侵犯了领地狮子,强压着滔天怒气。

    若让百官及宫人见到他这样子,恐怕早已惊骇得两股战战,跪立不稳。皇后却是不怕的,又好气又好笑道:“回来!”

    皇帝哪里听得进去,行动如疾风,眼看着要出寝宫。

    “陛下今天从我这里出去,以后就不必再来了。”皇后在后头凉凉道。

    这话如三九寒天里一盆冷水兜头倒下,把皇帝冲天的怒火泼了个正着,火焰呲——灭了,剩下一点火星苗子摇摇晃晃,几缕青烟袅袅娜娜。

    皇帝的身形僵立在宫门口。

    皇后不再看他,慢悠悠躺下来,还翻了个身。

    守在宫外的总管太监德公公听到动静,余光往内殿瞥了一眼,再瞥瞥杵在门口不上不下的皇帝,将头低了又低,还是得递个台阶让陛下下来,只得小跑上前,躬身道:“陛下有什么吩咐?”

    皇帝轻咳一声,“……热水。”

    “是。”德公公可不会想为什么陛下娘娘才沐浴过,眼下又要热水,只尽职尽责地点了几个小内监去抬水。

    皇帝使唤完人,转身就回去了,好似他方才气势汹涌地出来,就是为了叫个热水而已。

    见皇后背对他,皇帝脱下外袍,乖乖爬上龙凤床,掀开被褥躺进去,又把人捞来自己怀里。

    皇后原也没打算晾着他,顺势软了身子,回头看他,“不冲动了?”

    皇帝摇摇头。

    “还生气么?”

    皇帝面色依然不豫,“生气 。”

    皇后摸了摸他的脸,轻叹道:“不怪陛下生气,我初时也难以相信,可再怎么样,现在不是找人算账的时候,起码要将事情始末弄清楚,再想想该怎么办。”

    皇帝本不是冲动的性子,但任何一个父亲,听说唯一的女儿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一个大龄野男人给拐了,恐怕都冷静不下来。他人虽被皇后拉回来,心头却仍气闷不已,“暖暖真的看上了?”

    “我看是的,从未见暖暖这幅模样。”

    皇帝便哼了一声,“那闫默有什么好,一把年纪,长得又丑,粗俗武夫,那些侍卫里,我闭着眼睛抓一个,都比他年轻比他俊。”

    皇后知道他在气头上,所以有意贬低。实际上,以闫默的战功来说,他如今二十四的年纪,足可称一句年轻有为。皇后也见过他,长得虽不是小姑娘喜爱的俊俏玉面,却也仪表堂堂,英伟不凡。况且他武功又高,朝中武将单论身手,少有可出其右之人。如此一个青年才俊,怎么到皇帝嘴里,就成了又老又丑的武夫了?恐怕还是他心里酸的。

    皇帝是真的酸,捧在手掌心十多年的宝贝,一朝要叫别的男人抢去,叫他怎能甘心。若那男人是他自己给女儿选的,虽然心中不快,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结果却被一个野男人截胡,这口气如何咽下。

    皇后轻轻揉着他的胸口。其实她一开始知道女儿的心思,对闫默也不怎么满意,毕竟年纪是大了点,脾性也不够温和,不说跟出身世家的公子们比,就跟御前侍卫们相提并论,他的外表也没什么胜算。

    可再怎么样,也抵不过孩子喜欢。

    先头那顾家的小公子,倒是哪哪都好,可后来如何?平白惹得女儿伤心。

    那事之后,皇后就想清楚了,只要有一个暖暖喜欢的,他又对暖暖好,这就够了。其余的家世、权力、本事、财富,都不是最重要的,因为这些东西,只要皇帝想,要多少就能给多少。

    如此想过一番,再来看神武大将军闫默,皇后便觉得挺好了。

    皇帝听了皇后劝解,仍旧不甘心地哼哼两声,方才要冲出去找人算账的架势却已经放下。

    皇后又道:“如今只是我们推测,暖暖还没正经说出来呢,我看她那样,许是开了窍自己都还不知道,迷糊孩子,少不得还要咱们推一把。”

    “不推。”皇帝不乐意。

    皇后失笑,“那就先不推,我再看看闫默到底值不值得暖暖托付,别是那傻孩子一头热才好。”

    皇帝立刻不悦道:“他还敢不喜欢暖暖?”

    “急什么,这种事强逼得来?况且我问过紫苏,从他二人平时相处看来,他对暖暖未必无意,只是关系到暖暖终生大事,总要谨慎些。”

    皇帝这才缓缓点头,心里盘算着,派人去上清宗探探,要把这闫默祖宗十八代探查个清楚。

    这一夜就在帝后二人的细语中过去。

    次日,褚清辉来给皇后请安,用过早膳后,皇后拿出一卷图纸。

    “这是工部送来公主府的格局图,你来看看可有哪里需要修改的。”

    “父皇母后看着好就好。”褚清辉凑过来,图纸上的宅院格局极大,院落房屋花园错落有致,布局既宏大又精细。

    皇后笑了笑:“又不是给我和你父皇住的,以后这就是你与驸马的住所,怎能不上心?”

    她说着,看了女儿一眼,又叹道:“就不知,我的暖暖想跟谁住在一起。”

    褚清辉心中无故跳漏一拍。建公主府这事,她早就知道了,也知道她的驸马以后会跟她住在一起,然而直到现在母后提起,心头才有异样感觉。

    那个将要与她住在一处,一辈子在一起的人,他会是谁?

    这个问题烦扰着褚清辉,直到下午去含章殿,她都思索着。

    这段日子她已经熟门熟路了,去时闫默指导学生打拳,她就坐在石桌边,撑着下巴出神。

    仲春时节,百花含苞,连风里都裹夹着花草香气。不知从哪儿吹来两片花瓣,擦过褚清辉长长的眼睫,挺翘的鼻梁,顺着脸蛋落在石桌上。

    她醒过神,轻轻拈起花瓣放在掌心,仔细看过,认出是杏花,又对着手心吹一口气,花瓣摇摇晃晃飞起,眼看要落到地上,又一阵风卷来,花儿重新落入风中,被带向远方。

    褚清辉的视线顺着花瓣飞走,盯着四角墙院外一汪碧色的天空,不知多久回过神来,才发现闫默已经坐在对面。

    闫默并未开口,只看着她,似乎在问怎么了。

    褚清辉笑笑:“再过不久就是上巳节了呢。”

    岁岁春草生,踏青二三月。三月三上巳节,原是人们在水边祓除病气,除去积秽的日子,如今渐渐演变成踏青寻春的好时节。

    褚清辉听林芷兰提过几次城郊的□□,太子褚恒也曾微服出宫,与友共游,她自己无缘得见。

    闫默不知她为何提这个,只略略点头。

    褚清辉忽然露齿一笑,“我想要几只纸鸢,先生从宫外带给我吧?”

    “什么样式?”闫默问她。

    褚清辉皱鼻想了想,纸鸢她见过不少,大多是做成蝴蝶、花鸟等漂亮鲜艳的样子,热闹是热闹了,却不太合她此时的心意,但要她说出眼下自己想要的,又一时说不准,只得摇头道:“还没想出来,到时候再跟先生说。”

    闫默又微微点头。

    褚清辉之前脑子里都是皇后早上与她说的,驸马和公主府的事,后来被两片杏花打了岔,眼下又想起来,看着面前人敛眉沉目的模样,忽然就想问问他的意见,可转念又一想,将军府的样式她是见过的,京城中就没有简陋至斯的宅院,心中不免迟疑,问他真的能问出什么来么?可别又建成第二间将军府。

    往日里她叽里咕噜,如一只欢快悦耳的鸟雀,今日不知为何,频频怔神,倒让已经习惯她的声音的闫默觉出几分不同。

    他拿出匕首,用一块锦缎缓缓擦拭。

    过一会儿,两人间仍是沉默,他抬起头来,果然见她托着脸颊,两眼迷茫,又出神了。

    “在想什么?”闫默将匕首收起来。

    褚清辉呆呆道:“我在想,要不要在府里建一座武场。”

    话一出口,她就清醒了。

    为什么无缘无故会想到在公主府中建武场?——因为将军府里有武场。

    为什么要和将军府一样?——因为想让他在公主府练武。

    为什么让他进公主府?——因为……想要和他住在一起,想要他做她的驸马。

    她想要他做她的驸马。

    这个想法忽然清清楚楚地印在脑子里。

    褚清辉只觉得轰的一声,心底仿佛有一股热气炸开,烫得她整个人红透了。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384.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