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35.相会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褚清辉回宫的时候, 带回十几个新得的小人像。

    这些雕像材质不一, 有珍贵的, 用宝石雕琢而成,也有普通的, 用的是随处可见的鹅卵石, 但无一例外, 每一个做工都十分精致,栩栩如生, 看得出雕刻之人的用心。

    她似乎可以透过它们, 看见这十几日闫默走过的每一处地方,在那个地方, 他或折下一根树枝,或捡起一块石头, 然后在夜深人静之时, 坐在灯下专心雕刻出自己的模样。

    这些原本冷冰冰的雕像, 似乎因这一份心思, 而带上了令人熨帖的暖意。

    过了几日,闫默终于到禁卫营报到。

    虽然褚清辉不能再像在含章殿时给他送食盒, 但两人同在皇宫之中,即使没见到面, 心情就与一个在宫内, 一个在宫外不一样。

    这一日, 褚清辉从含章殿回来, 行走在外廷宫道上, 忽然似有所感,抬首往墙上看去。

    墙头上,一身黑衣、老神在在曲腿坐着的人,可不正是闫默?

    紫苏也发现了,停下脚步,给宫女们做了个手势,退到十几步外。

    褚清辉却只出神的看着闫默,不知为何,她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似乎在很久以前曾重现过。可一想又不可能,先生来京城只是这三四年的事,其间她并没有见过他。

    闫默从墙头上跃下,走近她,“怎么?”

    褚清辉微微皱眉,疑惑道:“我觉得,好像以前见过先生也像刚才那样,蹲在墙头上,可是……应该是我恍神了。”

    闫默闻言却顿了一下,缓缓从怀中掏出两个荷包。

    “咦?”褚清辉一看,立刻惊奇道:“这是柳姑姑专门缝给我装玫瑰糖的荷包,先生怎么会有两个?”

    她记得不久前,送过闫默玫瑰糖,当时就用这荷包装,可另一个是从哪来的?

    她心中奇怪,不由就着闫默的手,仔细打量那两个荷包。其样式、花纹、配色都没什么差别,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是崭新的,另一个瞧着却很有些年头了。

    新的那个是她送的,剩下那个……

    闫默慢吞吞道:“十一年前,我随师父入京,曾在此处宫墙上等他。”

    褚清辉双眼慢慢瞪大。

    闫默又道:“有个小姑娘路过,将荷包送我。”

    褚清辉呆住。

    “她说,荷包里是她最喜爱的玫瑰糖。”闫默最后道。

    褚清辉已经完完全全愣住了,怔怔道:“那是我……”

    听语气,不知这是问话还是肯定。

    闫默点了点头,煞有其事,“我听人口称公主,应当是你。”

    褚清辉傻傻看着他,忽然反应过来,跺了下脚指控道:“原来先生早就认出我了,故意不说!”

    闫默眼中似有笑意,却又正色道:“并非有意隐瞒。”

    褚清辉点了点头,听先生描述,十一年前,那会儿她才三四岁,如今早将发生的事忘了。一个人记得,另一个人脑中却一片空白,这时候,若记得的那人提起,也没什么趣味,况且,先生从来不是多言的人。

    但她如今隐约想起有这一回事,却记不得细节,不免抓心挠肺地好奇,“过得太久,我那时又小,都记不清得了,先生给我说说具体是什么情况吧?我只记起,那时候先生也是一身黑衣,蹲在墙头上,那一天……似乎有雪?”

    “不错,那日大雪。”

    闫默清楚记得,当时雪下了两三天,地上积雪一尺多厚。他蹲在墙头上,看着白茫茫的宫殿,等师父来找他,忽然听到一阵细嫩娇软的声音,两个圆滚滚的小身影从远处蹒跚而来,其中有一个一身银狐大氅,裹得跟一颗雪球似的。积雪深厚,两人腿却短,远远瞧着,感觉就如雪球一般滚过来了。

    闫默初时并未在意,蹲在墙头上一动不动。

    那颗雪球滚着滚着,却停在他蹲身的墙下,抬起头来,露出一张雪花儿似的小脸。

    他那时候面上镇定,心里却不由得想多看一眼,在师门里,见到的都是泥地中打滚的师弟,难得看见一位小姑娘,更不用说,还是粉雕玉琢,冰雪堆成一般的漂亮可爱。

    那雪球仰着颗小圆脑袋看了他一会儿,开口软绵绵喊他大哥哥,问他冷不冷,要把暖炉借他。

    他没回答,就听她嘟囔,说他衣服穿得那么少,会生病,生病得喝药,药很苦很苦。又说她有玫瑰糖,每次喝药的时候吃一颗,就一点都不苦了,还要把玫瑰糖送给他。

    他从未遇过这样的状况,不知如何应付,仍是不言不语,一动不动。

    雪球等了一会儿,似乎还有别的事,只好把玫瑰糖放在墙下,与他道别。

    他看着她一摇一晃踉跄着走远,又盯着墙下的小荷包看了一会儿,直到它快被落雪淹没,才飞身掠下,将荷包拾起。

    他不爱吃甜食,里头的糖放了许久,坏了,只得丢弃,这个荷包却被他随身带着,一直到如今。

    褚清辉听他说到将糖丢掉,撅了撅嘴,想到了什么,又欢喜起来,“原来我那么小的时候就见过先生,还把玫瑰糖送出去,那肯定是我在先生身上做下的记号,现在我长大了,先生就是我的了。”

    瞧她一脸自得,还说什么记号不记号,闫默道:“莫非是小狗?”

    褚清辉哼了一声,“我要是小狗,就咬你一口。”

    她看了看闫默,忽地又笑嘻嘻道:“先生快说,你是不是那时候就喜欢我了?特别特别喜欢我,不然,怎么会把一个荷包收着这么久?”

    这话只是是玩笑,那时候她才三四岁,闫默也才十四五岁,一心只知习武的少年人,开窍都比别人晚多了,哪知道什么喜欢不喜欢。

    不过,他看着褚清辉,似是陈述,又像承诺,“一直记得你,不会忘。”

    褚清辉原是为了取笑他,却被他双目锁住,郑重说了这么一句话,反倒把自己闹得有几分羞涩无措,只得嗔他一眼,小声嘟囔:“你、你怎么这样……”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39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