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37.亲亲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天气逐渐炎热,按照往年惯例, 步入六月, 皇帝便带着百官去夏宫避暑。

    闫默在随行护卫的人员之中,将皇家仪帐护送到夏宫之后, 第二日, 他就得返回京城。

    虽说京城距离夏宫,快马不过数个时辰便能跑一个来回, 可闫默身为禁卫军副统领,身负指导训练侍卫之责,没有皇帝旨意,不能擅离职守。

    也便是说,在褚清辉回京城之前,两人或许都见不着面了, 而等她回京之后,立刻要着手大婚之事,按旧俗,两人婚前也不该再见,这一别, 得有两个多月。

    褚清辉心中不舍,安顿好之后,便去皇后那儿磨了一通,得以乔妆去寻闫默。

    护卫人数众多, 都在夏宫外安营扎寨, 褚清辉做男子装扮, 借着暮色掩盖,带着紫苏一路避开众人,寻到闫默帐前。

    紫苏主动守在帐外,她独自入内。

    闫默许是刚沐浴完,披着一件黑袍,长裤松垮垮吊在腰间,袒露出大片铜浇铁铸的身体。

    他曲腿坐在临时床榻上,凝神雕着手上的小人像,明明灭灭的橘色火光照映出半边脸,另外半边隐在黑暗中,显得本就硬朗分明的五官更加深刻。

    褚清辉兴冲冲而来,一入内,却被如此场景吓傻了,僵在原地。

    闫默也未料到她会来,心中虽然惊讶,面上却不动声色,放下雕像,将外袍系好。

    褚清辉猛地回神,立刻转过身去,跺了跺脚,又羞又慌:“你、你怎么连衣服都不穿好?”

    闫默起身,牵过她的手,“是我的错。”

    这帐篷是临时搭建的,除了一张矮床,一副桌子,连落坐的地方都没有。

    褚清辉被按着坐在床榻上时,浑身上下更加僵硬,她低着头,不敢与闫默对视。

    帐篷内空间不大,两人离得又近,她只觉得呼吸间,鼻腔里全是先生的气息。这种熟悉又陌生的雄性气息,叫她心慌意乱,不知如何应付。想起方才入内所见的场景,脸上更加烧得红透,脑子都快转不动。

    闫默也在矮床上坐下,好在没有紧挨着她,不然,她真要喘不上气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营帐内的氛围更加暧昧,褚清辉眼珠子心慌地四处转。看见手边闫默方才刻到一半的小人像,忙拿了起来,没话找话,“今日行了一天,先生就别再刻了,早些休息吧。”

    “不碍事,还差几刀便能完成。”

    褚清辉闻言,用手指头摸了摸小人像,发现果真还有粗糙的地方,便将它递回去。

    闫默接过,完成最后几笔,又用砂纸细细打磨。

    褚清辉安安静静看着他专注的侧脸,刚才慌乱的心情慢慢平复下来,想到马上将至的分别,语气有些低落,轻声嘀咕道:“等明天先生回京,我们就有两个月见不到面了。”

    闫默放下手中的砂纸看她,道:“换我来寻你。”

    自从他知道粉团要来夏宫避暑,早前就避开暗哨,观察过夏宫地形。

    与京城皇宫不同,夏宫绕山而建,每一处宫殿环山抱水,几乎都可说是独立出来的。他若暗里来寻找粉团,便没有皇宫中诸多顾忌,也不必担心唐突了谁。

    褚清辉听了,心情瞬间明媚,抬起头来,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虽然不知先生所说的寻她,是怎么寻,什么时候寻。但他既然说了来找她,就一定会来,她相信他。

    不过,到底担心他受累,想了想,她又摇摇头,“其实……不见也没什么。”话虽这么说,她却想到之前闫默离京去接应使臣,不过半个月,她就觉得过了数载之久,眼下足足两个月,不得更加难熬了?

    “我想见你。”闫默道。

    一句话堵住褚清辉所有担忧,只余一双杏眼看着他。

    闫默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摸了摸她的脸颊。

    褚清辉抱住他的手,偏头在他掌心里蹭了蹭,手心粗糙的厚茧擦过细嫩的脸颊,带来一阵□□。

    褚清辉眼睫轻颤,却还是没放开他的手。

    闫默抬起那颗白皙小巧的下巴,目光在布满红霞的粉嫩脸颊上看了一会儿,越发幽深暗沉。他缓缓低下头。

    与第一次的蜻蜓点水不同,这一次,他的唇舌如巡视自己的领地一般,将粉团的小嘴里里外外尝了一遍。

    褚清辉呼吸急促,双目游移不敢与他对视,偶尔飞快的瞥他一眼,眼中也盈水光。

    闫默又在她唇上点了点,伸手搂过纤细的腰肢,将人抱在自己怀中,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上。

    过了好一会儿,褚清辉才慢慢平复喘息,她抓着闫默空出来的那只手掌,纤细的指头在上头揉揉捏捏,偶尔扣扣硬茧,跟玩一般。

    闫默觉得痒,大手一裹,将她两只手都包在内。

    褚清辉却挣开来,又抱住他的手,挠得更加起劲。

    闫默无奈,只得随她。

    褚清辉撅着微肿的红唇,撒娇嘟囔道:“先生不守规则,之前我说了,若要亲我,得提前与我说一声才行,先生那时候答应了的。”

    “说了。”闫默道。

    “哪有?我怎么没听见?褚清辉立刻抬头反驳他。”

    闫默垂目与她对视,待褚清辉不好意思要移开眼时,他抽出手掌,指了指自己的双眼,“此处说了。”

    褚清辉哑然,竟不能反驳他,过了一会儿,才咬着唇道:“那、那我还没答应呢。”

    “答应了,”闫默又垂下头,在她眼皮上亲了一下,“这里告诉我,你愿意。”

    轰地一声,褚清辉方才褪色的脸又红遍了。她一头埋进闫默怀中,挺翘的小鼻子四处乱蹭,嘟着嘴娇嗔:“先生还是像以前那样不说话的好。”

    如今话多了,说出来的话,有时候着实叫人不知所措。

    她却不知,因她的动作,热热的鼻息喷在闫默胸膛上,令他的身体瞬间绷紧了。

    褚清辉却发现了新的事物,隔着衣服,用一根细白的手指头戳了戳闫默的胸膛,轻声惊叹:“真的是硬的,和铁一样,又不太像,好像是丝绸裹着铁,真有意思。”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又瞧瞧闫默的,再次伸出指头戳了一下。

    闫默喉头一阵滑动,低头看着她脸上纯然新奇的表情,暗叹一声,只得再次伸出手掌,裹住她不安分的手。

    褚清辉又挣了一下,这次却没被她挣开,嘟囔一声,安静趴在闫默怀中。

    过了一会儿,外头传来一声鸟叫。

    这是褚清辉跟紫苏约定好的暗号,告诉她时间差不多,该回去了。

    褚清辉从闫默怀中抬起头来,恋恋不舍的看了他一会儿,忽然凑上前,又轻又快的在他唇上啄了一口,快要退开时,脑中一热,又伸出一小段粉嫩的软舌,在他嘴唇上舔了一下,才飞快退出去,双手捂脸,从指缝里看他。

    “我得走了,先生记住说过的话,要来寻我,不然,我就要生你的气了。”话中虽然带着几分娇蛮,声音却是又绵又软的,说完也不等闫默应她,掀起帘子便跑了出去。

    闫默起身跟上,缀在二人后头,眼看她们入了夏宫。

    他站在原地,指头在嘴唇上轻轻摩挲着,不知在想什么。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40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