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54.花宴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24小时后替换, 到时若看不见, 请清缓存再看。  将军府内冷冷清清, 整座府邸除了闫默以外, 不过仅有两三个打扫洗衣做饭的下仆, 与其他府邸的富贵排场, 判若一天一地。

    此时, 唯有正院里还透出一丝烛光。

    闫默刚洗漱完,坐在桌前,头发尚在滴水, 在这初冬的寒夜里, 他身上仅着一件单薄的黑衣, 看来他极喜欢黑色, 竟连里衣都是黑的,且无一丝花纹装饰, 就如这间屋子一般,朴素至极, 但他手中,却拿着一个与此处格格不入的精致荷包。

    那荷包是少女最喜爱的桃红色, 上头绣着一株桃花, 两只鸟雀, 只有寻常女子半个手掌心大小, 被他拿在手中, 就显得更加小巧了。

    他的脸庞在烛光下, 越**廓分明,眉目冷峻,眼下一动不动的看着那荷包,就如一尊沉默不语的石雕,不知在思量什么。

    许久后,他有了动静,起身从房内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包袱。

    这包袱是他数年前来京城时唯一的行李,当时只装了一套换洗衣物,几件随身小物品,其中,就有他整日擦拭的那把匕首。

    匕首是他进入师门后得到的第一件礼物,但送他礼物的师兄弟,却早在数年前就已去世,连尸骨都寻不得。

    他伸手在包袱里摸索了一阵,又摸出一个荷包来。那荷包的大小材质以及做工,跟他手上这个竟是一模一样的,只是看着陈旧,想来已有许多年头了。

    他把两个荷包摆在一块儿,又不言不语的盯着看了许久,而后,摸出身上的匕首,在灯下慢慢擦拭。

    寒意越发深重,午夜时分,天空飘下今冬第一场雪。

    等次日褚清辉醒来,外头已经是白茫茫一片,早晨去给皇后请安,上午,她披着厚毯子趴在窗边,望着窗头的雪。

    紫苏给八宝暖炉换了一粒碳,抬头见她伸手去接雪花,不由无奈道:“公主,小心受凉,若让娘娘知道,又该叫您喝姜茶了。”

    褚清辉一想起姜茶**的口感,忙把手缩回来,讨好地冲她笑了笑,“苏苏,你可别跟母后说呀。”

    紫苏把暖炉塞进她手里,又替她将毯子拉好,“公主别再用手去接,奴婢自然不说。今日这样冷,下午就让奴婢去武场送食盒,公主别出门了吧?”

    褚清辉双手捧着暖炉,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暖和热意,舒适地叹息一声,眯起眼睛,如一只慵懒的小猫一般,往毯子里缩了缩。

    她摇摇头,说:“我和你一起去。”

    母后要她找个驸马,她还得继续观察呢。

    紫苏见她主意已定,没再多劝,只将她出行的衣物又增厚了些。

    帝后既然准备给公主选驸马,在召见命妇的时候,皇后便不动声色地提了几句。

    于是很快,京城内的王公士族官宦之家,都得知了这个消息,家族中有适龄男儿的,也转起了心思。

    这些日子,褚清辉每日都送食盒去含章殿。

    因下雪,武课的授课场所由室外迁到室内,他们上课之时,她便在暖阁里等着,时不时透过雕花窗打量场内的人。

    顾行云等人原先还奇怪她的行为,后来从长辈那里得知陛下与娘娘的打算,这才恍然大悟。

    一时间,几人心中喜忧参半,但有意无意的,各自间暗暗起了较劲之心,在褚清辉面前,表现得也比从前主动几分。

    褚清辉观察了十来日,从未对人说过什么,皇后虽然好奇她的想法,但既然之前说了不急,便没催促她,反倒是太子有些按耐不住。

    这日晚间,两人一同从栖凤宫离开,太子忍不住问道:“暖暖,关于驸马,你有什么想法?”

    褚清辉晃晃脑袋,反问他,“哥哥觉得呢?”

    太子沉默了一下,说实在的,他虽然不忿有人来与他抢妹妹,但如果暖暖势必要嫁人,那他的几名伴读,确实比京城中其他公子哥要优秀许多,不管是家世、人品,还是才学,在同龄人中都是出挑的。

    他坦诚说道:“顾行云、王旭东和谢凯,比其他人好。”

    褚清辉点点,这些日子,她说是要观察,但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要观察哪些方面。若从饮食习惯来看,她和顾行云的喜好相近些;若要看性格,王旭东风趣,顾行云斯文,谢凯寡言;若说相貌,三人中,顾寻最俊美,但王旭东跟谢凯也不差。

    她看来看去,只得出一个结论,大家都挺好的。但若问她要嫁给谁,想嫁给谁,她还是一点想法都没有。

    褚恒听得皱了眉,若妹妹喜欢哪一个,或者三个都喜欢,这还好办些,从里头挑一个就行了,反正照他最近冷眼看来,那三个家伙都觊觎他的妹妹。可如今妹妹似乎哪一个都不喜欢,这就叫人为难了。

    他自己对男女之情也没有丝毫经验,思来想去不知该如何,只得暂时放下。

    数日后,皇后终于询问褚清辉这些日子观察的结果。

    褚清辉照实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皇后皱眉一想,很快明白问题所在。暖暖和那几名少年,想来是太熟悉了,自小相互看着一块长大的,从前就没喜欢谁,如今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对他们心动。说来说去,还是少一个契机,如果继续让他们这样不温不火地相处,恐怕永远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她想了想,摸着女儿的脑袋道:“想不想出宫看看?”

    褚清辉眼中一亮,忙抬头问道:“母后允许我出宫?”

    长到这么大,除了每年去夏宫避暑,她出宫的机会屈指可数,其中有一两次,还是扮成侍从偷偷跟着太子出去的,可惜刚出宫门,就被父皇的人捉回来了。

    皇后含笑点头。她知道每月休沐,京城内的墨香楼会聚集许多读书人,谈诗论画,比拼才学,顾行云几人已经在其中崭露头角,太子虽未出手,但也时常微服入内,听闻天下学子的心声。

    她打算让太子此次带他妹妹一起去,叫暖暖看看那几名少年光华绽放、与在宫中的拘谨内敛不同的模样,或许有什么收获也未可知。

    皇后转头就瞪了皇帝一眼。

    皇帝觉得挺无辜,他只是跟这小子说,既然要入学,是个男子汉,就要有男子汉的样子,不要整日黏在他母后皇姐身边,哪知道这臭小子转头就把他卖了。

    他冲小儿子招招手,“到父皇这来。”

    褚恂一小步一小步的挪过去,他在母后和阿姐面前敢撒娇,但是一面对父皇与太子哥哥,就分外老实。

    皇帝举起手,在皇后的注视下,想了想,摸摸小儿子的头,“今日感觉如何?学了什么?”

    褚恂眼前一亮,忘了拘谨,抬起头来兴奋道:“儿臣喜欢入学,有好多人可以跟我一起玩!”

    皇帝听了就想皱眉,堂堂大衍皇子开蒙,可不是让他玩去的。

    皇后却先一步拉过二皇子,摸着他泛红的脸蛋,笑道:“喜欢就好,恂儿年纪还小,不必整天想着学这个学那个,只管开开心心地跟伙伴们玩耍就行。”

    皇帝听了,默默闭嘴。

    褚清辉靠到褚恂身边,姐弟两个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

    此时太子才缓缓走进来,一板一眼地给皇帝皇后行礼。

    皇后也把他叫到自己身边,询问今日饮食起居。

    看着大儿子规规矩矩的模样,她心里不住叹息,小时候那个顽皮得叫人头疼的小魔王,不知不觉竟长成了这副性格,简直与他父皇年轻时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一家人一起用过晚膳,皇帝将太子叫到偏殿去考较功课。褚恂今日耗费了不少精力,吃过饭就昏昏欲睡,皇后叫人将他带去休息,殿里只剩她和褚清辉。

    柳飘絮拿了个小荷包进来,“公主,这是您要的玫瑰糖。”

    皇后看了一眼,好奇道:“怎么突然要这么多?”

    褚清辉倒也没想瞒着母后,老老实实道:“我打算将它送给神武大将军。”

    皇后眉头一动,不动声色问:“这又是为了什么缘由?”

    褚清辉扯着荷包上的流苏,有点不好意思,“儿臣之前听信传言,误会了将军,这些糖给将军赔礼。”

    皇后好笑道:“你当将军是你这小丫头不成?这么大的人了,还爱吃糖。况且你也不是无心误会,将军不会在意的。”

    褚清辉却道:“可是母后,我总得做点什么,才能安心。”

    皇后听了,这才没说什么。

    蜡烛燃烧发出细微的哔啵声,殿里烛光浮动,皇后借着昏黄的光线,打量坐在面前的女儿,到底是什么时候,这个两个巴掌大小的小豆丁,长成了如今亭亭玉立的少女呢?一想到女儿日后要出嫁,皇后心里便觉得酸涩。

    褚清辉给她看的疑惑,问道:“母后,您看什么呢?”

    皇后慢慢笑开,“看我的暖暖,已经是个大姑娘,等来年开春,你的亲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亲事?”褚清辉有些惊讶,她自然知道女子到了一定年纪就要出嫁,可这些年身边从未有人提过,她自己几乎也快忘了这事。

    皇后缓缓点头,“不错,我和你父皇最近正商量这事。不知你心中可有什么想法?是否有中意的人?”

    若是一般姑娘家,听长辈这么问,早就羞红了脸,可褚清辉大约是当真还没开那个窍,听皇后说起自己的终身大事,心里也并没有什么感觉,既不期待,也不恐惧。

    她只微蹙眉,不舍道:“母后,一定要嫁人吗?我想一直陪在父皇母后,还有太子哥哥和小恂身边。”

    皇后轻轻叹了口气,摸摸她的发髻,说:“你若不想嫁,这世上没人逼迫得了你。可是暖暖,母后还是希望你能找到相伴一生的人。你想陪在父皇母后身边,但你有没有想过,父皇母后不能陪你一辈子,总有一天会先你而去。还有恒儿与恂儿,你们确实是打不断的骨肉亲情,但他们俩人总有成家立业的时候,日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妻子儿女,陪在你身边的还有谁呢?母后不想要你一个人。”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41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