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55.太子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24小时后替换, 到时若看不见, 请清缓存再看。  她历来知道闫默和别人不同, 第一次见面就有这样的感觉,从小到大,她身边从未出现这样的人。

    他沉默不语,与人疏远,仿佛和人群格格不入, 但又叫人难以忽视, 总不自觉的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而今日, 这样的感觉尤为强烈。

    褚清辉忽然知道了原因,因为他是一头孤鹰, 鹰怎么会与鸟群为伴?

    他不属于这里, 不属于威严肃穆的皇宫, 不属于繁华喧闹的都城, 更不属于嬉笑嗔痴的俗世。这个人, 他有自己的一方天地,无需别人擅自闯入, 带去自以为是的热闹。

    褚清辉踌躇不前,一时间不知是否该现身。

    她脚下动了动,已有离开的打算, 但就在此时, 闫默缓缓收了势, 向这边看来一眼。

    褚清辉便被定住, 脑中忽然涌出一个猜测,是否别人也如她一般,认为他的天地不需要外人参与,认为他喜爱那样的冷清,所以至今也没有人闯入他的地盘,没有人给他带去许多叨扰,于是,他的周身越发孤寂冷清。

    眼前仿佛重现方才他在雪中衣袂翻飞的景象,褚清辉又迈开步子,这一次,坚定不移地向武场内走去。

    她想,不论先生到底是何想法,到底需不需要别人的热闹,她既然已经打扰了他,那就打扰到底吧。

    闫默打完一套枪法,随手往身后一扬,几息之后,原本在他手中的长-枪,已经稳稳的插在墙角铁架上。

    褚清辉一面朝他走去,一面听紫苏回话。

    原来,今日太子就已经不必来含章殿,他不来。太子伴读自然也不需要来,含章殿内只剩下一群不到十岁的小萝卜头。他们的功课比太子轻松许多,下午的武课也提前结束了,二皇子此时正在太子东宫温习功课,等一会儿和太子一起回栖凤宫用晚膳。

    紫苏说完便退到一旁,褚清辉接过食盒放在石桌上,眨了眨眼精,道:“今日来晚许多,先生可是饿了?我带了一大份云团糕哦。”

    一听说云团糕几个字,闫默就觉得似乎又从舌根里泛出一股甜腻,他从来不怕苦,小时候习武受伤,一大碗一大碗黑漆漆的汤药灌下去,他连眉毛都不曾动过,但此时却有了皱眉的冲动,心中更是破天荒的起了一股退缩之意。要知道,即使是面对最强的敌人,他也从没有想过退怯,眼下却被那白-粉粉软绵绵的云团糕击败了。

    褚清辉毫无所觉,喜滋滋地把云团糕端出来,邀功道:“今天脚程比平日快,先生快看,还是热的呢。”

    她说着,似乎想起什么,看了看刚练完武,脸上还挂着汗珠的闫默,掩嘴笑道:“先生今天比云团糕还要热气腾腾。”

    闫默木着脸没说话,自从前日主动吃了块云团糕,似乎是打开了什么机关,她在自己面前一日比一日活泼,如今已经敢公然取笑他了。

    不说是他,紫苏也奇怪得很,她是眼见着公主和武教师傅之间的转变,却到底也没想明白,明明一开始,公主和她一样害怕,怎么如今却一点都不怕了?

    褚清辉推推碟子,“先生快趁热吃吧。”

    闫默不爱吃,但他若不想吃,自然没人能逼他,可眼下,他却面无表情的捏起一个丢进嘴里,然后在褚清辉开口之前,将碟子推向她,“你吃。”

    褚清辉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瞬,立刻就高高兴兴地捧起一块云团糕,咬下一口,幸福地眯起眼睛。

    近日为了及笄礼,司礼女官以防止她体态过于丰腴,有碍观瞻为由,限制了永乐宫的糕点供应,只允许她吃一些淡味的咸味的糕点,诸如云团糕此类,已经许久没有在永乐宫出现了。

    她的形态自然是一点都不胖的,不过及笄礼毕竟是件大事,又有众多命妇观礼,她不愿失态,一切都照司礼女官所言来做,自己喜爱的甜食一口都没碰,忍到今日,早已忍不得。

    她小口小口吃掉半个云团糕,正要叫闫默再吃,却见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和一块黑布,低头一心一意的擦起来。

    那匕首褚清辉已经见过许多次,几乎每一次见闫默,他都在擦这把匕首,好似对待什么无价之宝一般。可实际上,匕首通体漆黑,平平无奇,连一点装饰都没有,实在看不出哪里值钱。

    不过,褚清辉从不认为不值钱的东西就没有价值。就像她最喜爱的玫瑰糖,若去宫外买,一两银子可以买一堆,可是她在将之送出的时候,一点也不为只是几颗糖而觉得羞愧,因为那是她最最喜爱的。

    她将嘴里的糕点咽下,缓缓开口:“这把匕首,是先生重要的人相赠的吧?”

    闫默沉默了一会儿,就在褚清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点了点头。

    褚清辉见状,没有追问是谁,怕冒然唐突,引起他的伤心事,转而道:“方才看先生练武,看起来就好厉害呀,跟太子哥哥平日练的一点都不一样,先生,你会飞吗?”

    “不会。”闫默摇摇头。

    “咦?”褚清辉偏了偏脑袋,疑惑道:“可是我看父皇的侍卫有时候就会在墙上飞来飞去,先生看起来比他们厉害多了,怎么不会飞?”

    闫默正色道:“那是轻功,需要借力,不是飞。”

    “都一样都一样。这么说,先生会轻功?”

    “略懂一二。”

    虽然他说略懂,可不知为何,褚清辉就是觉得他的轻功,肯定比那些侍卫厉害多了,当下就兴奋道:“先生你看我,我能不能学轻功?”

    闫默放下匕首,上下看了他一眼。

    褚清辉立刻坐正身体,挺直腰板,一脸严肃,只是嘴角挂着糖霜却不自知。

    “你不行。”

    褚清辉一下子瘪了气,蔫蔫道:“为什么?”

    “不够轻盈。”

    褚清辉低下头,闷闷不乐地戳着戳碟子里的云团糕,半晌后突然回味完他话中意思,鼓着脸颊瞪圆眼睛反问:“先生嫌我胖?!”

    以皇帝对昌华公主的宠爱,自然舍不得唯一的女儿与公婆挤在一块儿,况且,若她真的下降顾家,按顾家如今四世同堂、人丁兴旺的情况,也腾不出一个足够宽敞富丽的院子来,因此,皇帝理所当然下旨,命工部筹建公主府。

    这本是常态,先帝在时,就有几个受宠的公主享此尊荣,可不久后,京城内却有一些流言悄悄传开。

    细思起意,皆在暗示驸马乃公主附属,待日后随公主入住公主府,与上门女婿无异。

    如今陛下虽然并未指定驸马,但许多人心中清楚,那幸运儿,十有**就是顾家的小公子顾行云了。

    顾行云出身高,家世好,自身又有才华,颇受一些人的追捧。

    自古以来文人相轻,有人追捧,就有人暗妒,许是有心人暗中推波助澜,这流言在京内虽未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可在读书人中,却传得尤为厉害。

    这一日休沐,顾行云与王旭东谢凯来到墨香楼,平日热闹的一楼大堂,此时却不见几个人影。他疑惑地踏上阶梯,听见楼上喧闹,才知众人皆聚在二楼,此时正不知争论着什么。

    他脸上带笑,正要开口,忽然听一个人道:“他顾行云有什么可张扬的?不过命好,投了个好胎,是顾相的孙儿,大家给他面子,称他一声顾小公子,否则,若凭真本事,我看他连给林兄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另一名男子道:“张兄,此话不可再说。”

    “林兄就是脾气太好,我却看不得小人得志!只说那日,咱们作诗吟雪,林兄之作,不知胜过那顾行云多少倍,却不得不居于他之下,我都替林兄不值!”

    这位姓张的书生越说越气愤,似乎比林书生本人还要愤慨。

    林书生轻叹一口气,道:“这些虚名,我并不放在心上。”

    其余人纷纷应和,赞其高洁。

    那姓张的书生又哼了一声,“如今顾行云又攀上公主,往后再见,咱们可得尊称一声驸马爷了。只可惜,驸马终究是驸马,不过是公主掌中玩宠,待婚后住到公主府上,与那倒插门的又有何区别?可恨你我堂堂七尺男儿,顶天立地,却要被这种人压在头上,可见老天不公!”

    之后的话,顾行云并未听见,他脸色青白,嘴唇紧抿,转身匆匆下楼离去。

    “诶!行云……”谢凯忙去追他,可顾行云走得极快,混入人流中,眨眼就不见了踪影,他只得摇摇头,这些人的嘴实在恶毒,说出来的话,连他都听不下去,更何况顾行云看着温文尔雅,实则最是心高气傲。如何受得这等侮辱?

    王旭东站在楼梯上没动,他转头望着楼上的雅间,忽然,嘴角勾起一个细微的弧度。

    次日,顾相入宫替顾行云告假,天气寒冷,顾小公子偶感风寒,暂无法入含章殿侍读。

    褚清辉有些忧心,不知他病得重不重,却不好去探望。

    太子去了趟顾府,见顾行云卧病在床,面色苍白,命其好好休息。

    数日后顾行云病愈归来,褚清辉得知,带着人往含章殿去。

    上午文课已经结束,含章殿众人用过午膳,正在小憩。

    褚清辉到时,顾行云站在回廊下,仰头看天。她走上前,笑道:“难道天上又有一只鸟儿飞过去了?”

    顾行云这才发现她来了,退后一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见过公主。”

    褚清辉打量他一眼,几日不见,顾行云似乎消瘦了些,脸上依然依然带着病色,而且,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总觉得他的眉眼虽然如往日温和,却似乎绕着一股似有似无的郁气,再要定睛去看。又没什么不同。

    她摆手叫他起来,“今日感觉如何?若还觉得不适,不如再休息两日。”

    顾行云微垂着眼帘,并不与她对视,“多谢公主关心,行云已无大碍。”

    褚清辉心里感觉有些异样,平日顾行云固然守礼,却没有像今日这般拘谨,拘谨到……疏离的地步。

    不过,她倒没想太多,看顾行云眉眼间仍有病态,想来他身体不适,行事才与往日不同。她不再打扰,只道:“你好好休息吧,若是身体受不住,便与先生说一句,莫要逞强。”

    “是。”顾行云低头应下。

    褚清辉又入殿内,看了太子与二皇子,见时候不早,武课即将开始,就离开了。

    出了含章殿,顺着朱红的宫墙慢慢往回走,天上突然飘起雪花紫苏忙打开伞。

    褚清辉眯眼朝前方看了看,纷飞的雪花中,有一个身影慢慢靠近。那人一身黑衣,身材高大,肩背笔挺,如一株直入云霄的青松,眼见他走到跟前,褚清辉行了半个学生礼,“先生。”

    闫默停下脚步,朝她点了点头。

    褚清辉抬头看他一眼,他不曾打伞,雪花飘了一身,有几朵落在浓眉上。将他装扮成一个耄耋老人,眉眼间原本锐利如寒刀的冷意。因此消散许多。

    这与他平日生人不近的气势实在有些出入,褚清辉暗中偷笑。见他眼风扫向自己,忙收敛心思,下意识站直身体,挺了挺小腰板,“……不知先生下午想用些什么糕点?我命御厨房做来。”

    闫默道:“都可,不必费心。”

    褚清辉原本只准备得他两个字,不想他竟破天荒说了六个字,这让她惊奇,不由多看了他一眼。一看之下,却皱起眉头。

    如今已是严冬,寒风刮来,直要在人的脸上刮开一道道口子,她身上穿了一层又一层。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又披着银狐斗篷,手中抱着暖炉,就这样,还觉得冷。可面前的人,竟连棉衣都不曾穿一件,只着一件薄薄的外袍,叫人看他一眼,就忍不住跟着发抖。

    褚清辉打了个寒战,见闫默要走,忙开口道:“先生,如今天寒地冻,先生该增添衣物才是。”

    闫默脚下一顿,回头看她。

    褚清辉穿得多,整个人看着圆圆滚滚的,一张脸包在毛茸茸的雪白狐毛中,看着比平日圆润许多,天冷,她小巧的鼻头微微发红,圆溜溜的眼睛更比平日湿润几分。

    闫默看着她,似乎透过面前的风雪,看到了许多年前的那个冬日,那个更加圆滚滚的小小身影。那时候,她也如这般,仰着圆润的脸庞看向自己,稚嫩的嗓音咿咿呀呀。

    她当时在说什么,眼下已经想不起来。这记忆太过久远,又太过短暂,本该一瞬而逝。

    而他也确实几乎将要忘掉那个小身影,然而在此时,时隔十余年的记忆瞬间回笼,变得清晰透彻,仿佛就在眼前。

    她在前头走着,众人与她隔了数步远,只有表妹林芷兰敢陪在她身边。

    褚清辉没觉得什么,这些年她早已习惯,身旁亲近些的同龄人,只有林芷兰和伺候她的紫苏。

    带着小姐们在红梅园中逛了一圈,褚清辉去向皇后复命,之后单独带着林芷兰回到永乐宫。

    一入殿内,被地龙烧得暖暖融融的气息袭来,褚清辉舒适地叹息。

    紫苏伺候她将被雪沾湿的鞋履脱下,换上干燥暖和的新鞋,又把披风解开,穿上柔软的常服,头上的红珊瑚首饰也摘下。

    不过片刻,褚清辉就已经裹着毛茸茸的毯子,缩在软榻之上,喝一口热腾腾的蜜果茶,满足地眯起眼睛。

    林芷兰也被伺候着换了双鞋,安坐在铺了毯子的绣墩上,手里被紫苏塞了一杯热茶。

    她见紫苏熟练利落的指挥宫人,不由笑叹:“紫苏姐姐越来越能干了。”

    褚清辉自得的晃了晃脑袋,“那当然,苏苏可厉害了。”

    林芷兰捧着蜜果茶喝了一口,感觉甜滋滋暖洋洋的汤水,将自己整个人由内到外都熨帖得暖和极了。她不由又呷了一小口,缓缓吐出一团热气,再次感叹:“表姐这里真好,好得我都不想走了。”

    褚清辉紧了紧身上裹着的毯子,将一个漏风的小口堵上,“那就别走了,正好留下来陪我。你不知道,最近小恂去含章殿,母后要我跟着她,看她处理宫务,我都快闷坏了。”

    林芷兰身有同感,“最近娘亲也叫我学着管家。”

    褚清辉眨眨眼睛,“你的亲事还没定下吗?妹夫到底是哪一家人?”

    林芷兰垂下头,羞涩道:“快了,娘说年前就要定下来。”

    褚清辉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我的好妹妹就要成为别人家的人了。”

    林芷兰脸上更红,小声反驳,“表姐不也快了吗?”

    褚清辉笑眯眯道:“比你要慢一些。”

    林芷兰低头喝了口热茶,掩饰内心的羞窘。过了一会儿,她想起什么,抬起头来,迟疑道:“那天阿弟跟我说了一件事,似乎跟顾小公子有关。”

    “什么事?”褚清辉吃了块酸梅枣糕,觉得味道不错,给林芷兰也递了一块。

    林芷兰接过,捏在帕子中,“阿弟是无意间从书院同窗那听来的。”

    她把京城内的流言一一说来。

    褚清辉听着听着,停下口中的进食,蹙眉不高兴道:“这些书生可真讨厌,整日里不管读书,不论朝政时事,不关心百姓生计,却如长舌妇一般,在背后说三道四,枉他们还以读书人自居,我都替他们脸红!”

    她心里想,这些日子顾行云的反常,莫非就是因为这些流言?他是否十分在意别人的看法?无论如何,她都需要好好的问问他才行。

    当天晚上,褚清辉就到皇帝面前告了一通状,“父皇,那些书生乱说话,就没人管管他们吗?”

    皇帝摸摸她的脑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管天管地,怎么管得了别人说话?有些事,做不如不做。父皇相信,若顾行云心性够好,别人的言语中伤,与他而言,不过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罢了。”

    褚清辉认真想了想,父皇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皇帝又说了些话,三言两语将褚清辉打发走。

    她走后,皇后给皇帝端了杯茶,“陛下早就知道这些流言了,是不是?”

    皇帝放下朱笔,拉过皇后的手,点头承认,“不错。”

    “可陛下什么都没做。”

    皇帝又点点头,那些流言刚放出来之时,他就知道了。并且,谁是背后主谋,又是为了什么目的,他都一清二楚,但他没有任何举动。

    说到底,皇帝并不排斥有人使用计谋。只要没伤害到他在乎的人,没有损伤他的利益,他乐得坐山观虎斗。

    古往今来,凡是在争斗中最终留下的,往往是最出色的,他为自己的公主选归宿,自然要选最优秀的那一个。

    虽然他的皇后和公主都觉得顾家那小子不错,但顾行云若连这一点小波折都经受不起,这桩亲事,皇帝无论如何都不会颔首同意。

    皇后猜出皇帝的心思,轻轻叹了口气,“到底还都是孩子,陛下该帮一把时就帮一把吧。”

    皇帝不高兴道:“曼曼口中的孩子,却要抢走我的小公主。我允许他来抢,已经是最大的恩典,抢不抢得到是他的本事,难道还要叫我把暖暖送到他手中?那小子不如躺下做个梦,看梦中有没有这样的好事。”

    皇后被他赌气的口吻逗笑,摇摇头道:“陛下已经年过不惑,难道还要跟十几岁的孩子置气不成?”

    皇帝让皇后坐在自己腿上,双手不老实的捏着她的腰,嘴里却有几分委屈,“曼曼是不是嫌我老了?”

    皇后按住他的手,转头来瞪了一眼,“这话从来都是陛下说的,我可一次都不曾说过。”

    皇帝勾唇一笑,双手越发放肆。

    皇后随他去,心里却无奈的想,年纪越大,这一张老脸皮,越发刀枪不入了。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41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