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66.含珺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24小时后替换,到时若看不见,请清缓存再看。  远的不说,只说这武场里, 俊朗沉稳如太子褚恒,俊美温文者有顾行云,还有方才大胆跟褚清辉说笑的王旭东,又是另一番的潇洒不羁, 这些少年虽还未长成,却已经有了各自的风采, 哪一个在相貌上不比闫默出色?

    可褚清辉从未赞美过他们, 却偏偏对第一次相见的闫默有这样的惊叹,怎么不令人惊奇?

    但褚清辉说的, 又确确实实是内心真实的想法。

    太子和顾行云长得俊, 她是知道的,自小到大,她几乎可以说是与他们一块长大, 见得实在多了,看得也习惯了, 别人称赞倾慕不已的相貌, 在她看来, 就已如吃饭喝水那样寻常。

    可闫默不同, 在见到他之前, 她心里设想的, 一直是一个五大三粗,面容狰狞,眼若铜铃,口若方鼎的形象,这种情况下,若闫默和大狗熊长一个样,她反倒不会太惊奇。可他非但不像熊,还是个正常人,甚至是个比正常人精神许多的,英武冷峻的男子,巨大的反差下,可不就让她觉得俊极了?

    惊叹的话脱口而出,她又呆了好一会儿,才回醒过来,立刻就面红耳赤,可怜巴巴地捏着指头回头看去。

    刚才仿佛被谁定住了,一齐看向这边的人,立刻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吃东西的吃东西,连不明所以要走过来的二皇子,也被太子拦住了。

    褚清辉松了口气,暗想,他们应该没听见吧。

    她又偷偷瞄了瞄闫默,见他脑袋也不抬,还在擦匕首,便在心里自说自话,他应该……也没听见吧?

    如此掩耳盗铃般自我安慰一番,她定定神,脸上仍带着几分热度,微微屈膝福身,恭敬道:“方才打扰授课,我向先生赔礼了。”

    大衍朝历来重孝道,尊师长,尊贵如太子,在含章殿师傅面前,都要执半个学生礼,只不必下跪。褚清辉多年来常往这边跑,待师礼节都是跟着太子学的。

    闫默终于放下手中的匕首,抬头来正眼看她,略略颔首,道:“无事。”

    这是褚清辉第一次听他开口,他的声音果真如她所想,也如他这个人,又冷又硬,不带一点温度,仿佛比这初冬的寒风还要冰凉几分。

    但他这样冰冷得仿佛不沾丝毫人情味的人,竟会专门停下手头的事,正色回答她的话,就已经很让褚清辉意外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站在面前与他搭话,可能就是再次打扰了他,让他不得安心继续手上的事。

    这么想着,她不敢再耽误,只把食盒里的两碟糕点端出来,轻声道:“先生也用些点心吧,这是御膳房新做的玫瑰糕和莲花烙,还热乎着。”

    闫默看着那两碟散着热气的糕点,稍许,又略略点头,“多谢。”

    褚清辉不再多说,提着食盒镇定离开,刚转过身,就拍拍自己的胸口,吁了一口气,想起方才的窘态,现在脸上还有些热,不过,等发现武场内其他人遮遮掩掩向她看来的时候,她又立刻挺起胸膛,若无其事的朝他们走去。

    二皇子挣开太子的手朝他奔来,好奇道:“阿姐阿姐,你跟先生说什么呢?”

    褚清辉牵过他的手,边走边说:“没说什么,只请先生也一起用些糕点而已。对了,母后让你别吃太多,一会儿晚膳又吃不下了。”

    褚恂听了,偷偷摸摸把手中一块羊奶酥藏进袖子里,伸出两根指头,道:“我才吃了两块。”

    褚清辉也不戳破,用手帕替他擦去嘴角的碎屑,“阿姐得回去了,你要听先生的话,好好练功。不过,如果跑不动了,也别勉强,你还小呢,慢慢来。”

    褚恂连连点头,“太子哥哥也这么说。阿姐,你明天还会来看我吗?”

    “嗯……”褚清辉故意迟疑的想了想。

    褚恂又期待又紧张的看着她。

    褚清辉笑道:“来,阿姐明天来看看,小恂有没有哭鼻子。”

    褚恂不服气道:“才不会!我今天也没哭!”

    褚清辉心道,不知是谁早上泪眼汪汪地拉着她的手呢。

    不过,她好像也忘了自己早上一听说神武大将军的名头,就吓得腿软的事。

    不等褚清辉离开,武课休息时间就结束了,众人回到方才的位置。

    褚清辉回头看了一眼,闫默也已经不在石桌边,但那两碟糕点还在那儿,离得有些远,她看不清还剩多少,也不知道他到底吃了没有。

    明天来,还给这位将军带玫瑰糕吧,或许,还可以带她最喜欢的玫瑰糖。

    那玫瑰糖是母后身边的柳姑姑拿手的小玩意儿,宫里也就她做的最好吃,一颗不过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用模具做成玫瑰状,里头还有许多鲜艳的花瓣,又芬芳又甜美。

    她从小吃到大,到如今也没有吃腻,只因小时候,母后怕她吃坏牙齿,只许她一天吃五颗,现在这么大了,也不曾宽限一点儿。

    这宫里,能让她省吃俭用、送出珍爱的玫瑰糖之人,还没有几个呢,眼下之所以如此舍得,还是因之前误解了这位将军,心怀愧疚,又不知如何对他说起这歉意,只能暗暗弥补。

    出了含章殿,一直安静的紫苏也压抑不住好奇心,问道:“公主,那神武大将军到底长什么模样?”

    一提这个,褚清辉就想起自己方犯的傻,不愿多说,只装着整理帽子上的绒毛,含糊道:“还好吧。”

    “咦?”紫苏耿直道:“可是公主方才不是说他很俊吗?”

    褚清辉瞪圆眼睛,装不住了,“你你你……你听见了?”

    紫苏点头道:“不止奴婢,大家都听见了,王公子还说公主不愧是公主,跟我们大家就是不一样呢。”

    褚清辉哀鸣一声,拉下宽大的帽围,将整张脸藏进毛茸茸的帽子里。

    紫苏忙扶住她,“公主怎么了?您这样看不见路,小心别摔了。”

    褚清辉靠近她怀里,有气无力地哼唧,“摔就摔了吧,反正没脸见人了。”

    而今日,这样的感觉尤为强烈。

    褚清辉忽然知道了原因,因为他是一头孤鹰,鹰怎么会与鸟群为伴?

    他不属于这里,不属于威严肃穆的皇宫,不属于繁华喧闹的都城,更不属于嬉笑嗔痴的俗世。这个人,他有自己的一方天地,无需别人擅自闯入,带去自以为是的热闹。

    褚清辉踌躇不前,一时间不知是否该现身。

    她脚下动了动,已有离开的打算,但就在此时,闫默缓缓收了势,向这边看来一眼。

    褚清辉便被定住,脑中忽然涌出一个猜测,是否别人也如她一般,认为他的天地不需要外人参与,认为他喜爱那样的冷清,所以至今也没有人闯入他的地盘,没有人给他带去许多叨扰,于是,他的周身越发孤寂冷清。

    眼前仿佛重现方才他在雪中衣袂翻飞的景象,褚清辉又迈开步子,这一次,坚定不移地向武场内走去。

    她想,不论先生到底是何想法,到底需不需要别人的热闹,她既然已经打扰了他,那就打扰到底吧。

    闫默打完一套枪法,随手往身后一扬,几息之后,原本在他手中的长-枪,已经稳稳的插在墙角铁架上。

    褚清辉一面朝他走去,一面听紫苏回话。

    原来,今日太子就已经不必来含章殿,他不来。太子伴读自然也不需要来,含章殿内只剩下一群不到十岁的小萝卜头。他们的功课比太子轻松许多,下午的武课也提前结束了,二皇子此时正在太子东宫温习功课,等一会儿和太子一起回栖凤宫用晚膳。

    紫苏说完便退到一旁,褚清辉接过食盒放在石桌上,眨了眨眼精,道:“今日来晚许多,先生可是饿了?我带了一大份云团糕哦。”

    一听说云团糕几个字,闫默就觉得似乎又从舌根里泛出一股甜腻,他从来不怕苦,小时候习武受伤,一大碗一大碗黑漆漆的汤药灌下去,他连眉毛都不曾动过,但此时却有了皱眉的冲动,心中更是破天荒的起了一股退缩之意。要知道,即使是面对最强的敌人,他也从没有想过退怯,眼下却被那白-粉粉软绵绵的云团糕击败了。

    褚清辉毫无所觉,喜滋滋地把云团糕端出来,邀功道:“今天脚程比平日快,先生快看,还是热的呢。”

    她说着,似乎想起什么,看了看刚练完武,脸上还挂着汗珠的闫默,掩嘴笑道:“先生今天比云团糕还要热气腾腾。”

    闫默木着脸没说话,自从前日主动吃了块云团糕,似乎是打开了什么机关,她在自己面前一日比一日活泼,如今已经敢公然取笑他了。

    不说是他,紫苏也奇怪得很,她是眼见着公主和武教师傅之间的转变,却到底也没想明白,明明一开始,公主和她一样害怕,怎么如今却一点都不怕了?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42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