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70.怀孕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24小时后替换,到时若看不见,请清缓存再看。  这话一出, 整个武场都安静下来,原本见褚清辉向闫默走去, 因好奇而有意无意往这边看来的少年们,个个都惊得张大了嘴, 就连太子脸上平稳如面具的表情, 也有了一丝裂痕。

    闫默擦拭匕首的动作微不可察一顿,又仿若无事地继续, 好似他根本没听见褚清辉出人意料的话,自己也不是她话中的那人。

    其实若说俊,他是排不上的。他的五官太硬,表情又太冷,眼神过于凌厉,轮廓太过分明,这些,都让他原本算得上英武的面貌, 锐利冷峻得让人不敢直视, 旁人一见他, 只能感受到那迫人的气势,而不敢去细看他的容貌。

    远的不说, 只说这武场里, 俊朗沉稳如太子褚恒, 俊美温文者有顾行云,还有方才大胆跟褚清辉说笑的王旭东,又是另一番的潇洒不羁,这些少年虽还未长成,却已经有了各自的风采,哪一个在相貌上不比闫默出色?

    可褚清辉从未赞美过他们,却偏偏对第一次相见的闫默有这样的惊叹,怎么不令人惊奇?

    但褚清辉说的,又确确实实是内心真实的想法。

    太子和顾行云长得俊,她是知道的,自小到大,她几乎可以说是与他们一块长大,见得实在多了,看得也习惯了,别人称赞倾慕不已的相貌,在她看来,就已如吃饭喝水那样寻常。

    可闫默不同,在见到他之前,她心里设想的,一直是一个五大三粗,面容狰狞,眼若铜铃,口若方鼎的形象,这种情况下,若闫默和大狗熊长一个样,她反倒不会太惊奇。可他非但不像熊,还是个正常人,甚至是个比正常人精神许多的,英武冷峻的男子,巨大的反差下,可不就让她觉得俊极了?

    惊叹的话脱口而出,她又呆了好一会儿,才回醒过来,立刻就面红耳赤,可怜巴巴地捏着指头回头看去。

    刚才仿佛被谁定住了,一齐看向这边的人,立刻望天的望天,看地的看地,吃东西的吃东西,连不明所以要走过来的二皇子,也被太子拦住了。

    褚清辉松了口气,暗想,他们应该没听见吧。

    她又偷偷瞄了瞄闫默,见他脑袋也不抬,还在擦匕首,便在心里自说自话,他应该……也没听见吧?

    如此掩耳盗铃般自我安慰一番,她定定神,脸上仍带着几分热度,微微屈膝福身,恭敬道:“方才打扰授课,我向先生赔礼了。”

    大衍朝历来重孝道,尊师长,尊贵如太子,在含章殿师傅面前,都要执半个学生礼,只不必下跪。褚清辉多年来常往这边跑,待师礼节都是跟着太子学的。

    闫默终于放下手中的匕首,抬头来正眼看她,略略颔首,道:“无事。”

    这是褚清辉第一次听他开口,他的声音果真如她所想,也如他这个人,又冷又硬,不带一点温度,仿佛比这初冬的寒风还要冰凉几分。

    但他这样冰冷得仿佛不沾丝毫人情味的人,竟会专门停下手头的事,正色回答她的话,就已经很让褚清辉意外了。

    她忽然觉得,自己站在面前与他搭话,可能就是再次打扰了他,让他不得安心继续手上的事。

    这么想着,她不敢再耽误,只把食盒里的两碟糕点端出来,轻声道:“先生也用些点心吧,这是御膳房新做的玫瑰糕和莲花烙,还热乎着。”

    闫默看着那两碟散着热气的糕点,稍许,又略略点头,“多谢。”

    褚清辉不再多说,提着食盒镇定离开,刚转过身,就拍拍自己的胸口,吁了一口气,想起方才的窘态,现在脸上还有些热,不过,等发现武场内其他人遮遮掩掩向她看来的时候,她又立刻挺起胸膛,若无其事的朝他们走去。

    二皇子挣开太子的手朝他奔来,好奇道:“阿姐阿姐,你跟先生说什么呢?”

    褚清辉牵过他的手,边走边说:“没说什么,只请先生也一起用些糕点而已。对了,母后让你别吃太多,一会儿晚膳又吃不下了。”

    褚恂听了,偷偷摸摸把手中一块羊奶酥藏进袖子里,伸出两根指头,道:“我才吃了两块。”

    褚清辉也不戳破,用手帕替他擦去嘴角的碎屑,“阿姐得回去了,你要听先生的话,好好练功。不过,如果跑不动了,也别勉强,你还小呢,慢慢来。”

    褚恂连连点头,“太子哥哥也这么说。阿姐,你明天还会来看我吗?”

    “嗯……”褚清辉故意迟疑的想了想。

    褚恂又期待又紧张的看着她。

    褚清辉笑道:“来,阿姐明天来看看,小恂有没有哭鼻子。”

    褚恂不服气道:“才不会!我今天也没哭!”

    褚清辉心道,不知是谁早上泪眼汪汪地拉着她的手呢。

    不过,她好像也忘了自己早上一听说神武大将军的名头,就吓得腿软的事。

    不等褚清辉离开,武课休息时间就结束了,众人回到方才的位置。

    褚清辉回头看了一眼,闫默也已经不在石桌边,但那两碟糕点还在那儿,离得有些远,她看不清还剩多少,也不知道他到底吃了没有。

    明天来,还给这位将军带玫瑰糕吧,或许,还可以带她最喜欢的玫瑰糖。

    那玫瑰糖是母后身边的柳姑姑拿手的小玩意儿,宫里也就她做的最好吃,一颗不过小拇指指甲盖那么大,用模具做成玫瑰状,里头还有许多鲜艳的花瓣,又芬芳又甜美。

    她从小吃到大,到如今也没有吃腻,只因小时候,母后怕她吃坏牙齿,只许她一天吃五颗,现在这么大了,也不曾宽限一点儿。

    这宫里,能让她省吃俭用、送出珍爱的玫瑰糖之人,还没有几个呢,眼下之所以如此舍得,还是因之前误解了这位将军,心怀愧疚,又不知如何对他说起这歉意,只能暗暗弥补。

    出了含章殿,一直安静的紫苏也压抑不住好奇心,问道:“公主,那神武大将军到底长什么模样?”

    一提这个,褚清辉就想起自己方犯的傻,不愿多说,只装着整理帽子上的绒毛,含糊道:“还好吧。”

    “咦?”紫苏耿直道:“可是公主方才不是说他很俊吗?”

    褚清辉瞪圆眼睛,装不住了,“你你你……你听见了?”

    紫苏点头道:“不止奴婢,大家都听见了,王公子还说公主不愧是公主,跟我们大家就是不一样呢。”

    褚清辉哀鸣一声,拉下宽大的帽围,将整张脸藏进毛茸茸的帽子里。

    紫苏忙扶住她,“公主怎么了?您这样看不见路,小心别摔了。”

    褚清辉靠近她怀里,有气无力地哼唧,“摔就摔了吧,反正没脸见人了。”

    这天之后,褚清辉又雷打不动的,每日往含章殿送食盒。

    皇后将她先前的反常看在眼里,与皇帝通过气,帝后二人担忧她脸皮薄,不好当面询问,只叫人暗中留意她和少年侍卫的往来。

    如此过了五六日,却没发现什么端倪。只有一次,宫人回话,公主将卫队拦下来,询问其中是否有镇南将军府上的二公子,那是林芷兰未来的夫婿。除此以外,那些少年御前侍卫,并没有哪一个叫公主另眼相看的。

    这就让人奇怪了,皇后如今确定女儿肯定是有了心上人,单她这几日面上笑颜一日比一日灿烂,心情一日比一日欢喜就可看得出。可她跟那些少年人又没有交集,还能是谁?

    皇后拧着眉头细思,掌宫女官柳飘絮轻手轻脚进来,“娘娘,太医院张大人回话。”

    皇后略略抬了抬头,想起数日前,暖暖拿回一个白玉细颈瓶,里头装了些药丸。她命太医院将药丸拿回去琢磨琢磨,看是否适合公主服用,想来今日有了结果。

    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待要去细想,又抓不住方才的念头,皇后揉了揉额角,命人宣张太医进来。

    不久,太医退下,皇后握着送回来的白玉瓶出神。

    照张太医的说法,这药君臣佐使相辅相成,极大程度激发药性,又对药中副性相互制约,对人百利而无一害,特别是对温养润泽,固元使其培本有奇效,正是公主所需。

    张太医还坦言,自从有神医之称的潘济离京云游之后,已经许久不曾见过这样奇妙的药方子。

    皇后暗想,奇妙就对了,因这药和潘神医乃是同源。送药的闫将军出自上清宗,潘神医也出自上清宗,这归息固元丸或许还是潘神医某一位师兄弟所制。

    柳飘絮端上一杯热茶,笑叹道:“以往只听闻神武大将军冷峻强悍,杀伐果断,如今看来,只怕是偏听偏信。既舍得送出这样珍贵的药,想必将军定是个古道热肠之人。”

    皇后本要去接茶,听了这话,忽然顿住,心头猛地一跳。

    若按张太医所说,配制药丸的药材十分稀少,其中有几味,就连宫中都只有极少的储蓄,更不要说宫外。

    药方是极其奇妙的药方,药材又是珍稀罕见的奇药,如此配出来的药丸,其珍贵程度可以想象。

    如此珍贵的药,真的只是因热心肠而送出来的么?更何况,神武大将军究竟是不是个热心肠的人,还有待商榷。

    捏着眉间,皇后缓缓叹了口气,“只怕我们,一开始就想岔了。”

    她和皇帝的眼光,只放在那些十几岁的侍读和少年侍卫身上,却没有想过,对于自小娇养在宫中的暖暖来说,这些少年人对她,或许根本没有什么吸引力,此时若出现一个与她身边的同龄人截然不同的角色,才是会让她好奇,让她上心的。

    不巧的是,眼下恰恰就有这么一个人,还能让她日日相见。

    柳飘絮不明所以,正要说话,皇后心思转了转,果断道:“你亲自去一趟永乐宫,现在暖暖应该在午睡,不要惊动她,叫紫苏来见我。”

    “是。”柳飘絮见她神色肃然,不敢耽误,忙去了。

    日头西斜,永乐宫内殿暖意融融,暗香浮动。褚清辉醒来,舒适地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看一眼钟漏,正是平日送食盒的时间,立刻就要翻身起来,爬到一半,忽然想起今日休沐,不必上学,她立刻觉得几分失落,懒洋洋躺回去,没有动力起来了。

    紫苏听到动静进来,褚清辉抱着毯子看了看她,一眼看见她手上的白玉瓶,当即翻身坐起,高兴道:“药丸送回来啦?”

    紫苏略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方才娘娘命奴婢去栖凤宫取回药丸,太医说这药有益无害,公主尽可服用。”

    褚清辉接过玉瓶,放在掌中轻抚,听说有益无害,忙说道:“快去倒杯水给我,我要吃药。”

    紫苏诧异地看她一眼,又垂下头,去桌上倒了杯热水。

    褚清辉小心翼翼倒出一颗药丸,药丸子只有珍珠大小,形态色泽也如珍珠一般白皙圆润,散发着淡淡的药香。

    褚清辉看了又看,只觉得这一颗小小的药丸,怎么看怎么顺眼,不由喜滋滋道:“先生送的药也和常人不同。”放在掌中仔细观赏一番,才笑眯眯地就着热水服下,末了回味,“唔,好像有点甜呢。”

    紫苏看得惊叹不已,自小到大,公主最不喜欢吃的就是药,不管是药汤还是药丸,也不管是苦的还是酸的甜的,每次吃药,总是苦兮兮着一张小脸,叫人看得心疼。她何曾见过公主如此主动吃药的场景?还是边笑边吃的。

    想起之前皇后娘娘将她喊去问的那些话,紫苏心中更是惊涛涌动,难道公主真的……

    那可是凶名在外,心狠手辣,能止小儿夜哭的神武大将军呀,公主一点也不怕就罢了,竟还……

    公主不愧是公主。紫苏敬佩地想。

    褚清辉吃了药也不起来,就趴在软榻上,拿着白玉瓶把玩,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直到该去栖凤宫用晚膳了,才起身梳妆打理。

    膳桌上,皇后暗中观察女儿表现,越发肯定心中猜测,一时不知该高兴还是该担忧。高兴的是女儿终于开了窍,好歹知道些许男女之情了,可是开窍的对象却叫人担心。

    夜里,帝后二人同床共枕。

    皇帝搂着皇后的腰,道:“曼曼在想什么?今夜一直心绪不宁。”

    皇后看了眼皇帝,越发想要叹气。其实她最担心的,不是女儿喜欢上神武大将军该怎么办,而是这事被皇帝知道了该怎么办,依这人的性子,接下来一段时日,她岂止是心神不宁,恐怕整个宫里,都要鸡犬不宁了。

    “陛下,我与你说一件事,你可不许生气。”

    “曼曼直说便是,我怎会生你的气。”皇帝十分爽快。

    她在前头走着,众人与她隔了数步远,只有表妹林芷兰敢陪在她身边。

    褚清辉没觉得什么,这些年她早已习惯,身旁亲近些的同龄人,只有林芷兰和伺候她的紫苏。

    带着小姐们在红梅园中逛了一圈,褚清辉去向皇后复命,之后单独带着林芷兰回到永乐宫。

    一入殿内,被地龙烧得暖暖融融的气息袭来,褚清辉舒适地叹息。

    紫苏伺候她将被雪沾湿的鞋履脱下,换上干燥暖和的新鞋,又把披风解开,穿上柔软的常服,头上的红珊瑚首饰也摘下。

    不过片刻,褚清辉就已经裹着毛茸茸的毯子,缩在软榻之上,喝一口热腾腾的蜜果茶,满足地眯起眼睛。

    林芷兰也被伺候着换了双鞋,安坐在铺了毯子的绣墩上,手里被紫苏塞了一杯热茶。

    她见紫苏熟练利落的指挥宫人,不由笑叹:“紫苏姐姐越来越能干了。”

    褚清辉自得的晃了晃脑袋,“那当然,苏苏可厉害了。”

    林芷兰捧着蜜果茶喝了一口,感觉甜滋滋暖洋洋的汤水,将自己整个人由内到外都熨帖得暖和极了。她不由又呷了一小口,缓缓吐出一团热气,再次感叹:“表姐这里真好,好得我都不想走了。”

    褚清辉紧了紧身上裹着的毯子,将一个漏风的小口堵上,“那就别走了,正好留下来陪我。你不知道,最近小恂去含章殿,母后要我跟着她,看她处理宫务,我都快闷坏了。”

    林芷兰身有同感,“最近娘亲也叫我学着管家。”

    褚清辉眨眨眼睛,“你的亲事还没定下吗?妹夫到底是哪一家人?”

    林芷兰垂下头,羞涩道:“快了,娘说年前就要定下来。”

    褚清辉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我的好妹妹就要成为别人家的人了。”

    林芷兰脸上更红,小声反驳,“表姐不也快了吗?”

    褚清辉笑眯眯道:“比你要慢一些。”

    林芷兰低头喝了口热茶,掩饰内心的羞窘。过了一会儿,她想起什么,抬起头来,迟疑道:“那天阿弟跟我说了一件事,似乎跟顾小公子有关。”

    “什么事?”褚清辉吃了块酸梅枣糕,觉得味道不错,给林芷兰也递了一块。

    林芷兰接过,捏在帕子中,“阿弟是无意间从书院同窗那听来的。”

    她把京城内的流言一一说来。

    褚清辉听着听着,停下口中的进食,蹙眉不高兴道:“这些书生可真讨厌,整日里不管读书,不论朝政时事,不关心百姓生计,却如长舌妇一般,在背后说三道四,枉他们还以读书人自居,我都替他们脸红!”

    她心里想,这些日子顾行云的反常,莫非就是因为这些流言?他是否十分在意别人的看法?无论如何,她都需要好好的问问他才行。

    当天晚上,褚清辉就到皇帝面前告了一通状,“父皇,那些书生乱说话,就没人管管他们吗?”

    皇帝摸摸她的脑袋,“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管天管地,怎么管得了别人说话?有些事,做不如不做。父皇相信,若顾行云心性够好,别人的言语中伤,与他而言,不过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罢了。”

    褚清辉认真想了想,父皇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皇帝又说了些话,三言两语将褚清辉打发走。

    她走后,皇后给皇帝端了杯茶,“陛下早就知道这些流言了,是不是?”

    皇帝放下朱笔,拉过皇后的手,点头承认,“不错。”

    “可陛下什么都没做。”

    皇帝又点点头,那些流言刚放出来之时,他就知道了。并且,谁是背后主谋,又是为了什么目的,他都一清二楚,但他没有任何举动。

    说到底,皇帝并不排斥有人使用计谋。只要没伤害到他在乎的人,没有损伤他的利益,他乐得坐山观虎斗。

    古往今来,凡是在争斗中最终留下的,往往是最出色的,他为自己的公主选归宿,自然要选最优秀的那一个。

    虽然他的皇后和公主都觉得顾家那小子不错,但顾行云若连这一点小波折都经受不起,这桩亲事,皇帝无论如何都不会颔首同意。

    皇后猜出皇帝的心思,轻轻叹了口气,“到底还都是孩子,陛下该帮一把时就帮一把吧。”

    皇帝不高兴道:“曼曼口中的孩子,却要抢走我的小公主。我允许他来抢,已经是最大的恩典,抢不抢得到是他的本事,难道还要叫我把暖暖送到他手中?那小子不如躺下做个梦,看梦中有没有这样的好事。”

    皇后被他赌气的口吻逗笑,摇摇头道:“陛下已经年过不惑,难道还要跟十几岁的孩子置气不成?”

    皇帝让皇后坐在自己腿上,双手不老实的捏着她的腰,嘴里却有几分委屈,“曼曼是不是嫌我老了?”

    皇后按住他的手,转头来瞪了一眼,“这话从来都是陛下说的,我可一次都不曾说过。”

    皇帝勾唇一笑,双手越发放肆。

    皇后随他去,心里却无奈的想,年纪越大,这一张老脸皮,越发刀枪不入了。

    这话也只能想想,若说出来,到时候皇帝又要装委屈,又有借口胡闹。

    此时,顾府内一处小院里,顾行云正看着烛光出神。

    他这些日子清瘦许多。那天在墨香楼中听了那些话,心中郁气难消,去酒楼买醉,却不慎感染风寒。这段日子一直反反复复,大夫请了不少,祖父甚至入宫请了太医,风寒虽已经好了,但总断断续续还在咳嗽,脸色也不太好。

    每次咳嗽,他就会想起这次生病的原因,想起那些人口出狂言,心里堵了一团郁气,便咳得更厉害。

    烛光在他脸上跳跃,他咳了两声,放在桌上的双手捏成拳头,

    谁都说他命好,投了个好胎,是顾相的小孙子,是顾府的小少爷,这辈子就算躺着什么都不做,也有享之不尽的荣华。

    初时听这些话,顾行云尚觉得与有荣焉。可随着他年岁渐长。所有人都这样说,他们不是看不见他的才华,他的天资,但他们就是认为,身为顾相的孙子,拥有这些是理所当然的事。他们从不对他的努力说什么,只会在他做出一些成就的时候,说一句不愧是顾家的小公子,似乎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身份才做到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顾行云厌烦了这样的夸赞。

    他希望别人在羡慕仰望着他的时候,只因为是顾行云这个人,而不是顾家小公子的身份。

    如今,似乎终于有机会摆脱这一局面,但可笑的是,这只是因为,他身上的标签从顾家小公主,换成了昌华公主的驸马。

    想起那些人提起这事时轻谩侮辱的语气,顾行云便觉得自己胸口似乎有一团火在烧,烧得他整个人快要发狂。

    他再也维持不住温和斯文的表情,猛地将桌上的笔墨纸砚全部扫到地下,双手撑着桌面吃力地喘息,很快又剧烈咳嗽起来。

    顾行云的大丫鬟含珠听到动静,忙从外头进来,熟练的倒水,替他拍打肩背,一双眼却忍不住发红。

    这些日子,公子的痛苦她都看在眼中,却不知他为何这样痛苦,是因为公主么?难道公主不喜欢他?

    含珠觉得不可想象,在她看来。公子就是天上的神,有谁舍得让神伤心难过,舍得让他这样痛苦呢?

    可惜对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而她只是一名卑微的丫鬟,不能替公子问一问。

    第二天,雪下得更大了。

    褚清辉来到含章殿,单独将顾行云叫出来,要与他问个清楚。

    昨晚父皇的话,她回去之后想了想,觉得其中有一句很有道理:管天管地,管不住别人要说话。

    就连神武大将军那样英勇的人物,都被传成那样子,更何况是别的人呢。如果顾行云因为那些流言,就不想做她的驸马,那她没有办法,也不能勉强,这事只能作罢。

    她直说来意,“宫外的传闻我听说了,这些日子,你是不是为此事烦恼?”

    顾行云沉默不语。

    褚清辉便知正是如此,既然顾行云在意别人的看法,两人的亲事就得商榷了。

    她又说:“若为这种事伤了身体,实在不值得。你我二人的亲事还未定下,若你不愿,父皇母后那儿我去说明。”

    顾行云心内动荡,若没有这桩亲事,他不做驸马,自然再没有人能够出言轻视他。他便不信,凭借自己的本事,日后不能叫人真心实意的夸赞一句。

    但是,他忍不住看了褚清辉一眼。这是公主,是公主,他真的要失之交臂?

    若他做不成驸马,祖父会如何看他,家人会如何看他,外人又会如何看他?还有陛下,拒绝了公主,陛下会不会动怒?将来他的仕途,还能够一帆风顺么?

    心头涌过万千思绪,最终他还是闭了闭眼,俯身行礼,“在下……并无不愿。”

    褚清辉点点头,心里倒没什么特别感觉,“那你好好休养,早日康复。”

    她离开含章殿,见殿外不远处几株红梅开得正好,便走过去细看,想要折一株开得最好的,插在皇后宫内。

    这几株红梅远离御花园,似乎无人修剪,长得比一般梅花高大,顶上有一枝开得特别艳丽茂盛,只是离地有点远,褚清辉在下头蹦了好几下,连指尖都没碰到。她身后又都是宫女,没有一个会爬树,只得站在树下,仰望枝头的梅花,望梅止渴。

    紫苏见她气馁,想了想,道:“公主,奴婢去找名侍卫帮忙吧。”

    褚清辉听她这么说,四下看了看,远远的宫道上,正有一队侍卫巡逻而来。她正要同意紫苏的建议,视野里却又走进另一个身影,一身黑衣,身似青松,又冷利如一把弓刀,似乎任何风雪,都吹不弯他高大笔挺的身形。

    褚清辉来不及多想,开口便道:“先生!”

    闫默正目不斜视,阔步前行,听到声音,脚下一顿,抬眼向这边看来。

    褚清辉向他摆摆手,“请先生出手相助。”

    紫苏忙小声说道:“奴婢去找侍卫就是了,大可不必劳烦先生。”

    其实是她见到这位将军,还是有些怕。

    褚清辉笑眯眯地看着大步往这边走来的闫默,“你看树这么高,侍卫们摘不到的,先生比他们都高,应该就没问题了。”

    紫苏也抬头看了眼闫默,立刻又低下头。在她看来,将军何止是高,他身形高大,气势威猛,偏还又冷又硬,直叫人多看他一眼都不敢。公主之前分明比她还怕,如今不仅不怕了,竟还敢还要求他帮忙,公主果然是公主,与她们这些寻常人不同。

    说话间,闫默已经到了面前,“何事?”

    听着他冷冰冰的语气,紫苏跟几名小宫女将头垂得更低。

    褚清辉给他行了半个学生礼,才站起来指着头上的梅花说道:“我想要最顶上的那株梅花,不知先生可否帮我这个忙?”

    闫默并未说话,只抬起手,那梅花比他略高,将手伸直了,恰好可以够到。

    褚清辉仰着头看,红梅枝头微荡,几朵碎雪飘下来,她下意识闭上眼,防止雪花落进眼中。等再睁开眼睛,那一株开得最冷艳、最骄傲的红梅,已经被送到她眼前。

    褚清辉愣了一下,忙双手接过,欣喜道:“谢谢先生!”

    接手时无意碰到另一只大掌,粗糙却暖和的触感,与同为男性的父皇和太子哥哥都不太一样。

    这让她又微微愣神,下意识看向闫默的着装,见仍然只是一件黑色的外袍,不由喃喃自语道:“原来先生真的不怕冷。”

    闫默不止觉得不冷,他还有点热。方才从将军府到皇宫一段距离,他是使了轻功飞过来,之后又快走一程,眼下正有些汗意。从身体蒸腾出来的热意,遇见冰冷的寒风,立刻就成一团白气。

    于是褚清辉就眼睁睁看着,先生黑色的衣领里钻出几丝微不可见的白雾,虽然极少,但真的存在。

    她看得目瞪口呆,不知不觉说出口:“热、热气腾腾的先生……不知道是不是像云团糕一样好吃……”

    他历来寡言,其中未必没有口舌笨拙的缘故。从前在师门内,这个缺陷并不明显,因为没有人缠着他,要他说话。那些师弟们都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收拾的跟山芋一样乖巧,哪个敢在他面前放肆?倒是有一个旗鼓相当的,却早就不在了。

    他来京城三四年,一直独来独往,别的人碍于神武大将军的凶名,也不敢与他交好,大家只道大将军英武冷峻,不爱说话,却不知,他就是嘴巴笨。

    如今眼看还有一年就能离京,难道这毛病藏不住了?

    闫默陷入沉思中。

    过了一会儿抬起头来,见褚清辉仍不罢休的盯着他,万人阵前从不退缩的大将军,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什么。

    若他从小身边有个娇滴滴的小师妹,便知道此时的心情叫甜蜜的烦恼。可惜,他师门中别说师妹,便是师娘都没有一个,从上到下一根光棍贯彻到底,连只母蚊子都要绕着上清宗飞。

    对于不听话的师弟,打一顿就好,一顿不够,那就两顿。可对于软绵绵的粉团团,他就彻彻底底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褚清辉见他不说话,不由委委屈屈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真的很胖吗?”

    闫默不知她为何如此执着于胖瘦的问题,想了半天,才说:“我更胖。”

    褚清辉听了这话,便去打量他,一面看,一面撇嘴。

    在她看来,武教先生哪里胖了?露出来的脸、脖子和手掌,没有一丝多余的肉,看着就硬邦邦的,全是精肉。

    照这么一比较,她身上的肉软绵绵的,确实不能和先生对比。她不由忧伤的叹了口气,原来自己真的挺胖的呀。

    闫默手头的动作已经完全停下,匕首被他握在手中无意识的翻转。眼下的氛围让他有点坐不住,分明周身察觉不到一点杀气,却让他觉得坐立难安。

    褚清辉也不吃糕点了,手肘撑在石桌上,手掌捧着脸蛋,一会儿叹一口气,一会儿又叹一口气。

    她没发觉,每叹出一口气,坐在对面的人身体就绷紧一分,到后来,全身筋肉都已经蓄势待发,好似下一刻就要飞奔逃走。

    褚清辉哀叹了一阵自己的体态,后来还是见天色不早了,才有气无力的起身告辞。

    闫默见她脚步略有几分沉重,背影也不像往常欢快,心中头一次开始质疑,难道他之前说错了?

    可是,错在哪里?

    “苏苏,我胖吗?”回去路上,褚清辉第三次问紫苏。

    紫苏替她打着伞,答案与之前两次一样,“公主一点都不胖,您体态匀称,既不胖,也不会过于瘦弱,正好。”

    褚清辉叹了口气,惆怅道:“可是,我飞不起来呀。”

    紫苏不知该如何安慰她,只好道:“奴婢也不会飞呢。”

    褚清辉嘟嘟嘴,无意间低头看见自己腰间的香囊,忽然眼前一亮。

    她是不会飞,但是她可以让别人带她飞呀!就像这香囊,她自己不会做,自有人替她做。

    想通这一点,方才低落的情绪立刻被她抛在脑后,兴匆匆往栖凤宫赶去。

    皇帝已经在皇后那儿了,正向皇后询问女儿今日心情如何。

    外头宫人传话,话音没落,褚清辉已经踏入内殿,高高兴兴给父皇母后行了一礼。

    皇后和皇帝对视一眼,笑着将她招到眼前,抬手拂去头发上的碎雪,“出了什么好事儿,看把你高兴的。”

    褚清辉一把挽住她的手,娇声道:“母后,我想飞。”

    这忽然来的一出,叫帝后两人都愣住。皇帝咳了咳,试探道:“怎么飞?”

    皇帝本来就疼女儿,这几日因顾家之事对她更是心疼,原本就纵容的底线又纵容几分。听说女儿想飞,脑中已经略过数个想法,甚至想好了,一会儿就下令叫人去捉鸟,把羽毛拔下来,做一双大翅膀。

    褚清辉满脸期待道:“像父皇的侍卫那样飞来飞去,父皇、母后,找个人带我飞好不好?”

    皇帝一听就明白了,女儿说的飞跟他想的飞不是一回事,不过是轻功罢了。这倒也容易,宫内的侍卫哪个不会两下子?可问题是,那些侍卫都是男子,让他们带自己的小公主飞,就不知皇帝会不会事后把他们的手剁下来。

    皇后也想到这一点,耐心地给褚清辉解释。

    “好吧。”褚清辉立刻又蔫了。

    其实若她要坚持,最后肯定能达成心愿,不过她向来不是那等骄纵的脾气,既然父皇母后都说这样做不妥,她就作罢了。

    但这事倒给了皇帝一点提醒,既然外人不能带暖暖飞,那就给暖暖找个能带她飞的。

    他之前选驸马,只在伴读中选,因那几个,不管家世还是相貌都还算不错。只是太子伴读到底不过一介书生,就算其中有将门之后,在京城锦绣堆里娇养了这些年,也早已没了父辈之风。

    如今想想,为何不将范围扩大一些?家世固然重要,但皇帝如今更看重其人品性。说到底,论家世,这世上难道还有人比得过皇家?就算他的公主驸马出身不够好,那也不要紧,只要不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尚了公主之后,皇帝总有法子抬高他的身家。

    皇帝脑子转了一圈,瞄上自己身边的侍卫。他的侍卫,论出身不一定多高,但论本事,都是个顶个的好男儿,否则也不能到御前供职。再者,没有一个强大的背景也有好处,这样的人,才会战战兢兢全心全意捧着他的公主,不敢有别的心思。

    皇帝越想越觉得不错,立刻就与皇后说了

    皇后迟疑道:“这样行吗?”

    皇帝道:“行不行,试一试才知道。明日我就下令,将御前侍卫中,年龄十五岁之上,二十岁之下,相貌英挺之辈单独列出,专门在暖暖前往含章宫的道上巡逻。”

    皇后忧心道:“顾家之事还未过去,不知暖暖有没有那个心思。”

    皇帝拍拍她的手,“无妨,咱们先不与她明说,只叫那些侍卫如往常一般巡逻。暖暖每日要去含章殿,来来回回总能碰上几次,说不准就有哪个看上眼的。”

    皇后想了想,缓缓点头。反正此事事先不说,暖暖自己对男女之情又迟钝,应该察觉不到。如此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若她果真在那一对少年侍卫中看上了哪个,也是缘分。

    御前侍卫动作迅速,不过一夜间,此事就办成了。

    第二日褚清辉去含章殿,宫道上迎面走来一列威风凛凛的巡逻卫队,个个少年意气,英姿勃发,十分显眼。

    褚清辉对此倒没怎么留意,那一对少年侍卫给她行礼,她只如往常一般略略点头。

    倒是身后有一两个小宫女,见面前都是英俊少年,眼神儿含羞带怯的往卫队中飘去,但并没有人敢对公主多说什么。

    天气一天天转暖,御花园中终于有了红梅以外的花,地砖缝里,也零星点缀着一两点绿意。

    这一日,褚清辉受林芷兰之邀,去往尚书府中。

    虽然林芷兰时常入宫陪她,但褚清辉亲临林府还是头一回。因林芷兰婚期将近,近日都在府上赶制嫁妆,已有许久不曾入宫,褚清辉心里念她,皇后也想让她散心,便同意她出宫探望。

    她没有大张旗鼓,只带了两个宫女、几名侍卫微服前往。

    林尚书在衙门办公,林家少爷在书堂求学,府内只有林夫人和林芷兰两位主人家,她们见了褚清辉,自是喜不自禁。一番招待之后,林夫人叫林芷兰陪公主在府中走一走。

    林府的花园和御花园虽没得比,却也别有一番精致秀气,园内有一座假山,顶上一间凉亭尤为显眼。

    林芷兰见褚清辉有兴趣,便领着她登上凉亭。此处地势高,视野开阔,可以看见与林府后院相连的一整片街市,凉亭周围又有纱幔围绕,不必担心叫外人看见亭内的景象。

    宫里虽有一座摘星楼比此处还要高些,可往外看去,不过是屋宇连片,还不如这里热闹。

    褚清辉坐在帷幔之后,小心的掀开一点,看着外头的街道,车来人往,商铺小贩,虽离得远,可看着就感觉叫卖喊价声在耳旁,不由回头来羡慕道:“你平日虽也不能出门,可看见的总比我多些。”

    林芷兰本也含笑看着,听见这话,不知想起什么,眉眼间染上几分忧愁,“我也看不了多少时日了。”

    褚清辉知道她的意思,林芷兰的亲事年前就已定下,对方是林府世交,镇南将军张家二子。

    须知,虽林老爷为文官,可林家世代皆为武将。当初皇后同意亲妹与林老爷的亲事,其中有一点,就是看重林家武将之风,宅中没有寻常权贵诸多阴私。

    事实证明,皇后并没有看走眼。如今林老爷林夫人为女儿选女婿,也考虑到这点。

    林芷兰容貌秀美,性情温顺,自小在这样简单的环境中长大,性子里也有几分单纯。林夫人自问教不来她后院那些明争暗斗的手段,也不愿女儿身陷其中,便推了另一家门第更高的,选了家风纯正的张府。如今,张家二少爷便在宫里当差。

    褚清辉听闻,绞尽脑汁想了想,怎么也记不起张家二少爷是哪一个,笑眯眯道:“你与他见过面了吗?有没有什么书件信物要我替你递一下,我不介意当只鸿雁哦。”

    林芷兰红了脸,“见过一次。”

    亲事定下之后,张家二少爷借着拜访世伯的名头,来过一趟林府,林芷兰就悄悄躲在屏风后看了一眼。

    褚清辉忙追问:“他长得怎么样?你喜不喜欢?”

    林芷兰羞得捂住了脸,“表姐问这个做什么?”

    褚清辉再不开窍,看她这样,也明白几分,不由笑道:“看来你是很喜欢啦。改日我到要会会,这个张家二少爷是何方人物,竟只一眼就把我的好表妹拐走了。”

    林芷兰低着头,没好意思说话。她对于未来夫婿还是满意的,心里也有几分期待,不过,想到不日便要出嫁离家,离开陪伴了十多年的父母,又开始迷茫惆怅。

    褚清辉看她一会儿欣喜,一会儿羞涩,一会儿忧愁,心中好笑之余,也有些好奇,嫁人难道真的有那样神奇吗?让人又喜又忧的。

    她以后,到底会嫁给谁?

    想到这个问题,她本毫无烦恼的眉间也微微皱起。

    想不明白索性不想,她又扒着帷幔,掀开一条缝隙往外看。

    外头除了街道,还有相邻的许多宅第,不过,大部分宅院都掩盖在高墙之后,看不清其内的景色。唯有一间宅子,不止墙院比别家低矮,里头花园假山流水小桥更是一个都没有,整座院子光秃秃的,连树都不见一棵,只有几大间灰朴朴的院子,看着好不寒酸。可看那大宅的建制,又分明不是寻常人家,怎么会如此落魄?

    她觉得奇怪,便问林芷兰:“那是谁家的府第?”

    林芷兰凑过来看了一眼,道:“是大将军府。”

    褚清辉心头忽然一跳,她疑惑地摸了摸自己胸口,不知是为何,又问道:“哪位大将军?”

    林芷兰笑道:“表姐若是问我别家,我还真不知,这间宅子却是知道的,是神武大将军府邸,我从小就看见那座府宅,十几年了,边上的大宅拆了又建,建了又加高,唯有大将军府,连一砖一瓦都不曾动过。”

    每一位神武大将军的任期是五年,十几年间,至少换过三人,那座宅子竟一直都是这样子。褚清辉疑惑,“大将军的俸禄难道不够他修宅子?”

    林芷兰摇摇头,“我也问过爹爹,他只说,大将军是真正洒脱之人。”

    褚清辉似懂非懂。不知为何,方才看那院子还觉得寒酸,如今知道它是神武大将军的府第之后,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它就该是这样子了。

    她想,大将军本就不同于常人,住宅不同于常人的院子里,似乎也理所当然。

    她不由又往那座院子里看了一眼,不知看见什么,猛地瞪大了眼睛,愣得呆坐许久才回过神,忙转过身,面上发红。

    林芷兰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并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褚清辉觉得脸上有些热,心头怦怦直跳。

    她不知道这是怎么了,使劲按了按胸口,想要止住那过于剧烈的跳动,却无济于事。

    她又摸了摸脸颊,发凉的手背贴在脸蛋上,热乎乎的脸烧得她脑袋都有些晕了,但眼前却一下一下闪过方才看见的景象。

    其实两府离得有些远,又隔着帷幔,看见的人也就如一根模糊的火柴棍那般大,根本分辨不清面貌,但她却知道,那个背影就是他。

    他、他竟然光着上身,似乎刚练完武,很热的样子,从院子的水缸中打了一桶水,兜头泼下。

    如今春寒料峭,屋顶的雪还没化干净,他就那样一桶冷水倒下来,竟不觉得冷吗?

    不知为何,越是想起那个场景,她心口就跳得越快,脸上越热,褚清辉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使劲甩了甩脑袋,却除了让自己更晕,一点用处都没有。

    她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咽呜,整个人趴在桌子上。

    林芷兰这才回过神,忙问道:“表姐怎么了?”

    褚清辉有气无力的摆摆手,吸了吸鼻子,“头晕。”

    林芷兰赶紧摸摸她的额头,“有点烫,是不是受寒了?”

    褚清辉又呜了一声,“没有,就是有些热,应该一会儿就好了。”

    林芷兰颇觉得稀奇,表姐怕冷,那是出了名的,就算是大暑天,也不见她说一个热字,如今才二月出头,怎就热了?

    她还是担心褚清辉是不是病了,不过,好在她趴了一会儿之后,脸上热度终于散下。

    褚清辉不敢再往外头看了。

    其实,父皇和太子哥哥赤着上身的模样,她也曾见过,那会儿年纪小,觉得与自己没什么不同,更不会像如今这般,无由来的心慌。

    明明、明明不是她坦身露体,也没做亏心事,为何会有这样心慌的感觉呢?

    离开林府回宫的路上,她便有些神思不属,连轿子什么时候停下都不知道。

    紫苏在轿外轻声道:“公主,王家少爷在前头求见,不知公主是否要见他?”

    “谁?”褚清辉没有反应过来。

    “太子伴读王公子。”

    褚清辉眨了眨眼,这才回魂,“王旭东?”

    “是。”

    褚清辉想了想,虽然她与太子几位伴读早就认识,但毕竟眼下只有王旭东一个,不好单独与他见面,便说:“有什么话,你叫他到这里来说吧。”

    很快,有一个声音隔着轿子道:“王旭东见过公主。”

    褚清辉在轿内点了点头,“听说你要见我,不知是为了何事?”

    王旭东听着这声音,许久没说话。

    褚清辉疑惑地掀起一角轿帘看了一眼,见他还在,便放下了。

    看到那一瞬即逝的面孔,王旭东捏紧身侧的拳头,手背上青筋暴起。

    轿子周边的侍卫眼也不眨的盯着他,只要他有不敬的举动,立即将其制住。

    但王旭东没有打算做什么,他只是缓缓的松开手。就这一个动作,似乎费劲了全身的力气。他深吸了一口气,以一贯吊儿郎当的语气笑了笑,“明天我就要去找我家老头子了,今天叫我遇见公主,可见老天爷怜惜。”

    褚清辉微皱了皱眉,王旭东之父远在边关,他说要找其父,就是要参军的意思了,“怎么会这样突然?”

    王旭东笑道:“不算突然,早有打算了。”

    褚清辉沉默了一会儿,又掀开帘子,看着他,道:“一路珍重,我们都在京城,等着为你凯旋接风。”

    王旭东敛了笑,一动不动的盯着她,正当褚清辉疑惑之际,他又突然咧嘴笑起来,“好。”

    如此,便也没了别的话,两方很快分开。

    王旭东站在街头,看着那顶轿子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拐角。

    他仰头看了看天,不知道边关的天与京城的天,是不是同一片?

    他以为自己从前所为皆在掌控之中,却不想早已被人悉知,如今京城已没有他的立足之地,若不赴边关,只怕永无出头之日。

    可笑不久之前,他还认为那座轿子中的人,早晚是自己的。

    而今全盘落空,不知此生,是否还有达成奢望之时。

    褚清辉回到宫中,又到了该给含章殿送食盒的时间。她原本已经平复的心跳,此时又乱蹦起来,不知怎么的,平日里来来往往,去得跟自己宫殿一般的含章殿,现在突然陌生了,好像有一头大老虎在那等着她。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43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