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74.娇妻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24小时后替换, 到时若看不见, 请清缓存再看。  “先、先生……”褚清辉避不过, 强自镇定,带着鼻音喊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才听闫默回应:“病了?”

    相识这些时日, 还是他第一次关心,褚清辉脑中那些乱糟糟的思绪忽然就被驱散了,慌乱的心情平静下来,更是涌起一股无由来的欢喜,连她自己都没发觉, 脸上已经绽放出极灿烂的笑容, “没有,叫先生费心了。”

    闫默没说话, 又沉默一阵, 才从怀里掏出一个白玉细颈小瓶,“归息固元丸。”

    褚清辉眨眨眼, 迟疑道:“给我的?”

    闫默点点头,他早看出这粉团先天不足,虽经过调养,到底比寻常人弱些,只看身高便知。

    他瞅瞅眼前的发顶, 再看看自己胸口, 心道不会比这更高了。

    此事本与他无关, 可大将军自觉从不拖欠人情,吃了粉团这么多糕点,还收了人两个荷包,虽不是他主动,到底嘴软手短。因此,见人两日没来武场,又听小弟子自言自语说阿姐不知是不是病了,大将军回去之后,便翻箱倒柜,把从师门带来的,用以培本固元筑基的药丸找出来,放在怀中揣了一整个上午,此时才送出去。

    褚清辉还有些怔愣,呆呆地伸出手接过,那巴掌大的白玉瓶在怀里放了许久,瓶身温热暖和,倒似一只小暖炉入手,她不自觉握紧。

    “一日一颗。”闫默交代完,转身便走。

    眼见他已经走出数步,褚清辉才回神,现在她早已把前两日的心慌迷茫全部抛在脑后,浑身上下只余欢喜,小跑几步追上去,兴奋道:“谢谢先生!”

    闫默低头看她一眼,略显肉乎的小脸仰着,黑溜溜水润润眼睛眯成两道弯月,娇嫩的红唇翘起,露出一口细白贝齿。

    ——值得这么高兴么?

    他再不通晓事理人情,也知道眼前的粉团极受娇宠,是真真正正的掌上明珠,素日收到别人献礼不知几何,如此一瓶不起眼的药丸,也能被她看在眼中么?

    褚清辉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把白玉瓶紧紧握住,跟在闫默身边小跑几步,又怕不慎将药摔了,停下来,小心翼翼收入衣袖里,来回掂量几下,确定不会磕碰,方才安心。

    闫默将她的谨慎珍惜看在眼里,并未说什么,只在她再次追上来的时候,不易察觉的放慢脚步。

    褚清辉跟在他身边,脚步轻快,见褚恂等人在一旁扎马步,还笑着冲他们摆摆手,以往她怕打扰,从来都是不言不语等到他们休息的。

    褚恂对她咧咧嘴,许是屏着的一口气泄了,身形不稳,吓得他不敢去看先生脸色,忙重新站定。

    闫默走过去,他也不说话,手中的小棍一点一指,立时就叫人知道自己姿势哪里不规范,赶紧照着他指出的改正。

    褚清辉坐在他常坐的石桌边,双腿轻晃,撑着手肘捧着脸蛋笑眯眯地看。

    闫默指导完回身,对上她含笑的眼,两人俱是一怔,同时转开来。

    ——究竟是什么,值得这样高兴?

    这个问题他若问出口,恐怕褚清辉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她红着脸,按住因那一眼忽然加快心跳的胸脯,心里既雀跃,又有几丝期待,可是到底在期待什么?细思起来却毫无头绪,她不由又苦恼地皱起细眉。

    几息之间,闫默已经行至对面坐下,见她轻锁眉头,还未来得及疑惑,她忽地又展颜了。

    闫默于是沉默不语。

    叫宫人将带来的食盒呈上来,除了糕点,褚清辉今日还带了一壶好茶。将茶杯摆好,倒出一杯黄绿色茶汤,她狡黠一笑,“这是母后亲自给父皇泡的,被我磨过来了。用茶配云团糕,比单吃味道更好,先生试试。”

    闫默捏起一块云团糕就要丢进嘴里,他近日已经练出一门本事,不管多大的糕点,进嘴后最多嚼两口,不必等甜味漫开,就能吞下。

    褚清辉看他动作,忙道:“先生慢点,不是这样吃的,您先喝一口茶,待口中茶味还没散去,再咬一小口云团糕,吞下后再喝一口茶。我已经试过好多吃了,这个吃法最好吃!”

    动作被制止,闫默略微偏头,看向按在自己手腕上的纤白细指。

    褚清辉毫无所觉,另一只手递了杯茶过来,眼含期待,“先生试试吧。”

    手腕上的手细软无力,阻止的力道于他而言几可不记,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忽略。

    见他接了茶,褚清辉收回双手,撑着下巴看他。

    闫默的视线不自觉跟着她的手走了一段,待往上对上她的眼,顿了顿,方才收回来。

    按照她的说法,先喝茶,再吃糕点,又喝茶。

    在吃一途上,他一窍不通,对于食物的要求,二十余年如一日,始终停留在果腹即可。但不可否认,同样的食物,不同的吃法,味道大相径庭。

    “怎么样?”看他放下茶杯,褚清辉立刻追问。

    闫默点点头,“不错。”这一次是真心实意认为不错。

    褚清辉自得地晃了晃脑袋,“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方法呢。”

    她也端了茶杯,先轻呷一口,嘴中细品一番,慢慢咽下,又咬了一小口云团糕,双眼满足地眯起。

    闫默不再继续,只看着她。

    同样的动作,不同人做来,效果也是天差地别。精致细腻的食物,繁琐讲究的吃法,优雅随性的举止,无不在提醒他,粉团与他是两种人,中间隔着天堑。

    他在褚清辉看过来之前移开视线,垂眼看着手上大半块糕点,半晌后缓缓送入口中,细嚼慢咽。似乎太过甜腻,鹰目微微眯起。

    “咦,先生你是不是忘了先喝茶?”褚清辉发现他杯里没茶水,忙续了些。

    茶汤入口,甜腻消散,初时清苦,回味余甘。

    闫默将杯中茶水喝尽,褚清辉也不觉得他牛饮,笑眯眯又续一杯。

    “多谢。”闫默道。

    褚清辉高兴地晃晃双腿,“难得先生喜欢呢。我宫里也有许多茶,都是父皇母后赏的,以往一个人喝没意思,便没怎么动,若先生喜欢,以后我每天都泡一壶来。每个品种的茶味道有差别,配的茶点也不尽相同,待我回去再试一试,保管选出最合适的搭配来。先生有没有喜爱的茶?我那里什么都有,龙井、毛峰、黄芽、火青……”

    她掰着指头如数家珍,娇脆的嗓音欢快悦耳。

    闫默不爱说话,也不喜欢别人多话,聒噪长舌之人,在他这儿轻则挨打,重则狠狠挨打,最好打得人下一次见了他,尾巴和嘴巴一起夹紧,如此才不会再来讨烦。但眼下,他发现自己一点动手的想法都没有,不但不想动手,他还时不时点点头,出个声,应和对面的人,好叫她能继续说下去。

    褚清辉也确实说得兴起,直到一旁线香燃尽,褚恂等人扎完马步,一个个欢呼出声,她才醒过神来,发现自己先前太过雀跃,简直忘了形。

    没好意思去看闫默是何表情,她站起身,面上微热,“我去看看小恂。”忙走开了。

    褚恂正向她跑来,边跑边期待道:“阿姐阿姐,今天有没有酥酪?”

    “今天有,不过母后说了,连着昨日今日都吃酥酪,明天可不能再给你吃了。”褚清辉定定神,示意宫人将糕点散给众人。

    “太好啦!”褚恂哪里管得了明日,今天有的吃就够了。

    褚清辉摇摇头,拿出帕子替他擦了擦脸。

    褚恂嘴里含着吃的,含糊道:“阿姐,等我吃完就打拳给你看,我今天比昨天熟练了,除了先生,就数我打得最好!”

    “可别是吹牛皮。”褚清辉戏笑,心里却在想,不知先生打拳时什么模样,和那日武枪一样么?可惜她来的时候总不凑巧,至今也没遇上一次。

    “才不是呢!”褚恂不服,“阿姐等着看就好了!”

    看他较劲,褚清辉身为长姐,自然不许他一般见识,宽容道:“好好,小恂最厉害了,我等着看。”

    褚恂得意地仰了仰脑袋,嘴角憋不住,裂开笑起来。

    这边欢声笑语,另一头石桌边,只余闫默一人。他拿着茶杯,极缓极慢地捏在两只指头上转动,不知在思索什么。

    他沉默不语,与人疏远,仿佛和人群格格不入,但又叫人难以忽视,总不自觉的将目光停留在他身上。

    而今日,这样的感觉尤为强烈。

    褚清辉忽然知道了原因,因为他是一头孤鹰,鹰怎么会与鸟群为伴?

    他不属于这里,不属于威严肃穆的皇宫,不属于繁华喧闹的都城,更不属于嬉笑嗔痴的俗世。这个人,他有自己的一方天地,无需别人擅自闯入,带去自以为是的热闹。

    褚清辉踌躇不前,一时间不知是否该现身。

    她脚下动了动,已有离开的打算,但就在此时,闫默缓缓收了势,向这边看来一眼。

    褚清辉便被定住,脑中忽然涌出一个猜测,是否别人也如她一般,认为他的天地不需要外人参与,认为他喜爱那样的冷清,所以至今也没有人闯入他的地盘,没有人给他带去许多叨扰,于是,他的周身越发孤寂冷清。

    眼前仿佛重现方才他在雪中衣袂翻飞的景象,褚清辉又迈开步子,这一次,坚定不移地向武场内走去。

    她想,不论先生到底是何想法,到底需不需要别人的热闹,她既然已经打扰了他,那就打扰到底吧。

    闫默打完一套枪法,随手往身后一扬,几息之后,原本在他手中的长-枪,已经稳稳的插在墙角铁架上。

    褚清辉一面朝他走去,一面听紫苏回话。

    原来,今日太子就已经不必来含章殿,他不来。太子伴读自然也不需要来,含章殿内只剩下一群不到十岁的小萝卜头。他们的功课比太子轻松许多,下午的武课也提前结束了,二皇子此时正在太子东宫温习功课,等一会儿和太子一起回栖凤宫用晚膳。

    紫苏说完便退到一旁,褚清辉接过食盒放在石桌上,眨了眨眼精,道:“今日来晚许多,先生可是饿了?我带了一大份云团糕哦。”

    一听说云团糕几个字,闫默就觉得似乎又从舌根里泛出一股甜腻,他从来不怕苦,小时候习武受伤,一大碗一大碗黑漆漆的汤药灌下去,他连眉毛都不曾动过,但此时却有了皱眉的冲动,心中更是破天荒的起了一股退缩之意。要知道,即使是面对最强的敌人,他也从没有想过退怯,眼下却被那白-粉粉软绵绵的云团糕击败了。

    褚清辉毫无所觉,喜滋滋地把云团糕端出来,邀功道:“今天脚程比平日快,先生快看,还是热的呢。”

    她说着,似乎想起什么,看了看刚练完武,脸上还挂着汗珠的闫默,掩嘴笑道:“先生今天比云团糕还要热气腾腾。”

    闫默木着脸没说话,自从前日主动吃了块云团糕,似乎是打开了什么机关,她在自己面前一日比一日活泼,如今已经敢公然取笑他了。

    不说是他,紫苏也奇怪得很,她是眼见着公主和武教师傅之间的转变,却到底也没想明白,明明一开始,公主和她一样害怕,怎么如今却一点都不怕了?

    褚清辉推推碟子,“先生快趁热吃吧。”

    闫默不爱吃,但他若不想吃,自然没人能逼他,可眼下,他却面无表情的捏起一个丢进嘴里,然后在褚清辉开口之前,将碟子推向她,“你吃。”

    褚清辉心里天人交战了一瞬,立刻就高高兴兴地捧起一块云团糕,咬下一口,幸福地眯起眼睛。

    近日为了及笄礼,司礼女官以防止她体态过于丰腴,有碍观瞻为由,限制了永乐宫的糕点供应,只允许她吃一些淡味的咸味的糕点,诸如云团糕此类,已经许久没有在永乐宫出现了。

    她的形态自然是一点都不胖的,不过及笄礼毕竟是件大事,又有众多命妇观礼,她不愿失态,一切都照司礼女官所言来做,自己喜爱的甜食一口都没碰,忍到今日,早已忍不得。

    她小口小口吃掉半个云团糕,正要叫闫默再吃,却见他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和一块黑布,低头一心一意的擦起来。

    那匕首褚清辉已经见过许多次,几乎每一次见闫默,他都在擦这把匕首,好似对待什么无价之宝一般。可实际上,匕首通体漆黑,平平无奇,连一点装饰都没有,实在看不出哪里值钱。

    不过,褚清辉从不认为不值钱的东西就没有价值。就像她最喜爱的玫瑰糖,若去宫外买,一两银子可以买一堆,可是她在将之送出的时候,一点也不为只是几颗糖而觉得羞愧,因为那是她最最喜爱的。

    她将嘴里的糕点咽下,缓缓开口:“这把匕首,是先生重要的人相赠的吧?”

    闫默沉默了一会儿,就在褚清辉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点了点头。

    褚清辉见状,没有追问是谁,怕冒然唐突,引起他的伤心事,转而道:“方才看先生练武,看起来就好厉害呀,跟太子哥哥平日练的一点都不一样,先生,你会飞吗?”

    “不会。”闫默摇摇头。

    “咦?”褚清辉偏了偏脑袋,疑惑道:“可是我看父皇的侍卫有时候就会在墙上飞来飞去,先生看起来比他们厉害多了,怎么不会飞?”

    闫默正色道:“那是轻功,需要借力,不是飞。”

    “都一样都一样。这么说,先生会轻功?”

    “略懂一二。”

    虽然他说略懂,可不知为何,褚清辉就是觉得他的轻功,肯定比那些侍卫厉害多了,当下就兴奋道:“先生你看我,我能不能学轻功?”

    闫默放下匕首,上下看了他一眼。

    褚清辉立刻坐正身体,挺直腰板,一脸严肃,只是嘴角挂着糖霜却不自知。

    “你不行。”

    褚清辉一下子瘪了气,蔫蔫道:“为什么?”

    “不够轻盈。”

    褚清辉低下头,闷闷不乐地戳着戳碟子里的云团糕,半晌后突然回味完他话中意思,鼓着脸颊瞪圆眼睛反问:“先生嫌我胖?!”

    闫默点点头,他早看出这粉团先天不足,虽经过调养,到底比寻常人弱些,只看身高便知。

    他瞅瞅眼前的发顶,再看看自己胸口,心道不会比这更高了。

    此事本与他无关,可大将军自觉从不拖欠人情,吃了粉团这么多糕点,还收了人两个荷包,虽不是他主动,到底嘴软手短。因此,见人两日没来武场,又听小弟子自言自语说阿姐不知是不是病了,大将军回去之后,便翻箱倒柜,把从师门带来的,用以培本固元筑基的药丸找出来,放在怀中揣了一整个上午,此时才送出去。

    褚清辉还有些怔愣,呆呆地伸出手接过,那巴掌大的白玉瓶在怀里放了许久,瓶身温热暖和,倒似一只小暖炉入手,她不自觉握紧。

    “一日一颗。”闫默交代完,转身便走。

    眼见他已经走出数步,褚清辉才回神,现在她早已把前两日的心慌迷茫全部抛在脑后,浑身上下只余欢喜,小跑几步追上去,兴奋道:“谢谢先生!”

    闫默低头看她一眼,略显肉乎的小脸仰着,黑溜溜水润润眼睛眯成两道弯月,娇嫩的红唇翘起,露出一口细白贝齿。

    ——值得这么高兴么?

    他再不通晓事理人情,也知道眼前的粉团极受娇宠,是真真正正的掌上明珠,素日收到别人献礼不知几何,如此一瓶不起眼的药丸,也能被她看在眼中么?

    褚清辉不知他心中所想,只把白玉瓶紧紧握住,跟在闫默身边小跑几步,又怕不慎将药摔了,停下来,小心翼翼收入衣袖里,来回掂量几下,确定不会磕碰,方才安心。

    闫默将她的谨慎珍惜看在眼里,并未说什么,只在她再次追上来的时候,不易察觉的放慢脚步。

    褚清辉跟在他身边,脚步轻快,见褚恂等人在一旁扎马步,还笑着冲他们摆摆手,以往她怕打扰,从来都是不言不语等到他们休息的。

    褚恂对她咧咧嘴,许是屏着的一口气泄了,身形不稳,吓得他不敢去看先生脸色,忙重新站定。

    闫默走过去,他也不说话,手中的小棍一点一指,立时就叫人知道自己姿势哪里不规范,赶紧照着他指出的改正。

    褚清辉坐在他常坐的石桌边,双腿轻晃,撑着手肘捧着脸蛋笑眯眯地看。

    闫默指导完回身,对上她含笑的眼,两人俱是一怔,同时转开来。

    ——究竟是什么,值得这样高兴?

    这个问题他若问出口,恐怕褚清辉自己也不知道答案。

    她红着脸,按住因那一眼忽然加快心跳的胸脯,心里既雀跃,又有几丝期待,可是到底在期待什么?细思起来却毫无头绪,她不由又苦恼地皱起细眉。

    几息之间,闫默已经行至对面坐下,见她轻锁眉头,还未来得及疑惑,她忽地又展颜了。

    闫默于是沉默不语。

    叫宫人将带来的食盒呈上来,除了糕点,褚清辉今日还带了一壶好茶。将茶杯摆好,倒出一杯黄绿色茶汤,她狡黠一笑,“这是母后亲自给父皇泡的,被我磨过来了。用茶配云团糕,比单吃味道更好,先生试试。”

    闫默捏起一块云团糕就要丢进嘴里,他近日已经练出一门本事,不管多大的糕点,进嘴后最多嚼两口,不必等甜味漫开,就能吞下。

    褚清辉看他动作,忙道:“先生慢点,不是这样吃的,您先喝一口茶,待口中茶味还没散去,再咬一小口云团糕,吞下后再喝一口茶。我已经试过好多吃了,这个吃法最好吃!”

    动作被制止,闫默略微偏头,看向按在自己手腕上的纤白细指。

    褚清辉毫无所觉,另一只手递了杯茶过来,眼含期待,“先生试试吧。”

    手腕上的手细软无力,阻止的力道于他而言几可不记,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忽略。

    见他接了茶,褚清辉收回双手,撑着下巴看他。

    闫默的视线不自觉跟着她的手走了一段,待往上对上她的眼,顿了顿,方才收回来。

    按照她的说法,先喝茶,再吃糕点,又喝茶。

    在吃一途上,他一窍不通,对于食物的要求,二十余年如一日,始终停留在果腹即可。但不可否认,同样的食物,不同的吃法,味道大相径庭。

    “怎么样?”看他放下茶杯,褚清辉立刻追问。

    闫默点点头,“不错。”这一次是真心实意认为不错。

    褚清辉自得地晃了晃脑袋,“这是我自己想出来的方法呢。”

    她也端了茶杯,先轻呷一口,嘴中细品一番,慢慢咽下,又咬了一小口云团糕,双眼满足地眯起。

    闫默不再继续,只看着她。

    同样的动作,不同人做来,效果也是天差地别。精致细腻的食物,繁琐讲究的吃法,优雅随性的举止,无不在提醒他,粉团与他是两种人,中间隔着天堑。

    他在褚清辉看过来之前移开视线,垂眼看着手上大半块糕点,半晌后缓缓送入口中,细嚼慢咽。似乎太过甜腻,鹰目微微眯起。

    “咦,先生你是不是忘了先喝茶?”褚清辉发现他杯里没茶水,忙续了些。

    茶汤入口,甜腻消散,初时清苦,回味余甘。

    闫默将杯中茶水喝尽,褚清辉也不觉得他牛饮,笑眯眯又续一杯。

    “多谢。”闫默道。

    褚清辉高兴地晃晃双腿,“难得先生喜欢呢。我宫里也有许多茶,都是父皇母后赏的,以往一个人喝没意思,便没怎么动,若先生喜欢,以后我每天都泡一壶来。每个品种的茶味道有差别,配的茶点也不尽相同,待我回去再试一试,保管选出最合适的搭配来。先生有没有喜爱的茶?我那里什么都有,龙井、毛峰、黄芽、火青……”

    她掰着指头如数家珍,娇脆的嗓音欢快悦耳。

    闫默不爱说话,也不喜欢别人多话,聒噪长舌之人,在他这儿轻则挨打,重则狠狠挨打,最好打得人下一次见了他,尾巴和嘴巴一起夹紧,如此才不会再来讨烦。但眼下,他发现自己一点动手的想法都没有,不但不想动手,他还时不时点点头,出个声,应和对面的人,好叫她能继续说下去。

    褚清辉也确实说得兴起,直到一旁线香燃尽,褚恂等人扎完马步,一个个欢呼出声,她才醒过神来,发现自己先前太过雀跃,简直忘了形。

    没好意思去看闫默是何表情,她站起身,面上微热,“我去看看小恂。”忙走开了。

    褚恂正向她跑来,边跑边期待道:“阿姐阿姐,今天有没有酥酪?”

    “今天有,不过母后说了,连着昨日今日都吃酥酪,明天可不能再给你吃了。”褚清辉定定神,示意宫人将糕点散给众人。

    “太好啦!”褚恂哪里管得了明日,今天有的吃就够了。

    褚清辉摇摇头,拿出帕子替他擦了擦脸。

    褚恂嘴里含着吃的,含糊道:“阿姐,等我吃完就打拳给你看,我今天比昨天熟练了,除了先生,就数我打得最好!”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437.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