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77.我在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24小时后替换, 到时若看不见,请清缓存再看。  她不走,身后的人自然不敢催, 只低着头候命。一大帮人杵在宫门口,不时有来往内侍好奇的看上一眼,等见公主也在那儿, 忙垂首行礼请安。

    行礼的人走了一波又一波, 冷风吹过,披风随之拂起, 担心公主受凉, 紫苏终于上前请示:“公主?”

    褚清辉这才回过神来, 望了望含章殿方向, 抬腿迈了两步, 又好似跟自己较劲一般, 忽然气恼地跺跺脚, 皱起挺翘鼻头,鼓嘴道:“我不想去了,苏苏, 你送过去吧。”

    紫苏心中疑惑,似乎是昨日从宫外回来之后, 公主就一直有些反常, 一会儿皱眉, 一会儿叹气, 一会儿又全不顾礼仪,在软榻上滚来滚去。就拿送食盒一事来说,平时若说去含章殿,公主是最积极主动的,一日也不能落下。可眼下,昨日没去,说是困了,今日已经整装待发出了门,又不知为何,临时改了主意,好像含章殿里有什么凶猛野兽,叫她既想去瞧瞧,又怕被咬上一口。

    紫苏带走两名宫女,褚清辉看着她们走远,才返身回到永乐宫,挥退宫人,独自进入内殿,扑在软榻上,把自己埋进厚厚的毯子里。

    她抱着毯子,从这一端滚到那一端,又在墙上轻轻踢了一脚,从那端再滚回来,直把整齐的妆容滚得发髻蓬乱,珠钗环坠。

    等滚没了力气,整个人已经和毯子纠结在一处,她在其中跟毛毛虫一样拱了半天,都没能拱出来,只得泄气作罢,费了最后一点力气翻身,仰躺在榻上,浑身只露出一颗脑袋,胸脯起伏,青丝蓬乱,俏脸绯红,如此情景,比之往日纯真,竟多了几丝风情,却无人得见。

    她呆呆望着屋顶,半晌后苦恼地叹了口气,不知想起什么,双颊更加红了,恼得她嘟嘴一口咬住绒毯,水红的唇,细白的齿,被白毯衬得越发娇嫩。

    “哼……都是先生不好,不穿衣服也就罢了,还跑到别人梦里来,一点都不知羞……”气恼恼哼唧唧,不知是想说给谁听。

    昨日无意看见闫默练武后裸身冲澡的场景,着实叫她好一番心慌意乱,好不容易平息下来,昨夜梦里却又梦见了,而且梦中比她白天见的还要接近,还要清晰。

    仿佛铜浇铁铸的古铜色身躯,刀削斧凿的结实精肉,颗颗油珠子般滚落的水珠,一抬手一举臂,扑面而来一股陌生的雄性侵-略气息,与往日冷峻内敛截然不同,直叫她心也慌了,神也乱了,一夜里翻来覆去睡不好,醒来后,只得强自镇定,任性地把全部过错,一股脑都丢到那个毫不知情的人头上,却又怂得连去见他一面都不敢,好似真的会叫人吃了似的。

    傍晚去栖凤宫,今日褚恂下学早,一见她就扑上来,满脸关切,“阿姐是不是生病了?”

    褚清辉摸摸他的脑袋,坐到皇后身边,“没呀,怎么这样问?”

    “阿姐若没生病,为何昨天是苏苏送的食盒,今天又是她?”

    “呃……我只是有些困。”

    褚恂睁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看她,“那阿姐明日困不困?”

    褚清辉看他满眼殷切,艰难地将拒绝的话吞回肚里,“……不困了。”

    “太好啦!阿姐明日去看我练武吧,师傅教了我们一套拳法,我要打给阿姐看!”

    褚清辉只得点头。

    皇后含笑坐在一旁,自然看得出女儿的隐瞒,心思转了转,忽然揶揄道:“暖暖不去含章殿,可是为了回避什么人?”

    褚清辉心头一跳,忙道:“没、没有。”一张脸却不自觉发热,眼神游移。

    皇后原本不过随口一问,因那一队少年侍卫已经在含章殿附近巡逻了不少时日,想着女儿应该已经见过,不知有没有叫她上心的,因此才玩笑般提了一句,不想无心之问,却让她看出端倪来。

    女儿如今的表现,与之前提起顾行云时的从容淡然可谓判若两人,若说不久之前皇后还担心她不开窍,眼下这模样,分明已经是一副小儿女怀情不自知了!

    一时间,皇后心中又是欣慰又是心酸,百般滋味涌上心头,竟怔怔出了神。

    褚清辉坐立不安,偷偷瞄了瞄母后,见她正看自己,忙又移开眼,不知为何有些心虚,面上更红。

    皇后醒过神,看女儿含羞带娇,如一支带着露珠的花骨朵儿,眼看着花期已近,又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那赏花的人,值不值得托付。这一次,不要叫她的暖暖失望才好。

    次日又去送食盒,迎面走来一列御前侍卫,褚清辉想起林芷兰的话,打算在宫里找找哪个是张家二公子,便仔细看了一眼,不想看过去,盔甲下的面孔,个个都是英姿飒爽、玉树临风的少年人,简直要叫她看花眼,忙轻声问紫苏:“宫里的侍卫换了一批么?怎么都这样年轻?”

    这一队少年侍卫,早已在满宫年轻宫女之中刮了一阵小旋风,毕竟一个个面貌英俊,年少有为,宫女们虽不敢奢望,可暗中多看两眼,也是赏心悦目的,只有褚清辉到今日才发现。

    紫苏无奈道:“只这一队换了,已半月有余。”

    褚清辉点了点头,宫里的侍卫个个全副武装,身披铠甲,头戴盔帽,高低胖瘦又相差不远,猛的看去,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平日不曾留意,更不会盯着人看,要不是方才一时兴起要看看未来的表妹夫,恐怕还发现不了。

    她又看了一眼,疑惑道:“为什么单单把他们聚在一起?”

    宫里人一开始也不知,后来有几个机灵的,见那些侍卫只在公主途经的宫道上巡逻,才多少猜到陛下娘娘的用意,但他们二位既然不与公主明说,别的人也没胆量多嚼舌根,紫苏只摇摇头,“奴婢不知。”

    褚清辉觉得有奇怪,不过想来父皇的举动必定有其深意,也不再过问,眼看时候不早,忙加快步伐。

    到了武场外头,她的步子不知不觉又慢下来,磨磨蹭蹭半天,还是定不下心神坦然入内,只得猫在墙后,想着先偷偷看一眼。

    不想她才冒头,闫默已经看过来,等她露出双眼,正好跟人对视个正着,大眼瞪小眼。褚清辉毫不设防,一口气呛在喉头,咳得满脸通红。

    紫苏忙给她拍背舒气,无意间抬头看到走来的人,惊得磕磕巴巴道:“公、公主,他来了……”

    褚清辉好不容易缓过起来,吸吸鼻子,眼里含着水汽,“谁?”

    紫苏已和宫女福身行礼,“奴婢给将军请安。”

    褚清辉猛的抬头,面前的人距她仅有三步远,高大的身形仿佛和梦里的人影重合,迫得她后退一步,下意识转头寻找退路,却被宫人堵死了,根本退不了,心慌意乱转回头来,可怜巴巴地看着他。

    巴掌大的小脸,脸颊白软,鼻头微红,双眼含泪。

    闫默浑身凝滞。

    还未踏入场内,先听到几声呼喝声。褚清辉放慢脚步,侧耳仔细听了听,里头既有太子哥哥的声音,也有他身边的几位伴读,还有皇叔家的堂兄弟们,不过她听来听去,并没有听到小弟的动静。

    她回头对身后的宫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而后提起裙摆,蹑手蹑脚地顺着墙院走到门边,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往武场里看。

    场内大约有十来个学子,按照年纪大小分成几拨,年龄最大的是太子及他身边的几位少年,此时他们正在打拳;另有一波十来岁的在练习射箭;余下的就是如二皇子那般几岁的小豆丁,稀稀拉拉的绕着武场跑步。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440.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