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娇公主与莽驸马 > 80.番外三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此为防盗章, 24小时后替换,到时若看不见, 请清缓存再看。

    原本太子入朝时机, 定在昌华公主亲事定下之后, 如今亲事既然不成,短期内皇帝又不准备再提此事, 叫女儿伤心, 便索性让太子提前参议朝政, 不必再等。

    后宫里,皇后正主持昌华公主及笄礼, 京城内数得上品阶的命妇得以入宫观礼。

    褚清辉一身隆重华服, 在司礼女官的唱礼声中,缓慢谨慎地动作。那衣裳华而不实,厚重却不暖和, 寒风吹得她脸色青白,好在之前已经预想到这样的情况,提前在脸上施了薄粉胭脂, 没叫人看出失礼。

    在众命妇们看来,往日已经足够貌美的公主, 今日更添一分雍容华贵,一举一动说不出的优雅从容,不愧为出身皇家、天底下最高贵的女子。

    许多人心中暗讽顾家, 怕不是被鬼迷了心窍, 竟弄丢了这样一棵大树。

    天底下还有比尚公主更美的差事么?

    且不说如今这位公主, 是陛下娘娘唯一的掌上明珠,是太子的龙凤胎妹妹,如此显赫的身份,至少可保得五十年恩宠不衰。现在都城内的高门世家,就算是那延续了数百年的大家族,都不敢拍着胸脯保证圣宠不倦。尚了公主,就相当于得了一枚镇家安宅的护身符。

    再者,公主容貌举世无双,更难得性情娴雅,品行高洁,从未听闻她苛责哪名宫人,倒是听说,公主身边的贴身宫女紫苏,被公主宠得,通身气派不下于宫外的大家小姐呢!

    这样好脾气好性子的公主,百年也难得遇上一位。偏偏有人将送到眼前的美事打翻,可不是瞎了眼蒙了心?

    不过,也多亏那瞎眼的顾小公子,才让她们各自的家族有了机会。

    之前是娘娘亲自发话,夸赞了顾小公子,她们自然不敢相争,如今顾家已经出局,那驸马爷的位置便成了香饽饽,谁家抢到就是谁家的造化,是祖宗显灵了!

    想到此,诸位命妇个个心头澎湃,看向公主的目光热烈如炬。

    礼毕,褚清辉迅速回永乐宫更衣取暖,其余人怀着心事,各自离去。

    栖凤宫内,皇后嫡亲妹妹、礼部尚书林夫人还未离开。

    皇后在宫女的伺候下换下厚重行头,林夫人坐在一旁看着,等宫人退下,才问道:“三姐姐,公主的亲事,你如今是什么打算?”

    皇后将手边一碟糕点推向她,“再观察观察吧,这一次,总要找个最妥当的。”

    林夫人微微皱眉,忧心道:“就是难得妥当二字,方才你是没看到,那些夫人们,就差把算计的心思写在脸上了。”

    皇后却不怎么忧虑,淡笑道:“最不怕的就是她们算计,算计越多,越计较得失,才会越重视我的公主,越发不敢怠慢。”

    经历顾家之事,皇后的想法发生了不小的转变。日后,她的暖暖若喜欢上一个爱慕权贵的人,她倒不怎么担心,因为有欲-望的人,才能叫人拿捏住,而皇家,最不缺的就是权势。

    若恰好相反,暖暖喜欢的那人无欲无求,公主尊贵的身份在他眼中好似无物,皇后反而要忧心,自己的女儿会不会再一次受伤了。

    林夫人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么一回事,那些人看中公主身上的皇恩,而公主最不缺的,恰好就是皇恩。他们看中了,才会讨好她,捧着她,以此来维系己身富贵。

    这就是权势的威力,在巨大的权力面前,那些阴谋算计,都可以当做小打小闹的儿戏一般看待。

    永乐宫里,褚清辉喝下一碗姜茶,抱着暖炉裹着毛毯,身上逐渐回暖,昏昏欲睡。

    紫苏在一旁指挥宫女,将今日收到的贺礼小心收起来,待她忙完回头一看,公主已经歪倒在软榻上睡着了。

    今日为了行及笄,褚清辉起得极早,又在外头吹了风,眼下暖融融的地龙一熏,可不正好睡。

    紫苏上前将她姿势扶正,又添了一条厚毯子。

    期间褚清辉睡意朦胧地嘟囔着什么,紫苏认真听了,隐约听见云团糕、好吃之类的话,不由跟着一笑。

    待褚清辉醒来,已是下午接近傍晚时分,紫苏听到动静,入内伺候更衣。

    褚清辉打了个哈欠,软软道:“什么时候了?含章殿的点心送去了么?”

    紫苏呀了一声,“今日忙着忙着,给忙忘了!”

    褚清辉立刻张圆溜眼睛,“快叫人去御膳房提来,我现在送去,应该还来得及。”

    紫苏看了眼天色,迟疑道:“公主,奴婢看这会儿都快下学了,不然今日不送了吧?”

    褚清辉簪着钗子站起来,又叫人给她拿斗篷,“我答应了小恂每日都送的,况且还有先生那一份呢,以前天天都有,今日突然停了,还忘记让人传话,实在太失礼。”

    紫苏见劝不住,只得一面派人去御膳房提食盒,一面准备出行行头。

    今天比往日晚了许多,褚清辉赶到含章殿时,日头已经西斜得厉害了,只堪堪挂在宫殿翘起的檐角上。

    平常热闹的含章殿,此时却没什么人影,按理说现在不到下学时间,还能听到阵阵练武的呼喝声才对,但眼下除了风声,什么都没有。

    不……其实有的,褚清辉忽然做了个手势,叫身后的人停下,侧耳仔细聆听。

    咽呜的寒风中,夹杂着些许冷硬锐利的声响,仿佛有一杆□□,破开冬日的霜雪,结着冰晶的枪头猝不及防刺到眼前,肃杀而冰冷。

    褚清辉下意识屏住呼吸,放慢脚步,轻缓地绕到武场门边,缓缓往里看去。

    偌大的武场内仅有一人,褚清辉此时也只能看见那一人。

    他一身黑衣,手持□□,在满天飞雪中,身形矫健迅捷得如一头孤鹰,也单独寥落得似一头孤鹰。

    紫苏虽然奇怪公主为何会突然想吃那个,还是叫人去命御膳房准备。

    转眼到了年下,祭完天地祖宗,宫里又摆了一场除夕宴,之后就是休朝的日子。

    虽是如此,皇帝还是每日要批阅奏折,皇后也不得空,正月十五有一场元宵宴,正月十八是太子和昌华公主的生辰,同时也是昌华公主行笄礼的日子,都要她指挥筹备。

  http://www.9xds.com/book/4576/120544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