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千尸镇 > 第737章:火烧张家庄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蒋先生背对着我,右手却偷偷对我打了个手势,示意我快走。

    我稍稍犹豫了一下,虽然我知道自己不是狗皮膏药的对手,但让一个一百多岁的老人直接面对这个邪祟,我哪里放心得下?

    当下我咬着牙撑着虞剑站起来,朝侧边站了站,跟蒋先生成了掎角之势。

    蒋先生见我如此倔强,微微摇了摇头,说:“这只厉鬼交给我了,你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他说完这句话后,身子忽然间就朦胧起来,然后犹如闲庭信步一样朝左跨了一步。

    就是这一步,他的身子直接出现在了二十米开外,就像是一步迈了这么远的距离一样。

    狗皮膏药哼了一声,身子同样朦胧了一下,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站在了蒋先生对面。他伸出漆黑如铁的手臂,陡然朝蒋先生的咽喉上掐去。

    蒋先生喝道:“好手段!好邪祟!”

    话音刚落,蒋先生的身子已经到了张家庄子外面,半边身子都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狗皮膏药亦步亦趋,紧随其后。双方用的都是缩地成寸术,一步迈出,少则四五米,多则几十米。两人也不跟普通的张家弟子和厉鬼动手,只是你来我往,不断的较量。

    我暗暗叹了口气,以这两人的本事,我估计还真插手不上。当下我就想重新加入战团,争取多杀几个邪祟,就算是死了也值得。

    谁成想就在这个时候,身边忽然有人轻笑了一下,他说:“你就是于不仁?”

    我转头一看,只见一个戴着头巾,面色枯黄的干瘦老人正好站在了我身边。他背着手,一张苍老的脸庞上笑容可掬。

    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哪个驱魔前辈,毕竟张家庄子名满天下,认识的驱魔人数不胜数,总有那么一些感恩戴德,并且不怕死的驱魔人前来助拳,我就算不认识也情有可原。

    于是我就微微点了点头,不成想就是这一点头,这个老人就笑道:“那就好,你先跟我走一趟吧?”

    我见这老头说话古里古怪,不由有点生气。要知道现在百鬼拜山,大家都在忙着斩妖除魔,哪里有时间跟你走?再说了,我又不认识你,凭什么要跟你走?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老头就皱眉说:“你不认识我?可是我认识你啊,于不仁,跟我来!”

    我吓了一跳,这老头很古怪啊,刚才我只是想了一下,他竟然立刻就回了我的话,难不成他有读心术?

    正想着的时候,那老头微笑道:“没错,我能看到你的心。”

    我倒吸一口凉气,刚要说话,没想到这老头竟然一伸手,直接就朝我抓来,嘴里还说:“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姒天海。”

    姒天海!海外收魂人的三大尊者之一!号称姒中恒手下第一战将!

    这家伙把身上的黑衣一脱,再用头巾盖住额头上的第三只眼,我还真没认出来!

    既然他都说了自己是海外收魂人,我哪里还会跟他客气?眼看他伸手抓过来,我毫不犹豫的就砍了过去。结果才虞剑才砍到一半,斜刺里就飞过来了一个圆盘,那圆盘带着呜呜的声音直接就挡在了虞剑前面。

    圆盘后面,另一个戴着头巾的老人犹如幽灵一样冒了出来,他一招手,圆盘就呜呜的飞到了他手中,然后以极高的速度在自转。

    我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圆盘里面若是没有电机马达,就一定另有玄虚。否则的话不会以如此高的速度自转。但是这个老头又是谁?

    那老人似乎也知道我心中所想,面无表情的说:“于不仁,我叫姒齐海。”

    他顺手在圆盘上一敲,一阵带着颤音的回声就在四面八方回荡。我听到这个声音,心中没来由的传来一阵烦躁的感觉。

    就在前不久,我问过何中华,以我现在的本事,在驱魔人的圈子里大概在什么样的层次?何中华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说,如果在凶人榜里,你应该能排在前三名。

    如果是在梵蒂冈公约的圈子里,你大概能跟神圣骑士团的神圣骑士比划比划,当然,距离奇克王子或者裁决长这类高手,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如果跟一些邪派驱魔人来比,嗯,就拿海外收魂人来说,你大概介于小尊者和大尊者之间。遇到一个大尊者,你或许呈弱势,但也不算毫无招架之力。

    可对方如果有两个大尊者的话,你一定要转身就逃,打是打不过的。

    那时候我还在沾沾自喜,觉得老何对我的评价还挺高。只不过当我自己面对两个大尊者的时候,心中立刻沉了下去。

    一个大尊者我都不是对手,两个大尊者联手,我如何能挡得住?

    打不过就要呼唤援兵,所以我一声长啸,就要通知那些掠阵的高手。结果长啸才刚刚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就从我身后传来:“海外收魂人的大尊者吗?交给我吧!”

    我回头一看,才发现一个穿着僧袍,摸着念珠的僧人正在迈步向前。他脸色和煦,悲天悯人,然后对两个大尊者微微弯腰行礼。

    我认得这人,他是广济寺镇妖塔的守护者,无月大师。

    广济寺跟特案处都在北京,关系向来不错。在特案处最艰难的那段时间,广济寺没少给特案处支援。当初千魂约战特案处的时候,无月大师就曾经随队前来,给特案处撑腰。

    只不过后来邓伯川和杀人老兵镇住千魂,无月大师才没有出手。只不过能跟邓伯川一起行动,足以说明无月大师的本事了。

    有无月大师在,我心中底气大增,说:“无月大师,你我各自对付一个,谁先解决掉对手,谁就帮另一个人。”

    我自忖若是对付一个,纵然不是对手,应该也不会很快就落败。到时候无月大师如果收拾了另外一个海外收魂人,就能过来帮我一把。到时候双方联手,轻而易举就能镇压海外收魂人的两个大尊者。

    不成想无月大师听到这的时候却微微一笑,说:“于施主,这两个人都交给我就好了。您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我满不在乎的说:“我能有什么事情?左右不过是一群邪祟,先收拾掉再说!”

    忽然间有人说:“你最好还是按照无月大师说的去做。这里的事情你帮不上忙。”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张扎纸,何中华,铁木耳,崔三爷四个人围了过来。何中华对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快走。

    大尊者对面,又冒出来了两个身穿黑衣的鬼影。这这两人同样身穿僧袍,只不过僧袍的颜色都是漆黑的,他们手里的念珠,则是用人的手指骨做成的。

    这是黑暗佛经的听经人。

    黑暗佛经的听经人据说一共有十八个,后来在酆都城的时候,被梵蒂冈公约的成员给废掉了几个。虽然如此,可大家也都知道了听经人到底有多厉害。

    帝铭上校跟听经人正儿八经的火并了一场,也在床上躺了足足半年才站起来。

    两个黑暗佛经的听经人,两个海外收魂人的大尊者,四个人联手,绝非小可。难怪刚刚那些尚未出手的高手们也都凑了过来。

    我对何中华微微点头,然后飞快的后退。这种层次的争斗我已经无法参与进去了,与其在这里焦急的等待,还不如趁着这个时候帮张家庄子稳固一下防线。

    结果才转头一看,才发现张家庄子的围墙已经破了,几个穿着张家服饰的年轻人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三魂七魄明显都不见了踪影。

    没有了围墙的束缚,厉鬼们在张家庄子里横冲直撞。张家弟子们配合着纸人和地势一路后退,而那些厉鬼则得寸进尺,紧随其后的一路狂追。

    这一下当真把我惊的不轻,刚刚还好好的呢,怎么一瞬间就失守了呢?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刘铁手气急败坏的从旁边冲过来,不由分说的拽着我就往张家庄子里跑。一边跑还一边说:“老于,我就说过张家庄子守不住了!趁着现在赶紧跑,别被死神镰刀给抓住了!他一定会让你带他去虞都的!”

    我挣开了刘铁手,怒道:“跑个屁啊!我若是这么一跑,以后还怎么在圈子里混?姥姥的!跟我上!就不信这么多的驱魔人连几个厉鬼都对付不了!”

    刘铁手急了,说:“还对付个屁啊!你看看人家手里拿着的是什么?驱魔人上去就一个字:死!”

    被刘铁手这么一提醒,我才发现那些厉鬼们好像真的有点跟平时不同,不管是寻仇的精怪还是厉鬼,手里都拎着一柄半圆一样的镰刀。

    镰刀挥舞之间,那些张家弟子和赶来助拳的驱魔人纷纷脸色苍白,捂着脑袋倒在地上。

    一些运气好的被同伴们强行拽了回去,而那些运气不好的家伙则被厉鬼趟身,奄奄一息的也不知道死活。

    那些冲进庄子的厉鬼们怪叫着朝四周散去,也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一簇簇暗红色的火焰在张家庄子周围开始蔓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