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章 天降师父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平行世界,华夏。某年秋。

    何长生坐在小板凳上有些发懵。作为新时代即将高中毕业的17岁热血少年,本来准备用事实来戳穿面前这个一脸油滑的算命大叔。看手相就算了,还摸骨,最后竟然要看他屁股上的痣,那是猥琐大叔能看的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啊,都落到算命糊口的份上了,你就不能按套路来,老老实实的什么霉运当头啦,血光之灾啦,或者骨骼清奇啦,骗骗老头老太无知青年?你这样让人怎么接话?

    “我说大叔,光天化日之下,你要看我这青春美少年最宝贵的地方,是不是有点过分啊”,何长生语重心长的说道。“还有,本人皮肤好好,哪里有什么痣?”何长生暗暗腹诽:“有痣也得没痣,否则怎么打假?”

    “昨日掐指一算,今日此时有缘人自将来会。这样,大白天的确不好光屁股……”

    “大叔,就你这形象,你完全可以的,光屁股估计是日常,要不怎么能不加思索毫无人性的说出来?“何长生吐槽道。

    “唉,现在啥都要钱啊,光屁股也不是那么容易看的了……”,算命大叔无视了何长生的吐糟,继续说道,“要不,给看一次500?”

    “作为有痣青年,我不是出来卖的!”

    “那么,今晚三更……”

    “你不是菩提老祖!”

    “你也不是孙悟空啊,咳咳……年轻人,不要这么大火气嘛,你看看街坊邻居,都快以为我把你怎么地了”算命大叔慢条斯理的说道。旁边老头“……”旁边老太“……”

    嘶,果然在我的打岔下漏了马脚了啊,附近的老头老太看着他的目光,那么殷切,那么的……“何道长,你和老头说今天不算命,就等有缘人,就是这个学生娃么?”

    咦,这老头难道是托?……然后哪有这么巧,赛神仙还和我一个姓?

    罢了,算你运气,看在五百年前是一家的份上,就不过多打击你了。

    “咳咳,大叔,既然你不是老祖我也不是孙悟空,为了不耽误你等有缘人,屁股就不看了”,本人的特长就是专注,“嗯,咱们节约时间,我这面相,最近是不是要有什么重要的事发生嘞?”

    在何长生的认知里,对于忽悠型算命,定然是不能透露任何信息的,否则很容易被察言观色被套路。那么,只问重要的事,而不问好坏,就是这个意思。

    “你这一问,自然说明你心神不宁,空穴来风必然有事啊”,老何同志得意洋洋的说道。

    “果然是积年老贼啊,这都能被套路”,何长生暗中咬牙切齿:“真还不信了,也好,虽然不是那么完美,但好歹回到了正确的轨迹上,接下来看我怎么揭穿封建迷信的诡计。”

    “呵呵,您老果然慧眼如炬,法力无边,那到底会有什么事呢?”何长生睁大了好奇无辜的眼睛问道。

    何老贼微笑不语,手抚无须下巴,另一手一指旁边,斗大的几个字在算命幡上——无所不算,一次二十。

    “噗,刚才怎么没看见?你这仙风道骨的微笑和这收费不搭啊,老道”,何长生一边吐槽一边暗自心惊,这些字在坐下之前是没注意还是没看见已经不记得了,但没道理那么大一张幡,在微风中轻轻摇摆的幡也没看见,这老头有点道行啊。

    “既然已到世间,自然是需要阿堵物一旁协助了”,老何一改先前油滑猥琐的形象,一本正经的抚着并不存在的胡须。

    装,继续装,仙风道骨+摊上事+收费,妥妥的套路,看小爷就来揭穿你。何长生暂且把惊讶放在一边,专注完成揭露大业。

    “算不准怎么滴?”何长生意气风发。老道闻言眼睛一眯,竟然有种电闪而过的错觉,而何长生正为回归套路而欣喜,并未注意到。

    “你这孩子是不相信老道啊”,何爷爷亲切又遗憾的说道。

    “谁是你孩子,别乱认亲哈,我是有家室的人”,何长生义正言辞的说道。

    何老道“……”。

    “言归正传,不来点干货,怕是收不到费了,呃,不是,怕是不能传播正能量了”,何道长一脸唏嘘。“贫道略窥天机,本来不预说与旁人,但看你这么诚心赞助的份上”。

    “我还没付钱呢”,何长生忸怩道。

    “我就和你说了吧,怜我世人,忧……,不对,说习惯了,呵呵”

    “你全家都呵呵”,何长生有点不耐烦了,“您就快点说了吧,我就这20块了,还要吃饭呢,呃,不,还要付费不是么?”

    “好,看小伙子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就说了哈”何峰欣慰的说道。

    旁边老头说道:“道长你就快说吧,这都快成连续剧了”。何长生不禁瞟了一眼,英雄所见略同啊,果然天涯何处无知己嘛。

    一回头却见一双深情的眼睛看着自己,何长生浑身一抖:“嘎嘛!”。

    “你就要多一个亲戚了”,赛神仙何一语中的神情。“这是真的吗,虽然我渴望父母亲情,但我懂事起就没见过,那个女孩子,嗯,八字还没一撇呢”,何长生喜出望外,决定就冲这天机所定,今天就先不揭穿了,明天再说。

    “就你这一身地摊货的三无青年,哪有那么美好的事情”,何道长变身毒嘴何。

    “切,我今天就是来揭穿你的,好,你说我有啥亲戚了?”何长生一边有点失望一边有些愤怒,虽然已经习惯了没有双亲的生活,但偶尔会想象某天有人来认亲。总算还知礼节,并不因为何道长近乎恶毒的话而恶语相向,毕竟其人看起来年纪也不小了。

    老何并不理会小朋友的无理威胁:“这么说吧,我是你师父,哦,我即将是你师父”。

    “哈?”,何长生又懵了,这尼玛完全脱离了套路啊,看来今天的揭穿任务完不成了,果然老奸巨猾。

    “拉倒吧,老头,你这也太离谱了,为了20块至于么?看出我这聪慧少年忽悠不了,就收徒弟然后收孝敬是吧,老不羞再见!”何长生被道人的话勾起了心思,一时间心灰意冷,只觉世间都有些假,揭穿了又如何,自己还是自己,除了些许表面的乐趣,终究不能改变孤儿的现状,可恶是老头还用师“父”这个名义来行骗,真是不能忍。

    “老道我百多年的修行,收个徒弟就值20块么”,老何心里泪奔。眼看着预定的徒弟起身就要离开,老何有些心塞,虽然见过了就不担心跑掉,但早一天是一天啊。

    必须用出杀手锏了,虽然强扭的瓜不甜,但肉包子还是可以试一试的。“小伙子别急着走嘛,我就说几句话,坐下来听,一句话50块”,何道长胸有成竹。

    “100,否则免谈,你当我是那么容易收买的么?”何长生转身坐下。

    心里想道:“也好,看看这老道到底整啥幺蛾子,说不定这个月的生活费就有着落了,也许还能多弄些给孤儿院的弟弟妹妹们改善改善。”

    “行,100就100,来来,先坐下来。”

    “一句了”,让你有钱,死老道。

    何老头:“……收个徒弟真不容易。”

    “我有一个道观”

    “你还有六位师兄师姐”

    “道观风景相当的好”,老何很爽快的说道,不就400块么,身为观主,不差钱。

    “没了?”,何长生一脸看不出表情的问道。

    “没了”,何观主显得亲切自然。

    “一共500,先拿来”,何长生理所当然。

    “……,这孩子会过日子”,老何欣慰万分。

    果然是人不要脸金腰带,有为青年何长生拿着辛苦了半天坐板凳赚来的钱,心里暗爽,“孤儿怎么啦,孤儿也照样有人送钱。”

    “好了,话也听完了,我走了,道长豪爽大方,我看好你哦,今后事业一定兴旺发达”,何长生挥挥手道别,心里却已经开始琢磨买些什么回孤儿院,想到弟弟妹妹的笑容,有些迫不及待了。

    豪爽你一脸!何老头哭笑不得,这熊孩子真是油盐不进。“我还可以定期资助孤儿院,让孩子们的生活条件更好一点。”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好干脆,果然是有缘人呐”,何峰道长几乎要热泪盈眶了,收个徒难度堪比攀登珠穆朗玛峰,不过好在同样可以以钱解决问题,老道决定再加加码,毕竟资助什么的不是一蹴而就。“道家收徒不是这么简单的,你先起来,这里另外3500,你一起拿去先给你的小朋友们添置几件衣服。然后觉得时间合适了,就来这里找我”。随着话音,何峰递给何长生一沓钱和一张名片。

    何长生第一次在孤儿院外,感受到了一丝几乎可以确认的不含功利的善意,心中确实有些感动,至于这略微有点像自己的卖身钱,以及老道眼中莫名的慈爱,已经是最微小的瑕疵了。弟弟妹妹们伶俐可爱,能给添置些新衣服,尽管依旧应该是地摊货,也可以想象今晚院里的热闹了,真是好期盼啊。何长生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个,准师父啊,你怎么证明你不是人贩子?!”

    老何:“……,你别跑,信不信我立刻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