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二章 家园(1)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留着平头的俊秀少年,一边走向自己的自行车,一边吐槽阳光照射下影子中的发型:“真够圆的,院长大叔也就这水平了。真是没资质,包圆了整个孤儿院洗剪吹的发型师,这么多年了也没点长进,还自诩专一的男人,也难怪厨娘兼保姆兼保育员兼卫生员的李嫂经常埋汰他的手艺。话说回来,他俩感情还真是好啊,虽然没要孩子,但相濡以沫,也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何长生定了定神,正准备骑上二手永久,却又停下来左右看了看。

    虽然暂时还不明白老道为什么硬要收自己为徒,但这并不妨碍怀揣巨款的何长生心中的喜悦,以及刚刚浮现心中的:“嘶,最好能尽快回院里,刚才说不定已经被有心人看在眼里,保不准哪个混蛋小偷已经盯上我了,万一铤而走险抢劫呢?我是给还是跑?”这个时候,何长生开始患得患失,才显示出一丝稚嫩少年忽拥巨款的忐忑心情。“的士好贵,省下来的钱可以多准备几双袜子,公交车人多手杂,也不好,只好骑车回去了,我这接近一米八的身高,也算一个威慑了,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有问题。”

    何长生暗暗想完后又在心里迅速构思了一遍最短的路径,骑上车就走。其实只要何长生不去故意作死,在华夏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国度里,大抵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架不住何长生实在着紧这份外财,紧张是免不了的了。

    事实证明,何长生想多了。实际上,这笔钱叠起来不过一指厚度,贴身放在内袋里,不是直接看见的人,基本不会注意。很快,何长生就回到了孤儿院门前。

    因为没有配备守卫,孤儿院的大门是锁上的,围墙年久失修,院外路边大树的叶影投射在墙上,显得有些斑驳,门边的墙上挂了个牌子,孝感县孤儿院。

    从大门往里看去,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大概六七十平;东边靠墙的地方摆着一些儿童滑梯秋千,那是前些年慈善基金捐助的,也显得有些老旧了,当时还拍了照片上了报纸,但质量还不错,安全上还是没有问题。

    目光转向西边,那里临时搭了个棚子,下面是整齐码放的蜂窝煤,这是储备用来烧水或取暖用的。煤气已入户,但一般只用来烧菜。

    紧挨着煤棚的后面就是孤儿院的厨房和餐厅,再旁边是一个小小的洗澡间,当然也是卫生间,里面有个淋浴喷头,也有个小孩子洗澡用的木盆。

    洗澡间的门向东开着着,正对的是一个短小的走廊,走廊的北面是一小片菜地,平常会种些常见的蔬菜。菜地再往北三四米的距离,则是孤儿院的后墙。

    走廊直接通向的是孩子们的卧室,里面摆着十几张床,现在十分宁静,小家伙们都应该在午睡。卧室的东边是院长夫妇的居室,窗户上贴了些年画,窗帘半掩着,看不清屋内。居室和滑梯的中间,则是院长的办公、会客、看报看书三位一体的房间,若不是中间隔着滑梯秋千,会以为是门房。

    几间房子中只有孩子们的卧室上面有个小二楼,一半是晒台,一半则是间小教室,教室里摆着台电视,显然也兼做了电视房。

    何长生停下自行车打开了门,也许是开门的声音有点响动,祁院长从会客室走了出来,说道:“长生,回来啦,吃了午饭没?

    “呃,好像没吃,不过这不重要了,大叔你看。”何长生把自行车停好后,从怀里拿出那一沓钱,直接递给了他。

    “你不是去学校拿课本了吗?怎么突然拿这么多钱回来了。”院长大叔心中诧异,倒是没往坑蒙拐骗上思索,在他心里,何长生顶多也就调皮捣蛋一点,基本还是靠谱的。

    “先收起来,老头”,李嫂从居室中出来,“咱长生一定是凭本事赚的,是吧,哪个富婆看上你了?”

    祁大叔:“……”,何长生:“……”

    “长得帅也是本事嘛,老头子你这形象也就本姑娘能看上你了。”

    “行行,就你能。”日常的拌嘴开始了,何长生迅速拉回话题,功劳不宣扬就如锦衣夜行嘛,他说道:“咳,富婆包养什么的那是无稽之谈,想我在您二位的教导下三观之正那是旷古绝今。凭我的语言魅力和智慧,分分钟就赚到了。”

    “是无敌脸皮吧。”李嫂习惯性的吐槽。

    这种人我就不爱搭理她……

    “那道长看我玉树临风,一表人才,资质逆天,一定要收我做徒弟。可我是什么身份,我是孤儿院的孩子王啊,当然不肯。于是百般劝说,最后拿出了诚意打动了我,喏,你手里的就是诚意。”

    “那不是你的卖身钱了,得收藏。”李姓吐槽机器及时的开始工作。

    “先不多说,院长大叔,你看是不是去买些衣物给小屁孩们,被褥什么的也买点新的?其他的晚上再说?”

    院长夫妇十分意动,虽然靠着政府定期的拨款和偶尔的捐助,但也仅能满足日常开销,没有自己产出的孤儿院捉襟见肘是必然的。二人没考虑多久就决定出门采购,好在各种衣物被褥尺寸李嫂都如数家珍,倒也免了重新量度的麻烦。

    “下午这里就交给你了,自己到厨房热点东西吃。”祁正言经常外出筹款,何长生单独照顾孩子也不是第一次了。

    “放心吧,大叔。”

    没什么太多交代的,院长夫妇拿了几个袋子就出了门。何长生锁好了门,转身去了孩子卧室窗外看了看,没什么特殊情况,都在熟睡。

    在厨房热了点东西吃了之后,何长生向着孩子卧室与院长夫妇居室之间的巷子走去。巷子大概两人宽,走过去一转身,有个小小的房子,是何长生的起居室。

    本来到了这个年纪,又没有人收养,何长生应该离开孤儿院,走向社会自力更生。但一来院长夫妇舍不得他,毕竟高中都没毕业,二来何长生自己也争气,高中三年的学杂费都是自己打零工筹集的,没有给孤儿院造成负担,甚至还可以略微帮衬维持院里的生活。

    院长夫妇就请了工人师傅,在后院菜地旁搭建了一个约摸四平米的房子,作为大孩子何长生的安身之所。屋内很简单,一张床和一个小书桌已经满满当当。

    何长生拿出书本坐在床边开始学习。现在是2017年年底,气温已经有些寒冷,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元旦了。何长生一边打开书本一边想着院长夫妇这些年的辛苦,心里给自己打气,还是要努力出息,报答他们。

    “话说回来,那个道观,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去不去呢?”。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对新事物充满了好奇,一安静下来不免想东想西。就这么偶尔开个小差的温习书本,很快外面就传来了孩子们的喧闹声。

    “这帮熊孩子,咋不多睡会”,何长生头痛的想到。起身走到前面,看见孩子们已经在院子里活动。

    十几个孩子,从三四岁到十一二岁的都有,三分之二是女孩,“石头,九丫头呢?”石头10岁的年纪,却也是除开何长生年纪最大的男孩了。“还在里面磨叽,女人就是麻烦,晓彤姐在给她穿衣服”。

    毛都没长齐,知道什么是女人么?何长生好笑的看了他一眼。等了一会,随着一阵欢快的铃铛般的笑声,屋内冲出来了一个漂亮的小丫头,后面跟着一个一脸宠溺的十二三岁的女孩。

    “长生哥哥,你回来啦”,萌萌哒的身影一下子扑进怀里,何长生赶紧搂住,开心的笑了起来。

    “九丫,石头说你抢了他的饭菜”,何长生打起了小报告。“不是的啦,是他自己不想吃青菜,偷偷夹给我的,九丫才没有抢东西”,九丫一边拿脑袋在何长生怀里拱来拱去,一边毫不留情的揭发。

    石头:“……,这个傻女人,长生哥随便一诈就什么都说了,下回不带你玩了”。石头很自觉的慢吞吞走到角落里打起了五禽戏,老规矩,三遍。

    院长夫妇在有限的经费下,为了保证孩子们的营养均衡,煞费了苦心,偏食挑食是不允许的。院子地方不大,活动不开,为了避免孩子们生病,院长就自学了五禽戏,然后回来教会了孩子们,虽然不那么标准,但坚持下来,增强体质的作用还是有的。

    何长生不理石头的碎碎念,转身和其他孩子们打了声招呼,嘱咐就在院子里玩,就准备去继续温习功课。

    “晓彤,大叔他们出去买东西了,你就辛苦在这里看着一点”。何长生对这个年纪最大的尽管才十二岁却温婉如水的女孩林晓彤说道。

    “长生哥,你去复习吧,我看着他们”。

    “长生哥哥,我们可不可以去看动画片?”何长生闻言扭头一看,出声的是二丫,七八岁的年纪,一旁站了剩下的几个孩子,一脸期盼。长生笑了笑,说道:“当然可以,去看吧”。

    “噢,长生哥哥最好了”。一阵欢呼后,熊孩子们一窝蜂的奔向了二楼,林晓彤紧跟着在后面,避免他们摔倒。何长生倒是不担心他们因为想看各种动画意见不同而闹别扭,孤儿院的孩子可没外面的那样矫情。这么多年的相处,早就知道互相谦让。

    “长生哥,我呢,我呢?”石头在一旁五禽戏不敢停,心却早已飞到二楼。

    “你什么时候把自己练的像颗青菜,你就可以不吃了,青菜版五禽戏,哈哈”。

    “长生哥什么都好,就是说话高深莫测,”小石头心里想着,然后说道:“青菜版就是像你这样高高瘦瘦吗?”

    “……,你懂什么,哥是要修炼的人,青菜算什么,最起码得练成五花肉啊,咳咳。打你的五禽戏吧,打完去看”,何长生胡诌了一番应付。

    “哦。”石头一脸委屈,心里还在想五花肉是什么,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长生哥果然牛逼,不愧是学霸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