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三章 家园(2)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何长生重新回到自己的小屋,一时间却也静不下心学习,干脆躺倒床上,开始分析。

    据院长大叔所说,当初是一个夏夜,在孤儿院门口发现了自己,也没什么特殊的,和大多数被遗弃的儿童一样,襁褓里放了张纸条,说明出生日期和名字。只是男婴被遗弃比较少见,而且也没缺胳膊少腿疾病缠身啥的,这一句是李嫂的补充。

    所以一定程度上比较奇怪,但养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来认亲的,院长夫妇也就把他当儿子养了,无意中大家一起拒绝了不少有意收养的人士。

    蹊跷是肯定有的,不然道长也不会特意等在学校门口附近专门来收徒。

    自认为和普通的高三学生没有什么不同,仅仅是因为知晓生活的艰难而格外勤奋,在这小县城的历年难得出个一本的高中当了学霸,恐怕也不过如此,也就是并没有过人的智力,不会是隐藏的招生人员;没有过人的身体素质,应该不是体校探子;没有特别出众的长相,星探也不可能。

    难道有什么隐藏属性自己都没发现?何长生举起手臂弯了弯可怜的肱二头肌,然后摇了摇头。

    龙组?这也太不靠谱了,这是生活,不是玄幻。

    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了,要么道长与自己有渊源,可能是自己的亲人。

    这是有可能的,大家都姓何嘛,否则怎么会三言两句就送一大笔钱,要么是自己亲人的朋友。

    道长应该不会是亲爸,年纪对不上;再一种可能,确实有另外一个修行世界的体系,自己无意中满足了进入那个世界的条件。

    这就有意思了,无论那种情况,道长与我都是求贤若渴啊,哈哈,晚上和院长商量下到底怎么办,李嫂就算了,估计道长变身富一代来嫁女儿顺带一大笔嫁妆是她最喜闻乐见的。

    何长生尽管聪慧异常,但局限于信息来源的狭窄,也只能从电视报纸小说中得到一些可能的推论,自己都觉得很不靠谱。当然,从自己的名字来看,原来的父母是希望自己长命百岁的,只不过,长生貌似比长命百岁更牛逼?也许真的存在光怪陆离的奇妙世界?

    何长生七想八想,一下午很快就过去了,外面已经听到九丫甜甜的声音:“院长爷爷回来啦。”

    何长生赶紧出门快走几步去迎院长夫妇。却见两人有些劳累但看得出来开心的身影将将进了院门,后面跟了俩三轮,上面堆着不少编织袋。

    孩子们都迎上前去,准备帮着搬东西,尽管还不知道是什么。“长生,这下多亏了你了,果然是福气无双的帅气少年,不过你还小,先定个亲,不着急入赘哈。”李嫂的大嗓门迫不及待的发出了期待后续发展的声音。

    何长生:“……”祁正言:“……”小朋友们:“???”

    祁正言眼看着场面即将变得混乱,赶紧说道:“瞎说什么呢,赶紧的,长生晓彤来帮忙卸货。”被喊名字的两人答应了一声,赶紧上前帮忙。很快,随着三轮师傅的离开,院子里又恢复了日常的氛围。

    “长生哥哥,入赘是什么,好吃吗?能不能带我?”九丫期待的说道。何长生一脸黑线,迅速胡诌了一番安慰小丫头,扭头幽怨的看向李嫂。

    “哈,不早了,我做饭去了,晓彤来帮忙,”李嫂立刻厨遁,留下何长生头疼的看着余下的小朋友们:“一会好好吃饭,谁表现最好就有奖励”,何长生强行扭转风向,看着弟弟妹妹们望向厨房的殷切目光,心中暗暗得意,孩子王可不是白给的,对付你们还不是手到擒来。

    话自不多说,何长生打发了熊孩子们后也进入厨房帮忙。很快,在争先恐后的氛围中,孩子们迅速的吃了饭,各个生怕被何长生评为落后分子。

    唯独九丫因为年纪小,吃的慢,眼泪汪汪的看着哥哥姐姐们都吃好出门,何长生只好陪坐一旁,故意慢慢吃着,一边逗小丫头开心。

    “长生哥哥,我听石头哥说,你就要上大学了,是很大很大的地方,比我住的地方还大?”九丫萌萌的问道。

    “大,好大好大”,何长生一边应着,一边夹了菜给小丫头,同时抹了抹丫头嘴边的饭粒。心里却在想,道观是大学么?算么?一顿饭吃的很温馨,除了李嫂时不时扫过的诡异目光。

    饭后自然是分配衣物,却也只是提前分好,还是得收起来,备着天气更冷的新年时候换上,算是个双喜临门,只是有的孩子衣物确实短小才更换,孤儿院的孩子都有些早熟,倒是没引起矛盾。

    “长生来我屋里,”祁正言看着其乐融融的大家庭,微笑说道。祁院长难得心情轻松,眉头的川纹似乎都平了些,年底日子因这次的额外收入将会略为宽裕,是值得高兴的事。

    两人进入屋内,在一个小方桌旁坐下。祁正言拿出珍藏的茶叶泡了两杯,算是促膝长谈的架势。

    “是何道长吧,”下午买衣物前,院长还是放心不下,特意去了趟地址上的道观。“我在道观附近打听了一下,道观与何道长的声誉挺不错的。乐善好施是跑不掉了,估计应该是正经场所。只是……”祁正言拿起茶杯,慢慢的喝了一口,心里似乎在考虑怎么措辞。

    “你自小早熟,想来你也能理解,道观毕竟不是大多数学生今后求学的选择,考个过得去的大学,毕业后好好工作是才是正常的。”

    “哪里是不正常,简直是离经叛道吧,”何长生心里吐槽,但在有些古板严肃的院长面前,表现得规规矩矩,并不多言,继续听院长说道。

    “高三毕业就算是大人了,今后如何生活,决定权在你自己。虽然我和你李嫂一直当你是儿子看待,但孤儿院的特殊情况,我们从来不认为上大学是唯一出路。”

    “蓝翔就挺不错的,今后后院菜地的整理就可以靠你小子的挖机了”,李嫂进门来,给两人续上水,一边说道。

    “挖机来整地,那是拆迁了吧”,何长生心里嘟囔,然而却不接话,只默默观察院长大叔的脸色。果然祁正言脸色一板,正要呵斥,李嫂却转身就出了门去,憋的他差点一口气没转过来,何长生暗暗好笑。

    “别理那没遮拦的,”祁正言没好气的说道。心里也是无奈,老婆什么都好,就是这张嘴管不住,也难怪她爱财,多年以来的拮据,若不是她一手操持,早就难以为继。

    “老头我对道士没有偏见,只要不是犯法的事,长生你都可以自己决定。你先顾好你自己,院里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相信今后也能维持下去。”

    何长生看着院长日渐苍老的面容,心里泛起酸楚。不容易啊,每年都是到处求爷爷告奶奶,才能基本保证孤儿院的远转,刚五十出头的人,两鬓已开始斑白。

    何长生看着杯中的茶叶沉沉浮浮,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努力冲刺一个一本,毕业后创一番事业来回报院长夫妇,让弟弟妹妹今后有更好的生活,这是今天之前何长生唯一的理想。

    然而现在老天给了另外一个选择,仙侠梦多数少年都有,齐天大圣的传说不是盖的。虽然道观和修仙还差得远,但不妨碍少年浮想联翩。最关键的是,老道貌似不差钱啊,这就给长生同学心中的天平加了最重的一个砝码,如果立刻就能对孤儿院有所帮助,而且可预见的是根本性的帮助,不由得何长生不动心。

    “我想明天去看看,”何长生说道,才发现自己声音竟然有些嘶哑,还是太沉不住气了呀,不由得心中有些懊恼,“可我又有点担心这会对弟弟妹妹们今后的生活选择带来不必要的影响。毕竟,道观佛教什么的,不符合主流。”

    “这点不必担心,儿孙自有儿孙福,他们也未必都喜欢古典文化的。”何正言宽慰道。

    “这倒也是,是我想多了。”话说完,爷俩都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大叔,我是这么想的,明天先去看看。其实也不知道这当道士徒弟到底是个什么章程,今后是个怎么生活,暂时都是未知。但我有个基本概念,从何道长的行事所为,应该是看中了我什么地方,这也是未知,只是从大叔你得到的信息,基本可以判断不是坏事,至少不会被拐卖了。”

    何长生说完下意识的停了一下,此处竟然没有李嫂接住的吐槽,两人都有些遗憾。

    “听那道长说,还有六个徒弟,也不知道好不好相处。”何长生说完,两人都沉默不语。身为草根,对前路的方向,其实没有太多选择,祁正言知道,何长生也知道,不过是本着一颗坚韧不拔的心,努力前行并怀有希望罢了。

    “不管如何,这里都是你的家,不合适就回来,继续学业。”

    “嗯,我知道的。那我回去休息了。”何长生说完走出门,停下来看了看温馨灯光的孩童屋,里面九丫靠在晓彤怀里在说些什么,石头则在唯唯诺诺的被李嫂训斥,旁边几个孩子边看热闹边挤眉弄眼。这就是我的家啊,何长生暗暗握了握拳,转身去了小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