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四章 与子同行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每逢大事有静气,这是院长给何长生灌输的理念,所以虽然今天去的地方也许会改变一生,何长生昨晚依旧睡了个好觉,早上起来精神抖擞。

    “这就是道观?”坐了一个半小时的汽车到了地头,任是何长生再有静气,现在也有些闹心,看了看纸条上的地址,又看了看面前的道观,才明白昨天祁正言所说的正经场所是个什么意思了。

    完全跟想象中的古色古香雕梁画栋不沾边,若不是大门边上挂的牌子写着“华夏道教联合会湖北总会孝感分会”,何长生会以为这是某个政府机关的办公楼。左边是孝感县公安局,右边是民政局,敢不敢再接地气一点?到你这抽个姻缘签,出门右转直接办zheng,左转可以上户口了!何长生一边吐槽一边向大门走去。

    “大哥,您好,我是……”

    “办zheng往右,自首往左,其他请出示相关证明”。

    何长生:“……”这是不让接话的节奏啊,道长威武,准道士何长生突然充满了期待。

    “这位道友,贫道稽首了”,何观主亲笔字迹算不算相关证明?姑且不算这个,这对话方式应该没什么问题吧,何长生有些不确定。既然道观都可以如办公大楼一般,道士穿个保安服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的,那么,自己这粉嫩少年,似乎也可以是道士嘛。不过看着保安室内一本正经的保安道士,何长生打心底不希望是自己的师兄,这特么的不好相处啊。

    “哈哈,别贫道了,你就是何长生吧,师父说今天会有小师弟来,特意安排我来接你。”一个声音突兀的从保安室里面传了出来。只见一个胖胖的青年满脸笑容的起身走出大门,一边说着,一边上下打量何长生。

    “嗯,这位,这位,怎么称呼?”堪比传销的热情让何长生有些不适应。

    胖子青年走上前来,使劲的搂了搂何长生的肩膀,自我介绍道:“不出意外,你就是七师弟了。我叫欧阳帆,是师父的六徒弟,也就是你的六师兄,本来是最小的,不过你来了嘛,哈哈哈哈。”

    我会算数……你这个自来熟加话痨加神经质到底是个怎么回事?早就看出何老道不靠谱了,派个人来正正经经接人不好吗?何长生有些抗拒:“我还没拜师呢”。

    “不要紧,一会就是了,师父的金口玉言还没错过,反正你一定是最小的了,嘿嘿。”欧阳帆松开胳膊拍了拍何长生的肩膀。

    何长生有些不详预感:“排行最小怎么了,不是最小的都是大家的宝贝吗?”

    “不可说,不可说,你拜师之后自会知晓。”欧阳帆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

    不可你一脸,何长生莫名其妙。

    跟着欧阳帆往大门里面走,何长生看了看保安,“这是外聘的保安,不是系统内的,小师弟无需太在意他的态度,他也是尽职负责。”欧阳帆顺着他的目光,解释道。

    何长生释然。“嘿嘿,咱这牌子虽然不起眼,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的,”何长生感觉到欧阳突然的傲意,不禁看了看他。

    欧阳继续说道:“你也别奇怪,这栋楼算是半民半官,民间联合组织,在政府挂了号的,有些事情官方没法处理,得靠我们。”

    何长生有些诧异:“道家不该是清静无为与世无争俯瞰人间出入青冥不食人间烟火的么?”

    “噗,”欧阳抚额:“这是哪跟哪啊。和官方合作,也就是互惠互利了,身处人世间,自然还是要遵循人世间的规则。咱们又不是神仙,还是要吃喝拉撒,与社会有深入的羁绊也是种修行,更是能为这华夏出一份力。”

    看不出话痨还挺爱国的,何长生开始有些认同感了,昨天之前受的教育还是爱国敬业不是?

    “这里只是方便和政府合作而设立的办公场所,要不然人来人往的,怎么修行?三层楼,各负其职,咱们道观下面也有十几处产业,其中最主要的是风水和古玩玉器,一来这是我们擅长的,二来修行也需要资源。现在不比明朝以前,那会还有天地灵气,修炼之人餐风饮露倒是常事,人世间的资源也就不太有需求,更需要的是洞天福地,自然和世间没有太多交流。”

    “现在带你转转,混个脸熟,对孤儿院的资助,也要在这里落实,好在师父是老大,办事倒是不会有什么障碍。”

    何长生心里的挂念终于落到了实处,瞬间感觉踏实了。“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欧阳帆又跟了一句。

    舍了一身肉,才换来个体验版资助?何长生很不开心,不过转念一想,老道确实也没说定期资助是多长时间,这个坑挖得有点深,可不可以当我没来过……

    “但是,今后你可以靠自己啊。”欧阳絮絮叨叨的说着,没注意何长生的脸色随着自己的话语变来变去。

    “欧阳大哥,欧阳大爷,你可不可以说话不要太喘气?进了道观就能发财?”何长生两眼放光,反过来搂住欧阳帆的肩膀说道。

    “咳咳,”欧阳帆斜着眼看了何长生一眼,果然如师父所说啊,想提升效率就得抓住重点,这小师弟的重点就是孤儿院,“放心,金钱财物这外事部虽然在经营,也只是为了维持和官方的联系而存在,你要指望在这里发财是不可能了。但对于我们真正的修道人来说,这些都是外物,唾手可得。”

    “点石成金么?”何长生一脸神往,那今后孤儿院各个都是大款,小院子不够啊,得换个庄园,何长生大手一挥,换,换最大最贵的。

    “噗,你以为师父是吕洞宾啊,还点石成金,那点成的金还不够法术用的灵气一个零头。所谓的唾手可得,给你举个例子,大师兄制作的平安玉佩,凝神静气,挡灾解难,拿到市面上,100万朝上,有价无市。”

    “嘶,真是牛逼人生啊。欧阳师兄,那师父不是更厉害?我要多久才能做到类似的?”

    “这会叫师兄了,”欧阳帆得意洋洋,一边羡慕去吧,就知道你的死穴。“这只是大师兄随手为之,其实大师兄擅长炼器,精心制出的法器,师父都赞不绝口。”至于你小子要修炼多久,我怎么知道,本道爷都还没这能力呢。

    何长生口水都快要溢出,虽然不知道价值比100万还多的东西是个什么样子,但不妨碍他对大师兄的敬仰。

    “这要修炼很久吧,大师兄是不是很和蔼可亲?”何长生问道,心里已经开始琢磨如何讨好大师兄,万一蹭个法器什么的,不就一劳永逸解决孤儿院经费问题了?那多美滋滋。

    “大师兄人是很好,但比凝神玉更好的法器,普通人用不了,反而在人世间没什么价值,多是给了观里其他师兄师姐或者和别的门派战交换物件。”

    “那你说个什么劲,”何长生晦气的说道。

    “就知道你小子不懂,你入了道门,平安玉什么的可以自己炼啊,炼个百十上千的,不就解决问题了”。欧阳帆一边吹嘘一边暗中抹汗,必须得忽悠一下啊,要不这小子真的会跑掉,现在哪里还有那多材料?就算有,炼一个出来那也是费老大劲了。先诳进门再说,师父要收小师弟,一定是有道理的。

    “说的也是啊。”何长生意动非常,恨不得立刻就拜了师开始修行。

    “咳咳,你先别急,拜师得到道观去,现在随我去把资助手续办了。”说完,欧阳帆带着何长生就去了外事部。手续早就准备好了,并不需要各种签章什么的,让何长生看看,其实也就是给他一个定心丸。每年的钱虽然不能让孤儿院翻身成巨富,但也够用了。

    “好了,主要目的完成,现在随我去道观。”说着欧阳帆领着何长生往地下车库走。

    “现在是去传送阵么?传送阵在车库里?”何长生兴致勃勃。

    “不,用交通工具去”。

    “飞梭?飞毯?飞空艇?还是飞剑?被人看到怎么办?还得有个隐匿阵法。不过师兄,我恐高啊。”何长生被自己的想法感动了,修炼果然大有可为啊。

    欧阳帆默不作声,只当何长生在自言自语。一路行到车库角落,按了钥匙,一辆小面包亮了亮灯。

    “果然考虑周到啊,平时飞天遁地,放置的时候伪装成普通车,这一定是大师兄的作品,是吧,欧阳师兄。”何长生眼冒绿光,摸着面包车。

    “伪装个鬼啊,这就是普通的车子。上不上来?不上你自己走去道观。”欧阳帆被何长生的联想力噎到了,这小子都看了些什么书啊。

    “切,没劲,大师兄也不给你解决一下交通问题啊,这也太逊了。”何长生撇撇嘴,坐上了副驾驶。好奇的这摸摸那摸摸,依然盼着发现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

    “没见识的少年,坐好了,拿好袋子。”就不和你说大师兄在发动机内部刻了加速符文,轮子也刻了抓地符文,也不和你说窗户玻璃都是全息留影符文,叫你小子胡说。

    “为什么坐个车还要袋子?”

    很快,何长生紧紧捏着扶手,一脸煞白,这特么速度快不说,拐入乡间小路后,简直是逢山过山,逢水过水,刚才还在垂直向上,现在越过山顶,和一只鸽子比肩,着实比电视里的过山车还刺激,堪比蹦极。

    “大师兄真牛逼,呕,这是哪,天界么?呕……”

    “刚开了五分之一的路,不过的确是有些颠。下回让大师兄加个平衡符文。”欧阳胖子推了推特意带上的符文眼镜,淡定的说道。

    何长生喘了口气,一字一顿的说道:“……真~是~期~待~修~,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