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七章 小道观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修行需要大量资源。世俗间科技发展,草药已经可以大规模种植。速成草药中灵气自然是没有的,只是其中药力用来供给修行阶段所需还是够了,质不足,量来补。修道界自然希望得到含有灵气的积年草药,但就算是专门炼丹的丹灵派,其药园中的草药,也只堪堪够其门派自用。顶多是在交流会上放出一些中等层次的丹药,每次都是热销,足以换取大量所需其他资源。”

    说到这里,傅无痕眼中露出羡慕的神情,感叹了一番继续说道:“好在师父传授的炼器手段也是数一数二,偶尔也能在会上换取一些资源。修道界现在的主流不是争斗,所以丹灵派所出辅助修炼的丹药最受欢迎。

    本门炼器所出的武器衣甲之类问者了了,反而配饰靴子等辅助物品比较受欢迎,但也不多,谁也不会没事老换这些……”说到自己的擅长,傅无痕却也有些无奈。上次交流会,得意之作雪刃无人问津,自己炼制的小玩意玉佩玉钗之类在选美大会上却是大放异彩,捧者甚众。

    “至于草药之外的各种资源,无不需要大量从世俗界获取。你身上的衬衣就是以最低等材料铁精为主,用冰蚕丝牵织炼制而成。铁精来自陨石,这得看运气。但后来修道界发现普通钢铁中含有痕量的铁精,于是开始大量炼制,大概数十吨钢铁得到的铁精以两来计。

    修道界现在普遍的做法就是参股大型炼钢企业,各取所需,我们需要的铁精在普通人看来就是杂质。全球科技发展,再也不可能在政府的眼皮子底下私自大规模开采炼制什么了。

    炼器所需玉石矿产木料,无一不是依靠世俗界大规模生产,然后修道界用各种炼器炼丹所出低级物品换取。毕竟太高级的对于普通人就是鸡肋,拿着无用换取价格又太高。

    “唉,修炼一事,独善其身的时间也不多了。与政府及民间的交流固然有利,但随着交换的增多,牵扯也愈来愈深。科技发展实在是太快了。”

    傅无痕摇摇头,看着听的入迷的何长生,微笑说道:“这些事暂时和你无关,小师弟目前的任务就是准备开始修行之路。”

    “修行境界最高能达到什么程度?之后的修真修仙和超脱都是什么样的境界?”何长生意犹未尽。

    “修行阶段其实就是练体,当然不是世面上那种硬气功。”傅无痕看着何长生极有兴趣,自己也来了兴致,继续说道:“练体自然开始就是排除杂质,小成后百病不生,普通风寒毒物之流已可轻松防御;大成时举手投足皆有莫大力量,堪称人肉坦克。绿巨人看过没有?比那还强数筹。

    圆满境界则极难达到,不仅要求对自身的每处细胞甚至基因层次掌握完全,而且要达到内成小世界的水准。

    要实现这个,就得在小成到大成再到圆满的过程中,不断的吸收能量冲刷**,并储存能量,化为自用,最后实现身体中每一处都存在可以自由感应的能量。一旦完全控制,即可自我循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与外界隔绝,谓之无漏。

    所谓无漏真仙,就首先必须做到身体的圆满无暇。

    之后跨入修真阶段,则开始修炼魂魄。魂魄无形无质,修道之人只能感应,若是修炼出天眼类法术,运转时可以肉眼看见魂魄。对于我们来说,感应到了,就是看见,毕竟有时肉眼所见并不真实。

    修行阶段到了大圆满,自然可以感应到自己的魂魄,能感应到,就可以开始修炼。与修行阶段类似,依然是洗涤魂魄排除杂质,使魂魄晶莹剔透,然后不断通过**过滤能量让其吸收,使之愈渐强大。

    修真如我,到了大圆满阶段,就是魂魄修得如真人无异,神通自现,那个时候,才是真的精彩。”

    说到这里,傅无痕也是无限向往,他自己刚刚摸到修真小成的门槛,内视之下魂魄已如液态水晶,一些小的法术也因此可以顺利发出,但离修真大成乃至圆满,还有漫漫长路。

    师父何峰早已越过修真,至于在修仙的哪个阶段,没有参照无法衡量,只是知道师父在修道界少有敌手。在世俗人的眼里,那就是地仙。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达到那样的境界。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心潮澎湃。

    傅无痕也算天才,何峰因其对火属能量敏感,特从通天道经中截取一部分,专门修订了一部功法,从修行到修真阶段都可适用。傅无痕从修炼起始到达这个阶段也只花了不到八十年,还是在这个灵气日渐匮乏的年代,放在上古,那也是一派传承弟子的地位。

    “总之,你目前要做的暂时不是根据功法修炼,师父日后会根据你的体质专门编辑一部,你无需太着急。你每日晚上到我这里来泡药浴,白天根据你自己的时间锻炼身体,你这小身板太弱了,咱们元派的功法暂时你还承受不得。”

    “师兄,你是不是忘了介绍你修炼的功法叫什么名字了?”何长生求知欲满档。“小师弟真是仔细,呵呵,修炼途中确实需要如履薄冰,心细万分,师弟你做的对。”

    “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到底是啥名头?凤凰浴火功?金乌曜日功?一定不是火鸦功,一听就档次比较低,师兄是吧?”

    傅无痕有些尴尬,我都呵呵了,你还紧着问……“火功6.0版,嗯,我就是修炼的这个。”

    “噗,确实不应该对师父的取名能力有太多期望,这也是意料之中。这样也有好处,外人只知其火属性,却不知具体是什么类型的,于争斗中能占点便宜。”

    “师弟你想多了,我这火功6.0就是为了吸收转化火属性能量用的,到了修真阶段,使能量可以外放用来炼器。师兄我不擅长争斗的。”

    “小说里不都写修炼火属功法的人脾气都比较冲,一言不合就喷火什么的?合着你这就烧烧水呀……师兄,你这样的炼器天才怎么能没有防御手段?万一被他人掳了去,岂不是我元派一大损失?”

    “修道界现在已经少有争斗,你说的情况基本不会出现。小师弟多虑了。”

    “万一你被一个急着给女儿找道侣的蛮横修士或者本身就虎背熊腰气拔山河胳膊上能跑马的女修士强掳成亲怎么办?”

    “这也不是不可能啊”,傅无痕摸着下巴思索到,随着想象打了个冷颤。“还好师父比较牛逼,大部分人应该不看僧面看佛面,不会太为难我吧。”

    “师兄,靠人不如靠己,你需要开发一下火功7.0,增加一些手段,然后以理服人嘛,有手段才能让不讲道理的人能听你讲道理啊。”何长生苦口婆心。

    开玩笑,师父是不靠谱的,这不得找一个靠山啊,大师兄若也能如师父一般同境界无敌,在加上其炼器天赋满格,我身为小师弟,在修道界还不是打横了走?

    何长生越想越急切,对于傅无痕这种温室里花朵的心态痛心疾首。“决定了,一定要促使大师兄无敌!”

    何峰在静室修炼,哥俩的谈话却一字不漏的听了个完全。“果然是天机所定之人,只看他能给元派带来什么样的改变。现在的修道界,和平了几十年,都忘记了修炼的根本需求,资源哪里是无穷无尽的?何况世俗界也有越来越多的诉求。切,都是些鼠目寸光的家伙,迟早会矛盾重重。这徒弟定是能带来改变,是好是坏拭目以待吧,总比现在歌舞升平强。”何峰沉吟了一会,又继续闭目修炼:“是该给小徒弟想一门功法了,叫什么呢?头疼。”

    且不说何峰在苦思冥想,这边傅无痕拿出两个学生证大小的本子,递给何长生。后者接过一看,一个上面写着“华夏道教联合会华夏文明研究所研究员”,另一个写着“华夏大学古典文学系2018级学生证”。

    “都是你在世间行走与普通人打交道用的着的证件,后一个主要是给你的院长夫妇以及街坊邻居一个交代,总不能活了18年,一朝就无缘无故的消失了。”

    “另外,这个玉佩你带好,这是最重要的,里面炼制了代表我元派亲传弟子身份的禁制,外形和波动供不同层次的人辨别。你且滴血绑定。”

    何长生依言绑定了玉佩,和证件一起收了起来。“高考前这几个月,你就每天白天去藏书楼看看经书文献,锻炼身体,学校还是定期去一下,平稳度过这段时间。

    晚上到观里来泡药浴,同时我会帮你捶打身体,争取在你高考前完成开始修行的身体准备。”

    “欧阳不知道去哪了,其他的师弟师妹去了蜀山派交流,你四师兄是个剑修,其他人是跟去旅游了。再过几天就会回来,到时候带你一一拜见。还有,你三师兄去丹灵派历练了。”

    何长生满脑子新鲜事物,有点晕乎乎的,面色也有些潮红,这就要开始修行路了?“哦,对了,我们是元派,但驻地叫小道观”,傅无痕一脸“我已经很习惯,你快点惊讶吐槽”的期待神情。

    “那我就是小道观中小道士了?师父,你能不能再奇葩一点?”何长生悲愤的喊道。

    何峰在静室内充耳不闻。切,当年俺一个人,一个茅草屋,不叫小道观,难道还叫巨无霸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