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二十一章 请千万不要先让三招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清晨起来,盘坐在床上,何长生不禁又开始回想昨日的实验。记起聚星在接受电能之时,并没有触发必定出现光腚王子的技能。

    也就是说,只要不下命令,它就不会开始主动吸收外界能量?嘶~好像以功法吸收能量时貌似也是这样?而且,转化基础能量的功能没有受影响,依然存在!

    其实是何长生忽略了,他偶尔的主动以金木水火土功法修炼时,聚星也是被动的接受了能量并转化。只是主动修炼次数少的可怜的何长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何长生出到门外,捏了个印诀发动百分之一威能的撼地术,让土刺刺向自己。当土刺接触身体之时,何长生明显感觉一股能量进入了聚星,并被转化。

    “果然,我真特么天才。哈哈。自己吸收太慢,今后可以找人帮我修炼嘛,嘿嘿。”似乎想到了什么,何长生猥琐的低声笑道。

    如果从能量结构来分级,目前修道界知道的最小能量单位就是基础能量,往上一级是基础能量以一定结构组成的各种属性能量,再往上则是属性能量再根据法决原理组成的各种结构的以法术形式存在的能量。

    形象的说,基础能量就是原子,属性能量是分子,法术能量则是由各种分子按一定规律搭建的聚集体,单一法术是单一分子聚集,复合法术就是多种分子聚集。

    何长生发觉属性能量可以推动聚星安全运转,自然要试一试属性能量搭建的法术能量是否也可以直接用来推动聚星运转,并且聚星可否将复杂能量聚集体直接转化。结果是可喜可贺的。

    除了打开了一扇另类修炼的大门,何长生还立刻想到,如果聚星转化的足够快,是不是可以认为,今后一切法术免疫?就叫乌龟**?还是北冥神功?

    “这得实验,自己打自己还是免了,还好,岛上有群免费的对象可以利用,也正好看看我的战斗力到底处在什么层次。”

    何长生入修行时日过短,又没有战斗经历,只是自觉肉身变态,基础能量密度可能大概是平常修士数倍,但到底自己能战胜什么层次的对手,能抗住什么层次的攻击,没有概念。

    修炼境界绝对不代表战斗力,否则大家见面直接比比境界就好了,也不会有什么纷争,反正境界低打不过,认怂就是。

    何长生自小在孤儿院长大,看着祁院长每日为孩子们的生计奔波,十分清楚世间人情冷暖明争暗斗,想来修道界也没什么不同,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

    所以何长生渴望修炼有成,渴望保护乃至提携亲人,渴望力量,心情迫切。

    现在既然外挂在身,修行也近圆满,有机会当然要亮亮肌肉,掂量一下这修道界。

    “唯一担心的就是师娘的丹灵派注重炼丹,那些个蠢材太稀松平常啊……”何长生十分忧郁。

    暂时不知道朴清光之流修炼所在,不过没关系,夜游丹灵派换成一日游也不错。何长生出了屋子,决定先向南边逛逛。

    负手而行,神态惬意,何长生心态比较放松。内心确实十分着紧修为的提升,但既然已经找到钥匙,大门开启就近在咫尺,持如履薄冰心,行勇猛精进事,才是正理。

    丹灵派共有七个小岛,乃是前人耗费百年时间及大量人力物力清除多余岛屿移动后留下的,组成了北斗七星阵法。丹灵岛处在核心的天枢星位置,重要性毋庸置疑。

    岛上基本都是规划的修炼静室,其他诸如太上长老特别驻地、炼丹室炼器室演武场传经堂等都各自分布在其余六个小岛上。

    按师父的话说,这里的炼器室就是打铁铺子,而师娘反击的则是:“元派就是个乡下地方,除了个可以用来养猪的广场,就没什么起眼的。”

    也确实,和元派近几十年才发展起来不同,丹灵派传承了近千年,岛上建筑尽显修道文化底蕴,充满了历史的厚重感,甚至就连眼前的石板路,都有种洗净铅华的沧桑。

    现在是早上,外门弟子应该都去了传经堂听课,内门弟子则比较自由,真传就苏浅浅一人,何长生还没见到第二面。

    丹灵岛的氛围是祥和宁静的,何长生很是融入其中,所以打搅他享受这一切的人就很讨厌了。

    “唉,怎么到哪里都能碰到这种桥段,不过,现在我正好需要啊,嘿嘿。”何长生走出小巷,两眼放光,就见街边以朴清光为首的五六个人在对地上一人拳打脚踢。

    要说这朴清光在这丹灵岛上为何能如此嚣张,是因为有个亲戚是四弟子朴德新,这靠山明显不够强大,最主要还是两人共同的长辈朴阁晋是三位太上长老之一,又格外护短。

    袁碧菡在和朴长老因朴清光所为起了数次冲突后,干脆不再理会,反正朴清光也不敢闹出人命,顶多也就是在外门欺凌弱小,强夺修炼资源之类。

    而且被欺凌的,也算是磨炼,门派还是有暗中照拂的,若是如此仍不能奋力修炼,自暴自弃或者一心报复心态扭曲,也只好说遗憾了,心态上就不适合修炼。

    何长生远远就看见地上之人就是当日的陆仁甲,心下好笑:“这尼玛心胸是有多狭隘,还不放过呢……”

    必须赶快制止啊,万一打完了就来不及了,当即运起些许能量集中到喉部,大喊道:“朴乌龟,有事冲我来,欺凌弱小非大丈夫所为,人人得而诛之!”声音之大响彻全岛。

    何峰摇摇头:“……这臭小子。”

    袁碧菡满是兴趣:“开始怼上了啊,好戏要开始了,咯咯。”

    朴德新:“是我听错了么?”

    其他弟子:“好像是元派七弟子,声音真是洪亮啊,堪比狮子吼了,也不知何峰师伯如何忍受……”

    朴清光扭头向何长生看来,一时间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好你小子,我不去找你也就罢了,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说完就放下陆仁甲,领着小弟一窝蜂般的冲过来,气势汹汹。

    陆仁甲呆滞无语:“这要不是你陷害,我能这样吗?呜呜……”

    “还愣着干嘛,给我揍他!”朴清光说道。

    “慢着,”虽然是挑衅,也得占据道德制高点啊,地图炮显然才是最有效率的。何长生一摆手继续声嘶力竭的说道:“这里难道就没有规矩了么?你怎可任意妄为?”

    “真是太好笑了,你就一软派弟子,还讲什么规矩?我就是你在丹灵岛的规矩!给我打!”

    何峰:“……”周淳风“……”

    袁碧菡:“你个吃软饭的,还不给本宫锤锤腿?咯咯。”

    “慢着!”话音未落,拳脚已经落在身上。何长生一边赞叹着猪对手的定向攻击,一边感受着几个打手小弟状似凶猛的攻击。

    “看情形,真是嚣张惯了,下手毫不留情,基本都是奔着伤残去的,不过对于本人来说,说是挠痒痒都嫌轻啊……”

    何长生一边抵挡一边继续苦口婆心:“朴乌龟,你就知道躲在背后,让你的兄弟在前方冲锋陷阵么?有本事你来啊!”这些渣渣太不给力,得刺激朴清光出手。

    各种围观众人:“应该是你需要冲锋陷阵离开被围殴吧,你这一脸无所谓是个什么意思……”

    “朴乌龟,你就是个只会躲在娘娘腔背后的渣!”

    努力殴打的小弟们:“娘娘腔在哪里!?”

    “这不是重点……朴乌龟,有种咱们上演武场单练!”

    “既然你要找虐,我就成全你,刚练成的怒焰掌正愁找不到沙包。在演武场比试,就算掌门也说不得什么!”朴清光一脸奸笑,似乎已经看见何长生被打得满头包。

    众人搭船去了演武场所在小岛。听说外门大师兄要和元派小帅哥比试,演武场迅速就清理出了一大块空地,修炼一事实在枯燥,有热闹不瞧白不瞧……

    何长生与朴清光在演武场相隔十米左右站定,朴清光看了看围观的师弟师妹,想起当日的羞辱,突然计上心来:“这位师弟,你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如果认输,师兄我宽宏大量,你磕三个响头这事就算了。若是不从,不对,若是硬要向师兄我请教,就莫怪师兄掌法重,伤了何师伯心爱弟子。”

    何长生心下好笑,莫不说你朴清光才修行小成,就是四师兄看着我的怪力都不敢说这话……如果不是要补全战力比较表格,谁会找你这战力垫底的家伙……一时间被噎的说不出话。

    何长生的目瞪口呆,被朴清光认为是心虚,更加得意洋洋:“怎么样,这位师弟?这样吧,我先让你三招,也好让你知晓你与我之间的差距。”

    千万不要让我三招啊,尼玛,何长生心底郁闷,这个自大的蠢材,我先发招,下一秒你哪里还看得见明天?

    得继续刺激啊……何长生负手微笑,身形潇洒,翩翩然说道:“朴乌龟,三招之约就算了,我就站在这里,随便你打,退一步算我输。”

    帅气的身影帅气的言语,又引起围观众女生尖叫喝彩。

    朴清光老脸一黑:“真是给脸不要脸啊,那就怪不得我了。”

    说完朴清光运起怒焰掌,就待冲向何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