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四十七章 学霸的歪风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何长生站在水罩里,感觉自己已经是土豪。

    和渚锺的谈话结束后,何长生心念一动,已是出现在海底水罩中,不同的是,中心处原来的波动已经消失。

    小世界在渚锺这个半界灵的帮助下,收缩成无可名状的存在,进入何长生身体隐藏了起来。

    按渚锺的说法,小世界在当初本来就被设计成纳须弥于介子,方便移动。

    内部所有事物大小都不会变化,但在外界看来已经微小的难以察觉。

    随身携带着一个充满灵气的小世界,何长生觉得自己再土豪没有了。

    尽管小世界暂时没能力进入,灵气也不能拿出来用,但就像一个人突然拥有了迟早能取的巨额财富,心态上就已经完全不同。

    心态不同,对今后的路考虑自然不同。

    修炼方向的思索可以暂时放下,目前最重要的是去师娘那里报个平安。

    何长生收起小世界,转身就看见苏浅浅盘坐在地,捂嘴傻看着他,带着一副激动不已又难以置信的神情。

    何长生立刻明白,苏浅浅应该是这一天都在这里守护等待,否则不会这么巧,刚出来就碰见。

    何长生心里最柔软的部分被触动,向着苏浅浅灿烂一笑:“苏师姐,我回来了!”

    苏浅浅如释重负,一时间笑魇如花,美不胜收。

    苏浅浅知道海底不是交谈的好地方,忍住激动,说道:“长生师弟,既已安全回归,不如立刻去面见师父。”

    何长生自是应允,两人一起上了岸边。三黄正在沙滩上晒太阳,见了何长生也不起身,耷拉着耳朵好似生无可恋。

    “三黄这是怎么了?”何长生看着好笑,向苏浅浅询问道。

    苏浅浅带着笑意说道:“你家这三黄蔫坏蔫坏的,前些日子卖萌哄骗把宗门那些小师妹的丹药都吃光了。害得师妹们经常到我这里来打秋风。在你进了平板后,师娘就放在我这里管着。”

    “咦,三黄你可以啊,这么大个也能卖的起萌?看起来还蛮有市场的哦。”何长生看向三黄,挤眉弄眼。

    三黄扭过头不搭理。

    “还不理我了……师姐,多谢你管教了,小孩子就得好好管!”

    苏浅浅:“……”

    何长生干脆不管傲娇的三黄,和苏浅浅一起走了。

    “给师娘请安了。”何长生笑着作揖说道。

    “我要是你就笑不出来。你去了一天就回来了,夜都没过,能有什么收获?”袁碧菡打着呵欠口出浑话,一边瞟了瞟苏浅浅。

    何长生:“……”

    苏浅浅小脸一红,说道:“师娘,我还有些事,先告退了。”说完也不等回答,直接施展迅捷法术,飞也似的逃了。

    何长生见师姐已经走远,神色变得严肃,将小世界之事如实相告。

    “都是聪明的孩子,没让我难做。你这秘密委实太过骇人听闻。”听完何长生所说,袁碧菡叹了口气。

    “保密自然是第一的。好在小世界已经与你合体,倒是减少了最大的风险。”

    何长生:“……”师娘请好好说话,行不?

    “我打算就去元派找你师父商量怎么利用好这个小世界。真用好了,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们也去可以追寻上古修士的脚步,去外域看一看,去他们消失的后面看一看。”袁碧菡语气中带着一丝向往。

    “至于你,长生,你有大气运,我不对你接下来的修炼规定方向,也没有这个能力。想来你师父一定也是这个意思。

    唯一的就是,做事前多考虑一些,三思而后行。但也别太缩手缩脚,我和你师父总是你的后盾。”

    何长生在这一刻忽然有了面对慈母的感觉,孺幕之情滋生,看着袁碧菡眼睛就有些泛红。

    “唉,你这孩子,大机缘也是大责任,你小小年纪要抗住这一切,也是苦了了你了。”

    听闻此言,何长生再也忍不住热泪盈眶。

    一直与人活泼上进性格开朗逗比的形象,却少有人知自己心里的困苦挣扎。

    何长生一心想要带着所有的亲人去修炼尽头看看风景,但这理想注定没法宣于众人之前。

    末法时代,每个人修炼的都很辛苦,活个几百年已是顶天,哪里还有那多心思帮助身边的人?最好的也只是一起努力修炼,然后随缘。

    何长生的理想,在旁人看来就是疯言疯语。随着机缘归于自身,何长生不仅没有感觉轻松,反而更觉时间紧迫。

    上古大能且都不能保证自身的安危,何长生何德何能有何资格去谈长生?并且还是带着所有适合或者不适合修炼的亲人?这条路到底会有多漫长?路上到底会有些什么艰难险阻?

    那次的心魔说到底就是何长生对自己的不信任,没有信心去实现理想。虽然打灭了心魔坚定了信念,但如何去实现理想,何长生心里没谱。

    现在师娘未必能完全理解了自己的心情,但却给了自己母亲般的关怀,也难怪何长生情不自禁。

    这也让何长生更加想念元派众人以及孤儿院的亲人。

    心思动了就难以平复,何长生干脆请求与师娘一起回元派,正好三师兄周淳风也还未动身,三人可一起搭乘飞机,三黄算半个。

    联系飞机准备也需要一定时间,袁碧菡自去内室上网联络。

    何长生则想起去到小世界之前,本来是打算借个中级丹炉扫描复制。

    虽然现在没有碰到那种遍地天才地宝,需要立地炼制的场景,何长生还是决定去复制了再说,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

    刚动了念头,就感觉初熙将一个结构打入聚星,然后控制聚星进行了推演,于是下一刻何长生就完全熟悉了中级炼丹炉的结构。

    何长生:“好你个初熙!不是说好了不能偷窥我的思想吗?”

    初熙不理何长生。

    何长生从这种沉默中感觉到了初熙的鄙视,你这样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心态,咱初熙懒得理你!

    何长生:“……”

    看起来丹灵派的一切基本上都不用再特意去学了,初熙就是知识库。

    还要等待师娘联系飞机,何长生一时间无事可做了。小世界已经在自己身上,中级丹炉扫描复制了,就连炼丹排行榜都仅在苏浅浅之下。

    难道还要去冲击第一,压过苏师姐?那不是绅士所为……

    主动去踩踩垫脚石?何长生还没有无聊到这种地步。而且,与渚锺长谈之后,何长生是真正的再不把他们放在心上,包括朴长老。

    何长生四顾茫然,寂寞如雪。

    “左右无事,干脆去炼一些丹药给师兄师姐带回去做礼物,也炼一些改善体质的给祁院长夫妇。”何长生下了决定。

    “顺便也熟悉一下中级炼丹炉的奥妙,以后肯定用的着,估计小世界里应该有不少奇珍异草哦。”想到嗨处,何长生嘿嘿之直乐。

    到了炼丹室附近,何长生觉得有些奇怪,本来熙熙攘攘的炼丹室现在冷清的很。

    而且一些从中高级炼丹室出来的弟子对何长生不假辞色,很是不忿的样子。

    何长生莫名其妙,自己很少和他们打交道,大部分时间都在藏经阁或者幻境里面,搞什么?

    自己最注重的就是和群众打成一片,毕竟要低调就得大隐于市才是最好。现在这情形比鹤立鸡群还要恶劣,何长生不能忽视。

    于是何长生向执事请教为何大家都对自己横眉冷对,执事苦笑的说道:“何师弟,你算是在丹灵派出名了……”

    何长生点点头,排行榜第二不出名也难,但也不至于得罪师兄弟们哪?

    执事又说道:“何师弟有所不知。

    自从你博学于藏经阁,并通过了幻境的考验,从而指数攀升到第二之后,大家一致认为忽视了理论学习,都觉得理论学习才是提高炼丹指数的捷径。

    所以,现在藏经阁人满为患。”

    何长生:“……”

    “而且,因为都去了藏经阁,一些内门弟子炼丹甚至找不到打下手的师弟,万事都需要亲力亲为,喏,就是刚才对你怒视的那几个。”

    何长生委屈的说道:“我还真是冤枉……”

    执事气得笑了起来,说道:“还真没冤枉你,何师弟。你到现在炼过什么丹药?除了元气丹?

    甚至有些弟子认为你在这么短时间内就炼出完美级元气丹,也是因为你通过了藏经阁的考核,学富五车所致。”

    “所以大家都想先做理论炼丹流了?”何长生无奈苦笑。

    世俗界的高考独木桥,那是绝大多数草根证明自己能力,再以此为凭依去打拼的唯一方法。

    而修道界从来不以理论知识论高低。学了剑法不会使,学了法术用不出来,学了炼丹法炼不出丹药,那有什么用?

    修道修道,就是讲究个境界高低和护持自己去获得更高境界的能力,其他都是虚的。

    自己去藏经阁学习,那是有外挂,不怎么花时间,所以能采用先学完后实践的方式。

    这些普通弟子,要采用何长生这种方式,寿元到头都不一定学的完……

    而且,临时抱佛脚也没有用,两年后就要交流,一定是炼丹实战的交流,谁会跟你比知识?

    所以弟子们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努力夯实目前的炼丹水平,争取在每一级别都炼出完美丹药,然后再去学习下一阶段知识。

    理论到实践,实践再到理论,反复验证,不断提高,才是没有外挂的普通修士该做的事。

    何长生真是有些头疼,自己这算不算是带起了歪风邪气?希望师娘不要责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