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六十八章 新的家园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呃,叔,这里四个紫色瓶子,每瓶一粒丹药,非常非常重要,叫天王保命丹,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能救回来。”何长生指着摆在正中的四个瓶子,十分郑重的说道。

    祁正言凝重的点点头,小心的拿起四个瓶子,转身就收到房间隐秘之处。

    “这是我师父特别炼制,为了感谢您上次让我带的传家之宝。”何长生解释说道,心里却是苦笑,没办法才假托了师父之名,若是直接告诉是自己所炼,估计祁大叔也就当个纪念了。

    这可是保命丹药,只有这样才可以真正让祁正言相信重视了。

    “唉,你师父真是好人,这人情可欠了大了。”祁正言很是有些不安。

    “哪里有欠什么人情?你不是还送了他一个厉害徒弟么?”何长生挤了挤眼,笑着说道。

    “你这孩子,说话还是这么调皮。”祁正言笑着摇摇头,但也就算揭过此事。

    “叔,喝茶!”何长生拿起茶壶给祁正言又倒上一杯,举杯相邀。

    “叔,长生哥,吃饭了。”窗外石头喊了起来。

    “太好了,好久没吃到李嫂的手艺了,今天得大吃一顿!”何长生跳起来,开心的说到,接着也不管祁正言,推门就去了厨房。

    祁正言摇摇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真是好茶啊。”

    厨房里热闹非常,欧阳帆早与孩子们打成一片,嘻嘻哈哈好不快活。三黄在九儿怀里鼻子直嗅,显然已经被食物的香气吸引住。

    何长生往欧阳帆身边一站,拍了拍胖子肩膀,笑了笑。

    “诶呦,我们的雕塑大师来了啊,坐好坐好。你们看,这么年轻的雕塑大师是你们这出去的,你们骄傲不?”

    “骄傲!”孩子们异口同声的回答道,看着何长生充满了崇拜。

    何长生一脸黑线,心里嘀咕:“这死胖子,都给小屁孩们说了什么啊……”

    晚饭开始之后,三黄俨然成了饭桌明星,每个孩子都换着花样引诱,三黄若是吃了手中食物,就如同打了胜仗一般趾高气扬,来不及被吃到食物的孩子则愤愤不平更加努力的引诱。

    何长生看着这一幕就好笑,说了你三黄就是礼物,果不其然。

    三黄乐在其中,在盘子里吃和孩子手里吃,不都是吃么,有分别吗?有吗?

    其乐融融的晚餐在碗盘皆净中结束了,孩子们包括三黄都吃得肚皮溜圆,何长生感觉异常满足,仙魂微动,却是因更加坚定了道心而境界有所精进。

    晚餐后自然是何长生讲故事时间,雕塑大师的故事从旁人那里听来,怎比得上本人述说?小朋友已然都是长生粉了。

    何长生虽是个理科学霸,但在丹灵派藏经阁中学了太多野史经文演义之类,说起神话修炼故事手到擒来,奇趣横生,连欧阳帆都听得入迷,更不要说一群尚未成年的小屁孩。

    惊叹声此起彼伏,孩子们的脸上时而为何长生遭遇险境忧心忡忡,时而为何长生修为提升而开心。尽管并不清楚修为是什么回事,但不妨碍孩子们对何长生的崇拜。

    听到入神处,石头站起来大喊:“打死那个大坏蛋!”众小孩纷纷表示同意。

    何长生暗地里抹了把汗:“……小孩子就是容易入戏啊。”

    故事说完,孩子们意犹未尽,何长生再三答应后面几天会给孩子们大惊喜,一个个长生粉丝才不情不愿的去睡觉。

    何长生又确认了一番孩子们都已睡好,关了灯走出儿童房。欧阳帆坐在院子里的板凳上,三黄蹲在一边,好像在小声说些什么。

    “那道红烧鲤鱼你没吃到吧,告诉你可好吃了!孩子们真是热情啊。”这是三黄。

    “切,不食嗟来之食!再说了,你又不是猫,吃什么鱼?扣肉才是我的最爱啊。”欧阳帆一脸回忆,口水似乎即将突破口腔。

    何长生凝神一听,笑了起来,这两个吃货,真的蛮般配的。

    “长生,今晚你和欧阳就先在书房委屈一晚,明天想办法给你俩添个铺。”李嫂完全没把欧阳当外人,直接就这么安排了。这反而让欧阳帆觉得非常舒服,自己人才这么随便嘛。

    俩人进了书房,各自盘坐修炼以代睡眠。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除了小九儿还差一点到入学年龄,其他孩子都上学去了。

    何长生与祁正言谈起自己的改造计划。

    “祁叔,咱们孤儿院还是有些局促了,我打算扩建一下,资金不是问题。”何长生自然是有底气的,对门派所做贡献早已不能用世俗金钱来衡量。而且只论四颗天王保命丹,随便一颗就足以买下孤儿院附近方圆百米所有的土地了。

    祁正言想起那气派的元派办事处驻地,对何长生的底气有所了解,只是担心何长生这样会不会给门派带来不便。

    欧阳帆宽慰道:“祁大叔,您不用担心,我元派在世俗界还是说的上话的。”说完走到一边开始电话联系驻地负责人。

    “负责人一会就来,叫骆斌,算是办事处的经理吧,你有什么想法都告诉他,他会办理的。”欧阳打完电话,走过来说道。

    “小骆人不错,一直在帮衬我们。”祁正言点点头说道。

    三人进屋喝茶等待。欧阳帆和祁正言聊得开心,何长生则在心中规划孤儿院本身和周边的改造。

    元派和当地政府的关系一直不错,在资金不是问题的情况下,周边给买下来应该不是问题。唯一的就是都是老街坊邻居,让他们搬走有些麻烦。

    “有些难办啊。”何长生叹气。祁正言问了何长生的为难之后说道:“让街坊邻居搬走可能不cd住了几十年了,没几个愿意动的。”

    何长生眉头紧锁,地盘不能扩展,孤儿院再怎么改造都不可能令人满意。

    正在三人苦思冥想的时候,骆斌到了。进书房喝了口茶,听了何长生的顾虑之后,骆斌说道:“祁老爷子,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换一个地方。”三人露出颇感兴趣的神色。

    于是骆斌从公文包里拿出了地图,在书桌上展开后指到一个地点说道:“这里离孤儿院只有不到五公里路程。本来是一个老板买下来要建商品房,但资金链断了,正在挂牌出售,一共五十亩的样子。”

    何长生眼前一亮,不错啊,旁边似乎就是公园,建得合适就正好可以看见园中的湖。

    何长生抬头看了看祁正言,问道:“祁叔觉得怎么样?”

    “是不是太大了一点啊,我们就这么不到二十几个人,需要这么大的地方吗?”祁正言担心的说道。

    “要,怎么不需要?”何长生见祁正言并不反对搬家,接着就对骆斌说道:“骆经理,您指了个好地方,非常感谢。接下来还需要您帮忙买下那块地,然后进行建设。”

    “何少太客气了,给孤儿院做事就是给门派做事,不值一提,交给我就好了。下午会有专门的设计队伍过来,还请何少与他们商量要建些什么。”

    何长生点点头,说道:“好的,有您帮忙,省了我太多事情,真是辛苦您了。”说完,又对祁正言说道:“祁叔,你还没有什么要说的?”

    祁正言想了想,问道:“我们搬走了,那现在的孤儿院这块地怎么办?”

    “还不是随祁叔处置。”何长生不以为意。

    “长生,那你看能不能建个老年活动中心,也好给街坊邻居的老人平常有一个去处?”

    “祁老爷子心善,这当然没有问题。”骆斌接口说道:“我先回去安排,您三位就等好消息吧。”

    欧阳帆起身送骆斌出了孤儿院,又回到书房,就听见祁正言对何长生说道:“那地咱们能买下来吗?能建商品房,肯定是块好地啊。”

    欧阳帆一边跨步进了书房,一边笑着说道:“祁叔,您就别担心了,我元派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祁正言点点头,不再多问,但显然忧虑未去。何长生见状也不再多说,等拿了地,祁叔自然不能再有疑问。

    “咱们还是先商量一下,需要建些什么吧,下午设计人员来了也好说给他们。”何长生说道。

    祁正言说道:“我对这个没概念,除了现在有的不能少,其他随便你们建。”

    “那是自然,咱们一定给设计的漂漂亮亮。”欧阳帆拍了胸脯。

    余下时间,祁正言去找李嫂说事。何长生与欧阳帆两人仔细商量新孤儿院建设设计之事。

    许久之后,何长生直起身,看着书桌上绘满图形的纸张,摸着下巴笑道:“师兄,这仙识还真是好用,画图都不带用尺的。”

    旁边欧阳帆手中的笔一抖,差点把纸划破,说道:“师弟,你够了……”

    师兄弟二人商量着画出了新地大概的规划,每个建筑粗略的外形,足够设计人员明白并继续往下设计了。

    午饭过后,何长生把规划展示给了祁正言和李嫂,一个一个解释建筑用途。

    祁正言很是满意,李嫂指着一个貌似巨大的玻璃房子问道:“这是个什么玩意?暖棚吗?长生你还真是贴心,知道李嫂喜欢种菜!”

    何长生一脸黑线,说道:“李嫂,这是个室内游泳池……”

    “那这个玻璃房子呢?总不能有两个游泳池子吧。”李嫂继续追问。

    “这个是想设计成一个小型的植物园,让弟弟妹妹们今后可以进行些种植实验。当然这房子现在是您的了,您总管,弟弟妹妹种什么您说了算!”何长生看着李嫂越竖越高的眉毛,赶紧改口。

    李嫂这才满意的点点头,放过了何长生。

    “总之,会把咱们的新家建设得和花园一样!”何长生握拳一挥,坚定的语气不容置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