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九十二章 苏浅浅的比试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南宫天辰眉头紧锁,显然在丹方理解上有了困难,不禁抬头看向苏浅浅,却见后者一脸平静的阅读丹方,完全看不出理解的难易。只好深吸一口气,低头继续。

    苏浅浅早已沉浸在丹方之中。之前袁碧菡早已告诉她无需在意胜负,只管好好炼丹,这让苏浅浅很是窝心。

    但身为丹灵派大师姐,自有傲气,开场第一战,要赢,而且要赢的漂亮!苏浅浅望向何长生,后者给了个肯定鼓励的眼神。低下头,苏浅浅全力以赴!

    仙踪大阵的作用终于在此时凸显,不长时间之后,苏浅浅放下丹方,开始炼丹。南宫天辰余光看见苏浅浅的进展,面色更显焦急。

    起火开炉,投入药材,打出各种印诀,苏浅浅炼丹如同经过了千百次练习一般的行云流水,看的围观弟子如醉如痴。

    何长生也不例外,目光中神采奕奕,如此女子,却也当得与自己共赴修道长生之路,只等缘份,与之携手。

    白度完全深陷其中,面色随苏浅浅比试变化而变化。何长生偶然看见白度神色紧张双手紧握,心下想到:“这个白度,对浅浅有些过度关心了吧,希望不是单相思,否则这打击可就大了……”

    苏浅浅举重若轻的炼丹过程获得了在场长老和弟子们的一致肯定,就连茅山派弟子也不得不露出佩服神色,甚至,那个,仰慕?

    这种情况引起了白度的警觉,如同护崽的老母鸡一般对茅山派弟子怒目而视,得到的也只是对方“你神经病啊”诸如此类的眼神回复。

    何长生暗中看得好笑,这都在做什么呢?为了自己得不到的虚无缥缈的希望在这里莫名其妙的暗斗,其行可笑。

    在场之人只有南宫天辰如坐针毡,豆大的汗滴沿着额角往下滴落,丹方更是无法理解,眼见即将崩溃。

    苏浅浅见状,说道:“南宫道友何必如此,炼丹一途重要的不在胜负,而在于得到丹方,得到炼丹精髓。你这个样子我实在胜之不武。”

    南宫天辰闻言,沉默了一会,突地舒了口气,拱手向苏浅浅说道:“多谢苏师妹提点。”然后平静下来仔细阅读丹方。

    潘泽山抚须点点头对袁碧菡说道:“袁掌门,你可真是有福气啊,收了个如此优秀的弟子。”

    袁碧菡自然是笑的合不拢嘴,自己弟子不但炼丹上超人一等,在性情上更是贴近了道,怎不令人欣喜?

    袁碧菡想道:“这中间定然是少不了仙踪大阵的功劳,否则浅浅也没有这么容易就理解了从没见过的丹方,长生真是福星。”

    想到了何长生,袁碧菡不禁向他看去,却见何长生耷拉着眼睛似乎在瞌睡,貌似对比试毫不在意,这让袁碧菡心里很不舒服,心里暗念:“等结束了比试,要你好看!把浅浅拐走了,现在还不关心她的比试,这种男人浅浅要之何用?”同时狠狠的剜了何长生一眼。

    何长生一个激灵,怎么回事,突然有点冷啊……

    苏浅浅顺利的将丹药炼制成功,然后闭目打坐休息,等待对手完成比试。南宫天辰真正静下心来之后,从神色看阅读丹方已经颇有进展,让潘泽山暗中松了口气。

    现今修道界本来就是能量匮乏,道心境界的高低也是修炼速度的一个关键因素。若是这一次比试中南宫天辰因此道心受损,那就得不偿失,多少上古丹方都换不回来。

    想到这里,潘泽山越发的欣赏苏浅浅,甚至都起了撮合的心思,要是能娶回派,这次就很完美了啊。然后看了看袁碧菡,忽然就笑了笑。

    袁碧菡点头回应,不知道这老头莫名其妙的笑什么,就因为南宫天辰没有崩溃?那你对弟子的要求也太低了……于是也对着潘泽山笑了笑,心里却在可怜这老道,对弟子太过溺爱。

    不恰当的交流自然会引起误会,潘泽山信心大增,但也没有这么冒昧的就提出联姻之事。现在不同以往,年轻一代再不可能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还是要先看看两人的意思。

    两派主事之人不再互相傻笑,各自将注意力转回到场内。这时南宫已经放下丹方,开始炼丹。虽不如苏浅浅一般驾轻就熟,但手法也算过得去,几十分钟后还是成功炼制出了丹药。

    苏浅浅起身离开了比试台,南宫默不作声拱手相送,然后转身也离开了比试台。两人炼制的丹药自有执事送至两派长老之前进行评定。

    袁煜左手一引,说道:“客人优先,就请潘长老一展功力,为两个年轻俊彦的丹药进行评定。”

    潘泽山也不客气,走上了前来,显然之前已经商量好了评定次序。潘长老神色肃穆,拿出俩张符箓一抖,两团火焰凭空出现并悬浮在老道面前。

    潘泽山从两人炼制的生生不息丹上挑下一点药沫投入火焰,两团火焰同时变得几乎透明,基本一样。潘泽山心里松了口气,虽然慢一点,总算药效还不差。然后再将泰天丹的药沫同样的投入火焰中,结果依然相同。

    潘泽山笑着摇摇头,说道:“这两团火焰名为品丹焰,丹药质量越好,火焰越是透明。所以,苏浅浅与南宫天辰所炼丹药品质一样,但苏浅浅用时较少,获胜!”

    丹灵派弟子欢呼雀跃,虽然是意料之中,但大家仍是为大师姐胜出开心。何长生暗地里给苏浅浅竖了个大拇指,笑得阳光灿烂。苏浅浅喜不自胜,小女儿状的样子让何长生看呆了。

    这一幕,白度看在了眼里,瞬时失魂落魄,喃喃自语:“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太荒谬了……”

    “接下来丹灵派上场的是白度,茅山派的是秦安谢。比试内容同样是两颗丹药,但这一次不是疗伤丹药,是火属性战斗丹药,爆裂丹和熔火丹,一个爆裂一个形成流动的熔岩。所以请注意安全。”袁煜大声说道。

    秦安谢中规中矩的走到自己的位置站定,等待白度上场。而白度,已经红着眼,临近悲愤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