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九十三章 狂暴炼丹师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袁煜见白度迟迟没有动身上场,扭头却看见自己弟子情绪极差,顺着其目光一看,刹那间已经了解原委,心中叹息,意料的情况终于发生,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白度,收束心神,不得妄想!”袁煜以神识传音,在白度神魂中振聋发聩。白度这才勉强回过神来,艰难说道:“是,师父!”

    场下弟子不知道白度有何困难,但见他状态不佳,齐声喊道:“白度师兄加油!”

    白度起身看着场下弟子,勉强露了个笑容,又看了看苏浅浅,深吸一口气,抬腿向场上走去。

    何长生从呆滞中被弟子们的加油声唤醒,正好看见白度难看的脸色,有些疑惑,摸了摸后脑勺,嘀咕道:“白度师兄这是怎么了,莫非超级辟谷丹的药力还没过去?”

    “何长生你是头猪!”初熙冒了一句就懒得再理会何长生,让何长生更是莫名其妙。

    袁碧菡自然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见到何长懵懂神情,又好气又好笑,传音说道:“白度一直以来都是喜欢浅浅的,你们秀恩爱也不挑地方……看这把他刺激的。”

    何长生恍然大悟,心里有些可怜白度了,再看着白度,那脸色不是难看,而是近乎悲伤愤怒失望遗憾各种情绪夹杂:“唉,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白师兄,对不住了啊。”

    白度忽有所感,扭头看向何长生,却正看见何长生眼中的可怜和同情,心中愈发愤怒,我与浅浅同门数十年,你有什么资格可怜我!何!长!生!

    白度扭头上了比试台,双眼冰冷愤怒的看了看秦安谢,导致后者莫名的有些不安,心下嘀咕:“这不是友好交流么?怎么这白度看起来想杀人……”

    袁煜见两人都已到了位置,深深的看了看白度,后者用力的点了点头,于是大声宣布比试开始。

    遇到难以接受的事情时,有的人直接崩溃,有的人坚持一段时间后崩溃,有的人迎难而上突破自我,有的人化悲愤为力量因祸得福。

    白度至少现在没有崩溃,心中悲愤却是难以自制,炼丹时不免渗入了自己的情感,化悲愤为狂热,一定要证明自己才是最优秀的!

    只见白度的炼丹节奏比平时快了数筹,情绪狂热之下却也能支撑如此高速度高强度的炼丹,手印法决稳定一如往昔,眼神愈发专注。

    “唉,希望这孩子可以坚持住,过了这一关,也许真的因祸得福,有所突破。”袁煜心中有着叹息,也有着期望,危机之中总是蕴含着机缘。

    第一关炼制自己门派的丹药,白度与秦安谢都是顺利完成,白度在激愤心情的刺激下,硬是比对手快了十二分钟完成,已经大大超越了自己平日里练习时所用时间。

    白度望向苏浅浅,后者一直在闭目修炼,又望向何长生,这位则瞪着无辜的大眼恭喜自己。谁稀罕你的恭喜!白度低头拿起熔火丹丹方,努力集中精神阅读。

    秦安谢有些被白度的疯狂炼丹吓住了,这是吃了药吧……稳住丹炉之后,小秦同学多花了十二分钟终于也开始阅读丹方。

    很快,白度放下丹方,扭头冷冷的盯了一眼秦安谢,让后者更是郁闷,我是哪里得罪你了,要不要这么深仇大恨……

    何长生在台下内心暗乐,这白度估计是想对手干嘛不漂亮的认输,以显示他白度高深的炼丹技能不战而屈人之兵。而秦安谢也是憨货,完全领会不到。

    “何必呢?白师兄。你再怎么证明自己,对感情方面仍然没有任何用处。要知道,好白菜总是被猪拱了,啊,呸呸,这是两情相悦不带任何功利的哦。”何长生心里嘀咕,沾沾自喜。

    “何长生你就是头猪,自己都承认了。”初熙及时的补刀抓何长生的漏洞。

    “猪怎么了,你浅浅师姐就是喜欢!”何长生气死初熙没商量。

    “哼!”初熙被噎的没话说:“那你怎么不接受浅浅师姐的表白?”

    “她表白了吗?我怎么不知道?”何长生故作愕然,气得初熙决定三天不理他。

    何长生心里何尝不明白苏浅浅的情意,自己也是很乐意接受。但前方的路还有很远,目前必须将心思都放在修炼有关的事情上,儿女情长就暂时保持这种状态,心有灵犀就好了。

    你知我知你,我知你知我,现在这样已经足够。

    比试台上炼丹已经接近尾声,白度的怒气疯狂似乎都融进了丹炉。他眼前的丹炉极速旋转,似乎下一刻就会失控飞出。

    所有人都为他捏了把汗,包括秦安谢。开玩笑吧,这可是融火丹,如果失控方圆十米都会化为熔岩地狱。尼玛,这白度是不是疯了?

    潘泽山看到比试场上两人一个疯狂偏执,一个心不在焉,提气沉声说道:“心若冰清,天塌不惊!”

    秦安谢听到这话,知道师父对自己没能集中注意力炼丹有所不满,咬咬牙专注炼丹,管他呢,有师父在,至少死不了……

    白度闻言却是适得其反。本来白度的状态就是愤懑悲伤,但好在他讲将这种情绪融入了炼丹之中,炼丹过程非但没有出现差错,还提高了效率。

    潘泽山好心办了坏事,白度听到熟悉的警语,下意识的平复心情,结果就是脱离了状态,丹炉有些开始控制不住。

    袁碧菡和袁煜腾地站起,一脸紧张的看向白度,随时准备救援。白度已经意识到不妙,拼命控制丹炉,却似乎力有未逮。

    “浅浅,一会比试完了老地方见啊。”就在此时,何长生的话语突兀的在整个场地上方想起。苏浅浅睁眼诧异的看着何长生,什么老地方?

    白度刷的扭头看向何长生,后者耸耸肩摊摊手表示无辜。白度怒火重燃,忽地又进入了刚才的状态,甚至更加操控自如。

    “狂暴炼丹师么?必须狂化才能炼出好丹的极品丹师……”何长生内心吐槽。

    袁碧菡和其余几位长老玩味的看着何长生,这也是个极品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