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九十九章 一片冰心在玉壶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不多时,执事就将两个孩子炼丹所需药材搬运至两人身边。袁初雪感谢了执事,又对着看台行了个礼,然后也不理郗永峰,直接开始准备炼丹。

    “初雪姐姐好帅!”夏倾城双拳握在胸前,两眼净是羡慕。何长生看着她这副追星的模样,不禁失笑。

    “九儿,努力修炼,今后你也可以的。”何长生说道。

    “不知道石头哥修炼的怎么样了,我有点想他了。”夏倾城忽然有些伤感:“我想孤儿院了。”

    何长生内心苦笑,这女孩心思还真是跟不上,前一句还在追星,后一句就歪到天边去了。

    “来,九儿,你悄悄的不要吭声啊,哥哥给你弄个上网的东西,你心里说话就是了。”

    夏倾城瞪大了眼睛看着何长生,不明所以,但长生哥哥有什么做不到的?说有那肯定就有,小丫头一脸期待。

    何长生微闭双目,仙魂使力凝聚了一个微型电脑,手指一搭夏倾城额头,小心翼翼的在她的脑海内显出了一个屏幕,开始链接祁正言视频。

    “一会祁叔出现后,你想说什么,心里念就是,不要开口说话。”何长生将电脑一端交给初熙控制,然后嘱咐夏倾城。

    祁正言在线,视频很快联通了,夏倾城试了几次就熟悉了心念说话,于是叽里呱啦的和祁正言聊了起来。

    何长生微微一笑,分出一点心神维持电脑存在,就继续看向比试台,观看袁初雪的表现。

    袁初雪仍处在将药材逐步投入丹炉的过程中。超级辟谷丹所需药材种类实在太多,仅是按顺序放入丹药,都是个漫长过程。

    放入几种丹药之后需要熬炼等待,然后再放入几种。袁初雪面色认真至极,显然已经全神贯注。

    郗永峰的草药倒是都投入了丹炉,已经开始手掐印诀炼制,手法纯熟,也不知经过了多少次试炼。

    台下不明所以的弟子亦是紧盯着台上,大部分目光都落在袁初雪身旁的草药堆上,目光中充满了疑问,这么多草药,到底要炼个什么丹药出来?

    白度越看眼睛瞪得越大,好家伙,看情形这是超级辟谷丹……服用这丹药的记忆真是惨痛,足足躺了四天才算抗了过去。

    何长生下意识的看了看白度,后者果然开始有些不自在,脸色渐白。何长生心里暗笑,小魔女的丹药能乱吃么?今天不知道会是哪个倒霉鬼试药?嘿嘿。

    一时半会比试不完,何长生心神感应了一下夏倾城,二老一小聊的火热,还一个一个把孤儿院其他在家的孩子喊来视频,夏倾城脑海热闹非凡。

    何长生摇了摇头,打消了现身的念头,这种无限期聊天,比较适合女生,自己还是不参与为好。

    一阵轰鸣声从台上传来,何长生抬头一看,袁初雪围着丹炉打入印诀,双掌连续不停的在丹炉上碰触。时不时掏出补气的丹药往嘴里塞。

    何长生有些感慨:“体内能量较多的老弟子墨守成规,敢于创新的弟子却又是能量缺乏,什么时候两种状况优势集中在每个弟子身上,丹灵派将迎来真正的发展契机。”

    想到这里,何长生觉得自己很是幸运,师父是个创新达人,连带着几位师兄师姐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都比较强。

    雕塑傀儡,草药实验,都是师门默许或者参与推动,让何长生这种研究型修士如鱼得水。袁初雪身在传承千年的丹灵派,可以算是孤军奋战了。

    好在师娘被师父影响,至少不会反对新丹药的研制。别看一开始袁煜说得感人肺腑,其实并不愿意投入太多精力,否则也不会两张丹方一直没有改进炼制出来。

    何长生看着想着,眼神不自主的开始悠远,浑身上下忽然的就有了种遗世独立的空旷感。这让不时关注何长生的苏浅浅有些不安,隐隐觉得心爱男人的状态对自己来说很危险,有失去的可能。

    再也无法矜持,苏浅浅起身款步走到何长生身边坐下,担心的看着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子。

    身边熟悉的气息打断了何长生的思绪,扭头对着苏浅浅咧嘴一笑,洁白的牙齿晃得苏浅浅一阵失神。

    “你怎么了?”何长生举起手掌在苏浅浅眼前晃了晃,问道。

    “没什么。刚才你怎么了,我突然觉得你好像就要与这个世界分隔开来,这感觉很不好。”苏浅浅眉头微蹙,轻声问到。

    “哈,刚才想到一些事,吓着浅浅了,对不起。”何长生笑着解释到,试图蒙混过关。

    苏浅浅凝眉看着何长生不说话,这让何长生很是尴尬。

    “浅浅,我……”何长生正准备再次解释,苏浅浅举起手按在何长生唇上,摇摇头,说道:“我信任你,长生。你不愿意说的,肯定有你的原因。我只有一个要求,不管如何,带着我!我会努力跟上。”

    何长生默默的看着眼前冰雪聪明的女子,心防荡然无存,彻底认可了苏浅浅在心中的位置,展颜一笑,说道:“浅浅,做我的道侣如何?”

    苏浅浅眼波流转,感情得到肯定的喜悦似乎要喷薄而出。但她不是外向的性子,因为着急而当众过来询问何长生已经是极限,闻言也只是微笑看着何长生,轻轻嗯了一声。

    何长生坐在看台最后边,大家的注意力基本都在比试台上,见到苏浅浅走动也不以为意,何长生毕竟是长老,苏浅浅找其商量事也是正常的。

    只有少许几个人关注到了何长生与苏浅浅亲密的状态,这其中包括了三黄和白度……

    三黄打心底里喜悦,自家老大有了老婆,总不好意再食言了吧,当初可是答应自己帮忙把妹子的。想到这茬,三黄心里美滋滋的。

    苏浅浅也不再说话,坐在何长生身边,脸色平静,内心满足之意深藏眼底。

    何长生正准备继续关注袁初雪的比试,就感觉一道愤怒伤心的目光射到了自己身上。

    何长生叹了口气,既然认可了与苏浅浅的关系,这一关就必须自己挡下了。

    “交流会之后,晚上两点,停机坪外海滩见!”充满了愤懑的话语响在何长生耳边。何长生看向白度,笑着点了点头。

    白度神情伤心愤怒失望,闭目忍气,再不理会何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