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百一十章 阵法猜想
    [9xds.com(就喜读书网)]    何长生理了理思路,慢慢的将刚才的一些想法合盘托出。

    粟轻尘点点头,闭目思索,右手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茶桌,一副有所领悟的模样。

    能帮到粟轻尘,何长生比较开心,显然自己的话已经对他有所触动,就看效果如何了。

    何长生一杯茶喝完,粟轻尘睁开眼问道:“弦是什么鬼东西?”

    何长生噗的一声茶水喷出,合着大爷您就没弄懂啊,那一副沉思模样是干什么……

    粟轻尘积年老修修为果然不是盖的,瞬间放了个防御阵法在身前,还带反击,于是何长生被自己的茶水兜头淋下。

    抹了把脸,何长生说道:“茶水味道上佳哈。”

    粟轻尘看着何长生的目光有些奇怪。自己不过是想看看他对阵法有什么基本认识,结果他整了个阵法基本原理出来,还推测阵法起源。

    关键是,何长生的推测貌似可以自圆其说,如果正确,对阵法一道乃至修道界,都是颠覆性的。

    粟轻尘觉得自己道心有些动摇,开始后悔不该这么问何长生……妖孽绝对不能以常理视之。这是丹灵派继袁碧菡之后第二个长老级人物对何长生的评价了。

    若是袁碧菡知晓此事,绝对会说:“那是你自己倒霉,不知道凡是有何长生参与的事到最后都会出幺蛾子么?”

    粟轻尘不知道,但现在亲自感受到了。

    “长生,听了你的猜想,我有些触动,需要闭关,这是阵法知识,你先拿去看。”粟轻尘脸色有些不好,急需闭关稳定心神。

    何长生莫名其妙:“可是粟长老,我还没解释弦是什么呢?”

    粟轻尘闻言脸色又是一白,身体一晃就向后一倒,唬的何长生蹦起来伸手去摸粟轻尘脉搏。好消息是心跳还有,坏消息是昏迷了……

    “粟长老怎么会昏迷了?你不是到这里来学阵法知识的么?”袁碧菡看着昏迷的粟轻尘,皱着眉头问何长生。

    何长生一脸无辜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啊,粟长老是不是有什么隐疾?”

    “瞎掰什么呢?快说!”袁碧菡有些怒了。

    “恐怕是道心受了打击,需要静养恢复。”渚锺开口说道。

    袁碧菡很是无语,何长生你到底说了什么?粟轻尘百年道心都会被打击成这个样子?何长生耸耸肩摊手表示无奈。

    “我劝你们其他人想听何长生的猜想,先做好道心受伤的准备。

    长生的猜想,在我看来,已经接近了修炼的本质。你们修为不够,道心不够,听了实在无益。”渚锺很不给面子的说道。

    袁碧菡对渚锺的话还是很信服的。也正因为这样,看着何长生的目光愈发奇异。

    只要有这小子在,哪都能出幺蛾子啊,一个猜想就放倒了一位资深长老,还是道心最为坚定的,数十年只研究丹阵合一这一件事的长老。

    若是在修道界交流大会上让何长生宣讲一番,说不定就此一统修道界?

    袁碧菡赶紧把这个想法丢至脑后,统一修道界干什么?现在养门派这些人已经费尽心思,养整个修道界?还是不要自寻烦恼了。

    “那就只能这样了。何长生你暂时就不要和粟长老再谈论猜想,无论那是什么,有多重要,有多本质!”袁碧菡下了命令。

    “是,师娘。”何长生无奈答应,真的不是自己的错。

    就在此时,粟轻尘幽幽醒转,轻声说道:“掌门,这不怪长生,是我自己要听的。”

    “轻尘,你就好好休息,先把道心稳固,其他事以后再说。”袁煜担心的说道。

    粟轻尘摇摇头,说道:“破而后立,我觉得这次也许就是我突破修仙的契机,在这一阶段,我耽搁的太久了。”

    “可是你状态很不好啊。”看着老友惨白的脸色,袁煜急得胡子都要揪下来了。

    粟轻尘笑了笑,眼神中尽是坚定和向往。说道:“你们不知道,这个猜想于我来说就是摆在眼前的一道大门,可我明白,只要跨过去,我就再也不同了。”

    袁碧菡和袁煜二人闻言心中震撼,他们可没有粟轻尘如此纯粹的道心。

    一个是掌门,一个是负责外部联络的长老,都没能像粟轻尘一般卡在修真大圆满数十年,却仍坚持丹阵合一的信念,勤炼不休。

    天道酬勤,这次终于等来了突破契机。袁煜为老友感到高兴,更多的却是担忧,他身体状况实在太差了。

    “无论如何,你必须先得把身体和道心损伤恢复了,再进行突破。”袁碧菡拿出掌门架势说道。

    “多谢掌门关心。身体伤势实在无妨,我毕竟是修真大圆满,调息一个小时足以恢复。

    道心损伤,我不打算恢复了,正好借此机会重塑道心,突破修仙。长生,你不会让我失望的,是吧。”

    何长生摸摸鼻子,心里想着:“这我怎么保证?不是我灌输知识,而是要靠你老人家自己领悟促成突破……”

    可惜还没找到可以提高神魂领悟力的丹药,否则这次更有把握了。“粟长老,能不能等一段时间,我看能不能借鉴惊蛰,炼制可以提高神魂领悟力的丹药。”

    粟轻尘摇摇头,笑道:“不用再等了,机缘来了就要抓住,老天让我在此境况下得到契机,就是让我赌一把的。”

    众人皆是叹气,只好留下何长生,退了出去。一个小时后。

    “那我可就继续说了啊,粟长老你可要挺住!”何长生先打了个预防针。

    粟轻尘点点头,努力盘坐端正,眼神直射何长生。何长生心里叹了口气,认认真真的将弦理论从简到繁解释了一遍,包括仙界的败落,包括灵气的消失,包括六维空间。

    粟轻尘越听眼神越是明亮,在何长生结束说话的同时,闭目陷入了沉思。何长生见状,微微一笑,转身悄无声息的出了修炼室。

    “如何?”袁煜见到何长生立刻问到。

    “目前还好。粟长老经过一个小时的修炼,身体基本恢复。如果情况良好,现在应该是在顿悟之中。”

    “那就好,那就好。”袁煜搓着两手,颇为紧张。“话说回来,长生你给他讲了什么啊?”

    “我讲的是……”

    “算了算了,你别说给我听,我道心可没粟老头那么坚定。”

    何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