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武侠修真 > 科技修士生活录 >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三年
    [9xds.com(就喜读书网)]    渚锺在小世界内努力,苏浅浅在密地内寻求突破,何长生在外沉浸于补足基础。不知不觉,三年已过。

    这期间袁碧菡对夏倾城和三黄的特训已经结束,当然三黄只是陪练。夏倾城的修为获得了长足进步,甚至丹药水炼之法也略窥门径。

    隔一段时间夏倾城就来陪何长生说说话,有时一个人,有时喊着袁初雪一起。

    初雪已经成了大姑娘,赴元派一趟回来就到了修行大圆满,只等顿悟突破修真。初熙倒是没啥变化,只是上网愈发熟练。

    何长生也不定时通过网络和祁正言联系,关注新家园的建设。在一年半之前,新家园已经落成,到现在大家已经在里面住了一年多了。

    李嫂每次联系都会数落何长生不回去看看,祁正言则总在边上维护何长生。

    元派的傀儡雕塑在两年前已经全部完工,大师兄也闭关领悟去了。其他人则是按部就班的修炼,没什么特殊事件。

    与茅山派的合作已经走上正轨,丹药的炼制运输销售,都形成了牢固的联盟。

    第一年,何长生仔细梳理神魂中已经获得的知识以及前人的经验。全然忘记自己是修真大成的修士,忘记自己可以通过聚星随意吸收各种能量,忘记自己通过聚星拥有的所有特殊。

    从头开始,一点一滴学着普通修士进行修炼,感悟其中的道理。

    悟道的同时,何长生将修为放一边,仅仅锤炼自己的肉身。却发现由于自己突破得太快,肉身已经有些不堪重负。

    何长生的肉身由于充满了过多的能量,导致在基因层面隐隐有些不稳。

    160倍于同层次普通修士的能量充斥在何长生体内,这种能量是能量,**是**的状态,让长时间处于致密能量包围的身体基因都开始“溶胀”。

    所有基因都变得粗大,充斥着能量。何长生不知道这个胀大的极限在哪里。若是超过极限,要么异变要么撕裂,都不是何长生所希望的。

    唯有尽快转换成仙躯,将肉身完全变成另外一种更高级的结构,才是终极的解决办法。

    但在渚锺成功掌握小世界之前,只能将身体内部的能量尽量用掉,保持低密度状态;或者将能量尽力转换成身体的一部分,暂时成为一个练体修士。

    所以这三年中,何长生特意嘱咐初熙暂时停止聚星的推演功能和吸收能量,完全靠自己的能力去记住理解藏经阁二三层的内容,同时运转练体功法不断锤炼肉身。

    经过一年的潜修,何长生的肉身有了长足的进步,体内有一半能量都已融入肉身之中。

    这次是真正的融入,而不是溶胀。这些能量以一种玄妙的方式将何长生体内杂质锤炼了出去,然后转换为空缺部分。

    甚至连基因层次,都被能量修复了缺损和老化,何长生的肉身从最微小处都透出勃勃生机。

    修行大圆满层次的肉身,至此突破了桎梏,达到了末法时代所未有的修真级。何长生这才感觉,举手投足心随意动,肉身圆满无暇,与修为层次契合无间。

    肉身和修为的双修真层次,让何长生有了明悟。修道界所认为的修真之后只修神魂,是不完整的。

    原以为修行大圆满时的肉身就已达仙躯之前的顶峰,现在自己用事实证明了肉身同样可以继续进步。

    只不过,需要的能量太过庞大,消耗了足足80倍于普通修真大成人士体内的能量,也只不过才突破至修真级。现在的修道界几乎没有人可以做到。

    接下来,在第一年梳理知识的基础上,从第二年伊始,何长生着手推演修炼的“道理”。

    靠着自己的变态肉身耐折腾,何长生一点点的验证前人所创功决、丹方,并尝试将理解到的原理与弦振动猜想相结合,推陈出新。

    到了第三年年尾,之前从藏经阁学到的知识完全化为何长生的智慧,推演功决和丹方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快。

    初熙早就回到了何长生身边,在他推演新的功决和丹方时候也常常出些主意。

    这一天,何长生抹了抹嘴角咳出的血,喃喃说道:“看来这道雷神之锤不能这么组合,还没运到体外,在自己窝里就开始锤……初熙啊,你这网上看来的雷神之锤有点难模拟哦。”

    何长生不满足于仅仅模仿,超越前辈,超越所有人想象,才是学霸该做的事。

    所以,初熙在游戏里看见了雷神之锤,何长生自然要弄出更强的,可惜实验出现了一些瑕疵。

    初熙不啃声,又放出游戏中雷神之锤激发的视频,明显的是在嘲讽。

    何长生无语。右手一探,一段能量凝聚而出,在各种武器形状之间来回切换。收回能量,仙魂微动,各种法术雨点般出现,涌向前方。

    “我还不信了,不就是用法术模拟个锤子出来么!”何长生愤愤不平。

    如果夏倾城在场,定然是会为了何长生的精彩表现欢呼。但这些动作,包括准备模拟法术雷神之锤,如果放在其他修士眼里,就是惊天之举。

    能量凝聚武器先不说,几乎是瞬发的法术就够让人喝一壶了。现在更是要根据游戏创造新的法术,同时还要讲究法术效果,实在不应该是何长生这个层次的修士所能驾驭。

    然而,对于已经开始接触基本“道理”的何长生来说,使出法术已如呼吸般简单。

    而要模拟出具体效果的法术,也不过是基本能量结构的组合罢了。

    这就是何长生与其他修士最根本的不同。现今修道界的法术功决,大部分都是继承前人而来。

    就算是何峰创造通天道经,也是博采众长,将各种功法最合适的部分有机的组合起来而成,并未涉及最根本“道理”。

    通俗的说,就是修士们学的很“粗浅”,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可以在现有的基础上摸索改进,但要创新则必须顿悟。

    而何长生将前人经验和弦振动猜想结合,直接从最细微结构解析各种法术效果,不需要顿悟,只需要实验,对法术的理解在现今修道界,事实上已经是无出其右。

    “开荒总是最难的嘛,可以原谅!”何长生安慰自己。

    “切,除了笨,我想不出别的形容!”初熙一语中的。